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平天策>第三百二十一章 無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二十一章 無畏

小說:平天策| 作者:無罪| 類別:都市言情

僧人的眉梢依舊往上挑起,他的雙唇微微翕動,想要說些什麼,但最終只是點了點頭,什麼話都未出口。

如敲鐘般的密集響聲不斷在金鵬重鎧的鎧身上響起。

重鎧內的修行者明白即便自己勉強依舊能夠匯聚一些真元,但卻依舊不足以支撐自己起身,更不足以出現在林意的身前。

當一股股可怕的力量如同重鎚不斷錘擊在鎧身上,感覺到林意的氣力甚至沒有多少衰竭時,他便徹底放棄了抵抗。

他不再強行支起身體。

他不再將體內寶貴的真元強行輸入重鎧的符文之中。

他如一條陷在泥里的鹹魚,一動不動,經受著林意的捶打。

勝負已分。

然而林意卻並未住手。

就如平時煉劍或是煉刀一般,他隨意的使著劍招和刀法,將自己體內可以揮霍的力量不斷轟擊在這具重鎧上。

與此同時,他緩緩抬起頭來,看向遠處的僧人。

僧人面色如常,只是雙眉深深皺起。

「認輸嗎?」

林意手中未停,出聲道。

僧人想了想,眉頭鬆開,道:「今夜認輸。」

林意沒有停手,道:「那他會死。」

僧人沉默下來,道:「一定要這樣?」

「你們和劍閣的仇能不能解?」林意反問道:「若是不能,我為什麼要留手?而且你們來殺我,殺得成我就死了,殺不成你們安然而走,有這樣的道理?還有,和劍閣有仇的,只是你們?按我所知,現在便有和你們一樣的人在洛水城裡等我。」

僧人認真的想了片刻,然後道:「你說的有道理。」

「然後呢?」林意看著他,說道。

「我們認輸,我們不會再插手劍閣加入鐵策軍之事,接下來便看寒山寺。」僧人說道。

「這件重鎧歸我。」林意停下手來,他的槍尖在鎧甲上點了點,發出輕鳴。

僧人眉頭微蹙,但並未猶豫很長時間,道:「好。」

林意收槍。

有痛苦的咳嗽聲響起。

泥濘里的金鵬重鎧緩緩的坐起。

沉重的鎧甲開始從內里修行者的身上片片脫落。

這種真元重鎧的卸甲本身便有些麻煩,再加上此時這名修行者的傷勢和心情,這種卸甲,便顯得分外艱難。

內里的修行者身上儘是鮮血,尤其臉面都被鮮血糊住,看不清楚面目。

僧人嘆息了一聲。

他到了這名修行者身側。

下一剎那,這名修行者身上剩餘的鎧甲盡數落荊

清風湧起,這名僧人和這名修行者的身影,很快消失在黑夜之中。

……

「厲害。」

厲末笑看著垂首看向自己手上傷口的林意,有些感慨的輕聲說道,「我還是不如你。」

林意抬起頭來,轉身看著他,道:「可聯手對敵,便不一定要自己比。」

厲末笑忍不住笑了起來,這一場戰鬥勝得並不算艱難,然而卻的確讓他的心境有些改變。

「這僧人是?」

齊珠璣在此時卻是來到了陳大先生之前,恭謹的輕聲問道。

「不是雞鳴寺,便是棲霞寺。」陳大先生看了他一眼,道:「除了寒山寺的神念境修行者之外,沒有人能夠在兩名神念境修行者的聯手下脫身,更何況還談殺人。」

「除了寒山寺的修行者,還有可能出現什麼人?」齊珠璣再問。

陳大先生沉默了許久。

他的閱歷不凡,很清楚當年劍閣和這些擁立皇帝的修行者之間的戰鬥,也很清楚這些原本已經隱世不出的修行者為何會如此憤怒,但想了許久之後,他搖了搖頭,道:「真正需要擔心的,並非這些人…這些人信奉的便是皇帝現在信奉的那一套,即便抱著金剛誅魔可以用非凡手段之心,但是他們的行事依舊有規矩,依舊不會為了仇恨而越線太多。」

……

「這具重鎧你準備如何處置?」

白月露來到林意的身邊,看著那裹滿了泥漿而看不出原來光彩的重鎧,問道。

這處營地原本已經弄得十分乾淨,但經過方才的戰鬥,卻是泥濘不堪,一時所有人也無法坐著,只能站著談話。

「交給兵部?或者陳家,或者蕭家,總能換些好處。」林意看著她說道。

他並沒有覺得白月露的這個問題突兀。

這具鎧甲雖然斷了一翅,但依舊價值驚人。

他之所以在戰鬥之前便對這鎧甲十分了解,不只是限於他之前看過的一些筆記,還在於當年他父親的邊軍,也曾經和這樣的真元重鎧戰鬥過,也曾經得到過一具金鵬重鎧。

只是當年的那具金鵬重鎧被一些強大的軍械摧殘得太過厲害,只是即便如此,當年南朝的一些工坊還是從殘破的重鎧身上得到了許多有用的東西。

現在這具金鵬重鎧相當完善,甚至依舊可以在戰場上使用,這具重鎧當然能夠換取很多好處。

「若是我叫你留著?」白月露認真道。

「那便留著。」林意有些好奇的看著她,但是他並沒有猶豫,直接點了點頭。

「不問原因?」白月露頓時又覺得有趣起來。

林意也覺得她很有意思,笑了笑,道:「留在鐵策軍而已,又不是要送走,比朋友借錢還不值得問原因,不過你這麼說,我反而有些好奇。」

「那便先留著你的好奇。」

白月露淡淡一笑,她轉過頭去,不再讓林意看見自己的臉色。

這名讓長公主心心念念的「南朝小賊」不只是擁有成為優秀將領所需的潛質,只是看著容意、厲末笑等人和他的默契,她便可以肯定林意是那種足以讓許多人潛移默化的為他而戰,甚至能夠不惜為他付出生命的那種人。

只是林意終究是南朝人。

她不知道將來這樣的一個人徹底成長起來,對於長公主和北魏而言,到底是好還是壞。

……

「怎麼樣?」

蕭素心來到林意的身邊,輕聲問道。

她很多時候都並不一定是第一時間來到林意身邊的人,甚至以她現在的修為,也並不是能在戰鬥中給林意很大助力的人,然而哪怕是齊珠璣都知道,無論發生什麼事情,她一定是這些人裡面最為堅定的站在林意身邊的那一個人。

「很好。」

林意輕聲的回答了一句,他看著蕭素心的眉眼,擔心對方還不放心,便又認真的補了一句,「真的很好。」

他此時的感覺真的很好。

並非因為勝利本身,而是方才那樣的戰鬥,尤其那種強大的真元衝擊體內之後,他感覺自己又強大了幾分。

所以他並不畏懼接下來來自寒山寺的修行者,或者一些未知的,比寒山寺的人更可怕的敵人,他反而有些期待。

書客居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