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平天策>第三百二十三章 太子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二十三章 太子意

小說:平天策| 作者:無罪| 類別:玄幻魔法

王顯瑞一聲低吼,看似要如瘋虎般撲向這名青衫書生,然而身影動間,卻是如風般撲向身旁濃霧滿溢的山崖,直接朝著下方峽谷躍落下去。

看著這名醫官的身影驟然消失在濃霧中,青衫書生的面色沒有絲毫改變,下方峽谷並不高,一名修行者即便受傷,也斷然不會直接摔死,而且下方峽谷,也有一名修為略遜於他的同僚在等著。

墜落的身影再快,也不可能快過他這種修行者御使的飛劍。

細細的劍光以驚人的速度穿過濃霧,頃刻追上王顯瑞的身體。

濃霧的包裹之中,王顯瑞咬牙伸手向這道飛劍拍出。

他的手上沒有任何的武器。

噗的一聲輕響,飛劍就如穿透豆腐一樣輕易的刺穿了他的手掌。

然而當他的真元和氣血涌過這柄飛劍的符文,這柄飛劍內蘊含的力量便瞬間崩散。

王顯瑞發出一聲如受傷野獸般的嚎叫,將這柄刺穿手掌的飛劍拔出。

轟的一聲響。

他墜落林間。

青衫書生的身影已在上方山崖邊緣,但這一剎那,青衫書生的面色卻是蒼白到了極點。

他不知道王顯瑞到底用了何等樣的手段,但他的飛劍竟然頃刻間直接失去了和他的聯繫。

山林間響起了急劇的腳步聲,接著便是一聲震鳴,緊接著有重物墜地聲響起。

這名青衫書生定了定神,緊抿著失去血色的雙唇,如一隻大鳥飄然落下,只是數個呼吸間,便到了重物墜地聲響起之處。

一名戴著竹笠的修行者頹然的跌坐在地,胸口一個清晰的拳櫻

看著出現在自己面前的青衫書生,這名修行者勉強抬起頭來,想要強撐著說話,但在下一剎那,卻是哇的一聲狂噴一口鮮血,然後昏死過去。

……

遠方的官道上,一列馬車正繼續北行。

稍晚些時候,一些軍情便傳到了這列馬車中陳盡如的手上,包括這寧州山間發生的事情。

出謀劃策,調動手中一切資源替主家做事,再好的計謀,也總有意外發生的時候,只是這十數日的時間裡,意外卻似乎有些太多。

前些日針對這醫官的設伏連連失敗,竟是隱然得出一個可能,這名醫官擁有一些特別的修行手段,似乎可以令尋常修行者的真元無用。

而今日里發生的戰鬥,便已經確定了這一點。

連那名青衫書生都難以擒住那名醫官,那除非他召回派去別處的兩名部下,否則再調動這數州內的修行者,恐怕也難以成事。

他在沉思接下來如何處置,並未讓車隊停下,然而過不多久,車隊卻是停了下來,那名經常受他喚召而會單獨和他說話的青衫修行者到了車前。

「劍閣之事,是太子。」青衫修行者對車廂中的陳盡如行了一禮,然後說道。

陳盡如呼吸驟頓,他的眉頭深深蹙起,帶著些不可置信:「消息無誤?」

青衫修行者點頭,異常簡單道:「無誤。」

陳盡如沉默下來。

這便又是一個最大的意外。

他先前一直認為,若是連陳家都沒有辦法決定劍閣之事,那一定便是蕭家對於林意的態度發生了改變,但他怎麼都沒有想到,最終促成這件事的,卻是宮中那名一直很低調的太子。

皇帝正值壯年,太子太過年輕,便自然只能安心學習,在此之前,皇宮裡的太子在所有權貴的眼中,便是一名乖學生。

然而所有人都不懷疑皇帝對太子的喜愛。

蕭衍的任人唯親在這方面也很有體現。

對於他的這名兒子的很多要求,他幾乎從來沒有拒絕過。

只是陳盡如默想了許久,這出生在梁州,在天監三年才從梁州家中來到皇城的太子,不要說和林意沒有什麼交集,甚至和陳寶菀、蕭淑菲也並沒有什麼交集。

那這太子和林意之間,是何人牽線?

在權貴的世界里,從來不會有人大發善心平白無故幫忙的事情,唯有利益交換。

那劍閣這件事,太子圖謀的是什麼,他能夠得到什麼利益。

或者說,看似在最近數年裡可以徹底忽略的稚嫩的太子,他在圖謀什麼?

他沉默的想了許久,然後問道:「久久無法將這名醫官帶到他的面前,洪錦那邊有無表示不滿?」

「大人的為人和威信,不在於一時。他更在意的是在這裡收穫一個有力量的朋友,哪怕只是純粹只能做生意的朋友。」青衫修行者說道,「他並無不滿,而且告知大人,他最近就會做些事情。」

陳盡如明白洪錦所說的做些事情是什麼意思,他又花了些時間考慮了一下,然後道:「不要讓兵部察覺這名醫官的事情,還有不要讓林意察覺到這件事情。」

青衫修行者躬身退下。

在查出劍閣之事是太子的手筆之中,他心中對林意的看法也已經徹底改觀。

先前林意在他看來最多是要些糖果的孩子,隨時可以敲打,然而現在,林意卻已經是足夠值得他們重視的對手。

……

只是林意自己卻是並未知道自己竟然贏得了陳家這些重要人物如此的評價。

他按照自己的想法,不緊不慢的趕路。

兩天過後的正午,他的這列車隊終於進入了洛水城。

璞明和那名年輕修行者到了鐵策軍的軍營前等待林意的到來。

因為明白璞明所說的態度問題,所以這名原本比較溫和和謙遜的修行者並沒有絲毫的不悅。

當車隊出現在他的視線里時,他和璞明卻是同時心生感應,轉身看向軍營的另外一側。

靠河的一處巷道里,正緩緩走出一名年輕的灰袍修行者。

那名修行者的目光如同鷹隼一般銳利,他眼中的敵意也是不加掩飾,分外的強烈。

「要不要攔他?」

璞明身邊的年輕修行者眉梢緩緩挑起,忍不住輕聲問道。

璞明搖了搖頭,道:「我們沒有資格攔他,靜觀其變。」

看著那列歸來的車隊,鐵策軍軍營里無數軍士歡呼起來。

他們並不知道此時有什麼麻煩,只是知道林意出去便又立了大功,而且還得到了一處修行地的效忠。

這樣的將領,他們當然佩服得緊。

書客居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