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平天策>第三百二十五章 辯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二十五章 辯道

小說:平天策| 作者:無罪| 類別:武俠修真

灰袍修行者面色青一陣紅一陣,胸膛劇烈的起伏著,數息之後,他冷笑道:「真是牙尖嘴利,難道劍閣中人也是因為你如此牙尖嘴利而被你說服,決定追隨於你?」

他這話充滿譏諷,然而林意卻是反而洋洋得意,微微一笑,「我一番曉明大義,劍閣中人便動容,你現在若是明白大義,我倒是覺得你也可以加入鐵策軍,若是還一心要報父母私仇,那我便可以設法尋找當年是誰殺了你父母,若是他還活著,也在劍閣之中,等到我南朝和北魏徵戰結束,我便安排你和你的仇人公平戰上一場,如何?」

「簡直是放屁1

灰袍修行者真是氣得差點吐出血來。別說當年和劍閣的仇怨很難清晰的判定到到底是劍閣中人最後殺死了他父母,就算真找出來了,按林意所說,在南朝和北魏戰爭結束之後再公平決鬥,那要等到什麼時候?..

「我是很認真的說道理,你卻說我放屁。」

林意一副無可奈何的樣子,「當年這帳如何算得清楚,若你一定要深究你父母戰死,那你怎麼不怪鐵焰軍的將領下令讓他們對敵劍閣?我朝天下現已平定,劍閣之劍也已一意向北,即便你想讓他們死,也足可以等他們在戰場上戰死,最多我讓你在鐵策軍做個督軍,讓你看著我們鐵策軍戰鬥,讓你覺得我不是純粹空口虛言,你非得纏著我來算賬,和我算什麼帳?」

灰袍修行者一時又被說得無言,璞明和那名年輕修行者卻都是心中一動,只覺得林意這些話反而是特意說給他們聽的.

「若我還是覺得你說得沒道理呢?」

灰袍修行者連連深吸了幾口氣,他竭力讓自己平靜下來,道:「在我看來,當年導致我父母死去的真正原因,便是劍閣之主何修行的用意,若非他一意孤行,想要阻止梁州軍入建康,我父母又如何會戰死,他自然是當年首惡,現在劍閣歸於你,你便是劍閣之主,我來挑戰你,又有何不對?」

「那你就更錯。」林意搖了搖頭,「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任何修行者都是王朝的寶貴財產,劍閣是聖意特許加入鐵策軍,鐵策軍也是陛下寶貴的財產,那按你說法,你豈非要去挑戰皇帝陛下?」

林意的這句話說得連璞明和璞明身邊的年輕修行者都不自覺苦笑,這種推脫的說法太過無賴,誰能想到這一代的劍閣之主林意竟然會如此無賴得令人覺得無解。

「你很無恥。」灰袍修行者也終於覺得無法再和林意多說,他面色徹底冰寒起來,道:「我總以為接手劍閣的人也至少有些宗師風範,有些擔當和氣度。」

「這真的不一樣,當年的何修行,誰都不用聽,只需聽他自己。」林意認真的看著這名灰袍修行者,緩慢而清晰的說道,「但我不同,我需要聽上方軍令調遣,更不可能違抗聖意,而且劍閣現在如何模樣你不清楚,你為何會覺得現在的劍閣和以前的劍閣沒有區別?會覺得我必須和何修行一樣?」

灰袍修行者一愣,不知為何,聽到這幾句話他依舊覺得林意有些無恥,但是卻並未和之前那樣生氣。

而璞明和身旁年輕修行者卻都是不自覺的眉頭深深蹙起,都若有所思。

白月露並沒有出馬車,她在馬車裡聽著林意這「胡攪蠻纏」的辯論,但是聽到此處,感覺著寒山寺這兩人的變化,她卻覺得林意真的很了不起。

在借勢用勢,闡述自己的道理和讓別人信服方面,真的很少有人能夠做到林意這樣,更不用說他還是如此年輕。

「哪怕你說得再有道理,但我還是想遵從內心的感受,我不想讓劍閣這些人好好的活著。我想要讓人看見我的態度,我相信會有很多人會和我一樣的想法。」灰袍年輕人並未被林意說服,他沉默了很長的時間,然後抬起頭來說完這句話。

在下一剎那,一聲清鳴,他那道小劍便從衣袖中飛出,懸浮在他身前,殺意盎然。

聽到態度二字,璞明身旁的年輕修行者心中又是一動,他看著這名灰袍年輕人的眼中也出現了一些尊敬的神色。

能夠用自己的前途甚至生命來表明自己的立場的人,哪怕是對手,都值得尊敬。

「哪怕我不敵死在這裡,今後還是會有我這樣的人,不斷找你麻煩。」

「而且,我總覺得不管你如何擅長巧辯,但同樣身為這一代的修行者,你應該會有修行者的羞恥心,總不至於讓你的鐵策軍一擁而上來殺我。」

灰袍年輕人面色歸於冷漠平靜,他身上的氣機和身前小劍漸漸連為一體。

「你不要誤會。」

林意也漸漸肅容,然後也平靜的說道:「首先,我從不主動找麻煩,但我從不怕有人找我麻煩,其次,我和你說這麼多話,並不是我怕和你打一場,並不是覺得我打不過你。我只是要你明白,這樣的戰鬥沒有什麼意義,只關乎你的心意。」

「劍閣剩餘的那些人已經老了,已經廢了,即便要死,也應該讓他們有尊嚴的死在戰場上,既然你也覺得是某些大人物的決定,才造成了這樣的後果,那面對已經是這樣的結果,讓我來承擔你的憤怒,想讓那些老人爛死在劍閣里,會不會有些不公平。」

林意慢慢的說道,「你有你的態度,我也有我的態度,若是我不堅持這樣的態度,我又如何能夠講道理,讓你們覺得這不公平還有,若是我能讓你們看到有約束劍閣的能力,你們又需要擔心什麼?你們需要擔心的只是我,可是何修行是南天三聖之一,而我只是鐵策軍的將領,我和聖者之間,還隔著天與地的差距,若是要擔心我,也至少要等我到了半聖才需要擔心吧?」

璞明蹙緊的眉頭慢慢的鬆開了。

他面色沒有多少的變化,也沒有什麼多餘的動作,只是他覺得自己已經被林意說服。

「我不會殺了你,但若是你敗了,我也需要你即便是死,也要死在戰場上。」林意對著不遠處的容意點了點頭,示意他幫自己拿兵器過來,然後看著這名灰袍年輕人接著說道:「若是你答應這點,我和你來戰這一常」

「說了這麼多,還是想著招攬這人進鐵策軍。」齊珠璣微諷,心中卻是也有些佩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