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平天策>第三百二十六章 生死為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二十六章 生死為輕

小說:平天策| 作者:無罪| 類別:玄幻魔法

灰袍年輕人有些微微猶豫。

林意和他想象的實在太過不同。

就如他所說的,修行者自有驕傲,也自有羞恥心,就如當年的何修行即便對沈約戰敗,也並未有卑鄙無恥的手段,能夠統領諸多修行者,令許多修行者誓死追隨的人,自然擁有非凡的魅力和氣度。

在他想象之中,林意作為劍閣之主,自然也要有一派宗師的氣度,針對劍閣的挑戰,他理應毫不猶豫的接下。

更何況林意又是年輕人。

年輕人便應該更多血性。

他代表當年的鐵焰軍而來,而林意代表劍閣,兩人一戰分出生死理所當然。

然而一切和他想象的不一樣。

即便講著那些華麗的道理,但此時的林意給他的感覺,更像是市井之中的商人。

林意看著這名灰袍年輕人,卻是認真的問道:「你到底叫什麼名字?」

灰袍年輕人深吸了一口氣,道:「朝景宗。」

「那你需不需要一些時間想想清楚?」林意平靜的看著他,問道。

他其實很欣賞這人,所以他會花費那麼多口舌,繞來繞去想要將這名年輕人繞進鐵策軍。

修行者不同尋常人,尋常人限於日常的菜米油鹽,限於世故,就如河塘之中的困魚,但修行者擁有常人無法企及的力量,從某種意義上而言,只要不參與權貴之間的爭鬥,他們有很多活法可以選擇,哪怕是如閑雲野鶴般隱居在山林或是市井之間,他們也並不需要為生活所需的錢財而擔憂。所以在修行者的世界里,一直有江湖和朝堂的說法。

只是身在朝堂的修行者多,隱於江湖的修行者少。

這朝景宗的父母隨著鐵焰軍戰死,當年當然算是朝堂的修行者,但現在這朝景宗,卻是那種越來越少的江湖氣的修行者。

一劍一人,快意恩仇,遵循著的是最古老的修行者世界的道理。

這種人講的是義氣和道理,生死倒是為輕。

「不需要了。」

朝景宗抬起頭來,不知為何,雖然林意並非是他所想象的那種人,但此時他對林意反而沒有了一開始那種殺意,他看著林意,道:「我若是敗了,便算欠你一命,將來可以戰死在沙場上,但我斷然不會跟著鐵策軍,和劍閣這些人日常為伍。」

林意聽出了朝景宗的意思,反而心生更大的敬意,道:「好。」

在林意後方不遠處的車隊里,容意一時卻沒有聽懂兩人對話之中的意思,忍不住問身前的蕭素心,「林意這便答應了,兩人這便要開打?只是朝景宗那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他答應欠林意一次,意思是哪次鐵策軍和北魏軍隊大戰,他也會來戰,但平時不會和鐵策軍一起。」蕭素心輕聲回道:「也不知道我想的對不對。」

「大致便是如此。」王平央的聲音在容意身後響起,容意轉頭看著王平央,卻看到王平央也是一臉敬重的看著朝景宗,「更貼切的是,他是說若是鐵策軍將來遭遇那種可能連修行者都要戰死的苦戰,他便會趕來和鐵策軍並肩作戰,大不了一死,算是將欠的還給林意。」

「這」容意呆了呆,他驟然對朝景宗這名陌生人好生敬仰,大軍交戰,若是鐵策軍遭遇那種滅頂之災,趕來的修行者在大軍之中幾乎也無倖存之理,若朝景宗是說在平時和鐵策軍一起戰鬥,那危難之時還能逃脫,但在危難之時而來,意義卻是截然不同。只是他還是有些不能理解,忍不住道:「只是他欠林意什麼?」

「他以鐵焰軍和劍閣之仇而來,江湖尋仇乃生死之戰,在他看來,林意若死,劍閣歸入鐵策軍之事自然也會大變,只是若是他不敵林意,自然也會被殺死,但林意提出即便獲勝也不殺他,要他答應將軍陣上亡,那林意若勝了,他當然算是欠林意一命。」王平央耐心的解釋道。

「那他們現在兩人動手,還是生死之戰?」容意聽明白了,但心中卻是驟然緊張起來,在他眼中,此時這朝景宗身上處處透著鋒銳氣息,而且飛劍的劍氣凌厲,雖然還未見到他大量動用真元,但顯然並非那種剛入如意境的修行者。

王平央點了點頭,道:「林意若勝了,自然是不殺,但他若是勝了,殺不殺林意便不好說。」

容意是所有這些人之中最簡單單純的一個,聽著王平央這句話,他臉色微白,下意識道:「那林意為何要答應。」

「正是林意答應,所以對方才會覺得戰敗之後,便欠林意一命。」王平央依舊很耐心,輕聲道:「兩人既然都認可,這便沒有什麼公平不公平。」

容意深吸了一口氣,先前林意已經喊他取兵器過去,此時他便有些糾結,要不要將林意那九根矛也取出,也一起帶給林意。

「太藉助外物便顯得欺負人,而且寒山寺的人都在這裡,林意講了半天的道理,要是憑兵器戰勝,恐怕他們哪怕被林意說服,心裡總有些不舒服。」王平央看了一眼容意就明白他在糾結什麼,微微一笑,道:「關心則亂,他先前表現的難道還不夠強?何須太過擔心。」

聽得王平央這麼說,容意心中略定,不再多想,便帶了林意常用的兩柄劍朝著林意走去。白月露在車廂里沒有出來,但聽得王平央這些話語,她對這名來歷有些不明,連她都查不出來的年輕修行者便越發好奇。

王平央在這些人之中不像厲末笑那麼鋒芒畢露,她尚且不知王平央的真正戰力,但她卻隱然覺得王平央比厲末笑還要聰明,見識更為不凡。

這樣的年輕人,在南朝和北魏似乎找不出幾個。

璞明和他身旁的年輕修行者並未多話,很乾脆的讓開一邊,這鐵策軍營前,頓時空出好大一塊空地。

「小心些。」

容意將兩柄劍遞到林意手中,凝重的輕聲說了一句。

「幸好有些準備。」林意看著他微微一笑,說了一句。

「他應該比我強。」容意知道林意所說的是針對飛劍練習得多,但他卻並未覺得輕鬆。

「放心。」

林意的眼眸之中瞬間燃起莫大的自信,他的整個人氣勢在一剎那就變了,瞬間變得狂熱起來,所有人都似乎感覺到他的身體肌膚都變得熱了起來,似乎他體內的鮮血都開始燃燒了起來。

璞明感知著林意體內的氣血流淌,他的眼眸微亮,想到了某種可能。

書客居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