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平天策>第三百二十七章 小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二十七章 小箭

小說:平天策| 作者:無罪| 類別:玄幻魔法

當容意從他身邊離開,返回馬車,場間變得一片靜寂。

林意不想浪費時間,他抬起雙劍,看著朝景宗,道:「請。」

朝景宗微躬身為禮,他身前那柄懸浮在空氣里的小劍也是微往下沉,似乎同時也行了一禮。

在下一剎那,他身前這柄小劍「嗡」的一聲,發出一聲恐怖的震鳴,在急劇的加速的同時,像是失控般震蕩起來。

尋常的飛劍在飛行之中劍影雖然飄舞,但劍身斷然不會擺動得太過劇烈,但他這柄飛劍本身是彎曲蛇形,此時又劇烈擺動,在空中才剛剛飛出,便抖開數十條蛇影!

鐵策軍軍營之中一片倒抽冷氣聲響起。

鐵策軍的軍士雖然大多都是戰陣經驗極為豐富,但他們並非邊軍中精銳軍隊,即便偶爾會和修行者交手,但面對善使飛劍的劍師的機會也並不多,更何況此人的飛劍比起絕大多數飛劍都要詭異。

這飛劍帶起的數十條蛇影身上鱗甲凜然,嗤嗤有聲,看上去和一條條活蛇極為相像。

璞明身旁的年輕修行者眼中充滿訝色,寒山寺在此時南朝那些名寺之中似乎已經不顯得那麼出眾,廟宇規模和僧人數量都不能和同泰寺、瓦官寺、棲霞寺相比,然而寒山寺在修行者世界之中一向地位很高,甚至在有一段時間代表著修行的一個流派。

寒山寺雖然僧人不多,但開枝散葉在外的修行者不少,這名年輕修行者是寒山寺挑選出來,當然也非俗物,只是即便是他都驚詫於這朝景宗的劍技。

此時朝景宗那道飛劍看似就才那數十條蛇影之中,但實際在他的感知里,卻是已經悄然貼近地面,貼地而走。

這道飛劍不只有迷惑目光,更有迷惑修行者感知的手段,在他的感知里都是若隱若現,他現在甚至擔心林意是否能夠真正感知出這柄飛劍的真身所在,不要被這飛劍一劍便重創。

只是他並不知道,林意的感知比他強出很多。

那些蛇影雖然十分真實,如同真蛇般活靈活現,但是在林意的感知里便都是虛影,頃刻便不復存在,那柄貼地疾走的飛劍,在他的感知里無比的清晰。

一道明亮的劍光奪目的亮起,彷彿狂放綻放的閃電一般。

當的一聲輕響。

林意身前腳下前方濺開一蓬流光,朝景宗的這道飛劍凄然的往後方飄飛出去。

震驚只是瞬間,朝景宗的臉色沒有任何的變化,他右手微微的震蕩著伸出,控住那柄旋飛的飛劍,與此同時,他的左手五指張開,如在空中彈動無形的琴弦,五指急劇的彈動,他體內的真元急速的從指尖噴薄而出,嗤嗤有聲,在身前形成一縷縷淡黃色的影跡。

隨著他五指的急劇彈動,所有在場的修行者眼中都再次出現驚異的光芒,林意身周的空氣變得粘稠了起來,四周的水霧被迅速抽引,有白霧生成,接著變成一縷縷白色的絲帶般,縛向林意的身體。

不只是純粹的束縛之力,林意清晰的感知出來,這些凝成絲帶般的水霧裡有著隱隱的真元波動,內里應該還蘊含著更強大的真元力量。

此時朝景宗的左手肌膚上甚至已經隱隱出現了血光,那是真元超過極限的噴涌,才會導致經絡的破損和肌膚的開裂,由此可知,看似這樣流暢自然的動作下,蘊含著何等可怕的真元消耗。

然而尋常人最畏如蛇蠍的真元直接襲體的手段,卻是林意最不需要擔心的。

尤其此時他可以確定,朝景宗的真元手段雖然詭異,但卻並不比那夜道上金鵬重鎧內的修行者強大,所以面對這些纏繞而來的白色霧帶,他並沒有任何多餘的動作,只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白色霧流瞬間卷落在他的身上,與此同時,朝景宗一聲厲叱,右手並指為劍凌空一點,那柄原本還在往後飄飛的飛劍被他硬生生控住,化為扭曲的流光,直刺林意胸口。

許多道真元從白色霧流之中悄然衝出,然後迸發出可怕的力道,如一條條發狂的毒蛇一般,直衝入林意的身體,襲向他體內的重要竅位。

只是林意的身體依舊極為穩定。

他方才吸氣,此時只是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氣,他的血肉之間便如同有道道閘門緊鎖,血肉之中擠壓而出的力量,便頃刻將這些真元碾碎。

他一步往前跨出,在對方根本來不及變化之時,一劍揮出。

只聽啪的一聲悶響。

這道飛劍被他劍身拍中,就如中了一記重鎚,比第一劍被斬中還要凄慘,直接便劍上光焰四散,頹然的斜飛出去。

劍上破碎的勁氣在空氣里發出難聽的嘶鳴聲,而朝景宗的身體里,也同時發出許多難聽的雜音。

和體內氣機相連的飛劍被對方強橫的擊落,原本便已經足夠讓他體內的真元波動不堪,而此時他的真元手段也同時被對方破去,他體內暴走的真元互相衝撞,在他經絡的狹小空間里,無異於一場場爆炸。

隨著一聲慘烈的悶哼,他的身上湧起許多團血霧。

他的眼前林意的身影已經完全消失,那些白色霧流破碎開來時形成了濃厚的霧氣遮掩住了林意的身體,然而他的感知卻是捕捉著林意的每一個身位,清晰的提醒他林意正快速朝著他衝來。

強忍著體內的痛楚,他往後退去,與此同時,他的左手往前伸出,左臂上響起奇異的響聲。

距離兩人最近的璞明和那名年輕修行者面色一片肅然。

尤其是原本也準備挑戰林意的年輕修行者眼中更是充滿極大的尊敬,且不說朝景宗此時又將祭出什麼樣的手段,但在這種情況下還能出手,這種意志力和悍勇,簡直讓人嘆為觀止。他自認自己也未必能夠做到。

林意帶著狂風破霧而出。

就在此時,空氣里嗤嗤嗤連響三聲。

出現在朝景宗手中的,竟然是一具奇特弩弓。

這具弩弓的弩身如同一個圓筒竹杯,也不見朝景宗如何動作,只聽得內里弓弦震動,便有三支小箭朝著林意射去。

林意呼吸一頓,他眼睛微微眯起,心中生出些寒意。

這三支小箭的速度竟然是遠超一般弓箭。

他腰腹用力,略一擰身,手中長劍再斬。

叮叮叮三支小箭被他一劍斬飛,但與此同時,嗤嗤嗤連響,又是三支小箭已經破空而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