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平天策>第三百三十一章 晉之古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一章 晉之古事

小說:平天策| 作者:無罪| 類別:武俠修真

璞明看了齊珠璣一眼,沒有做聲。

沒有做聲,在此時便是默認。

林意不可置信的看著璞明,「倪師姐…和寒山寺又有什麼關係?」

「她在進南天院之前,一直跟隨我寒山寺璞遠修行。」璞明看著林意,認真說道。

林意頓時愣祝

南天院有公認的三名天才,天監四年的倪雲珊,天監五年的王平央,還有天監三年的厲末笑。

這三人甚至在整個南朝,也是公認的這年輕一輩的修行者中最傑出者。

在這三人之中,王平央入南天院最晚,尚且不如那兩人出名。

厲末笑雖一直有小武聖之名,林意現在也當然十分清楚厲末笑的天賦是何等可怕,但之前他見過的所有南天院的學生,卻對倪雲珊更為推崇。

不只是因為倪雲珊在實修之中戰績驚人,在修行者的世界里,更為推崇的原因往往便是因為純粹的實力更為驚人。

倪雲珊雖然和厲末笑並沒有在公開的場合真正比試過,但恐怕年輕一代的修行者,絕大多數都隱然覺得,她是這一代修行者中的第一人。

這樣的人物,當然特殊。

她若是特意來公開挑戰林意,當然會引起轟動。

因為先前林意已然擊敗厲末笑,那林意和倪雲珊這一戰,幾乎便是確定誰是這年輕一輩修行者中的第一人。

林意此時愣住,是因為他和倪雲珊雖然未真正的見過面,但在南天院時便得對方贈了一對對於他而言極為有用的手鐲,他怎麼都沒有想到,這名師姐卻會代表寒山寺來和他一戰。

他愣在當場,齊珠璣等其餘人一時卻都是無言。

尤其齊珠璣看著獃頭鵝一般的林意,赫然醒覺林意竟然已經在整個南朝的修行者世界里佔據了如此重要的位置。

從那個進入南天院時還只不過剛入黃芽境的修行者到現在,不知不覺間,林意的實力竟已如此神速的提升。

「樹大招風,虛名未必是好事。」

璞明看著無言的林意,溫和的說道:「今日見林將軍,覺得劍閣之事圓滿,你們之事,便你們自己斟酌。」

……

璞明說完這句話,便和薛撣塵告辭離開營前,只是他們暫且不會離開洛水城,因為無論是對於寒山寺還是對於外界而言,劍閣之事還未終結。

「不貪圖虛名,便不會有壓力,更何況這一戰你也並不是非贏不可,還發愣做什麼?」齊珠璣到了兀自有些發獃的林意身旁,忍不住說道。

林意回過神來,搖了搖頭,道:「不是非贏不可也不能太假,我只是在想,這一對手鐲都是她的,那我和她對敵之時,用她的東西對她似乎不好,那豈不是少了一種手段。」

齊珠璣仰首望天,忍不住翻了翻白眼。

這林意的腦袋果然有些問題,和人想的東西都不在同一個世界。

「她又要做什麼?」

餘光里看到的一件事,卻讓他又迅速的警惕起來,他微微蹙眉,提醒林意。

璞明和薛撣塵告辭,朝景宗自然也不會逗留,但此時一直停留在馬車車廂之中的白月露卻不知何時出了馬車,而且走向了已經走出數十步的朝景宗。

「不知道。」林意很乾脆的搖了搖頭。

齊珠璣頓時胸口一陣悶氣,「我是要聽你說不知道?」

「那她去便應該是有她的事情,你管她做什麼,難道你喜歡她?」林意狐疑的看著齊珠璣。

齊珠璣心中早告知自己不要和林意鬥氣,但是聽到這句話,他卻是還是氣得有些無語,「你便對她這麼放心?」

「有你對她不放心,我又何必不放心?」林意頓時笑了笑。

齊珠璣瞬時無語。

……

「能否耽擱片刻?」白月露未到朝景宗身後,朝景宗聽她腳步聲,便已停祝

「何事?」朝景宗轉身看著她,問道。

白月露想了想,伸手一彈,卻是彈出一顆丹藥,「這丹藥對你傷應該有用。」

朝景宗伸手接住,卻一時不收起,道:「無功不受祿。」

「我是白月露,應該…應該算是林意鐵策軍的供奉。」白月露又想了想,道:「我對你的師門有些興趣,所以想和你說上幾句,這丹藥怎麼演算法,便看你怎麼看了。」

「我的師門?」朝景宗呼吸微頓,眉頭蹙起。

「無須擔心,只是我們修行功法傳承或許有些淵源,並無任何恩怨糾結。」白月露說道,「杯弓蛇影,看你飛劍和那獨特小弓,師門應是追溯到晉。」

朝景宗神色有些古怪,不解的看著這名少女,道:「我師門的確源自晉廣神宮,只是你和我師門有何淵源?」

「我師門也源自晉,晉溪山居。」白月鹵時我溪山居有兩名弟子和你們廣神宮樂廣一齊被挑選出來入皇宮參悟晉珠奧妙,所以算是有些淵源,所以我才看得出你師門。」

朝景宗眉頭微松,有些驚訝,「我師門前輩樂廣參悟晉珠之事是有記載,只是我對你師門溪山居卻是無所知。」

「你師門應是沒有多少典籍流傳下來,只是廣神宮樂廣是當年天賦最高,是被留在皇宮之中參悟晉珠時間最長者,所以我們宗門便有詳細記載。」白月露看著朝景宗,道:「現在晉珠已經消失在世間,只是相傳蘊含絕世功法,我入門修行之時,我師尊還令我也留意尋覓。你們廣神宮樂廣前輩當年參悟晉珠時間最長,我便是也好奇當年他參悟可有心得,你們宗門是否有一些特殊記載。」

「晉珠早已不知所蹤,即便還在世間沒有損毀,要尋覓得之和大海撈針又有和區別。」朝景宗搖了搖頭,道:「而且即便得到,恐怕也是白費力氣,當年連續多年選拔驚才絕艷之輩,都根本看不透晉珠的奧妙,還去尋覓和追究作甚。」

「朝兄所言極是。」白月露微微一笑,行了一禮,便不再多言。

「多謝贈葯。」朝景宗躬身行禮,告辭離開。

白月露看著他離開的背影,眉頭卻是微微蹙起。

這人言語閃爍,並未正面回應樂廣之事,這便說明他們師門或許便有些有關晉珠的奧妙傳承下來,只是對方明顯對她有所防備,再問卻也無用。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