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平天策>第三百三十三章 不同的人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三章 不同的人生

小說:平天策| 作者:無罪| 類別:歷史穿越

「原來我還有這樣的價值。」

宗鳳陽自嘲的笑了笑,在下一剎那,他眉眼如劍,掃去面上的疲憊,就如積塵已久的名劍驟然抹去了浮塵,亮起了光彩,「若不是你提醒,我都已經忘記了,我原來還曾擁有過那樣的身份。」

「其實就如我先前想不明白你為什麼替北魏人做事一樣,在我看來,你並不是貪慕錢財之徒,這些年對於修行也並沒有那麼殷切,似乎不太可能為了一些靈藥劍譜便投敵。很多人也想不明白你為什麼會漸漸忘記你擁有那樣的身份。」倪雲珊略微肅容了些,「像你這一代的第一人,因為後來靈荒的原因,若自己不荒廢,便恐怕會成為數十年後的第一人。」

宗鳳陽理解倪雲珊此時的說法。

在修行者的世界里,相差數年應該也會被算為同一代的修行者,但十年之上,卻可以算為上一代了,因為年長十年,若是運氣不算太差,便至少可以領先後輩兩個大境界。

第一的身份,若是潛心修行,往往可以得到尋常人難以企及的驚人資源。

若是沒有靈荒,後來的傑出者自然也可以追趕。

但等到倪雲珊這一代修行者展露頭角時,靈荒卻已經到來。

南朝北魏大戰,必定無數修行者死去,一些強大的修行者即便活下來,數十年之後,老的便或許會徹底老去,而宗鳳陽這種,恐怕會漸漸成為當世可數的強者,而且後面便是斷代,能夠追趕他的人物便是比修行者世界正常的年代要少出很多。

打仗追求天時地利,此時的靈荒其實對於宗鳳陽這種人而言,便是恰好佔盡了天時地利。

「若是追求更為穩妥,其實皇帝蕭衍當年起兵應該再晚五年,再晚五年,沈約的那名弟子便也極為強大,這種進境,當年對於沈約和蕭衍都是可以預見的,拋開武力,再晚五年,前朝皇帝恐怕自己都會再將自己的軍隊弄廢許多,梁州軍的底蘊更強,只是強者沒有耐心等,無論蕭衍和沈約都不會等,而且他們不會將未來交給許多無法預知的因素,誰也不知道五年之後,北魏又會對南朝造成何等的影響,到時候若是南朝已經腐朽不堪,即便奪了這王朝,說不定北魏一發軍,這王朝便還是歸了北魏。」

宗鳳陽有些感慨的輕聲說道,「我也是一樣,我只注重眼前的賭局,只押眼前可以預料的勝負,在靈荒之中數十年修行太久遠,誰會知道將來會有什麼樣的事情發生,而且在經歷過許多事之後,我始終認為修行者個人的力量,對於這個世間而言,太過渺校所以我並非是不貪財,只是小的我看不上而已。」

「何為大,何為小?最終做到你所想,北魏能給你什麼位置?一張北魏樞密院院長的位置,真的那麼大?」倪雲珊搖了搖頭,只是覺得有些可惜。

「不同的看法,便有不同的人生。」宗鳳陽又自嘲的笑笑,「有些人一心想成聖,有些人卻是想要坐那些可以左右世間修行者的位置。更何況坐那樣的位置比成聖要略微簡單一些,可能性也更大一些。若不是這樣的選擇,今日你也不可能這樣有信心能夠殺死我。」

倪雲珊看著他說道:「你說的是對的。」

宗鳳陽看著倪雲珊,他看出倪雲珊應該算是那種不太活潑,不太喜怒形於色的女子,但此時聽倪雲珊的回話,再加上之前這倪雲珊的想法,他便明白對方絕對不是那種迂腐之輩。

「謝謝1

他認真躬身對著倪雲珊行了一禮。

不只是謝倪雲珊作為交換保住他的家人,還在於,倪雲珊這種人很有可能在修行者的世界里走到很高的位置,她的心性和言語之中表現出來的一切為輕,唯有修行最高的思想,的確比他更有機會超脫,所以他和倪雲珊的這一戰,便很有可能會被記載在很多的典籍里。

從長久來看,百年之後,誰也不會記得一名密探,但若是兩代第一人之間的戰鬥,便應該會流傳下去。

「你若是能夠成聖,而且在南朝滅亡之前能夠成聖,或許便能力挽狂濤。身為南朝人,我不後悔自己做出的選擇,但是我自己失敗了,卻依舊希望南朝真的能夠有美好的未來。」宗鳳陽抬起頭來,看著天上白色的流雲,他的臉被濃烈的夏日陽光鍍上一層金色,「我們這一戰,在何時何地?」

「我在觀霞樓等你。」

倪雲珊道:「最多半個時辰,我有些事情很趕,所以你最好不要讓我等太久。」

「我會馬上過來。」

宗鳳陽微苦的一笑,從這裡到城中觀霞樓本身便不近,若是尋常人步行,半個時辰也不夠,所以倪雲珊的確是沒有給他太多的時間。

倪雲珊沒有再行停留。

既然定遠將軍答應給她做了這樣的安排,那她便根本不用考慮宗鳳陽會不會有其他的想法。

這半個時辰的時間,也足以讓城中的所有重要人物和修行者知道她和宗鳳陽會在觀霞樓一戰。

高棠郡此時本身就是南朝最受關注的要塞,大量的修行者和許多大人物的部眾在此中轉,在這裡的一戰,和在建康城裡最繁華的街口戰鬥相差無幾。

只需數日,她的聲望便會更上層樓。

她並沒有乘坐馬車或者騎馬,只是步行。

以她的步速,半個時辰應該正好趕到觀霞樓。

在軍情處這座院落離開后不久,這座城便震動起來。

許多人都放下了手中的事,朝著觀霞樓而去。

高棠郡縣城裡的觀霞樓坐落於城中最為繁華的街巷之中,在兩百餘年前,高棠郡縣城還不復如此規模,這觀霞樓其實便是當時這城的西門城樓。

這城門樓與現在的城門樓相比當然十分小氣,高度也只和城中那些兩層酒樓差不多高,只是周圍地勢平坦,數條主要街巷卻是都可以在上面一覽無遺。

時間掐得正好,倪雲珊來到觀霞樓時,晚霞正起,西側的天空一片繽紛,霞光無比艷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