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平天策>第三百三十五章 現之強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五章 現之強者

小說:平天策| 作者:無罪| 類別:玄幻魔法

倪雲珊的面色也沒有任何的變化。

她被飛劍切下的衣袖沒有飄落在地,而是在飛劍互擊和追逐帶出的紊亂氣流里不斷的飄舞。

兩道飛劍時而貼著地面疾飛,時而飄向高處,從廊檐下飛掠而下,看著那兩道忽隱忽現的劍影,街巷之中絕大多數觀戰的修行者卻是悄然變了臉色。

兩道飛劍在力量上幾乎沒有什麼分別,兩人都留有一部分餘力,如此才能在不斷互擊的衝擊之中,還能保持著如此流暢的運劍。

兩道飛劍的劍身上真元渾厚到甚至形成了一層真元殼,所以互擊之下,反而是這種沉悶的響聲,這便說明兩人的修為都已經到了承天上境。

在真元修為上,倪雲珊已經追趕上了先她十年的宗鳳陽。

真正令他們震驚的卻並非是真元修為。

飛劍看似狂亂如驚蜂的飛舞卻自有每一劍的用意,強大的劍師會將一切可利用的東西利用到極致,比如說紊亂的風流,此時的地形。

如此近的距離之下,兩人的心神都全部聚在這兩柄飛劍上,若是飛劍追逐之中,一柄飛劍能在完成劍意的同時,還令對方的飛劍誤斬或是誤擦到某處,那些微的偏差便會決定生死。

哪怕是地上些微的凸起,哪怕屋檐上一片屋瓦的阻隔,便或許會引起這樣的後果。

飛劍在這些地方飛舞,不只是要躲避對方的糾纏,或者是劍意飛灑所需,更多的便是期望對方控制的並不完美,刺上屋檐或者和地面撞擊。

然而此時除了宗鳳陽臉上那一道輕微的劍傷和倪雲珊被切下一截衣袖之外,這觀霞樓上任何地方,連一處劍痕都沒有。

在飛劍控制的造詣上,倪雲珊都已經追趕上了宗鳳陽。

更為可怕的是,宗鳳陽並不弱,而且是遠超他們所想象的那種強。

在這短短的時間裡,宗鳳陽的飛劍已經連換了至少有六七種不同風格的劍經上的劍招,然而銜接可以說是異常的完美。

在場的很多修行者都可以斷定,以宗鳳陽今日的表現,若是在這種同等的戰鬥環境之下,他應該可以殺死南朝大部分的劍師,包括他們之中的絕大部分人。

他們所感覺出來的事情,宗鳳陽自然也已經感覺出來。

在真元力量,真元的運用和劍道上,目前為止,對方的確和自己毫無差距。

這便說明倪雲珊並非像有些人一樣只是藉助靈藥一飛衝天,她的修為進境雖然可怕,然而每一步都是很穩固。

再這樣試探下去,對於他而言沒有任何的意義。

就在他臉上那一條血絲漸漸變濃,真正凝成一顆完整的血珠時,他霍然睜開雙目。

他飛劍的運行軌跡驟然一變,劍鳴聲由清越陡然變得尖利,嗤啦一聲,就如裂布一般,狠狠刺向倪雲珊的胸口!

倪雲珊目光微凝,她的飛劍從上方疾墜而下,攔在對方飛劍之前。

「當1「當1「當1「當1「當1

五聲沉悶巨響在落霞樓上響起,明明是兩柄輕薄飛劍的撞擊,但給人的感覺,就像是有人在用巨大的木棍撞擊大鐘。

宗鳳陽連擊五劍,這樣的五劍在很多人的感知里,就像是有一個看不見的巨人在持著巨劍朝著倪雲珊連斬五劍。

這樣的力量感,然數名從定遠軍跟著倪雲珊過來的修行者都徹底變了臉色。

宗鳳陽悶哼一聲,他的面色蒼白如雪,嘴角卻是有一縷異樣的艷紅在透出來。

他那柄飛劍原本似乎有些力盡,但在這一剎那,這柄小劍的尾端好像反而被無形的巨錘砸了一擊一樣,再次恐怖的震蕩,加速!

這柄無柄小劍擁有了兩人戰鬥以來最快的速度,閃電一般直刺倪雲珊的眉心!

宗鳳陽體內的經絡也發出了嗤嗤的鳴聲,他在這一戰之後註定是廢人,註定和原先的世界隔絕,註定無法再接觸到任何權貴的世界,所以他根本不需要顧及超過極限的真元噴薄,會給自己帶來多少永久的損傷。

他體內原本順暢如意的真元,變成了狂暴的怪物,沖裂他體內經絡的同時,也將恐怖的力量不斷注入那柄飛劍。

飛劍的氣息徹底的變了。

因為這種力量的瘋狂貫注,飛劍都似乎變得龐大起來。

此時所有人才明白,方才那五劍重劍只是開端,只是讓倪雲珊體內的氣機紊亂。

倪雲珊的應對也極為簡單。

她的飛劍再次發力,然後斬上這柄如重鎚般砸來的飛劍。

又是當的一聲巨響。

一片驚呼聲響起。

四周茶樓和酒鋪里許多原本坐著的人都站了起來。

尤其一些十分關切倪雲珊的人甚至體內的真元都涌動起來。

在四溢的氣勁里,倪雲珊飛劍上的光焰瞬間黯淡,如同凡鐵一般掉落下來。

這個事實讓他們難以接受,更是無法想得明白。

對方明明是玉石俱焚的一擊,若是無法在力量上勝出,又為何一定要用這樣硬碰硬的劍招?

而且倪雲珊此時身體也是微微晃動,根本不像宗鳳陽那般超過極限。

只是有時候旁觀者未必一定比場中人更清。

宗鳳陽此時的感覺並不是這樣。

在一片驚呼聲里,他只覺得自己的飛劍撞在了一條鎖鏈上。

雖然這條鎖鏈被他的飛劍切斷,但他依舊可以感覺到那種韌性。

倪雲珊體內的力量並未失控。

他的飛劍慢了些。

與此同時,他感覺到倪雲珊有動作。

就在這同一陣驚呼聲里,所有人都還沒有反應過來,倪雲珊的手伸了出來。

她的手落在了往後飄飛掉落出去的飛劍上,然後抓住了這柄劍。

然後她揮劍斬落!

無法用言語形容她這一握一斬的速度!

這一劍勢如雷霆,這揮劍便斬的動作,給人的感覺是她不知道練習了多少次。

她體內能夠調用的真元力量,以及她肉身的力量,完美的結合在一起,讓她手中的這柄小劍,也變成了一柄巨大的鐵鎚。

一道磅的力量,落在了宗鳳陽的飛劍上。

宗鳳陽的呼吸徹底停頓。

他沒有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抱歉。」

倪雲珊看著他說了這一句。

因為她原本只想用飛劍,但宗鳳陽的實力依舊超出了她的預計,最為關鍵的是,她的確不想受傷。

沉悶的震響聲里,宗鳳陽看向自己的胸口。

倪雲珊的劍便在此時穿過紊亂的勁氣,刺入他目光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