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平天策>第三百六十九章 破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九章 破屋

小說:平天策| 作者:無罪| 類別:

林意的腳下湧起煙塵,伴隨著一聲沉重的悶哼,他往後連連退去。

葉光元滿含期望的看著林意不斷倒退的身影,他希望看到林意重創倒地的畫面,然而接下來落入他眼中的畫面,卻是讓他從驚恐徹底變成了恐懼。

林意沒有倒下。

他微躬著身體在正午的陽光里很快站直,那些煙塵在他身前散開。

他輕輕的咳嗽著,微皺著眉頭,但所有的修行者卻都感知得出來,他的氣息依舊平穩。

所在這樣的天光里,他的身影顯得分外強悍起來,散發著一種極度鐵血的氣息。

哪怕是那些最低階的修行者,都可以肯定方才葉光元的這一擊已經將真元運用到了極致,他們無法想象林意如何能夠硬接而不受重創,但方才那三道狂暴的劍光和在強大力量衝擊下都依舊快速絕倫的步法,卻是所有人都看得懂。

那三道劍光霸烈張狂,迅疾到了極點,而且是真正的硬接了承天境的力量。

沒有人再敢對林意的力量有所質疑。

和他們同樣年輕的林意,在南天院只是修行了很短的時間,然後在眉山立下大量軍功,到現在能夠和承天境的修行者如此戰鬥著這樣的畫面,被空氣里那種流散的力量的餘韻震撼著的所有在場的年輕修行者們,不再只是對林意的看法有所改觀,他們看著林意的目光里,開始充滿了深深的敬畏。

林意需要更多的真元來餵養丹田元宮裡那顆不見底的怪物。

方才如巨濤轟在他腹部的真元很像是對方刻意直接將大量真元填入他的丹田。

除了將他的內腑震得有些移位,讓他此時體內其實痛苦萬分之外,他真的很感謝這名南天院教習。

然而一味的被動挨打來換取對方的真元,這卻並不是他所喜歡的戰鬥方法。

在下一剎那,他的右腳狠狠瞪踏在地面上,他的身體如同某種機括一樣,往上彈跳了起來,接著開始狂奔!

尋常的修行者在受傷之後不敢妄動,然而他卻憑藉著一股真正的悍勇之氣,要將體內的痛楚通過這種方式發泄出去,從而激發的,是他體內的氣血瘋狂的暴走。

他身體里每一絲細小的血肉都被他逼迫出了驚人的潛力。

那些被真元衝擊的五臟六腑在此時也似乎某種法陣被激活。

他的身體以恐怖的速度在空氣里穿行,落向葉光元。

他身上的衣角在風中獵獵作響,腳步聲轟鳴。

葉光元的瞳孔急劇的收縮,他悶哼一聲,雙手抬起,各自畫了一個圈。

兩道凝聚的真元在他前方瞬間形成環狀,接著嗤嗤嗤嗤無數聲裂響,數十道風刃從這一對圓環的中心噴湧出來,朝著林意衝去。

面對著這種獨特的真元手段,感知著這些如真正的刀刃般湧來的風刃,林意只是做了一個很簡單的動作。

他雙臂抬起,護住了自己的面目。

然後一聲厲喝,直接冒著這種風刃,沖了過去!

「真是蠻牛1

齊珠璣呼吸一頓,忍不住低喝了一聲。

這很林意。

這便是林意最喜歡的戰鬥方式。

在他的身影響起之前,林意的身上已經響起了許多割裂聲和碎裂的聲音。

他天辟寶衣外的普通布衣被割出了無數道裂口,然而這些明晃晃的風刃,全部被他的身體撞碎!

他就這樣直接穿過了這片風刃,落向葉光元的身前。

葉光元深深的吸氣,他的胸腹卻是反而奇異的凹陷了下去。

他心中更加震駭難言,然而讓畢竟經歷過許多戰陣,此時他拋開一切想法,感知里只有如投石車砸來的石塊一樣瘋狂朝著自己飆近的林意的身影。

他胸腹間積蓄的真元被新鮮的空氣盡數擠壓出去,一道銀色的劍光從他的袖間飛出,刺向林意的咽喉。

這是一柄原本纏繞在他手臂上的軟劍。

在此時他身體內強行逼出的真元的關注下,這柄軟劍在空中真的如同活蛇一般遊走,劍尖破空的絲絲聲卻是如同毒蛇吐信。

眼看著林意便要自己撞上這道劍光,但他的身影驟然一轉,原本狂暴的身影竟然有了一種異樣的曼妙姿態,竟如同被狂風捲起的落葉一般,瞬間和這道劍光交錯,落到葉光元的身側。

然後林意這才揮劍!

葉光元面色驟變,他沒有想到林意的身法這般可怕,而他的感知里,林意此時斬出的這道劍光,更是狂暴到了極點。

他強行挽轉手中劍,手中的軟劍硬生生的畫成半圈,半道劍身阻擋在林意這道劍光之前。

當的一聲爆響!

即便是這名承天境的修行者倉促應對,強悍的力量依舊讓林意有些握不住這劍。

林意並未強求,他直接鬆手,一直垂在身側的左手卻是發力砸了出來。

砸出的不是拳,而是一個沉重的手鐲。

葉光元厲喝一聲,那柄震蕩不停的軟劍被他的真元硬生生的扭成麻花,折斷般垂下,劍尖精準無比的刺入手鐲正中,藉助一扭一彈之時,呼啦一聲破空聲,在這極短促的時間裡,竟是將擊向他的這個手鐲挑上天空。

然而與此同時,林意已經切進他的身前。

因為身上有著天辟寶衣,所以林意根本就不畏懼他此時手中的這柄任意扭曲的軟劍。

他的拳頭真正的揚了起來,砸到葉光元的面前。

面對直撞入自己懷中的林意,葉光元已經來不及用劍。

他的腳尖點地,身體往後飛掠出去的同時,左掌拍向林意的拳頭。

砰!

拳頭砸在黃光迸現的手掌上,林意感覺自己的拳頭砸在了一堵堅硬的牆上。

只是這種力量的對撞,便是令他更加喜歡的戰鬥方式。

他只是向前,繼續向前,微微縮回的拳頭帶著身體血肉間迸發出來的新生的力量,再次砸向葉光元。

砰!

砰!

砰!

葉光元駭然的張口,卻是渾身氣機震蕩不堪,連喊都喊不出來。

林意第一拳砸落時,他體內的真元便如同紊亂的海浪在他體內拍擊,令他根本無法控制手中的那柄劍。

在林意連續揮拳砸來之時,他雖然依舊能夠及時揮臂阻擋,但是可怖的力量連續衝擊下,他只覺得自己的心臟都在不斷震蕩,真的就像是成了一面鼓,在被對方錘擊。

他覺得自己的心臟很快就會承受不住,就要在這樣的衝擊下裂開。

林意沒有時間去管他此時的感受。

能夠將一名承天境的修行者不,這種感覺真的十分美妙。

一拳。

兩拳。

三拳。

他只是專註的揮拳,越來越快。

一片驚呼聲伴隨著慌亂的腳步聲響起。

葉光元已經退到後方觀戰的人群之前,他後方的那些人群慌亂的往兩側避讓。

「啊1

在林意連砸十幾拳之後,葉光元體內的真元在此時也已經徹底失去控制,伴隨著對體內真元徹底失去控制,他這才終於發出了一聲駭然的尖叫。

林意感受到了這聲尖叫中的意味,他微微一頓。

啪的一聲輕響。

葉光元的一掌落在了他的胸口。

這已經是葉光元幾乎無意識揮出的一掌,帶著一些破碎的真元力量,林意站定,身體連晃動一下都沒有。

「該我了。」

然後他出拳。

他揮出了一拳,同樣落在葉光元的胸口。

他雙足同時用力,將身體的力量順著拳頭推送了出去。

葉光元朝著後方飛了出去。

轟的一聲。

葉光元的身體越過了數名來不及閃避的看客,墜在後方一處屋頂上,然後砸破屋面,墜了進去。

一片倒吸冷氣的聲音如潮水般響起。

林意卻是穩穩的收了拳,然後看著那片砸破的屋面,下意識的說了一句,「這是你砸破的,鐵策軍不賠,而且我已經留手了。」

沒有人回答他的話。

那間被砸破的屋子裡生出些更雜亂的響動。

接著砰的一聲,跌落在內里的陳光元羞憤難當,直接從那間屋子的后牆撞出走了。

林意很無奈。

他看著這名南天院教習直接離開的方向,面色很委屈,似是真的很擔心這名南天院教習就這樣一句話不說就走了,這間屋子的修繕費用還是要他鐵策軍出。

他此時的面容顯得有些好笑。

然而所有人看著他此時的樣子,卻都笑不出來。

所有人都明白,最後他是真的留手了。

那一拳更多的只是推勢,而不是砸勢。

「真是有些冥頑不靈。」

就在旁邊一間院落里的那名老者微諷的輕聲說了一句。

他這句話不是評論林意,而是評論那名羞愧敗走的南天院教習。

「真元手段對林意似乎無用。」

接下來,他輕聲的對侍立在他身側的一名修行者說道。

這名修行者微微躬身,示意自己聽明白了,但卻並不出聲。

這名老者突然抬頭,他臉上的些許不快,迅速消失,他變得有興緻起來。

一名很冷峻的男子在此時走出,因為葉光元往後飛墜時,人群自然分開,所以他此時走出來,根本沒有人擋在他的面前。

他伸出手來,朝著上方招了招手,似乎從天空里在呼喚什麼東西下來。

但隨之出現的,卻是一條劍光。

一柄表面分外的光滑,猶如鏡面,映襯著天空的蔚藍和白雲色彩的飛劍,隨著他的目光飛了出來,發出凄厲的嘯鳴,帶著凜冽的殺意,飛向前方的倪雲珊和林意。

明天要請假一天,出去有個聚餐,算是一些朋友們過年前正式歇年的年夜飯。過年期間也會堅持碼字,若是偶爾有斷更,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