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傲劍震江湖>第997章 重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997章 重逢

小說:傲劍震江湖| 作者:田博文| 類別:都市言情

面對著這棟不算很豪華的府邸,琴嘯天依然十分熟悉,但心頭卻有一種久違的感覺。粉白色的牆壁,已經經歷過很多風雨,潔白的牆面上微微沾上了一層薄薄的污垢,已經升起了幾丈高的太陽,一片紅燦燦的光芒斜射在牆壁上,連同地下也灑下了一層微弱的金光。

琴嘯天心裡想,這個時候,王嫣然一定在她的辦公處里,何不徑直去辦公處找她呢。

這次琴嘯天突然出現在她的面前,一定會讓她驚喜萬分,他這次回沐浴宗,純屬一種巧合,都是為了追趕雲玉那老賊才有機會回來。

想到這些后,琴嘯天略有些傷感地嘆了口氣,微微轉過身來,邁步往王嫣然的辦公處走去。

她的辦公處,離他們的住處有幾十米的距離,琴嘯天望向那棟平房,隱隱看見守門的福伯還在。

說起這福伯,卻頗有歷史,他算起來也是沐浴宗的元老級別人物,在沐浴宗生活了一輩子,一直都在統管這個片區的凡人籍弟子。對工作忠心職守,深得宗主的尊敬!但有些遺憾的是,他曾經也算是沐浴宗里頂級修仙弟子,後來卻慢慢荒廢了,已經荒廢了多年,但不知現在如何了。

但讓琴嘯天感到十分遺憾的是,他這次是空手而歸,身上除了幾件寶貝外,還有很多的金幣,也沒什麼送給王嫣然的禮物。

或許,在王嫣然心裡,只要他平安歸來,比什麼都強。

這個時候,一直坐在守門處的福伯已經發現了琴嘯天的到來,便佝僂著身子走了出來,依舊很健朗地帶著善意的笑容,老遠跟琴嘯天打招呼:「噢,副宗主,您可回來啦1

他的語氣中,顯得有些驚訝,因為琴嘯天確確實實已經離開沐浴宗快一年時間了。宗里雖然正值鼎盛時期,若是換上禍亂不斷之時,別說快一年,怕還不到一個時辰,一切都變得物是人非了。

「福伯,您還好嗎?」琴嘯天喜出望外的迎了上去,緊緊握住了他的手。

他們一家跟這福伯平常交情甚深,對於長輩,琴嘯天素來都很尊重他。福伯睜著皺巴巴的雙眼望著眼前的琴嘯天,道:「副宗主,外宗那邊局勢真的很混亂么?怎麼一去就是一年1

對於外宗的事情,不是三言兩語可以說清楚,琴嘯天經歷的事情太多了,真的還不知從哪裡說起。

「嗯,是的,福伯。」對於外宗嘛,由於地理條件種種因素,對其他宗門的眼中,倒是一塊肥肉。同時,也是進入沐浴宗的突破口,當然會比較混亂一些。

請您放心便是,有我在外宗一天,不會讓其他宗門弟子踏進一步。

這話,顯然也是在安慰福伯,好讓他在此安享晚年。凡是聰明乖巧之人,都懂得報喜不報憂這點,琴嘯天也明白這一點。

福伯笑得嘴角泛起無數皺紋,再次把琴嘯天的手握緊,點了點頭,道:「這就好啊1

哎,我年紀大了,每時每刻都想三界早些太平下來。我就說嘛,為什麼那些小宗門如此自不量力,明明與沐浴宗作對,只有死路一條,可是偏偏卻以卵擊石哩!

「他媽的真是的,換上我年輕些,老子絕不放了他們1他霍然鬆開了琴嘯天的手,臉上的皺紋上莫名湧出幾分怒色。

琴嘯天連忙笑著安慰,道:「福伯,您別生氣,如今沐浴宗非比昔日了,永遠屹立於三界。」

福伯才覺得這話有道理,「嗯,對呀,沐浴宗可是三界之首啊1

怎麼我把沐浴宗瞧得一文不值,都是我多慮了。看來,我是老糊塗了,每天與凡人籍弟子打交待,還真的很俗氣。往日,老朽也是仙氣飄飄,今非昔比嘍。

過去的陳年舊事,往往會讓年紀漸長的人懷舊,看來,福伯已經回歸到一介凡人。從此以後,可以無憂無慮的生活。其實,他每天替沐浴宗守門,路通天都勸過他幾次了,可是他一直不肯離開他的工作崗位。

後來,他才意識到自己的失態,有些難堪地苦笑了一下,道:「我今天是怎麼了?別說這些了。」

您一定是來找嫣然姑娘吧!這下她一定正在忙,我帶您去好了。

琴嘯天謝過他后,二人徑直往王嫣然的辦公處走去。

二人來到門口,王嫣然一抬眼,目光定定地望向琴嘯天及福伯,「嫣然姑娘,你瞧誰來了?」

好吧,你們一定有話要說,我先回去守門了。

說著,福伯朝王嫣然一笑,便扭身往回走了。她半晌才反應過來,然後說道:「福伯,您怎麼走了?」

福伯依舊佝僂著身子,沒有轉過身來,「您們聊,我也是在工作啊1

琴嘯天禮貌地送走了他后,才轉過身來,臉上卻是一陣火辣辣般地發燙,目光緊緊地望著一臉緋紅的王嫣然,如同一對正處在戀愛之間的情侶一般,彼此帶有幾分靦腆。

「嘯天哥哥,你終於回來了。」此刻,王嫣然鼻尖酸澀,眼淚在眼眶裡打轉,之前,她與琴嘯天有過多次的離別,可都不像這次如此漫長,都快一年時間了。

對一個女人而言,她們的心裡是如此難受,可她都一直堅強地挺了過去。

「嗯,嫣然妹妹,我」琴嘯天緊張得有些結巴了,走了過去,雙眼卻不離她依然嬌艷的臉龐。

「紫雲妹妹呢,她不是前往外宗去尋你了。」她首先想到的是於紫雲,雖然她與自己共同分享著琴嘯天給予的快樂,她從不把於紫雲當作外人看待,可想她的胸懷是如此的博大。

「她在外宗里好端端的。」我這次是追兇到此,才有機會回來探望你,請你原諒!

王嫣然有些詫異地站立起來,甚是納悶的望著自己已經離別近一年的丈夫,「追兇?是什麼人?」

這裡可是沐浴宗,誰有這麼大的膽子來行刺?

「當然有,雲玉仙尊聽說過嗎?」正是此人,他銷聲匿跡多年,你應該不知此人。他可是沐浴宗里最詭異的對手,只不過,已經被我斬殺了。

「啊?」王嫣然嚇得掩住了嘴,十分驚詫不安的樣子,她的確沒有聽說過此人。

怎麼說,王嫣然雖然來到沐浴宗多年,可她是一位普通凡人,三界的事情,很多尚未知曉。

看來,三界中還真的是危機四伏,隨時都有事情發生。「嘯天哥哥,這次還要回外宗嗎?」

琴嘯天聞言,不知該如何回答才好。思忖了一下后,緩緩抬起了頭,「嗯,先休息幾日,再回外宗啊1

王嫣然臉上有些落寂,微微把頭低下,一頭秀髮慢慢把她的臉龐遮蔽,顯得有些酸楚,又不知該說些什麼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