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漢鄉>第十一章反漢復秦?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一章反漢復秦?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

第十一章反漢復秦

對雲琅來說,太宰就是一個類似多拉愛蒙一般的存在。

只有一點不太好,這傢伙拿來的東西都是舊的,全部都是舊的好東西。

雲琅盡量不去想這些東西的來路,他擔心一旦自己弄明白了,太宰可能會殺人滅口。

山裡的生活是富足的,這中間離不開雲琅不懈的努力。

干蘑菇,干野菜,臘肉,香料,他們的餐桌上甚至多了一個半瓷的盤子,這是雲琅無意中找到了一點高嶺土,試驗著在柴窯裡面燒出來的。

當初找來高嶺土的時候,太宰還說這種土可以吃……

雲琅當然知道這種土可以吃,只是吃過這種土的人最後都會死,他另外有一個慘烈的名字叫做觀音土。

太宰還興緻勃勃的跟雲琅介紹了一些高人靠吃觀音土最後成仙的經過,看得出來,他非常的羨慕。

雲琅覺得自己以後要是想弄死太宰,不用下毒,只要把高嶺土磨成粉末給他吃就足夠了。

直到現在,太宰在雲琅面前暴露的秘密實在是太多了,以至於雲琅只需要做一點簡單的歸納總結,就能判斷出大部分的事實。

不過,他現在沒有做好出山與別人見面的準備,這是一個不同於他過往的世界,這裡有這裡的規則,對於這裡的生存規則,雲琅還太陌生了,一個與所有人都格格不入的人,在這個時代,被殺死是一個非常糟糕的結果。

大雪封山的日子裡,整理簡牘,其實就是一個學習的過程。

這裡有堆積如山的簡牘,每一片簡牘上正反面都寫滿了文字。

雲琅辨識的非常困難,小篆的字體一個個非常的相似,稍微不注意,就會看錯,看錯一個字的後果就是整部簡牘的閱讀順序就亂了。

沒有什麼比整天泡在簡牘中學習小篆文字更快的方法了。

其實,整個屋子裡的簡牘上記錄的內容,並不比一本半寸厚的書本多。

裡面的信息內容卻廣博的太多了。

簡牘上寫字很難,聽太宰說,以前都是用刀子刻字的,更難。

於是,為了少費點製作簡牘的時間,簡牘上的文字就盡量的簡化,有時候簡化的連作者自己都弄不明白。

尤其是一字多用,這就要見仁見智了,後人為什麼會對古代流傳下來的學問有無數種解釋,最根本的原因就是窮。

太宰對雲琅嚴謹的治學精神還是非常滿意的,尤其是翻看了雲琅按照圖書館分類法整理歸類出來的簡牘,覺得非常方便找尋需要的記錄。

身為大秦的太宰,他甚至要求雲琅把這種方便的歸類法書寫在簡牘上,好流傳於世。

「就這個分類的法門,如果始皇帝還在,老夫就會諫言讓你來充當陛下的值更官。」

「這是一個多少擔的官職?」

「六百擔1

「能養活一家人不?」

「大秦的縣令爵位大夫,一**米一斗,醬半升,菜羹各一,肉食一盤,另有食邑百戶,各色雜絲五匹,你如果就任陛下值更官,食料俸祿加倍,由於是陛下近臣,獲得賞賜的機會要比旁人多得多。

運氣好,甚至有各國敬獻的女子可以婚配。」

「如果大秦尚在,您呢?」

太宰臉上洋溢著光芒,一字一句的道:「若是始皇帝尚在,太宰的家門,等閑人不得入。」

很明顯,太宰說的等閑人,指的就是雲琅這種可能擔任值更官的小吏。

明顯被太宰鄙視了,不過啊,破落戶都是這樣,總拿祖上的榮光說事。

「現在外面的皇帝是誰?」

「偽帝劉徹1

「我們要反漢復秦?」雲琅覺得太宰想要推翻漢武帝的統治難度很大,如果是漢獻帝他可能還會參加,至於漢武帝——還是算了。

太宰並沒有瘋狂到忘乎所以的地步,長嘆一聲道:「劉徹承父祖餘蔭府庫餘糧堆積如山,舊米未盡,新糧又到,聽說他的錢庫里串銅錢的繩子都腐爛了,只好堆在露天里。

加之此人自幼聰慧,又懂得輕徭薄賦惠及萬民,天時地利與人和他佔全了,現在起事沒有成功的可能。

時機不好,我們只能繼續蟄伏,靜待天時,一旦風雲變幻,我們就揭竿而起,重塑我大秦江山。」

雲琅認真的點點頭,表示非常同意太宰的見解。

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的人一般都是烈士,他對充當烈士沒有任何興趣。

認慫有時候是睿智行為的具體表現,尤其是在漢武帝面前認慫,雲琅以為這是一種驕傲跟榮譽。

在漢武帝時期談反漢復秦這種話很沒意思,兩人很自然的將注意力放在快要熟的飯菜上。

雲琅今天做的晚飯是大米飯跟蒸臘肉,配以乾菜,跟蒜瓣,陳米總有一股子嗖味,這東西雲琅在孤兒院沒少吃,特意在蒸飯的時候放了一點鹽巴跟豬油,米飯蒸熟之後,米粒晶瑩,飯香撲鼻。

一指厚的肥豬肉蒸的酥爛,咬一口油脂四濺,唇齒留香,清亮發青的豬油往熱騰騰的米飯上一澆配上柔津津有嚼頭的蒸乾菜,雖然只有兩個人,卻吃出了千軍萬馬的氣勢。

「呼……」兩人同時丟下飯碗,不是因為吃飽了,而是因為陶罐里的米飯沒有了,裝在碗里,盤子里的菜也沒有了。

「老夫錯了,你更應該就任陛下的庖廚,而不是值更官。」

「這才是一道家常菜而已1

「一道菜就足夠,老夫來到世上的時候,大秦雖然已經沒落了,自幼在父親的庇護下過得卻是錦衣玉食般的日子。

像今日這般痛快的食肉,卻還是平生第一遭。

唉,可憐的。

如果不是因為那場內訌,這樣的日子你也能過。」

雲琅攤開雙手笑道:「我習慣了靠自己的雙手吃飯,至少,在我被天火劈中之前,我從來都是獨自求生的。」

「如果不是看你身高八尺,有我老秦人之像,你早就被老虎吃掉了。」

「現在變小了。」

「知道什麼,這是異人之像1

雲琅苦笑道:「我自幼孤苦,隨著商隊在大地上流浪,別人都說我是秦人,這還是第一次回到咸陽……」

太宰用極度諷刺的目光看了雲琅一眼道:「不用編造了。」

「我說的都是真的。」

「且當你說的都是真的,這裡是荒山野地,外面狼蟲虎豹極多,反正你也走不出去,是不是真的有什麼打緊。」

「你不信我還收留我?」

太宰幽幽的嘆口氣道:「這是天意……你是從晴空里掉下來的,是仙人嗎?」

雲琅搖搖頭。

「鬼怪?」

雲琅快速的搖搖頭。

「那就是人了,一個從天上掉下來的人。」太宰說完話,就出去了,沒給雲琅任何解釋的機會。

雲琅想了半天,也沒有想出一個合理的解釋,說真話,比假話更像假話。

「喂,我是秦人,這一點絲毫不假1雲琅朝門外高聲叫道。

「這就足夠了1太宰低沉的聲音從外面傳來,同時也帶進來一股子寒風,將火塘里的炭火吹得明滅不定。

關中的大雪下的很大,雲琅還從來沒在關中見過這麼大的雪。

都說燕山雪花大如席,這裡的雪下的也不小,雪一層層的下,一層層的向上累積,等到積雪快要與窗戶平齊的時候,雲琅與太宰就不得不出去鏟雪。

鏟雪的過程很簡單,只要把厚厚的積雪用木板推到旁邊的懸崖底下就算是成功了。

鏟雪的過程中,雲琅還撿到了三隻凍僵的野雞。

最後一堆雪被雲琅推下懸崖之後,太宰就站在懸崖邊上,望著咸陽方向發愣。

「那裡應該是咸陽吧?」雲琅幫著老虎撣掉腦袋上的白雪,剛才推雪的時候它非常的賣力。

「被楚人一炬焚毀了。」

「項羽?」

「就是他,雲琅,今後如果遇到項羽後裔,記得殺掉。」

「早就被劉邦幹掉了吧?」

「一個諾大的家族如何會如此輕易地覆滅,他們跟我們一樣,都是在蟄伏。

從今後,項氏子弟就是你的仇敵,能答應嗎?」

雲琅瞅瞅懸崖外面白茫茫的世界,覺得自己遇見項氏子弟的可能性不大,遂點頭道:「見到他們就弄死,在茅廁遇見就溺死在糞桶里,在街道上遇見就弄死在大街上。」

太宰嘿嘿笑道:「也好,反正你不殺他,他們就一定會殺死你,你看著辦就好。」

大雪連續下了三天,在這個過程中雲琅跟老虎一起推雪推了三次。

雪下的太大了,不遠處的松林總能傳來樹榦被積雪壓斷的吱嘎聲。

自從太宰發現老虎能幫著雲琅推雪之後,他就沒有動過一根指頭,而是每日里興奮地站在積雪被清除之後的院子望著咸陽,長安方向像是在看最吸引人的大戲,即便快要被大雪埋掉了依舊捨不得進屋子。

只可惜,這場大戲並沒有看多久,三天之後,大雪停了,天空中再無一絲雲彩,紅艷艷的太陽掛在高空,照耀著這個潔白的世界。

太宰是如此的失望,以至於站在高大的石頭上,揮拳向天空怒吼:「賊老天,你因何如此偏愛國賊?」

他怒吼的聲音很大,夾帶著無盡的怨恨,聲音在山谷里回蕩,驚起一片雪崩,在白氣瀰漫中,雲琅看到了太宰那對血紅的眼睛,幾欲擇人而噬。

  • (快捷鍵:←)
  • 漢鄉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