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漢鄉>第十二章《太宰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二章《太宰錄》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

第十二章《太宰錄》

直到現在雲琅才確認,自己真的是來到了西漢年間。

沒有錐骨之痛的人是不可能發出這樣痛苦的哀叫聲的。

如果不是對大漢朝痛恨到骨子裡的人,是不可能如此渴盼這個國家倒霉的。

三天三夜的大雪,對向來乾旱的關中來說,是一個福音。

就這點積雪,撐不過冬天就會被黃土地完全吸收,並成為來年滋養禾苗的水分。

當然,再下三天三夜,積雪就會阻絕交通,壓塌房屋。

大漢遭災估計是太宰這個秦國的老臣最喜歡看到的美景。

雪停了,太宰的精氣神似乎也被抽掉了,已經躺在床上一整天了,連吃飯這種最享受的事情也沒有了興趣。

雲琅跟老虎很開心,少了一個吃飯的主力,一人一虎依舊沒有剩下什麼東西。

母鹿這幾天眼睛水汪汪的,總是早出晚歸,應該是發情期到了。

山裡的梅花鹿很多,據太宰說,以前修築阿房宮的時候,不論是仙鶴還是梅花鹿,乃至虎豹狼熊,巨蟒,大象,豬婆龍,園子里都有,數量之多,遠不是現在漢國的上林苑所能比擬的。

這裡的野獸,獵物的祖先大部分都是被獵夫馴服過,因此對人不是很畏懼。

這話雲琅自然是不信的。

他相信阿旁宮輝煌無比,裡面的飛鳥蟲魚一定多的數不勝數。

始皇帝窮搜六國珍玩,美人,珍禽異獸,徵發數十萬人修建阿房宮,裡面一定窮奢極欲至極。

但是野獸的祖先被馴服過,以後的野獸就會跟人親近?這也太唯心論了吧?

就他接觸到的那幾匹狼,豹子,野豬,好像沒有一個是善類。

提到大秦,提起始皇帝,太宰的智慧一般就會消失,和野獸相比,他才是被始皇帝馴化的那個。

石屋裡面的簡牘,其實就是大秦滅亡之後三代太宰記錄的秦陵維護記錄。

從記載中雲琅得知,最初的時候,負責維護秦陵的人手有兩千人之多。

後來劉邦進咸陽之後,其中一千五百人戰死在了咸陽,剩下的五百人繼續維護秦陵。

然而,項羽後來進入關中之後,一把大火燒了阿房宮,咸陽,並派人窮搜關中,尋找秦陵的所在地。

這是太宰記錄上最慘烈的一幕,五百秦陵衛士在與楚國密諜的交鋒中逐日凋零。

其中有一百五十七人是在將要被俘的時候自戕身亡的。

有一個叫做彭駒子的傢伙,四肢被楚衛斬斷,然後用烙鐵把他創口封閉,最後被人家從**位置插在削尖的木杠子上,哀嚎了兩天,直到木杠子從嘴裡冒出來才氣絕身亡。

這個爭鬥直到項羽被劉邦在垓下擊敗,自刎烏江之後才慢慢的停止。

劉邦是一個真正做好當皇帝準備的人,他對秦陵沒有什麼興趣。

而且開國的時候建都櫟陽,秦陵這才逐漸退出了野心家們的視野。

一部《太宰錄》就是一部守陵衛士的血淚史。

而後,漢高祖五年關中置長安縣,在渭河南岸、阿房宮北側、秦興樂宮的基礎上興建長樂宮,高祖七年,營建未央宮,同年國都由櫟陽遷移至長安縣,因地處長安鄉,故名長安城,取意「長治久安」。

八年前,危機重現。

十八歲的漢皇劉徹下令修建上林苑,諾大的一個上林苑基本上繼承了阿旁宮的舊址,地跨三百里,轄長安、咸陽、周至、戶縣、藍田五縣縣境,有灞、滻、涇、渭、灃、鎬、澇、潏八水出入其中。

很不幸,秦陵又被囊括其中。

上林苑乃是皇家禁苑,又被雄心勃勃的劉徹當做訓練羽林軍的地方,於是,又有大批巡山獵夫,軍卒出入其中,給秦陵帶來了新的危機。

跟太宰一起守衛秦陵的本來還有十六個秦陵衛士的後代。

在這八年中,也逐漸消耗殆盡,僅剩下太宰一人孤獨的守衛著沉睡在地下的始皇帝。

在遇見雲琅之前的一個月,太宰最後的一個夥伴也被獵夫設下的陷阱殺死。

雲琅放下最後一片簡牘,長嘆一聲,心中所有的疑惑都有了答案。

太宰不是太相信他這個突兀的來到驪山的人,而是沒有任何選擇,如果沒有新人加入,秦陵衛士將會徹底的滅亡。

雲琅能想得到,在太宰最絕望的時候,天空中憑空掉下一個黑乎乎的人來。

這是神跡啊,是始皇帝派來幫助他這個孤獨絕望的臣子的援兵。

即便是這樣,小心謹慎的太宰同樣守在一邊觀察了雲琅一天一夜,直到他發現再不出現,雲琅就會被野獸吃掉的時候才現身。

太宰不在乎雲琅是誰,只要不是漢國姦細就好,這幾乎已經是他要求的極限了。

太宰眼看著雲琅整理完畢了最後一根簡牘,沉聲道:「看完了?」

雲琅點點頭道:「明白了,我是第五代太宰是吧?」

「我死之後你才是。」

「我明白,我現在沒有別的路能走了,要是不當太宰五代,你的寶劍就會砍掉我的腦袋。

你放心,我會留在這裡守衛王陵的,不是因為我還怕你砍我腦袋。

而是因為我現在沒事做,給自己找點事情做才能保證我不發瘋。」

「你不來,我說不定已經瘋了。」

太宰紅著眼睛沉默了良久又道:「即便你以後守不住寂寞想要離開,也請你莫要將王陵的所在告訴他人。

否則,我等即便成了陰魂也會取你性命。」

陰魂索命是最無奈,最沒有威脅性的恐嚇。

雲琅不想讓太宰失望,認真的點頭道:「我以婆婆的在天之靈起誓,王陵之密只會藏在心中,沒有找到合適的繼承人之前,永不對他人泄露,否則,萬箭穿心而死。」

太宰露出了滿意的笑容,隨即皺眉問道:「婆婆是誰?」

雲琅翻著眼睛道:「一個比我性命還要重要的人,已經故去了。」

太宰歉疚的朝雲琅施了一禮,他覺得自己剛才的問話非常的無禮。

「明日開始跟老夫學搏鬥之術。」

「沒問題,我也不想一出現就被獵夫們給幹掉,同時,你也給我弄點書回來看啊,不論什麼書都成,我現在認識很多字。」

「你本來就認識很多字1

太宰哼了一聲之後就重新躺在了床上。

大雪封山,外面天寒地凍,雲琅想要給自己打幾樣合用的小工具都不成,就只好待在屋子裡教老虎識字……

老虎今年只有三歲,非常的聰明,在肉乾的誘惑下,不到二十天的時間就能從一數到八了。

雲琅極度懷疑,這傢伙其實能數更多的數,只是懶得張嘴嚎叫那麼多聲而已。

老虎識字,數數這種事情已經超乎了太宰的認知範圍。

不過,老虎能通過雲琅的話語去做相應的動作,這些太宰還是能理解的。

雲琅很聰明,非常的聰明,不論是讀書,還是做事情,沒有他拿不下來的,唯一,到了練劍術的時候,他就成了蠢貨。

好好地殺人劍術,到了他的手中比舞蹈還要好看些,唯獨不能殺人。

就在太宰擔心雲琅在獵夫們的手中活不過一口氣的功夫時。

雲琅用外面的打鐵爐子,給他打造了一柄小巧的鋼弩。

這柄鋼弩只有一尺寬,加上弩箭的滑槽,也不過一尺長。

不過,當雲琅將一枚無尾鐵刺裝進滑槽,扣動了機括,嗡的一聲鋼鐵振鳴聲剛剛響起,三丈遠的大樹榦上就多了一枚黑黝黝的鐵刺,入木三寸。

眼見雲琅將弩弓指向了他,太宰遍體生寒,他沒有任何能夠躲過鐵刺的把握。

直到雲琅將弩弓交到他手上的時候,太宰背後的冷汗才涔涔的冒出來。

勉強收攝心神,太宰學著雲琅的樣子扣動了機括,同樣的一聲嗡鳴過後,樹榦上又多了一根鐵刺。

「這是近戰之利器1

雲琅接過鋼弩敲敲弩臂遺憾的道:「本來應該是軟鋼製作,只可惜沒有合用的物料,軟鋼做不出來,只能用硬鋼,弓弦也不好,熊腿上的大筋多少有彈性,以至於不能發揮最大的力量。」

「足夠了1太宰肯定的斬釘截鐵。

「你最好給我多找些金鐵來,我試驗的多了說不定能找到最合適的物料。」

太宰從雲琅那裡取走了十二枚弩刺,立刻就踩著厚厚的積雪走了。

從頭到尾都沒有再提交還弩弓的事情。

雲琅被老虎追殺的很慘。

跑步這種事情,一定是要有動力的,太宰在雲琅的臉上塗滿了豬油,一個作用是防凍,另一個作用就是用來引誘老虎舔舐。

老虎的舌頭上有一層白絨絨的倒刺,平時是用來清理毛髮跟骨頭上的殘渣的。

任何人被老虎舔了一次之後絕對不願意再被舔第二下。

別人家的老虎越養越兇悍,雲琅養的老虎越來越像狗。

被三百斤重的老虎撲倒並且把上半身的重量全部壓在身上,那種窒息的感覺,讓雲琅忘記了老虎舔臉的痛苦。

臉上的豬油沒有了之後,老虎一個虎躍就從雲琅的身上跳走了。

留下癱在雪地里並呈大字型的雲琅。

好久,勉強起身,一頭鑽進了松林,剛才老虎那一下,讓他的便意非常的強烈。

武藝練不好,雲琅覺得跑步一定要練好,打不過別人,一定要跑贏別人,這東西應該很管用,緊急的時候就要靠他救命。

在山林里跑贏老虎這是一件根本就做不到的事情,每次賽跑都被老虎虐待的很慘,雲琅依舊樂此不疲。

老虎也是這麼想的,只要雲琅給臉上塗抹了豬油,它就非常興奮的在一邊走來走去,就等著雲琅跑遠之後他再追上去。

  • (快捷鍵:←)
  • 漢鄉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