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漢鄉>第十三章做一個博學的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三章做一個博學的人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玄幻魔法

第十三章做一個博學的人

打鐵,跑步,被老虎虐待,被太宰誇讚,被母鹿當為依靠,就是雲琅目前的生活。

日子過的非常充實,根本就沒時間去感受什麼孤獨。

再加上太宰不知道從哪裡找來的簡牘,更是把雲琅最後的空閑時間都給壓榨乾凈了。

唯一的苦惱就是簡牘上全部都是大篆文字寫成,比小篆更加的複雜難懂。

不是因為他有多麼的複雜,而是這東西非常的考校眼力。

大篆也叫作籀文,象形文,字體繁複,稍微一走神就會看錯形象,不像後世的文字順序的對錯並不怎麼影響閱讀體驗。

靠字形來判斷含義,閱讀的速度如何能夠快的起來?

不懂的地方向太宰求教,太宰總能給出答案,求教的次數多了,雲琅就發現,太宰居然也是靠猜的。

因為沒有字典一類的東西可以作對照,太宰非常心安理得的糊弄雲琅。

靠猜想來認字的最大缺點就是得出來的結論大多數為胡說八道。

雲琅相信,在李斯他們沒有弄出小篆之前,認識大篆的人應該很多。

學問從來都是一種昂貴的高級貨,投入一生精力去研究的人歷朝歷代都層出不群。

聰明的雲琅拿出幾篇不同的文章,然後對照裡面相同的字,先一個個的對照確認,最後才肯定他是主流,然後才莊重的寫在新的木牘上,並標註了對應的隸書。

這相當於編篡字典,是一個水磨功夫,需要非常長的時間。

冬日裡的山林是安靜而且祥和的,殘雪變成冰層之後,青色的霧嵐就籠罩著山林。

一個蒙麵皮衣少年突然從一條小路上竄出來,不等站穩,踩地的那隻腳又開始發力,踏碎薄冰身體前傾,隨著腿彎伸直他的身體再一次箭一般的射了出去。

緊跟著,一頭斑斕猛虎悄無聲息的從他身後出現,龐大的身軀凌空飛起,抖落了樹枝上殘留的落葉。

前伸的兩隻大爪子幾乎要碰到少年的後背。

少年不驚不慌,本來向前狂奔的身體,在平地上突兀的折向,讓老虎撲了一個空。

眼看著老虎重重的撲進了枯草堆,少年人大笑了一聲,沿著崎嶇的小路向盡頭狂奔。

老虎把腦袋從亂草堆里拔出來,一巴掌就把站在一邊看熱鬧的梅花鹿拍翻,繼續盯著少年的背影緊追不捨。

石屋就在眼前,雲琅再一次加快了奔跑的速度,無論如何他今天也不想讓大王的舌頭再落在他的臉上,這傢伙昨日里弄死了一頭野豬,吃掉了整掛內臟,包括野豬還沒有排泄乾淨的大便。

虎嘯山林,絕對不是誇張,身後的傳來的虎嘯有攝人魂魄嚇破人膽的效果,雲琅明知道這是大王在耍賴,腳底下依舊不由自主的停頓了一下。

不等他第二次發力,一股凌厲的風壓推著他向前邁出了一步,重心沒了,被向前的力道推著摔在了地上。

剛剛做完蜷身動作,一隻沾滿了泥水的大爪子就重重的按在他的腦袋上。

老虎熟練地把他翻過來,一個巨大的虎頭就貼在他的臉上,紅里泛著黃白色的舌頭刺啦刺啦的開始舔舐他蒙面布上的豬油。

吃完了豬油的老虎就對雲琅沒了什麼興趣,懶懶的虎蹲在地上,巨大的肚皮起伏不定,剛才這一段劇烈的運動,對它這個山中之王來說也不輕鬆。

「你他娘的居然耍賴抄近路1

雲琅憤憤的從地上爬起來沖著老虎大吼。

老虎張嘴嗷的叫了一聲。

雲琅怒道:「只有那麼一點糖,我還做個屁的紅燒肉。」

老虎似乎知道自己理虧,用大腦袋蹭蹭雲琅的肋下,雲琅沒好氣的用力推開,打一聲哨,那隻被老虎拍翻的母鹿就噠噠噠的跑了過來。

淡青色的薄霧粘在露在外面的皮膚上,針刺一般的疼痛。

雲琅快步奔跑起來,想快點進入溫暖的石屋。這鬼天氣,如果不是被太宰丟出來,他無論如何都不會自虐。

一大早就被太宰丟出去了,回來之後,石屋子裡面非常的詭異。

太宰端正的坐在火塘邊上,頭戴白色鹿皮做的皮弁,身穿素服,腰系葛帶,手持榛木做成的手杖,威嚴如天上的神祗。

見雲琅帶著老虎梅花鹿回來了,就指著床上的一身屎黃色的衣衫要雲琅穿上。

「今日蜡祭,我替始皇帝祭天,你著民服。」

雲琅點點頭,沒有半分猶豫就穿好了那身難看的衣衫,戴好了斗笠,這兩樣東西都象徵著秋季之後草木的顏色。

草民一說就有這個因素。

大秦帝國沒有過年這一說,每一年的開始是從十月開始的,九月為一年的終結。

本來大秦之前的曆法不是這樣的,始皇帝信奉《五德終始說》之後才變成現在的模樣。

這是標準的隨著農作物的生長周期制定的曆法。

雲琅認為入鄉隨俗很重要,沒必要非要在這個時代過什麼年。

這裡只有兩個人,太宰要扮演皇帝,雲琅就只好扮演草民,至於另一個重要的角色——屍,就只好交給了老虎。

「土返其宅。

水歸其壑,

蟲崇勿作,

草木歸其澤。」

儀式非常的簡單,太宰唱一句,雲琅跟著唱一句,最後兩人一起合唱一遍就算是結束了。

老虎是最舒服的,雖然腦袋上戴著荊冠,腦袋跟前的小桌子上卻堆滿了雲琅昨日就備好的冷豬肉。

屍是蜡祭中最重要的一環。

這是因為鬼神們「聽之無形,視之無形」,當他們回到生前的家裡后,抬頭看椽子,低頭看几案,那些用過的器皿還在,自己人卻沒了,就會感到各種空虛寂寞冷,所以需要由「屍」代替他們吃飽喝好。

總之,這個大型的蜡祭活動中,老虎的角色最好。

按照太宰憂傷的說法,等到祭祀結束,鐘鼓等音樂暫停,「祝」宣布祭禮完成,神靈都喝醉了,就該回到天上了。

這時樂隊再次敲起鐘鼓,送「屍」和祖先的靈魂踏上歸程;庖廚、侍女們撤下祭品,大家開始準備宴飲。

為此,他還憂傷的唱了一首《詩經·小雅·楚茨》

禮儀既備,鐘鼓既戒,

孝孫徂位,工祝致告。

神具醉止,皇屍載起,

鐘鼓送屍,神保聿歸。

諸宰君婦,廢徹不遲,

諸父兄弟,備言燕私。

享受過好日子之後,就很難再吃糠咽菜,雲琅陪著太宰喝了一大碗酸了吧唧的所謂的酒之後,就埋頭吃飯,聽太宰講那過去的事情。

「老夫總角之年,祖父未亡,童僕尚有百二,每逢蜡祭,家中熙熙攘攘。

蜡祭宏大,非我等今日之慘狀……

祖父酒醉痛苦,捶胸頓足,滿座賓客無不痛恨趙高,李斯之流……

斷我大秦基業者趙高也,害我百二秦關盡落敵手,章邯也,此二人皆為國賊,當斷子絕孫以儆效尤……

雲琅,切記,他日一旦相逢二賊後裔,誅之,誅之1

太宰說一句,雲琅就答應一句,總之,項羽,趙高,章邯的子孫不是死在茅廁里,就是死在街道上,且死法大不相同。

陪喝高的人,雲琅非常的有經驗,他們這時候說的話基本上都是屁話,只要點頭,他們就會在酒精的作用下興緻更高,能講出更多的埋在內心的秘密。

雲琅不敢借酒套話。

天知道這種比醪糟還淡的酒能不能把太宰灌醉,要是這傢伙耍酒瘋反過來套話,這就麻煩大了。

事實證明,太宰的酒量一點都不好,一連喝了七八碗醪糟之後就醉了,躺在地上耍死狗不肯起來,一個勁的說林子里有屍,他好怕,要耶耶抱他。

雲琅費了很大勁才把太宰搬到床上,瞅著鼾聲如雷的太宰,思緒萬千。

媽的,這個老傢伙終於放下了防備的心思。

喝酒不是太宰這麼喝的。

尤其是這個時候的酒裡面滿是酒糟,這東西進到嘴裡又酸又澀,必須用篩子過濾一遍之後燒熱了喝。

篩子云琅有,他細心地篩出漂浮在酒漿裡面的酒糟,然後倒進罐子里,掛在火塘上燒煮。

又往裡面添加了一點糖霜,這才用雙手抱著膝蓋坐在火塘邊上瞅著暗紅色的炭火發愣。

喝酒的時候,情緒就是最好的下酒菜,高興的時候就能飲酒三升並且豪邁異常,懷揣徐夫人之匕刺秦都不算大事。

痛苦的時候也能痛飲八斗,而後見著什麼悲什麼,最後吟誦出千古悲劇。

最沒意思的飲酒方式就是情緒不好不壞的時候,喝著喝著就覺得酒好難喝……

雲琅現在的情緒就不好不壞,他準備醞釀一下,總要高興起來,或者悲傷起來。

白日高懸,還不到下午,雲琅就醉倒了,沒什麼酒味的酒,就像最不要臉的刺客,在你不知不覺中就把你放倒了。

太宰翻身坐起,古怪的看著酣睡的雲琅,良久,嘆了口氣,就重新睡倒。

  • (快捷鍵:←)
  • 漢鄉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