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漢鄉>第十五章羽林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五章羽林郎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玄幻魔法

第十五章羽林郎

「你這樣的人能活很久1

走過了兩個山頭,雲琅摔倒了七八次,每次摔倒看似很重,可是他總能在第一時間站起來,他身上的衣服給了他非常好的保護。

見證了裝備的重要性之後,太宰由衷的感嘆。

「您趕緊向咱們歷代太宰祈福吧,讓我活的越長越好,只有這樣,才能長久的保護好始皇帝的陵墓不受外人侵犯。」

褲子穿太厚的結果就是兩條腿總是打磕絆,這同樣需要適應。

只是衣服太厚而且密不透風還有另外一個壞處,那就是非常的保暖。

雲琅的一張小臉變得紅撲撲的如同一隻紅蘋果。把雷鋒帽子卸掉之後,腦袋上的汗水滴答滴答的往下流,熱氣遇到冷氣,他的腦袋就像是一座將要爆發的火山,正冒出裊裊的蒸汽。

一路走,一路拆卸裝備,老虎是一個無怨無悔的好幫手,走過第三個山頭的時候,雲琅身上就剩下弩弓,短匕首跟一把長劍,至於皮衣也早就脫下來放在老虎的背上。

絲綢是一個好東西,不但透氣還保暖,最重要的是他能快速的將身體產生的水汽散發出去。

即便是七層絲綢疊在一起,也沒有一件皮衣厚。

翻過第四個山頭,樹林就逐漸變得稀疏起來,山坡上是大片大片一人高的茅草。

雲琅跟在太宰的身後前行,而老虎早就不見了蹤影,只要色彩斑斕的老虎走進枯黃的茅草叢,如果他不動彈,你即便是從他身邊走過也發現不了。

太宰分開一叢茅草臉色凝重,雲琅上前一看,一串清晰地腳印出現在早春剛剛化凍的土地上。

腳印明顯不屬於雲琅或者太宰,他們兩人的腳印都非常的奇特,幾乎與所有漢人的腳印不同,畢竟,那樣的鞋子只屬於他們兩人。

「這是誘餌……」

太宰緩緩地後退。

腳印盡頭就是一處低矮的松林,松林黑越越的,看不清裡面的動靜。

「至少三個1

太宰凝重的表情讓雲琅變得緊張起來,畢竟,這是一場真正的殊死搏鬥,不是雲琅在後世玩的那些對戰遊戲。

跟著太宰繞著松林走了半圈,太宰單膝跪在地上,回首看一眼高大的秦陵,然後就把目光盯在前面不遠處的一條小路上。

看樣子要打伏擊戰了,雲琅卸下掛在胳膊上鋼弩,學著太宰的樣子單膝跪地,這樣的姿勢最方便弩弓射擊。

雲琅藏身茅草地,非常的感慨。

這片土地他一樣非常的熟悉,在他們的腳下就該是聲名赫赫的兵馬俑陵墓坑。

再之前的兩千年多年,該是一望無垠的田野……

自從始皇帝的陵墓開始在這裡挖掘之後,方圓五十里之內就不得再有人煙與農田。

七十年未曾耕作,這片肥沃的土地已經回歸了古的模樣。

對面的草叢裡傳來悉悉索索的聲響,太宰的眼神變得凌厲起來,身形卻緩緩地下壓。

一個滿是草芥的亂蓬蓬的臟腦袋慢慢的出現在草叢裡。

他先是靜靜的聽了一會,沒有發現異動,就拖著一柄短木叉,走出草叢。

他的腰上掛著兩隻死兔子,春寒料峭的日子,腳上僅僅穿著一雙草鞋。

不知為什麼,他故意站直了身形,來回走動,還咳嗽兩聲。

等了一會,沒有發現危險,草叢裡又陸陸續續的冒出七八顆腦袋。

為首的大漢笑道:「趁著沒被獵夫們發現,早點回去,這裡的兔子正是又大又肥。」

其餘的漢子也都跟著鬨笑,每個人身上都掛滿了獵物,其中以野雞跟兔子最多。

太宰眼中的殺氣非常的濃重,手卻非常的穩當,眼看著這群人說說笑笑的將要離開弩箭射程,他依舊一動不動。

直到這些人走遠了,雲琅輕聲問道:「這些人也是野人?」

太宰收好弩弓坐在茅草上道:「是野人,可能是附近的強盜,冬天的存糧吃完了,就來這裡打兔子跟野雞果腹。

你有沒有發現什麼?」

雲琅笑道:「他們中間只有最早出來的那個大漢腳上穿著一雙破草鞋,我們發現的那個腳印不是他們留下來的。

除過我們,這裡還有人。」

太宰笑了,指著雲琅道:「你如果永遠這樣聰慧機智,你真的會活很久。」

太宰的話音剛落,就聽到前面不遠處傳來一聲慘呼。

太宰臉色一變,迅速的將雲琅的身形壓低,兩人匍匐在地上。

慘呼聲接二連三的傳來,雲琅透過茅草的間隙赫然發現剛剛走過去的那個大漢正沿著小路狂奔,兩邊的茅草叢裡偶爾傳來一聲戰馬的嘶鳴聲,高大的茅草波浪一般的向兩邊分開,一匹高大的戰馬突兀的出現,在馬上騎士的催促下沿著小路狂奔。

雲琅看到馬上的騎士揚起了手裡的長矛,在戰馬快速的奔跑下,並沒有做多餘的動作,只是單手握著長矛,在戰馬超過那個大漢的時候,長矛輕鬆地破開他的脊背,從前胸穿了出來。

騎士甚至還有時間探手從大漢的前胸拽出血乎乎的長矛前部,等戰馬跑遠之後,長矛也被騎士完整的抽了出來。

大漢的身體踉蹌著向前狂奔幾步,然後就頹然倒地。

騎士兜轉馬頭,緩緩來到死去的大漢身邊,用長矛扒拉一下死去的大漢,騎著馬站在一邊,似乎在等候什麼人。

馬蹄特特,一匹更加高大健壯的戰馬緩緩地從小路上走過來,雲琅首先看到的就是一叢足足有一尺多高的紅色羽毛。

「羽林郎1太宰痛苦的呻吟一聲。

頭盔上插著羽毛的騎士看了一眼倒地的大漢,對站在路邊的騎士吼道:「王煉,區區一介蟊賊,你竟然用了十二息才將之斬殺,日後陛下要我等鷹犬為之效命之時,你可堪用?」

馬上騎士抱拳大聲道:「王煉知錯,今後當勇猛奮進,不辱羽林之名,請郎官責罰。」

羽林郎滿意的點頭道:「陣前躊躇,貽誤戰機,赤背三鞭以儆效尤。」

「喏1

羽林郎見騎士領命,這才換上一張笑臉道:「這是你第一次殺人,難免會有些緊張,好在你過了這一關,以後就不會踟躕不前。」

說著話還在與他並轡而行的騎士肩膀上重重拍一下,說說笑笑的離開了。

至於地上的屍體,他們連多看一眼的興趣都沒有。

不等雲琅開口問,太宰的身體卻再一次伏地,拖著雲琅一起趴在地上。

雲琅連忙四處觀望,只見先前寂靜一片的黑松林慢慢走出四個穿著裘皮的大漢來。

為首的一個大漢踢一腳地上的屍體哈哈大笑道:「羽林郎不稀罕的東西,沒想到被我們兄弟輕易地撿了便宜。

早知道羽林郎會來,我們費那麼甲鍪裁矗俊

另一個雄壯大漢道:「周慶,小心些,羽林郎不要的東西,也不是我們能撿便宜的,莫要為了一點賞錢就丟了腦袋。」

周慶鄙夷的哈了一聲道:「誰不知道羽林郎高貴無匹,豈會與我等腌臢人計較。

我等埋伏在林中捉野人,羽林郎豈能不知,定是看我等勤於公事,留下屍體讓我等領賞。」

雲琅與太宰二人靜悄悄的待在原地,看著這些獵夫們割下了屍體的腦袋,屍體腰上的兔子,也被卸下來,掛在腰間。

獵夫們走了,那具屍體少了腦袋,如果雲琅想去前面看看的話,那裡還會有幾具沒有腦袋的屍體。

中午的時候,雲琅與太宰坐在茅草叢裡吃久違的午飯,雲琅煮熟的肉塊很大,味道也好,只是這時候吃起來,讓雲琅有一種如同嚼蠟的感覺。

很長時間不見的老虎,吃飯的時候準時來到他們的身邊。

背上的革囊卻不見了,爪子上隱隱有血跡,還有一些碎布條。

雲琅掰開老虎的嘴巴,沒看見牙齒上掛著肉絲,這才把手裡的肉塊塞進了老虎嘴裡充當獎勵。

他知道太宰今天帶他來的目的。

這是老師帶學生實習的辦法,先看清楚身處的環境有多麼惡劣,然後才會放手讓學生自己去歷練。

「羽林郎看樣子是訓練的目的多於殺人的目的,那些獵夫是怎麼回事?

他們怎麼可以把人當野獸一般追捕?」

太宰把最後一點肉放進嘴裡慢慢的嚼,等到完全享受完吃肉的快樂之後,才擦擦嘴道:「流民不是人,這一點你要記住,流民就是不被官府認可的人,這一點你要記祝

見到流民的那一刻你最好先動手,否則,就輪到他們朝你下手了,知道嗎?」

雲琅搖搖頭表示不解。

太宰皺眉道:「老夫不知道你以前生活在一個什麼環境里,讓你養成了看所有人都是好人的壞習慣。

按理說,就你表現出來的聰慧以及教養,老夫真是看不懂。

你的長輩,你的先生,教會你讀書識字,教會你打鐵,縫衣,治器,甚至還教會了你高超庖廚本事。

你每樣都做的很好,教你這些本事的人都是真正的高人。

他們為什麼唯獨沒有教會你人心險惡這件事?」

「孟子說人本善,荀子說人本惡,我們覺得人性在最初沒有善惡之分,善惡只是後天行為造就的結果。

所以每一個人都可能是善人,也可能是惡人,要靠律法來約束人們的行為,從而保護善人,抑制惡人。」

太宰奇怪的看著雲琅道:『你們把儒家想法與法家手段齊頭並進的使用沒有問題嗎?」

雲琅搖搖頭道:「沒有,儒家育人,法家管束人,兩者各有千秋難分上下。」

太宰笑道:「你們倒是一團和氣。」說完話就搖搖頭,似乎覺得不可思議。

  • (快捷鍵:←)
  • 漢鄉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