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漢鄉>第十七章活人的尊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七章活人的尊嚴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玄幻魔法

第十七章活人的尊嚴

「是不是覺得很熟悉?」

雲琅苦笑一下,探手拔出一顆枯萎的野三七,取下依舊飽滿的根莖道:「您那一天就是從這裡出來的?」

太宰笑道:「晴天里響了一聲炸雷,就在老夫的頭頂,炸雷響過之後你就從半空掉下來了,如果不是老夫大驚之下踢了你一腳,你早就掉在石頭上摔死了。」

雲琅瞅瞅長滿野草的軟地,再看看怪石嶙峋的山口,長舒了一口氣道:「運氣埃」

「因此,你以後必須對老夫好點……你挖的是什麼?」

「了不起的活絡補血佳品。」

雲琅確認自己還活著,就開始動手挖野三七,小巧的鏟子很好用,不一會就挖了好大一堆。

幹完活,雲琅發現太宰坐在山頂俯視腳下的始皇陵。

他幾乎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這座陵墓上,剩下的一點注意力會放在雲琅的身上,至於別的,他基本上不關心。

雲琅總覺得這傢伙已經死了,即便是沒有死,他的靈魂也被始皇帝裝進陵墓里去了。

太宰對活著似乎沒有什麼期望。

能把死人喚回來的只有美食!

早春,最先露出地面的美味植物就是野韭菜!

地面上僅僅露出一點綠星,如果用鏟子往下挖,就會挖出一條肥厚的根莖,根莖是淡黃色的,如同韭黃。

韭黃豬肉餡的餃子向來都是雲琅的最愛,就太宰目前這幅死樣子,非韭黃豬肉餡餃子不能救他的性命。

只可惜,這東西實在是太少,雲琅挖了一上午,只有一把,不夠一個人吃的。

「你在挖什麼?」

「好吃的。」

太宰看了雲琅手裡的葉韭菜根,指著一個小小的向陽坡道:「這東西那裡更多。」

雲琅大喜,揚揚手裡的野韭菜笑道:「別看他不起眼,等你吃過之後,就會發現這世上比始皇陵重要的事情還有好多。」

太宰似笑非笑的道:「你對皇陵沒有興緻嗎?」

雲琅笑道:「本來是有的,經過昨晚的事情之後,就沒有什麼興緻了,那裡是死人的世界,我是活人,要有活人的尊嚴。

即便是皇陵里堆滿了黃金,如果每一塊黃金上都附著著冤魂,我覺得還是不要碰為妙。

再說了,你覺得我以後會缺錢?」

太宰臉上的皺紋如同菊花一般燦爛綻放,拿起雲琅放在地上的鏟子道:「我們一起去挖,晚上嘗嘗你說的比皇陵還重要的絕世美食。」

雲琅大笑起來,率先奔向向陽坡,太宰也笑了起來,幾個縱躍就超過雲琅領頭先行。

孤兒院長大的孩子除了那些智力上有病的孩子,剩下的哪一個見風使舵討好大人的高手。

別的孩子討好大人是為了要東西,在孤兒院里這是孩子們的生存本領。

尤其是雲琅這種號稱孤兒院之王的男人,更是把這個本事發揮的淋漓盡致。

給老虎看了一張小野豬皮,告訴他晚餐需要一頭小野豬來配合,老虎在得到一條香腸之後,就興緻勃勃的鑽進了山林。

向陽坡上已經生機勃勃,無數淡綠或者嫩黃的植物已經冒頭,遠遠望去一片春色,走近之後才會發現,這裡依舊是一片被寒冬統治的大地。

這裡不但有野韭菜,還有剛剛發芽的蒲公英,苦苦菜,野芹菜,對雲琅來說都是難得的珍饈。

雜木林子里能挖出春筍,實屬運氣,十幾顆長勢竹子長勢不好,其中最大的幾顆竹子全部都攔腰折斷,應該是冬天那場大雪乾的壞事。

太宰難得的將目光從始皇陵上收回來,關注目下的生活,所以,他玩的很開心。

走進山林,就意味著安全了,老夫叼著一頭半大的野豬回來了,只可惜沒有咬死,雲琅只好用繩子拴著,一路拖著前行。

太宰殺豬的時候,母鹿被嚇壞了,因為豬叫的聲音大極了。

母鹿的肚皮鼓鼓的,雲琅不忍心讓一個孕婦遭罪,就把它關進了屋子。

太宰也不會殺豬,因此,被弄得亂糟糟的豬內臟除了豬肝,豬心之外,腸肚一類的東西只好遺憾的丟棄。

雲琅切割下來豬身上最好的部位,鮮嫩的裡脊肉配上一點肥肉是包餃子最好的材料。

家裡最珍貴的就是一小袋麥面,這是太宰弄來一架小小的磨藥石磨后,雲琅修整了石磨的花紋,用手搖磨一點點磨出來的。

在這個時代想吃一點麵食非常的困難,秦國人不喜歡麩皮的味道,認為麥子是糧食中最難吃的一種,以至於現在的大秦,種植穀子跟糜子高粱的人家才是真正的主流。

豬肉剁成小小的肉丁,野韭菜也不必完全剁碎,雲琅討厭任何糊糊狀讓他難以辨識的食物。

太宰今日難得有興趣,就站在雲琅的身邊看他麵皮,看他包餃子。

順便幫雲琅照顧灰陶罐子裡面煮著的竹筍排骨湯。

餃子下鍋了,煮餃子的工具是一個不算小的青銅鼎,架在炭火上,燒開一鍋水用了雲琅很長的時間。

不過,當一個個白白胖胖的餃子浮在水面上,被雲琅用笊籬拍打的時候,即便是冷漠如太宰,也露出希冀的模樣。

沒有醋,雖然這裡的酒跟醋區別不大,雲琅還是不想用,一人一頭蒜,就足夠了。

春天的頭茬嫩韭本就鮮美無比,再加上毫無腥膻味道的小豬肉,除過鹽之外根本就無需添加別的佐料,一口咬下去,汁液四濺,鮮香滿口,人生的意義一瞬間就得到了完美的詮釋。

鬱悶傷心的人明顯不是一盤子餃子就能打發的,於是,太宰一口氣吃了三盤子,老秦人的盤子跟碗都出奇的大,雲琅雖然早就饞瘋了,也不過吃了一盤子罷了。

太宰捂著肚子,遺憾的指著剛剛煮好的竹筍排骨湯道:「味道剛剛好。」

雲琅撈出來兩碗排骨湯遞給太宰一碗道:「溜溜縫,吃飽了溜溜縫子才算是真正的吃飽了。」

幾千年來,雲琅認為華夏歷史中最有用的就是美食進化史。

只有這東西才符合所有人的欣賞口味,至於王侯將相的興衰史,跟老百姓的關係不大。

但凡是立志成為了政治家,不論是被砍頭,還是五馬分屍,乃至於抄家滅族都是他們應該收穫的後果。

沒有人在進行了窮奢極欲的享受之後不付出代價的。

所以說,歷史上那些悲慘或者殘忍的事件,如果不牽涉老百姓,雲琅都能坦然面對。

所以說,誰要是同情太宰這一類人,他就是傻瓜,他會趁你同情他的時候掏出刀子刺進你的肚皮。

這是一種哪怕被五馬分屍都不要別人憐憫的人,或者說,他們最恨的就是憐憫他們的人。

關中的春來的猛烈而迅速,昨日還是陰冷的讓人發抖的嚴冬,第二天,太陽曬一天之後,就立刻變得風和日麗鳥語花香。

這段時間裡,雲琅跟隨太宰下山六次之多,每一次都看似驚險,卻沒有什麼事情發生。

其中有一次,太宰看到了兩個落單的獵夫,本想突襲,只是看到一臉緊張的雲琅才放棄了這個念頭。

雲琅什麼都好,就是不願意一個人住進神衛軍營,無論太宰怎麼威逼利誘他都不為所動。

跟那麼多的死人居住在一起,雲琅也會把自己當成死人的。

皮襖是穿不成了,雲琅換上了輕薄的春衫,半尺長的頭髮被他梳了一個衝天小辮,唇紅齒白的樣子,不論是誰看,都會覺得這是一個富家子弟。

當然,是一個沒落的富家子弟,主要是他身上的春衫料子華貴,卻很舊。

這樣的衣裳不適合在山林里奔走,更不適合跟老虎賽跑。

之所以穿成這樣,純粹是因為清明節到來了。

老秦人原本是不過清明節的,原因就是,這個節日是韓趙魏三個國家的節日。

是晉文公為了紀念功臣介子推而設定的一個節日,與老秦人無關。

太宰之所以一定要雲琅穿成這個樣子,是因為只有這三天,上林苑裡才允許有祖墳在這裡的百姓進來祭奠。

也只有這三天,上林苑裡才沒有羽林郎跟獵夫。

日出而行,日落而止,過了清明節,這裡又會重新變得殺氣漫天。

這一天,也是野人們出來交易鹽巴的時間,是他們唯一能趁機逃離上林苑的機會。

上天有好生之德,皇家就是這樣,追殺你三百六十二天,然後給你三天的時間來喘息。

雲琅覺得這根本就不是什麼皇家的恩典,而是一個非常陰險的計謀。

就像養兔子的人總是不知道自己有多少只兔子,於是,就在平地上撒非常多的食物,讓所有的兔子全部出動,好讓養兔子的人制定一個合理的宰殺方案。

看著太宰幫他往要帶上挎劍,雲琅笑道:「這合適嗎?」

太宰迷醉的瞅著雲琅道:「大秦公子多年不現世,不知世人忘懷了沒有。」

雲琅見自己收拾停當,就背上自製的雙肩包準備離開。

母鹿很自然的跟了上來,老虎也想去,卻被太宰一腳踢到門後面去了,只能委屈的伸出爪子拚命地撓牆。

「去看看,去宜春宮那裡看看,漢國所有的文告都會貼在那裡。

我很擔心他們今年會進駐更多的羽林。」

「這種事他們不會提前說,並且廣而告之的吧?」

太宰搖搖頭道:「你有所不知,偽漢皇帝的日子並不好過,他的上面還有太后,下面還有外戚,舊臣,他還做不到一呼百應,只有實力強大了,才能大權一統。

羽林就是他的期望,他開闢上林苑的目的就在於羽林,今年已經是第九個年頭了。

羽翼應該已經豐滿了,該到大規模訓練羽林郎的時候了。」

  • (快捷鍵:←)
  • 漢鄉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