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漢鄉>第十九章飛揚跋扈霍去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九章飛揚跋扈霍去病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玄幻魔法

第十九章飛揚跋扈霍去病

梅花鹿很乖,跟著雲琅寸步不離,它現在已經不害怕了,甩著短小的白色尾巴,邊走邊吃很是愜意。

雲琅的身後傳來一陣急促的馬蹄聲,這已經是他今天遇到的第三波騎士了。

不過論起威儀,前兩波騎士根本就無法與這一波騎士相媲美。

因為他們是羽林。

大紅色羽毛插在鐵盔上隨風抖動,再加上他們身上披著紅黑兩色的大披風,風吹斗篷,會露出披風下的鐵甲跟長劍,顯得格外威風。

最重要的是這群傢伙騎馬根本就沒有剎車裝置,在行人不絕的地方縱馬狂奔,他們愉快了,卻給行人留下一股濃濃的灰塵。

惹不起的人云琅自然要躲避一下,拉著傻了吧唧的梅花鹿跑到了草地上,等候這群無法無天的傢伙們經過。

羽林縱馬跑起來就是一片紅雲,不過這片紅雲在經過雲琅身邊的時候,有人「咦」的叫了一聲,然後雲琅就聽見戰馬急促的馬蹄聲在快速的變緩。

雲琅苦笑一聲,自己還沒有那麼大的魅力能讓這群羽林停下馬蹄,那只有一個可能了,這幫傢伙中的某一個人看中了梅花鹿。

挺直了腰板,露出最和煦的微笑,雲琅站在陽光里就如同一束最純凈的陽光。

羽林雖然威風,論起擺姿勢製造形象,他們那裡比得過每天都要拍很多照片的後世人。

跑出去很遠的羽林控馬來到了雲琅面前,雲琅這才看清楚馬上坐的全是跟自己現在的身體一般大的小屁孩。

一個長著一對非常可笑的眉毛的小子倨傲的丟給雲琅一個錢袋道:「你的鹿我買了。」

雲琅點點頭,從地上撿起錢袋,打開瞅了一眼鄙夷的道:「不夠啊1

「不夠?」那個蠶眉小子的一張臉頓時漲的通紅。

「你看清楚!這裡有好銀三兩可換錢……多少來著?」蠶眉少年轉頭問同伴。

不等他的同伴說出答案,雲琅不耐煩的道:「六百二十五錢,我說了,這點錢不夠1

旁邊一個微胖的少年回頭對蠶眉少年道:「霍去病,你遇到騙子了,陛下準備售賣上林苑周邊的土地,一畝才一千錢。」

雲琅聽到霍去病三個字腦袋裡面如同響了一聲炸雷……他很快就站穩了身體,看著眼前這個長相滑稽的少年,心中竟然隱隱生出一股戰意來。

霍去病顯然是一個比較講道理的孩子,皺眉道:「你知道三兩好銀可以買多少東西嗎?」

雲琅一隻手摟著梅花鹿的脖子一邊道:「如今谷價一石五十錢,三兩好銀可買新谷十三石,地價一畝一千三百錢,可買好地半畝,可買上品齊半匹,蜀半匹,還能買豬肉一百六十斤。

可是要買我的梅花鹿差的遠。」

少年人被雲琅飛快的語速驚呆了,他們沒想到雲琅能這麼快的就說出三兩好銀能買到的東西,而且聽起來似乎很對。

霍去病把脖子一梗咬牙道:「我還是不信三兩好銀買不到你的鹿,舅父當年獵虎才賣了四兩好銀。」

雲琅嗤的笑了一聲道:「這山裡老虎很多,你找幾個獵夫就能弄來。

可是我的梅花鹿豈能與山澗的野獸相提並論,真是活活氣死我了。」

「你的鹿怎麼個珍貴法,你倒是說出來,如果說不出來,小心耶耶們打斷你的腿。」

雲琅看著發話的胖少年笑著問道:「你是誰啊?」

胖少年笑道:「褚少孫,如果你想去告狀,就去陵縣昌樂坊褚大夫府邸,一找一個準。」

雲琅點點頭,從梅花鹿後背上的革囊里掏出一塊白麵餅子一小塊,一小塊的餵給了梅花鹿,嘆息道:「知道我為什麼會這麼窮嗎?主要是我的好東西跟錢都用來餵養這頭梅花鹿了。

它每日食用精白面兩斤,白米一斗,還要喝酒一斗……「說著話又從口袋裡掏出一塊野三七塊莖,一併餵給了梅花鹿。

「你們知道這是什麼葯嗎?人稱血參,你們這群沒見識的一定沒見過,看你們都是羽林,告訴你們吧,此物最能散瘀止血,還有消腫定痛之功效。

用於跌打損傷,風濕痛,咳血,外傷出血,吐血,病後虛弱有奇效。

這用這樣的寶葯已經餵養這隻鹿三年了,看到了沒有,它如今終於懷孕了,只要等小鹿降生,這頭母鹿就會死去,而剛剛降生的小鹿就會成為大名鼎鼎的血鹿,只要飲一口它的血,再重的傷勢也會復原。

你說,你給三兩好銀跟搶有什麼區別?」

「你是術士?」

雲琅搖搖頭道:「不是,今日帶著這頭母鹿來到集市上,就是為了讓它吸收人身上的陽氣,好助他產崽。」

見朋友都被雲琅說的那頭神奇的梅花鹿給吸引了,霍去病卻把目光放在雲琅手上那塊被梅花鹿吃了半截的野三七上。

看樣子他並不信梅花鹿有那樣的功效。

「這血參真的如同你說的那麼神奇?」

雲朗大笑道:「找一個受傷的人試驗一下不就成了。」

霍去病從高大的戰馬上跳下來,捏著拳頭道:「我不知道為什麼,只要看到你的笑臉就想打一拳,不如我們用你來試藥,只要你說的血參真的有效,耶耶用一鎰黃金買你的寶葯。」

雲琅笑道:「我們真是想到一起去了,我只要看到你坐在馬上飛揚跋扈的樣子心頭就有怒火,你的身子骨不錯,挨一頓揍之後再治好你,讓你切身感受一下寶葯的厲害。」

霍去病哈哈笑道:「原本看你這人怎麼看怎麼討厭,沒想到說出來的話倒是很合胃口。」

話剛剛說完就捏著拳頭沖了上來。

「停,停,停,先脫掉甲胄1

霍去病愣了一下,還是慢慢脫掉甲胄,對同伴道:「我們今天一對一絕對,你們莫要插手,誰插手誰就是我的敵人。」

雲琅對於這一場決鬥還是很有信心的,他主要的信心來自於跟老虎嬉戲了大半年,體質增強的很快,就他現在的身高,已經比剛來的時候高了足足一寸多。

霍去病擺出一個叉手姿勢,雙手呈環抱狀一頭沖向還在擺高人姿勢的雲琅。

雲琅縱身一閃,避開霍去病的身體,卻環住他的右臂,用力的向懷裡拖,霍去病去勢很急,被雲琅勾住了一條胳膊,身體不由自主的向右轉過來,同樣轉過身體的雲琅已經抬高了左手,一記重拳狠狠地擂在霍去病的鼻子上。

與此同時,霍去病的左拳也同樣重重的砸在雲琅的左肋上,一股鑽心的疼痛讓雲琅差點慘叫出來,沒想到有心算無心還是沒有佔到便宜。

人的鼻子非常的脆弱,那裡經得起雲琅重重的一拳,霍去病頓時眼冒金星,兩股鼻血衝天而起,引來一片驚呼。

被霍去病一拳打的氣都喘不上來的雲琅強行忍著疼痛,雙腿完全靠毅力在一片驚呼聲中挪到發暈的霍去病身邊,右拳再一次砸在他的太陽穴上。

霍去病的身體搖晃的更加厲害了,雲琅縱身一撲就把霍去病撲倒,騎在他身上一拳一拳的砸在他的後腦,沒兩下,霍去病就癱在地上不動彈了,只是鼻子里流出來的血把沙地**了一大片。

見霍去病不動了,雲琅就站起身,臉色煞白卻依舊把腰板挺得筆直。

回過氣來之後從革囊里掏出兩塊野三七根莖丟給一臉震驚的褚少孫道:「內服,煎湯,或入丸、散,或浸酒,效果自知。」

從震驚中清醒過來的諸位羽林少年,紛紛從馬上跳下來,圍著雲琅不讓他離開。

「讓他走1昏過去短短時間的霍去病拒絕了朋友的幫助,自己掙扎著從地上爬起來,不顧流淌的鼻血大聲道:「老子中了你的奸計還沒死,可還敢比過?」

雲琅嗤的一聲道:「先止血吧,沒被我打死,卻流血而死。你舅舅會找我麻煩的。」

提起衛青,霍去病頓時如同一個爆發的火山一般咆哮道:「我是霍去病,不是衛去病,我們再來過。」

說著話,霍去病不顧長流的鼻血推開褚少孫準備再撲上來。

雲琅一面退一面道:「你今天輸了,想要再打,選個時間。」

霍去病的鼻子痛的厲害,腦袋也昏昏沉沉的,他知道自己的狀況不好,雲琅的那一拳將他的鼻子打的錯位了,確實不宜再戰。

「明天1

雲琅笑道:「誰有空陪你們玩小孩子的遊戲,我有讀不完的書等著我呢,要打,明年的今天,不見不散1

雲琅說完,就從地上撿起霍去病的錢袋,在手上顛顛然後揣進懷裡大笑道:「果然是一隻肥羊。」

霍去病這時候顯得很平靜,安靜的接受夥伴們的救治,見雲琅走出十幾步了,張嘴問道:「你是誰?」

「老秦人縉雲氏,雲琅是也1

褚少孫咬牙道:「霍去病,你打完了,該我們了,真的很想揍他。」

霍去病手裡拿著兩塊野三七搖搖頭道:「他是我的,不許你們搶。

老秦人?縉雲氏?雲琅?耶耶記住了,明年的今日,耶耶等你1

另外,昨天發錯號碼了,被三百多兄弟姐妹添加了微信,求大家還是加公眾號吧,搜索孑與不2就成。

  • (快捷鍵:←)
  • 漢鄉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