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漢鄉>第二十章打悶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章打悶棍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玄幻魔法

第二十章打悶棍

霍去病的拳頭力量大極了……

雲琅用胳膊夾著肋部在草地上來回翻滾妄圖釋放疼痛。

對於忍痛,他的經驗實在是太豐富了,今天之所以能夠打贏霍去病,不是自己的武藝有多麼得高強,完全是因為自己能忍住鑽心的痛苦併發起反擊。

如果霍去病的忍痛能力與他想當,雲琅如果不跑的話,後果難料。

說起來,雲琅自己清楚地知道,霍去病的拳腳力量比他的要大。

疼痛慢慢的散去,雲琅解開衣衫,只見肋部好大一片紅暈,相信到了明天,紅暈就會成熟,變成一大片紫青。

忍著痛按摩了一下肋骨,好在骨頭沒有什麼問題,只是現在,喘一口氣都會痛。

取出一顆野三七,雲琅忍著苦澀吃了下去,站起身,看看快要落山的太陽,準備去太宰所說的宮奴村落借宿一宿。

不等他起身,一個龐大身影重重的將他壓在地上,同一時間,他聽到梅花鹿也發出了驚恐的呦呦聲。

惡臭充滿了他的鼻腔,他能感受到他如今正被一個男人壓在肋下。

那個人的力量是如此之大,剛剛遭受了重創的雲琅根本就無力抵抗。

於是他就立刻停止了掙扎,放緩呼吸,假裝昏了過去。

壓在他身上的男子見雲琅不再掙扎,就嘿嘿笑著從身上掏出一截麻繩,將雲琅的手腳捆綁的結結實實。

母鹿也被人放翻在地,兩個粗壯的男子小心的束縛著母鹿的四條腿,比對付雲琅溫柔地太多了。

「梁甲,手下輕一些,這可是絕世寶貝,我們就指望它下崽子賺錢呢。」

捆綁完雲琅的漢子擦一把額頭上的汗水,高聲道。

雲琅幽幽的醒來,看著眼前的漢子道:「諸位好漢,小子家中尚有一些薄產,如果諸位好漢放過我,小子將家產雙手奉上。」

為首的壯漢笑道:「這就不勞小郎君費心了,看你穿著,你家裡能有幾個錢?倒是你跟這頭神鹿能賣大錢。

小郎君,咱們打一個商量,我們兄弟出手就是為了錢糧,只要你不掙扎,讓我們好好地把你送去男風館,我們兄弟也就不虐待你,你看如何?」

雲琅一臉的驚惶,連聲道:「我懷裡還有一個錢袋,裡面有三兩好銀,我把銀子給你們,你們放了我如何?」

大漢大笑一聲,探出黑乎乎的臟手伸進雲琅的懷裡,取出霍去病的那個錢袋道:「我們知道啊,小郎君還有沒有錢?如果還有,我們說不定就會放了你。」

大漢嬉戲雲琅的話讓其餘兩個大漢笑了起來,雲琅只好痛苦的閉上眼睛。

「周慶,梁甲,快把鹿抬走,這裡離大路太近了,要是被羽林發現我們壞規矩,砍腦袋都是小事,快走。

小郎君我來扛,仔細些,千萬不敢傷了母鹿,它肚子裡面的崽子比你們的命值錢。」

雲琅被為首的壯漢粗暴的扛上肩膀,雲琅瞅著壯漢的爬滿虱子的後腦勺,嘆了口氣,就屈伸一下胳膊,從袖口裡拽出一根三寸長的錐子。

出門的時候,太宰不允許雲琅拿走弩弓,只給了一把普通長劍,徐夫人的匕首也沒有讓雲琅帶走,一旦這些武器被羽林或者大誰何查到就沒有活命的可能了。

很久以前,雲琅就知道人的後腦其實是非常脆弱的。這裡的頭骨很薄,卻偏偏有一大堆最要害的器官。

比如控制人身體的腦幹就在這一帶,這個區域很大,很容易找到。

雲琅的中指上帶著一枚頂針,這是他為縫衣服特意製作的,由薄鐵皮製成,中間有一個小小的凹坑。

殺死這個扛自己的大漢很簡單,只要用頂針頂著錐刺快速按進他的後腦即可,鐵刺進入後腦再被頭髮掩蓋,雲琅相信其餘兩個獵夫匆忙間找不出他的死因。

只是這麼一來,另外兩人怎麼處理?

眼看他們一行人就要走進一片松林,一旦歇息,這麼好的殺人機會不一定會再有。

雲琅不再猶豫,雙手一起用力,猛地把鐵刺刺進了大漢的後腦。

堅硬而鋒利的三棱鐵刺,如同刺穿一層熊皮一般刺進了大漢的後腦,

大漢的身體猛地頓住了,雲琅趁機將後半截鐵刺全部按進他的後腦,這個過程中,雲琅看的很仔細,只冒出了一粒晶瑩的血珠。

大漢的身體軟軟的倒地,雲琅也跟著摔在地上,只是在落地的那一霎,他用鞋底抹去了那一粒血珠子。

大漢摔倒的動靜驚動了周慶與梁甲,他們不約而同的轉過頭,見彭毒口吐白沫,全身抽搐,立刻放下抬著的梅花鹿,來到彭毒身邊,大聲的叫喚,希望彭毒能夠醒過來。

周慶疑惑的看著手腳都被捆死的雲琅,又檢查了一遍彭毒的身體,沒有找到任何外傷。

「羊角風!快點救治,慢了就死定了。」

被摔得七葷八素的雲琅連忙對周慶道。

周慶把目光從雲琅身上收回來,看著大小便已經完全失禁的彭毒對梁甲道:「救不活了。」

梁甲避開彭毒哀求的目光點點頭道:「羊角風,沒法子救埃」

周慶,梁甲很快就把彭毒藏在一片灌木林里,臨走時還對繼續抽搐的彭毒道:「是死是活看天命,兄弟一場也算是對得起你。」

然後他就抱起梅花鹿,讓梁甲繼續扛著雲琅走進了樹林。

這兩人走路的樣子很有意思,自從彭毒死掉之後他們相互之間就在相互戒備。

誰都不願意走在前面,所以,他們兩人只能並成一排向前走。

平衡的局面誰都喜歡,被人抬著走的時候,梅花鹿一路上呦呦的叫個不停。

現在,被人抱著,它反而安靜了下來,只要經過它喜歡的嫩枝條,還會撕扯兩口。

雲琅的鐵刺還有十幾根呢,在這種狀況下沒有使用的空間,同時,這也不適合繼續用這一手殺人。

如果梁甲再得羊角風死掉了,周慶在極度恐懼之下,恐怕會對雲琅下殺手。

一座木屋出現在小路的盡頭,這座木屋是用松樹做框架,輔以竹子建造起來的。

看起來非常的簡陋。

此時,天色已經昏暗了下來,梁甲將雲琅丟在一堆乾草上,周慶也把梅花鹿小心的放下里,放開它的四腳,只在脖子上栓了一根繩子,另一頭拴在柱子上。

兩人生了火,分坐在火塘的兩邊,用樹枝子穿著一些獸肉挑著在火塘上烤。

「周慶,你說這隻鹿能賣多少錢?」

梁甲壓低了聲音小心的問道。

「一鎰黃金,是那個小郎君說的,咱們就不作那個夢了,能賣一斤黃金,我們就賣了。」

雲琅慘笑一聲道:「暴殄天物啊,這東西只要獻給大富之家,區區一鎰黃金算得了什麼。

這可是我縉雲氏三代人的心血,中間耗費的錢糧就不止一鎰黃金了,你們卻要一斤黃金就把它賣掉……」

梁甲瞅瞅雲琅,再看看縮在雲琅身邊的梅花鹿咬咬牙道:「周慶,我們不能便宜了那些豪門大家。」

周慶苦笑一聲道:「這種東西只有豪門大家才會買,你我二人哪一個能擺上檯面跟人家談生意?

恐怕還沒開口,就被人家的家奴給轟出來了,就算貴人們知曉了這隻鹿的寶貴,你能保證人家會給我們一鎰黃金,雇遊俠兒殺了我們也用不了幾個大錢。

梁甲,別做夢了,這世上的好東西都是貴人們的,與我們腌臢人沒什麼關係。

我說能賣一斤黃金,還是因為我小舅是陽陵王家的管事才有的門路。」

周慶把話說完,可能這些話勾起了他心頭的一些痛苦,憤憤的將烤肉丟進火塘,一把抓過雲琅的寶劍,將它跟霍去病的錢袋子放在一起,對梁甲道:「這才是我們看得見,摸得著的錢財,錢袋,寶劍選一樣。」

在周慶的注視下,梁甲的手不斷地在寶劍跟錢袋上方晃悠,他很難衡量這兩個東西那個更加值錢一些。

「選寶劍吧,這是一把好劍,即便是最苛刻的質所也能質錢兩千。」

聽了雲琅的話,梁甲立刻將寶劍抓在手裡,匆匆道:「我要寶劍。」

周慶起身,重重的一腳踹在雲琅的腹部,將他踹的快要飛起來了,悶哼一聲,抱著肚子縮成了一團。

「你打他做什麼,要是臉花了,還能賣出大價錢嗎?」梁甲對周慶破壞貨物的行為非常的不滿。

周慶冷哼了一聲,又指著縮成一團的雲琅跟梅花鹿道:「我把話都說清楚了,人只要賣到男風館就有錢拿,鹿卻要費一番功夫,你要人還是要鹿?」

梁甲皺眉道:「我們難道就不能一起把人跟鹿一起賣掉最後平分錢財嗎?」

周慶搖頭道:「這個小郎君已經落在鐵面督郵的眼裡了,羽林小校也跟他打過照面,他是士人,我們戕害士族一旦事發,是滅三族的罪,這一筆生意做完之後,長安我是不打算待了。

快點決定,要人還是要鹿?

我打算連夜走。」

梁甲猶豫良久,終於開口道:「人只能賣兩千錢,鹿卻能賣一斤黃金,也就是一萬錢,我還是要鹿,人歸你了。」

周慶哈哈一笑道:「不吃虧的梁甲果然不是白叫的,好了,就這麼定了,人歸我,鹿歸你,來幫我一個忙,把人丟在我肩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