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漢鄉>第二十三章大丈夫當如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三章大丈夫當如是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

第二十三章大丈夫當如是?

家裡有三隻鹿,因為有一隻母鹿,很快就變成了四隻。

因為那隻公鹿不是好東西,沒事幹跑出去兩天,回來之後又帶了兩隻母鹿……然後就來了好大一群。

於是,雲琅就不得不開始修鹿圈……

翻過大石頭,石頭前面有好大一片空地,空地前面就是一個緩緩地山坡地。

鹿群喜歡圍繞著大石頭居住,它們對老虎的威嚴已經視而不見了。

直到一隻野外的公鹿聞著母鹿的味道闖到大石頭前面的時候,被忍無可忍的老虎分屍之後,鹿群才意識到老虎並不像它們平日里認為的那樣無害。

種群的自然擴大,當然會有一個優勝劣汰的問題,除過給他**喝的那頭母鹿之外,雲琅並不在意老虎吃掉一兩隻鹿。

養鹿其實是個不錯的營生,身體虛弱怕冷的太宰需要每日飲用一杯鹿血。

雲琅也需要鹿群為他提供一張張完整的鹿皮,來製作各種各樣的東西。

直到兩個漂亮的鹿皮背包出現在太宰面前,他沉默了很久。

「你是做大事的人……」

「背包好看不?你看啊,你可以往裡面裝你所有的零碎,不管裝多少,因為是雙肩背包,都能極大的減輕你的負擔。

等以後,我再給你弄一個更大的,可以把帳篷,被子,衣服,武器,吃喝,全部裝進去,天下雖大,我們那裡不能去?」

「這個背包是作戰的時候用的?」

「對啊,你不覺得我這樣的人怎麼可能無所事事的干這些小事?

你看啊,如果我再給背包訂上一個漂亮的老虎模樣的銘牌,他就更加完美了……」

太宰急切的希望雲琅開始籌劃反漢復秦大計,即便是不能立刻執行,也需要處理迫在眉睫的秦陵安全問題。

山下無聊的人越來越多,他們裝備整齊,隊伍嚴整,聲勢極為浩大。

八千名騎兵在荒原上呼喝賓士,驅趕野獸,中間還夾雜著披著紅色斗篷的羽林。

無數的獵犬被放入荒原,無數只獵鷹被扔上了高空。

皇帝的黑龍背日旗嘩啦啦在風中招展,旗下的文儀,武衛一樣不缺。

各色旗幟幾乎鋪滿了驪山下的平原。僅僅是皇帝中軍大帳,就是一片黑色的海洋。

雲琅趴在樹梢上羨慕的看著驪山下的軍陣,覺得皇帝與其說是狩獵,不如說是屠殺。

一隊騎兵來回馳騁,將野獸從山谷里驅趕出來,一群群野豬,野鹿,野羊,野牛,野狗,野狼,野熊,野豹子野兔成群結隊的倉皇出逃。

大大小小的混雜在一起,誰也顧不上誰,最可憐的是那兩條肥碩的野蟒蛇也混在隊伍里,時不時地被野獸踩上幾腳,凄慘至極。

留在山谷只要藏好或許還有活命的機會,出了山谷就是死路一條。

平原上的騎兵縱橫交錯,圍追堵截,逼著發瘋的野獸沿著規定好的路線狂奔。

然後,皇帝站在高大的珞車上,彎弓搭箭,射腳底下的野獸。

皇帝每射出一箭,周圍的群臣就轟然叫好,立刻就有不怕死的猛士衝進獸潮大軍里,能把皇帝獵殺的獵物拿回來的就是真猛士,會有豐厚的賞賜。

不小心被獸潮吞噬了的就是假猛士,只會招來無窮的羞辱。

這當然沒有射中射不中的問題,距離皇帝不到十步遠的地方,就是獸潮大軍,要是射不中才是怪事情。

當然了,萬一皇帝的運氣不好,真的沒有射到,也有太宰一類的官員偷偷地拿著皇帝的金紕箭插在騎兵打來的野獸身上,騎兵要是敢說出去,就會被滿門抄斬。

雲琅只看到了皇帝的中軍大帳,也看到了洶湧的獸潮,至於別的,當然是太宰這個狩獵專門人士講給他聽的。

他如果敢靠近皇帝中軍三里之內,立刻就會被驅趕進獸潮大軍里,跟無數的野獸一起接受皇帝羽箭的檢閱。

「羨慕不?想不想也有這樣一天?」太宰被皇帝無聊的屠殺弄得熱血沸騰。

「你是指當野獸還是當皇帝?」

「當然是當皇帝,當初始皇帝出巡的時候,項羽,劉邦都發出感慨——大丈夫當如是,然後一人壞我大秦江山,一人斷我大秦宗廟,此赫赫之功也。」

雲琅看太宰的目光非常的複雜,忍不住道:「這兩個都是大秦的國賊。」

太宰一手枹樹,一手指著平原上的軍陣感慨的道:「就是因為知道我大秦是何等的強大,才明白項羽,劉邦二人是何等的雄才偉略。」

雲琅抱著樹慢慢的爬下來,準備去看看老虎,山下的號角,金鼓,吶喊之聲飄蕩四野,不知道引起老虎那些不好的回憶,這傢伙今天待在屋子裡一天都沒有出去。

回到屋子裡,老虎大王正試圖用兩隻肥厚的爪子捂住耳朵,因為構造的緣故,它總是不能成功。

胡亂咆哮,到處亂抓,石頭牆壁上滿是老虎爪櫻

雲琅嘆息一聲,找出兩塊柔軟的麻布條,揉成疙瘩塞進老虎耳朵,再抱住老虎腦袋這才讓它安靜下來。

「皇帝狩獵要多少天啊?」雲琅煩躁的問道,好好地平靜生活被強行打斷這讓他非常的不高興。

「長則一月,短則十八天。」

「他們這麼干,那裡還有野獸的活路1

「不會啊,一般來說,天子狩獵,自有仁慈之心,網開一面是必須的,另外,不殺懷孕母獸,不殺幼崽,不過多撲殺猛獸,這些規矩都是要遵守的。」

「我記得我們家老祖宗就是為了保護懷孕的母鹿被始皇帝射死的。

你覺得漢皇會遵守這些獵人的規矩?」

提起老祖宗被皇帝射死的事情,太宰並不悲傷,淡淡的道:「取捨之道存乎一心,帝王行事如同雷霆雨露,皆是恩賜,即便有負臣子,也不可心存怨念。」

雲琅認真的看著太宰道:「如果讓我親眼目睹你被皇帝像殺一隻雞一樣的殺掉,我即便是不能殺掉皇帝為你復仇,也一定會找到皇帝最大的敵人投靠與他,與皇帝做一世敵。」

太宰的眼神變得凌厲看著雲琅的眼睛道:「你對皇權沒有半分的敬意。」

雲琅拍拍趴在他懷裡瑟瑟發抖的老虎怒道:「我之所以會發誓言保衛始皇陵,完全是因為你的緣故,而不是始皇帝。

始皇帝對我無恩,所以我不欠他的,我欠你的,這才是我留在這座荒山上過苦日子的最大原因。」

太宰苦澀的道:「看來大秦恩澤已絕。」說完話就木偶一般的走了出去。

雲琅皺著太宰的背影也忍不住嘆了口氣,自己的話很重,對一個把生命都獻給了始皇帝的人這些話來的尤其殘酷。

老虎需要一個更加安全,更加安靜的空間來躲過皇帝狩獵時產生的宏大噪音。

很明顯,只要計算一下太宰收養老虎的時間就該知道,老虎的母親恐怕就是死在了四年前的一場皇家狩獵行動中。

可憐的小老虎在洶湧的獸群中不知道經歷了怎樣的磨難才堅持到被太宰收養。

因此,雲琅決定帶著老虎去後山。

後山多溝壑,騎兵是沒有辦法找到這裡來的,可能是受到皇帝狩獵的影響,這裡的野獸也遠遁秦嶺了。

登上周幽王烽火戲諸侯的高台,這裡早就被荒草淹沒了。

只有周邊殘存的一點灰白色的夯土還能依稀分辨出這是一座人造景觀。

這裡距離狩獵場很遠,自然就安靜多了,老虎也徹底安靜下來了,依舊不允許雲琅掏走它耳朵里的布條。

背囊里裝了很多的鹹肉,老虎這幾天沒怎麼進食,全是給它準備的。

可憐的……

雲琅用刀子削一片,老虎就迫不及待的吃一片,直到剩下光骨頭,雲琅整個塞進老虎嘴裡,老虎上下頜一用力,粗大的豬腿骨,就斷成兩節,裡面的骨髓依舊新鮮,用棍子捅出來之後,被老虎連棍子一起吃的乾乾淨淨。

很奇怪的感覺,山外越是熱鬧,雲琅就越發的感到孤獨。

今天跟太宰無緣無故的發脾氣,就是被這種非常不好的情緒所控制造成的。

還以為自己已經適應了孤獨的生活,現在看起來,不是那麼一回事。

人間的城市,站在山頂就能看見,他曾無數次的猜想,那些城市裡的人是如何生活的,是怎麼快活的。

那裡的青樓果真只需要才學就能暢行無阻?那裡的賭場里總有一些拎著棒子的彪形大漢看守場子,最終被英雄好漢砸掉嗎?

那裡的紈子弟真的可以橫行無忌不用顧忌後果嗎?

如果可能,雲琅真的很想體驗一下強搶民女是個什麼感覺,當然,最後還是要把人家閨女還回去的,可能還需要給點補償……

生活在一個法律不健全的社會可能真的很好,只是,首先你要是一個強者才行。

真正算起來,山的另一邊,那個站在珞車上的人才能活的真正差強人意吧。

諾大的世界里,可能只有他一個人是一個真正的自由人吧。

雲琅一個躍身,從老虎身邊跳起來,吐掉嘴裡的青狗尾巴草,站在檯子的最邊緣處,痛快的散了一泡尿,晶瑩的水珠順山而下,掉進了一道小溪中。

或許皇帝的晚飯就是用這道泉水煮的吧!

雲琅快意非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