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漢鄉>第二十六章新發現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六章新發現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玄幻魔法

第二十六章新發現

骨骼標本的儲存是一門大學問,可惜雲琅不懂,他僅僅知道將這麼多骨骼堆放在潮濕的環境里很容易引發火災。

淡藍色又帶著一點黃色的磷火在骨骼上虛無的燃燒著,偶爾會有一兩點磷火離開骨骼的束縛漂浮在半空,只是一瞬間就熄滅了。

剛才開了大門,有新鮮的空氣湧進來,所以,磷火就越發的密集,如果雲琅不明白氧氣助燃這個道理的話,很可能會認為這是死去的同伴正在夾道歡迎他。

太宰就是這麼認為的,每一次來到這裡看到磷火滿天飛舞的樣子,他就悲傷地不能自抑,他甚至會向每一朵磷火問好,並且叫出人家的名字,然後擁抱他……

而那些磷火總是會避開……這讓太宰更加的悲傷,認為這是他昔日的長輩與兄弟不想傷害他,不想讓他沾染陰氣從而減短壽命。

對於這件事,雲琅是不解釋的,也沒有必要解釋,一個人有精神依託也是一種好事。

太宰有這樣的感覺讓他對死亡沒有半分的恐懼,甚至覺得死亡才是他真正的歸宿。

雲琅大聲的向那些漂浮的磷火問好,還點燃了從外面撿來的松枝當做香燭,慰藉這些死魂靈,他以前不相信這些,現在因為自身變化的緣故,他變得不那麼肯定了。

對於一個從小就養成事事井井有條的人,他不能容忍這裡雜亂無章的模樣。

一具骸骨上不能有兩顆骷髏,這是常識!

只要他來一次,他就重新安排這些骨骼排列的方式,中間可能會有一些亂,比如把張三的腿骨安在李四的身體上面,不過,這不要緊,他們是過命的兄弟,你用我的腿,我用別人的腿問題不是很大。

鹿皮手套很好地隔絕了他與骨骼的直接接觸,看著今日重新擺好的十具骸骨,很有成就感,也讓他對人體骨骼的認識上了一個新台階。

每一次來到神衛營,他都會重新搜檢一遍,每一次搜檢都會有新的發現。

比如這一次,他就在一個不起眼的小房子里發現了一具女子的骸骨,骸骨上的衣衫顏色雖然褪色了一點,依舊能判斷的出來,這是一位身份高貴的女人,掉了滿地的頭飾,每一件都出乎雲琅意外的美麗。

皮肉被年月侵蝕銷盡了,只有一頭的烏髮蓋在淡黃色的顱骨上,指骨掉了一地,腿骨也散亂的倒在她坐著的木頭箱子之下,透過脊椎骨,能夠看到一柄發綠的青銅匕首卡在肋骨上。

正是第二根肋骨與第三根肋骨中間,看的出來,下手非常的狠,只要從下向上用刀,基本上就能做到一刀斃命。

刀柄上還殘存著一截指骨——她是自戕身亡的。雲琅緩緩抽出那柄匕首,用鹿皮手套擦拭之後在匕首上發現了兩個梅花篆字。

遠看為花,近看為字,花中有字,字里藏花,花字融為一體,字體剛勁有力,就是梅花篆字的特點。

這是在篆字的基礎上,將梅花鑲嵌字內,使之天然成為一體,遠看像篆字飛舞,近看似梅花盛開,篆體本來就很難令人讀懂,加上梅花的點綴,便顯得更為生澀難懂。

這讓雲琅大為光火,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辨別出上面似乎是「紅玉」二字。

匕首上的銅是被屍體浸染所致,輕輕擦拭,綠色的銅就消失了,這柄匕首雖然在這裡很久了,刃口部位依舊寒氣森森。

同樣制式的匕首雲琅也有一把,應該都是出於徐夫人之手,只是兩柄匕首在質量上卻有雲泥之別。

不論是鋒利程度還是做工,裝飾上,雲琅的那柄匕首跟這柄紅玉匕首一比,基本上可以扔掉了。

這間房子很小,牆角還堆著大量的鋤頭,柳條筐一類的農具,應該是雜物間才對。

只是那個木頭箱子上面上了黑漆,夔龍紋出現在箱子的每一個邊角上,中間的黃銅掛扣雖然失去了光澤,卻古樸大方。

雲琅想了很久,才忍住要打開箱子的衝動。

古人最是小氣,天知道一個能對自己下狠手的女子會不會在箱子里放什麼機關消息。

萬一箱子一打開,裡面噴出火焰,或者毒針弩箭就不太好了。

還是留著讓太宰打開,他對這方面比較有經驗。

戴著口罩的老虎樣子很滑稽,這是雲琅為了控制老虎去碰那些骸骨做的一點小小的防備。

貓科動物,不論是老虎還是小貓,都是好奇心重的要死的動物。

說服老虎戴口罩費了他很大的力氣。

雲琅不好過久的打擾這個婦人的安寧,就走出來這座小房間。

走出房門之後,他總覺得哪裡不對,思索了很久也沒有發現蹊蹺之處,就繼續沿著每一間房間搜尋。

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繩子上的火焰漸漸變小了,雲琅也就要離開了。

繩子上的油脂燃燒完畢,火焰就會損傷到繩子,即便繩子裡面繞著粗大的銅絲。

臨走前若有所思的瞅了一眼婦人自殺的房間,他就熄滅了燈火,挑著一個可以摺疊的氣死風燈沿著台階攀援而上。

出口處的機關很討厭,只能從裡面打開,卻沒有法子從外面打開,每打開一次機關,雲琅就會被折騰的滿身大汗。

山洞外面就是他來到這個世界的本,每一次從山洞出來,站在自己來到這個世界的地方,就像是獲得了新生。

柔柔的風從遠處的河谷地帶吹來,帶著草木青香,風中的水汽沁人心脾。

給老虎卸掉口罩,口罩上已經沾滿了他的口水濕噠噠的。

一個少年帶著一頭猛虎站在山崖之上眺望遠方,這個場景一定非常的有看頭。

回到住處之後,雲琅告訴太宰一切安好,太宰也對目前的狀況非常的滿意。

只是他的目光總是會避開雲琅特意放在他面前的那柄叫做紅玉的匕首,還下意識的遠離匕首,似乎那上面沾染著惡魔的靈魂。

當雲琅第三次將匕首放在他眼前的時候,太宰不得正視它了。

「唉——喜歡這把匕首就留著,你何苦要弄清楚它的來龍去脈呢。」

聽了太宰的話,原本一臉肅穆的雲琅離開就笑開了花。

一把將匕首抄在懷裡,第一時間丟進早就燒開的開水裡面消毒。

「我只想要匕首,誰想知道匕首後面的故事了,你嘴裡所有的故事沒一個是歡喜的。

聽你講故事,我遲早會變成一個殺人魔王。」

雲琅識情知趣得做事方式是太宰最欣賞的。

「如果始皇帝在位,你將是我們太宰一門中官職最高,權力最大,最受始皇帝寵愛的一代太宰。」

「如果是是始皇帝在位,我為什麼一定要當太宰?

不說別的,光是腐刑這一關,我寧願去要飯也不幹自毀身體的事情。」

太宰笑道:「我遭受腐刑,是因為我願意,到我這一代已經無所謂腐刑了,因為,最後一個宮人去世了。」

「紅玉?」

「是啊,華庭公主嬴嫶曼的女兒玉滋翁主。你手裡的紅玉匕,就是她最心愛之物。」

「我看她的裝束及頭髮看起來很年輕啊,幹嘛要自殺,我相信你們一定把她照顧的很好。」

「不見天日二十年,你也會自殺的。」

雲琅想想也是,就把這個念頭拋開了,始皇帝死的時候殉葬的人除了他的三個兒子之外,還有十個女兒,更有成千上萬從六國弄來的美女。

雖然都是胡亥乾的壞事,不過啊,事情的源頭就出在始皇帝自己身上。

他們家族滅亡,其實沒什麼大不了的。

秦人勇猛,卻也殘毒,不論是秦漢,還是大唐,都逃不出自相殘殺的老路。

「乳酪很好吃,你怎麼不吃?」太宰的碗里堆滿了烤好的乳酪,晶瑩的野蜂蜜帶著蜂蛹塗滿了乳酪,酸香撲鼻。

雲琅抽抽鼻子道:「跟你以前不喜歡吃麥面,精米留給我吃是一個道理。」

「這裡有很多。」

「還是算了,我吃了一塊就想吃兩塊,吃了兩塊就想吃三塊,最後,你要是不把碗里的都給我,就會成我的仇人。

我們還是從一開始就剋制一下。」

太宰啞然失笑,卻不再說讓雲琅分吃乳酪的事情。

「跟你說啊,我準備走一趟陽陵,看看大漢的世界是個什麼樣子。」

「如今上林苑外面有重兵把守,你如何出去?」

「我看了,羽林,拱衛基本上都跟隨皇帝去了龍首原,這時候驪山反而無人注意,也沒有獵夫禍患,正是出去的好時候。」

太宰思索一下看著雲琅道:「你年紀太協…」

「拉倒吧,你會不知是怎麼回事?我以前也是昂藏男子漢,只是被雷火劈了之後掉了很多肉才成這樣子的。

放心,沒什麼事情不是我不能解決的。」

太宰撇撇嘴道:「天知道你說的是不是實話,我看見你的時候只看見一團焦炭從天而降。

好吧,你總是很有主意,不過,一定要小心,事不可為就不為,也要保住性命。」

雲琅苦笑著指指外面道:「其實外面的世界還是被劉姓皇帝治理的不錯,至少城市裡,就沒有荒原上這麼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