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漢鄉>第三十二章饕餮的子孫還是饕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二章饕餮的子孫還是饕餮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

第三十二章饕餮的子孫依舊是饕餮

流水賬雲琅極為鄙視,卻沒有辦法從中漁利。

這種記賬方式雖然愚蠢,繁瑣,卻非常的簡單,只要有足夠的耐心,總會弄清楚賬目的。

如果雲琅把流水賬變成了貨清簿」、「銀清簿」和「往來簿」,貪污這種事對於足夠聰明的人來說就變得簡單多了。

「貨清簿」用於記錄商品的購進與銷售事項;「銀清簿」用於記錄現金收付事項,而「往來簿」則專門用於登記往來轉賬事項。

記賬符號有的用「收付」,有的用「來去」,也有的用「出入」。

例如賒銷給張三商品一千錢,這筆業務一方面需在兌貨總簿的收方記錄「銷售收入來賬銀」一千錢。

另一方面需同時在「往來總簿」中的付方記錄「張三去貨欠款去賬銀一千元」。

對於現金收付事項的處理,則只記錄現金的對方,而現金方面則略去不記。

例如:銷售商品二千錢,現金收訖無誤,銀已存入本店錢櫃。這一賬項只在兌貨總簿中作一筆「收銷售收入來賬銀二千錢」就夠了,對現金的去向便不再記錄。

雲琅問過平叟,東家一般半年才查一次賬,如果有人將該收入庫房的銀錢只記錄在賬本上,卻不入庫,這樣一來,負責錢糧的人手裡總有好大一筆錢,直到主人查賬的時候,只要把半年前的賬目弄清楚,他手裡還有新的半年收入……

這個法子非常的惡毒……也非常的下作。

這是沒辦法的事情,太宰的錢太少,又不準雲琅打開秦陵去找錢,他只好另闢蹊徑。

想要在最短的時間裡籌足金錢,這是他目前唯一能拿的出來的方法。

越是簡單的工具用起來就越是長久,雖然效率不高卻勝在皮實。

越是複雜的東西執行起來就需要智慧做支撐,沒有足夠的智商,面對繁複的新式記賬法,總能有照顧不到的地方。

等所有人都熟悉這種出現在明朝中葉的記賬法之後,雲琅覺得自己應該已經積攢夠了足夠多的錢財。

他現在的目標就是成為卓氏長安的鐵器作坊大掌柜。

自然,他不會下作的貪掉卓氏的錢財,只會拿來用一陣子,最後還是要把賬目填平的,也會給卓氏留下一個興旺無比的鐵器作坊,算是作為補償。

「很多失足的貪官在貪污之前大概也是這麼想的吧……」

雲琅嘆息一聲,瞅著秦陵所在的位置忍不住再次嘆息,欠錢這種事雲琅不在乎,他只害怕欠別人的恩情,比如太宰的。

他從來都沒有想過在一個地方停留太長時間,更不要說守在驪山為始皇帝守陵墓了。

然而,不徹底的安排好始皇陵,他哪裡都去不了,現在,他只要想起太宰默默垂淚的樣子心中就有萬丈怒火。

平叟說皇家園林不可圖謀,是因為他從來就沒有朝這方面動過腦子。

也不敢去想怎麼損害皇家的利益,因為一旦被皇家察覺,後果實在是太嚴重。

第二天,傳說中的長平公主來了,並沒有多大的排場,四個騎士,六個侍女,兩輛馬車,兩個馬夫,再無其他人。

想想也對,她今天是來審核她名義上的財產的,不是公主出行。

雲琅看了一陣子,覺得很無聊,才走進自己的院子就看見一個披著紅色斗篷的羽林背對著他站在那裡。

「原來你是卓氏的家僕1

羽林轉過來的時候,雲琅才發現這傢伙就是霍去玻

「我怎麼可能是奴僕?誰又能用得起我?」

「不是奴僕你怎麼會住在這裡?」

雲琅抽抽鼻子道:「還不是你害的。」

這句話說的霍齲兩道憨憨的蠶眉頓時就扭在一起。

「如果不是跟你有一年之約,耶耶早就起身去洛陽了。」

「你是誰的耶耶?」

「當初在上林苑你就是這麼對我說的,那時候你們人多,我不好還嘴,現在還給你,有什麼問題嗎?」

霍去病想了一下點點頭道:「確實如此,不過,這是最後一次。」

雲琅笑道:「只要你不對這樣說我,我絕對不會羞辱於你。」

霍去病卸掉斗篷,斗篷下面卻是一件錦衣,而非鎧甲,又把掛在腰帶上的長劍卸掉放在樹下的石桌上,攤開雙臂對雲琅道:「來吧,我的鼻子已經好了,不用等到明年。」

雲琅搖搖頭道:「大丈夫一諾千金,說明年就明年,絕不提前。」

還以為霍去病會發怒,沒想到他反而收起來架勢點點頭道:「你確實沒有你那一天表現出來的那麼強,那一天是我中計了。

我想這個道理你自己也清楚,我只是不明白,你為什麼會不逃走?」

雲琅嘆口氣道:「你知道不?那天我肋下挨了一拳,這讓我痛苦了很久,在無人處喊叫的時候,還被三個獵夫所趁。

如果不是我用計殺之,你以後會在陽陵邑的男風館看見我。」

「我不好男風1

「我也不是兔子啊!之所以不遠走他鄉,純粹是因為我覺得我還能擊敗你。」

霍去病果然是霍去病,聽雲琅說他殺掉了三個獵夫,他的眼皮子都沒有眨一下,反而很有興趣的道:「我不會再上當了,只要我不大意你就沒機會。

後來我想明白了,我其實能打你兩個的。」

雲琅冷笑一聲道:「我兄弟也這麼說。」

霍去病饒有興趣的道:「你兄弟很厲害嗎?今年多大?」

「還行吧,它今年已經四歲了,打遍我們家那一帶沒敵手。」

霍去病啞然失笑,拎起斗篷往身上一裹就要走。

卻聽雲琅道:「我兄弟生下來就會走,一歲的時候就能食肉一斗,兩歲就能自食其力,三歲已經是我們家的頂樑柱,說來慚愧,我這個做兄長的,還是靠我兄弟養活的。」

「世間有這樣的奇人?」

「當然有,我可能不是你的對手,等我兄弟來了再教我兩手,你就不是我的對手了。」

霍去病仔細看了雲琅一遍,最後搖搖頭道:「你除了身子靈活一點再無長處,即便是出拳也綿軟無力,清明的時候,若不是我一時愣住了,再來一拳,倒地的就該是你。

既然你的身手是你兄弟教的,那就把你兄弟找來跟我比比看,看看到底是天生神力的人厲害,還是本公子這雙千錘百鍊的拳頭厲害。」

「我兄弟幫我出戰?」

「如果你兄弟敢來的話。」

「那就一言為定,我兄弟聽到這個消息應該非常的快活。」

霍去病瞅著雲琅笑道:「既然有高山可攀,他山不攀也罷!你兄弟叫什麼名字。」

「我們人人都叫他大王1

「大王?好名字,但願不是金玉其外敗絮其中之輩,哈哈哈……」

解開了心結的霍去病來的迅速,去的也快,是一個非常痛快的小夥子,雲琅就喜歡這種大大咧咧的傢伙。

霍去病看起來很強壯,少年人再強壯又能強壯到那裡去,不論如何,他也沒可能打過老虎的,雲琅深信不疑!

長平公主手捧賬簿看了良久,緩緩地將賬簿放在手邊,盯著卓姬道:「如果不是想戲弄本公主,就快點把緣由說出來。」

卓姬笑容滿面,閃身把位置正面的位置讓開,躬身道:「卓姬自然不敢戲弄公主,卓氏門下有一家臣,最近新研究出來一種新的記賬法子,名曰《卓氏記賬法》。

有了這種記賬法,不論多麼繁複的賬目,都會變得清晰,且一目了然,公主之所以沒有看明白賬簿,非是公主不明,而是這部新的賬簿里,有一些新的學問,只要公主明白了這種新的記賬法,日後府中財源田畝賬冊,就再也不庸耗費公主大量的精力,且能讓那些不守規矩的奴僕們不敢起貪瀆之心。」

長平公主笑道:「此言大善,這就命你卓氏家臣為本公主解說一番。」

說完話左右看看,卻不見了霍去病又揚聲問道:「去病兒哪裡去了?」

長平的隨侍道:「方才沒有進來。」

長平怒道:「快快找來,正是長學問的時候如何能夠缺少。」

隨侍正要出去,卻看見披著大紅斗篷的霍去病已經進來了。

隨他一起進來的還有長袍博袖的平叟。

平叟的身後還跟著兩個丫鬟,她們手裡抬著一個屏風一般的東西也跟著進來,將屏風放在長平公主的對面,就躬身出去了。

平叟在長平饒有趣味的眼神中從袖子里取出一隻炭筆,清清嗓子道:「……」

晚霞已經籠罩了天邊,雲琅與霍去病對坐在小院子里,一人手裡拿著一根碩大的豬腿骨吃的香甜。

「你卓氏還真是出人才,就剛才授課的那個老朽,居然能弄出一套新的記賬法來,且聽起來很有道理。」

霍去病吃完一根骨頭之後,不好意思再拿一根,畢竟他剛才只是說嘗嘗的。

「想吃就吃,別找借口,那套記賬法我都聽得雲山霧罩的,我就不信你能聽出什麼道理來。」

客套話被拆穿,霍去病仰頭哈哈大笑一聲,覺得非常有趣,與他相處的人多了,唯有在雲琅面前覺得最是快意。

「這豬骨頭平日里也不少吃,為何總是沒有你這裡的滋味濃厚?」

雲琅丟掉手裡的光骨頭道:「有人說我這人庖廚之術天下第一,也有人說我這人狡計百出從不吃虧,更有人說我是潑皮無賴,毫無良家子氣概,你能碰到我這樣的人確實是你的運氣。」

兄弟們如果有空閑,就關注一下孑與不2,我們一起完成這本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