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漢鄉>第三十四章影響世界兩千年的美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四章影響世界兩千年的美女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三十四章影響世界兩千年的美女

上位者天生就對下位者有掠奪權。

雲琅現在是下位者,不好發出別的聲音。

他其實很喜歡現在的樣子,尤其是喜歡上位者擁有一切,下位者一無所有的狀態。

只要成為上位者,就能夠基本上做到為所欲為,雲琅以為在這個世界里自己成為上位者的時間不會太久。

維護卓姬目前的利益,就是在維護他將來的利益。

一般情況下,上位者只要不是很無恥,都會在拿走下位者的東西之後,給一點小小的補償。

當然拿走你一萬兩銀子,再給你一百兩賞賜,那叫安慰,是不想你因為一萬兩銀子沒了最後絕望,從而走上傷害傷害上位者的道路。

留下的一百兩銀子也叫作種子,等你用一百兩銀子重新發展起來之後,他會再來收割,這種行為也叫作獵殺不絕!

如果極為無恥的拿走你一兩銀子,而你的作用明顯比一兩銀子大,那麼,恭喜你,好事來了,這個時候你可以正大光明的提出你的要求,以作為補償。

他之所以拿走你一兩銀子完全是在試探你的馴服程度,一般這個時候,得到的補償要遠大於失去。

當然,這種行為叫作熬鷹,只要你一直保持馴服的態度,總會有肉吃的。

雲琅瞅著卓姬高聳的胸部真誠的道:「昨夜看了一夜的簡牘,不想主人家會過來,未能出迎,實在是太失禮了。」

卓姬大氣的揮揮手道:『小郎在陽陵邑過的可還合心意,下人們是否還殷勤?」

雲琅笑道:「山野之人能得主人家厚愛,雲琅甚為惶恐。」

卓姬笑道:「如此,這些奴僕都該獎賞才是。」

雲琅陪著笑臉道:「主人家英明。」

「英明倒是談不上,自從小郎來到我卓氏鐵器作坊之後,對我卓氏大有裨益,卓姬先前多有不敬,還請小郎見諒。」

雲琅不得不在心裡暗暗嘆口氣,大漢的女子實在是太會動用自己所有的優勢了。

明知道雲琅的目光盯在她的胸脯上,這個鬼女人不但不退縮,反而驕傲的挺起了胸膛。

站在太陽下的她,身上薄薄的絲綢根本就起不到多少遮掩身體的作用,暗紅色的紗衣繃緊之後,被太陽照曬之後最高的部位居然會發光……

敗下陣來的雲琅只好低著頭道:「如今,卓氏外有《鹽鐵令》為禍,內有鐵價高漲為賊,一個操持不當,就有傾覆之憂,不知主人家可有對策?」

卓姬嘆口氣道:』我卓氏世代以冶鐵為業,除此之外再無謀生手段,聽平叟說小郎精通百工,不知有何可以教我?」

雲琅笑道:「這個國家的核心永遠都是皇帝,如果想要過的舒坦些,最重要的一點就是不能得罪皇帝,沒有人能承受的起皇帝的怒火,不管你以前乾的多麼出色,惹怒了皇帝之後,就只有敗亡一途可走,且不可逆轉。」

卓姬臉上依舊掛著笑容,雲琅即便是隔著薄薄的面紗也能看見,她的鼻子很挺拔。

「卓氏從無謀逆之心,何談激怒皇帝?」

雲琅嘿然一笑:「激怒皇帝從來就不用得罪他,只要他需要就能發怒,這是皇帝的特權,對於這一點,主人家應該比我清楚。」

「皇帝的索求無度,天下人總有不忿者。」卓姬似乎並不在意隨便說皇帝的壞話。

雲琅笑道:「只要皇帝的兵甲犀利,不忿者也只能閉嘴。

好了,我們不說這些沒用的,卓姬,我想要權力。」

卓姬大笑道:「大丈夫不可一日無權,你這個小丈夫要權力來做什麼?」

雲琅笑道:「給天下人做一個真正的鐵匠作坊看。」

「什麼樣的鐵匠作坊才算是真正的鐵匠作坊?」

「簡單,「物勒工名,以考其誠」1

「秦法?」

「沒錯啊,秦國之所以能夠一統天下,與他的格物製造有很大的關係,「物勒工名,以考其誠」只是其中一項而已。」

卓姬皺眉道:「秦法嚴苛,工匠稍有差池,就會砍手剁腳,以至於秦國多殘疾之人,此乃是天下公論。

你難道也要在陽陵邑作坊實施這樣酷毒的禁令不成?」

雲琅笑道:「這也是秦二世而亡的主要原因,我豈能不汲取教訓?

所謂人為財死,鳥為食亡,用這樣的特性來來促成嚴刑峻法所不能完成的事,我以為不是很難。」

「匠仆無需這些。」

「主人家指望這些行屍走肉來製造出有靈性的物件嗎?」

「他們至少可以幹活。」

雲琅仰天長嘆一聲,奴良他根本就猜不透,可能對他們來說,控制比提高生產力更重要。

卓姬見雲琅一副屈原問天的模樣,噗嗤一聲笑了。

抖抖肥大的袖子,將衣袖掛在黃金絆臂上,抬起蓮藕一般的手臂輕輕攏一下頭髮。

「你說的這些話以前也有人對我說過,只是他太窮了。

雲琅,你說這個世上是不是只有窮人中間才會有好人?」

雲琅很驚訝一個奴隸主能問出這樣的話,隨口道:「人還是富裕一點的好。」

「如果人人都富裕了,誰來幫我們幹活?」

雲琅笑著看了一眼這個美麗的奴隸主,覺得自己還是另想辦法比較好。

奴隸主本身就是一群天生就該被雷劈的人群,跟這樣的人在一起,很危險。

至於那一鍋滷肉就當是喂狗了。

「今後,冶鐵作坊上下兩百五十七人就聽你的調派,平叟是你的帳房,所有銀錢都必須經過平叟之手,然後交於我手。」

卓姬冰冷的聲音傳來,雲琅一下子愣住了,轉過頭,就看見掀開了面紗之後的那張冷酷的奴隸主嘴臉。

她的話聽起來很讓人心動,可是每一個字從她嘴裡說出來就有說不出的冷酷。

「我不知道你想用這座鐵器作坊來達到你什麼樣的目的,可是,鑒於你這些天對我卓氏的幫助,我願意賭一下!

我會親自盯著你……「

雲琅笑著搖搖頭,對卓姬道:「等著數錢吧,這將是你唯一需要乾的事情。」

卓姬依舊冷冰冰的道:「最有錢的是皇家,而陛下最喜歡在軍隊上花錢,如果你能拿到軍隊中武械的訂單,這座冶鐵作坊算你兩成份子有何不可?」

雲琅轉身就走,卻把大拇指挑的老高。

這個該死的漂亮奴隸主還真是不辜負她的階級,絕不放過任何壓榨別人的機會。

她之所以把冶鐵作坊交給雲琅,根本就不是看在他多麼有才華,對卓氏的貢獻有多大,而是看在他能夠接近霍去箔…

非常人行非常事,雲琅回到屋子的時候,就看到霍去病坐在他最喜歡躺的那張藤床上,連鞋子都不脫。

剛才那一幕,應該被這個傢伙看了一個通透,雲琅的嘴裡一陣陣發苦。

霍去病的臉上帶著嚴重的譏誚之意,一張嘴就是世上最惡毒的屁話。

「你打算怎麼通過我,去影響我舅舅上奏陛下,把原本屬於大將作的軍械製造交給你?」

雲琅咳嗽一聲,倒了一杯茶喝了一口悠悠的道:「那是傻子才幹的事情,製造軍械從來就不是一個好的生意。

將士們把仗打好了,就算是我用木棍交貨也是大功一件,要是戰敗了,我就算給每一個將士都交付一柄太阿寶劍,最後追究罪責的時候還是我們的錯。

只有剛才那個長胸沒長心思的女人才會覬覦軍械製造1

霍去病見雲琅說的有道理,就從床上盤著腿坐起來笑道:「我最討厭被人利用1

雲琅看看窗戶上碩大泥腳印嘆息一聲道:「我也討厭啊,只是我們逃不脫被人利用的命運,有時候甚至要為自己有利用價值而歡呼1

霍去病的屁股在藤床上顛簸兩下道:「平民小戶的東西有時候也不錯。」

雲琅皺眉道:「覺得我說的話有道理就誇獎我兩聲,誇獎一張藤床算怎麼回事?」

「君子當虛懷若谷,不為物喜,不為己悲,常心懷天下即為君子之道。」霍去病閉著眼睛背誦了一段很沒意思的話。

「誰說的?以你的為人說不出這樣的話。」

「董仲舒1

「這傢伙還沒死?」

「沒有,從泰山出來了,今天給陛下筵講。」

「你去聽課了?」

「老傢伙是騙子,說什麼他家有絕世美女準備獻給陛下,我是去看美女的,誰知道老傢伙一直在說什麼天人感應!

還說這就是他要獻給陛下的美女!我覺得很無趣就跑出來了。」

雲琅抽抽鼻子,覺得心裡癢的厲害,鄙視的看著霍去病,這傢伙根本就不知道他錯過了什麼。

  • (快捷鍵:←)
  • 漢鄉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