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漢鄉>第四十七章可憐的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七章可憐的人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玄幻魔法

迷迷糊糊的雲琅總覺得哪裡不對頭,淮南王他知道,那就是一個想當皇帝想瘋了的人。

難道說豆腐是他發明的?

一個王侯不好好的治理侯國,研究什麼豆腐啊?

雲琅別的迷糊,有一點卻很清楚,離淮南王越遠越好。

在這個完全屬於偽帝劉徹的時代里,誰敢跟他作對,只有死路一條。

不論是匈奴王,還是大臣,還是藩王,凡是被他看不順眼的,最後都死無葬身之地。

長平公主走的時候,雲琅赫然發現,他居然答應了長平合夥開一家豆腐作坊……

「豆菽比黍粟耐活,不挑地,反而肥地,種植豆菽之後的田地再種黍粟,收穫要高於去年種黍粟的地,只是豆子吃多了脹氣,不耐受,因此一直作為牲口的口糧種植。

吃了豆腐則不會有脹氣一說,算是真正把豆子的用處顯出來了。

這些天哪裡都不要去,好好地琢磨豆腐,只要弄出來了,算你大功一件1

長平走的時候,交代的話有些語重心長,看得出來她的憂思很重。

雲琅總覺得國家大事關他屁事,只想好好地把埋始皇帝的那塊地買下里,然後在上面種滿大樹荊棘糧食,果樹,弄一個大大的莊園,把可憐的太宰奉養到死,然後愉快的在大漢的土地上生活。

反正這個時代里高手如雲,酷吏如雨,陰謀遍地,愚昧重重,皇帝又是一個心思重而且殺人不眨眼的大魔頭,不用擔心會被異族欺負,過好自己的日子就不錯了,沒必要強出頭。

世界上的能人異士無數,死的最多的就是喜歡出風頭的。

丑庸關上大門,梁翁的老婆跟小蟲一起給雲琅做了一碗麵條,

雲琅蹲在竹林下,大口的吃飯,看到婆娑的竹影竟然如同一頭老虎,鼻子猛地一酸,眼淚吧嗒吧嗒的掉了下來。

丑庸正要安慰他,就聽雲琅抽噎著道:「以後不要給我拿獨頭蒜……」

藤箱里的鎧甲很合身,這樣小的鎧甲軍中並不多,直到雲琅在胸甲裡面看到了霍去病的名字,才知道是這傢伙把他的鎧甲拿來了。

以前做夢都想要到一身羽林郎的鎧甲,現在它就安靜的放在箱子里,雲琅卻沒了穿它的心思。

羽林郎的制式武器很糟糕,至少比不上雲琅自己的武器,而羽林軍的武器已經是漢軍中配置最好的武器了。

秦國出品依舊是質量的保證,從這一點上看,大漢目前的戰爭潛力,還比不上大秦一統天下的時候。

在高樓酣眠最大的好處就是容易中風,穿堂風颳得呼呼地,也不知道那些高士為什麼喜歡袒胸露乳在高樓上酣眠,雲琅覺得這些傢伙完全是為了出名而不顧自己的身體健康。

到處漏風的房子睡一夜就傷風,鼻子塞得厲害,勉強起身之後,讓丑庸打來冰涼的井水,咬著牙把臉塞進去,全身打了幾個寒顫之後,渾渾噩噩的腦子終於漸漸變得清明。

他最強大的武器就是腦子,現在是非常時刻,一個應付不對,就會成為淮南王的探子。

是不是探子的人也不知道被大漢廷尉府殺掉了多少,那是真正的寧可殺錯不可放過的典範。

想要人家重視你,你就必須要對人家來說有用處,想要人家特別重視你,你就必須表現出相應的價值。

因此,雲琅在籌建豆腐作坊的時候,非常熱心,強迫自己喝了一鍋小米粥的雲琅,一大早就開始繪圖,準備製造豆腐坊里所需的所有器具。

這一次,長平沒有直接把錢交給雲琅,而是派了一個管事過來,負責所有器物的製造以及錢糧的支出。

至於開店的地方,就在長平侯府的後花園,他們在牆上開了一扇臨街的門,利用了靠著圍牆修建的一大排平房,這裡還有水,有陽光,有空地,作坊的場地問題就算是解決了。

十幾個明顯是官家匠作的人在雲琅提出需要大量木桶,蒸籠,木盒之後,他們鋸木頭的聲響一天都沒有停止過。

想要打造巨型鐵鍋,現在只有卓氏有這個實力,那個管事去了一趟之後,就臉色鐵青的回來了。

大鍋的造價不菲……

這是一樁讓人非常難以理解的事情,卓姬利用了長平的名頭才保住了陽陵邑的鐵器作坊,現在不知道發什麼瘋竟然敢為難起長平侯府來了。

管事怒氣沖沖的去找主人去了,一副很難纏的樣子,雲琅覺得事情很不妙,卓姬是個傻蛋,平叟決計不是。

沒有十拿九穩的把握,得罪長平就等於得罪了死神。

平叟在日落時分來找雲琅喝茶,氣色灰敗,不斷地喝茶卻一句話都不說。

「既然已經決定翻臉了,你現在就指望你們背後的人能夠幫你們挺住,如果挺不住,或者人家抽身走了,你們想死都沒地方埋。」

「幫幫我,幫幫卓姬1

「我現在也很倒霉,別看當官了,還沒有白身的時候自由。

人家要砍我,我連喊冤的機會都沒有,因為人家會說對我執行的是軍法。」

「丞相1

聽到這個名字,雲琅就不由自主的打了一個嗝,然後整整一晚上就一直處在打嗝狀態中。

「丞相啊1

丞相,秩萬石,月俸六萬錢,率以列侯出任。

偽帝劉徹任命御史大夫公孫弘為丞相,因其無爵,封為平津侯。從此之後,凡平民拜相者必封侯。

《漢書?百官公卿表》云:「相國、丞相,皆秦官,金印紫綬,掌丞天子助理萬機。

丞相對百官有選舉、任官、黜陟、刑賞的權力。

皇帝對丞相禮遇隆重。按照大漢任免丞相的儀式規定,皇帝本人親自出席朝會,在京六百石以上的官員必須到會。

丞相晉見,皇帝必須在正殿具正式朝服接見。

丞相奏事畢,辭出,皇帝要起立、送至殿門。

丞相病重,皇帝要親臨問疾,並遣使送葯。

丞相死後,屍體從丞相府移私宅,皇帝要親自上門弔祭,並賜棺木、葬地、冥器等。由此可見丞相地位之尊崇了。

現在的丞相就是廣平侯……薛澤。

大漢朝的那些風雲人物雲琅多少是有些記憶的,比如田蚡,比如公孫弘,至於薛澤,說實話,他真的沒有半分記憶。

「你覺得是薛澤厲害,還是衛青加上長平公主厲害?」

「自然是衛青加上長平公主厲害,只是,長平公主發怒,卓姬與我最多沒了家產,一旦得罪了薛澤,明日就是我們的末日。

現在這樣做不過是飲鴆止渴罷了。」

雲琅奇怪的道:「他一個堂堂丞相,看上你們卓氏冶鐵什麼了?」

「曲轅犁1

雲琅驚訝的道:「曲轅犁關你們卓氏什麼事情?要找應該找衛青或者長平才對埃」

平叟痛苦的道:「是在我卓氏出產的,丞相認為既然卓氏能造出第一架,就能造出第二架。」

「那就去造啊,犁頭是你們打造的,廢品還留在你們手裡呢,照著樣子再打造一個不就完了?」

「長平公主不許1

「那麼,長平知道不知道薛澤在打曲轅犁的事情?」

平叟絕望的道:「我就是剛剛從長平侯府門過來,今天在那裡與卓姬跪在門口一整天,公主不見我們。」

雲琅不由得笑了出來,看著平叟道:「人家兩個大貴族不願意硬碰硬,所以就只好逼迫你們了是不是?

其實只要你們死了,這事也就沒了,對不對?」

平叟慘笑一聲道:「確實如此!如果不是司馬相如為了當官把曲轅犁的事情說給了薛澤聽,也不會有我卓氏現在的困境。」

雲琅笑道:「你覺得找我有用嗎?」

平叟顫抖著雙手捧著茶杯喝了一口茶道:「老夫六神無主……」

眼看著平叟佝僂著身體跨出門檻,雲琅苦笑一聲道:「我這裡還有一幅圖,圖上的器具名叫耬車,原本是與耕犁配套的播種農具……」

話剛剛出口,雲琅臉色突變,指著面有愧色的平叟道:「你們做的好絕1

雲琅只覺得自己的太陽穴痛的厲害,眼前無數金星飛舞,這些天被壓下去的不適,一瞬間就全部涌了上來,努力的睜大了眼睛,眼前卻越來越黑。

他最後聽到的就是丑庸的尖叫聲,丑庸的聲音一向很大,這一次卻聽得不是很清楚。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

  • (快捷鍵:←)
  • 漢鄉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