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漢鄉>第五十一章定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一章定計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

披上羽林郎的紅斗篷,就該縱馬狂奔,這不關囂張不囂張的事,而是唯有狂奔才能讓斗篷飄起來,如此才能彰顯羽林郎之威。

游春馬自然是跑不起來的,雲琅的披風就只能有氣無力的耷拉在身上。

大路上從來就沒有不囂張的羽林郎!

因此,守規矩的雲琅就非常的刺眼。

一匹高頭大馬從雲琅身邊昂嘶一聲就過去了,踢起來塵土籠罩著他,等游春馬從塵土裡出來之後,他早就變得灰頭土臉。

「窩囊1

一個羽林騎從雲琅身邊走過,鄙視的眼神差點把雲琅從馬背上弄下去。

他回頭一看,身後全是羽林騎,看鎧甲的樣式都是些小卒,鎧甲遠沒有雲琅身上的好看。

羽林的前身乃是建章宮騎,最重上下尊卑,雲琅這個羽林郎在前面不願意快走,他們也只好跟在後面慢慢走。

游春馬是馬匹中最好看的一種馬,肥碩健壯,整潔,再加上剛剛被丑庸跟小蟲整理過鬃毛,那些羽林軍雖然心有不滿,卻不敢上前打擾。

只是剛剛被駐紮在細柳營的北營軍超越,才讓一個脾氣爆燥的羽林爆發了。

雲琅笑道:「有緊急公務的就趕緊滾,沒有緊急公務的就一起走走。」

一個年齡看起來二十來歲已經是人群中最大的一個羽林拱手道:「不知郎官身屬那一營,卑職在羽林已經三年了,還是第一次見到您。」

雲琅取出印信丟給那個羽林道:「我叫雲琅,剛剛加入羽林,還沒有去公孫校尉那裡點名,你看著眼生很正常。」

看過印信的羽林恭敬地將印信還給雲琅,拱手道:「原來是擊敗了霍去病的雲郎官,孫沖見過郎官。」

雲琅笑道:「還沒有在校尉那裡報名入帳,還算不得羽林,孫兄客氣了。」

孫沖有些苦澀的道:「未曾報名,已經官至羽林郎,雲兄好運氣。」

雲琅見孫沖說的苦澀,噗嗤一聲笑道:「沾了長平公主的光,否則我沒資格入羽林。」

聽雲琅這麼說,孫沖臉上的晦暗之色頓時就消失了,在馬上坐直了腰身,點點頭道:「原來如此!既然郎官喜歡慢慢觀賞美景,我等就不打擾了,日後營中再會。」

說罷就隨便拱拱手,帶著一群羽林沿著大路狂奔而去,又給雲琅留下了大片的灰塵。

這一次,雲琅是有準備的,灰塵剛起,他就用斗篷包住頭臉,等灰塵散去之後,才掀開斗篷,那些羽林已經跑得不見蹤影。

這就是雲琅想要達到的目的。

沒必要跟這群人過於親近,按照史冊記載,最早的一批羽林戰死的概率大於九成九,萬一跟他們成朋友了,以後會非常的傷心。

對於那些為國戰死的英靈,雲琅總來都是報以最大的尊敬來對待的。

只是,他非常的不願意自己身邊的人成為英靈,他不敢想象那是一種怎麼樣的痛惜……

說明自己是依靠長平公主的威勢進的羽林軍,一來可以讓那些經過千錘百鍊之後才成為合格羽林的將士心理平衡一些。

二來,關係戶的名聲出去之後,將會減少非常多的麻煩,同時獲得一部人的理解,很顯然,孫沖就很理解雲琅,一個沒本事的關係戶而已,或許能佔一時的先機,卻對他們這些想要從軍中撈取戰功光宗耀祖的人沒有威脅。

就雲琅騎游春馬的樣子,都不可能被選中送上戰常

有了長平公主的名頭,即便是公孫敖都不會對雲琅太過分。

最多視而不見……恰恰,這是雲琅最喜歡的一種存在方式。

聽霍去病說,羽林會把最好的戰士送去軍中,然後,最好的戰士會在軍中衝鋒陷陣,所向披靡。

冷兵器時代里,最勇猛的戰士往往是人家重點照顧的對象,尤其是狼牙箭照顧的對象。

羽林赫赫威名都是前人用血來書寫成的。

雲琅期望羽林軍成為大漢的中流砥柱,因為這是他心中謀划最重要的一環,也是他唯一能讓皇帝忌憚並且永遠關注他,卻不會傷害他。

關中的麥子五月就熟透了,因此,田野里如同癩子的頭皮。

沒毛的地方是已經收割的麥田,沒有收割的是糜子田地,穀子地里的穀子,正在被收割,沉甸甸的谷穗快要垂在地上,讓人看著就歡喜。

這一次,雲琅沒有走進糜子田采火穗吃,守衛在田地邊上的宮奴眼睛瞪的好大,警惕的看著每一個路人,防止他們走進田地里偷穀子。

農忙時節,山林里的獵夫們不見了蹤影,再加上雲琅的紅披風有鬼神辟易的效果,總之,他一個獵夫都沒有遇到。

傷害羽林的後果是可怕的,不論是國法還是羽林中別人的都不會放過兇手。

而羽林中人處置這種事情的時候,一般都是以事發地為圓心畫一個圓圈,然後把圓圈裡的所有生物統統幹掉。

襲擊建章宮騎與謀反同罪!

游春馬很聰明,走到山林位置之後,就不願意往前多走一步,老虎的尿液對它有著天然的威懾力。

不過,這種馬也非常的死心眼,當雲琅跳下馬牽著它前進的時候,它就非常乖巧的跟著走,雖然很驚慌,每一步卻踩得很穩。

雲琅沒有直接上山,而是在弄死三個獵夫的小屋裡準備停留一夜再走,他不是很確定身後有沒有人追蹤。

這座死過人的木屋,很顯然被獵夫們拋棄了,裡面再也沒有準備好的食物,以及柴火,火塘里的柴灰冰冷,甚至吸收了太多水分凝結成塊。

雲琅拖來了一顆枯樹,用寶劍砍成柴火,不一會就升起來了一堆火。

傍晚的時候,山嵐陣陣,風從平原上,河面上吹過來,引發了陣陣松濤。

一個人的時候,雲琅總是非常的自在,不論是煮茶,還是烤肉,都得心應手。

游春馬越來越不安,雲琅笑著忍住了想要呼喚大王的衝動。

他相信,只要他走進松林,老虎大王就該收到他到來的信息。

老虎知道了,太宰也自然就會知道,他或許不相信雲琅會出賣他,卻一定會探查一下雲琅有沒有被有心人盯梢。

飯菜,自然是要做三份的,太宰的麵條,雲琅的米飯,老虎的豬腿一樣都不能少。

當游春馬驚懼的圍著雲琅轉圈子的時候,就聽門外有人道:「把馬牽出來,要不然一會被老虎嚇得屎尿齊流的,還怎麼吃飯。」

聽到這個熟悉的聲音雲琅心裡就暖和,剛剛把門打開,就被老虎撲倒在地上,好在,他很有先見之明的戴上了一張面具,才逃過老虎的**。

太宰一把抓住游春馬的韁繩,將它牽了出去,這才沒有波及到剛剛做好的飯食。

跟老虎親熱了好久,它才把注意力放到烤的溫熱的豬腿上,把豬腿叼在一塊乾淨的木頭案子上,這才用兩隻爪子按住開始大嚼。

「又長高了一些,咦,從哪裡弄來的羽林軍服,還是郎官1

雲琅把印信遞給太宰,得意的道:「偽帝劉徹給的。」

太宰研究了一下印信撇撇嘴道:「這是昔日大秦的宮騎的腰牌,去掉了最上面的秦鈕,就成羽林郎官印信了。

這次出去有什麼收穫?」

雲琅笑道:「收穫就是我成了羽林郎,有資格購買驪山腳下,渭水之濱的土地,倒霉的就是偽帝開價兩千萬。」

太宰咬咬牙道:「如果變賣遺物,應該可以湊齊這筆錢。」

雲琅嘿嘿笑道:「少傻了,這是人家在為難我,我一個孤兒,要是能輕易地拿出兩千萬錢,人家才會懷疑呢。

說白了,根本就不是錢的事情,皇帝跟一個小小的羽林郎做生意才是天大的笑話。」

「那該怎麼辦?」

「其實是好事,你別忘了,但凡是皇帝都有一言九鼎的壞毛玻

只要我憑藉一己之力賺到了兩千萬錢,這塊地就鐵定會屬於我們。

我現在要做的就是慢慢敲定腳跟,讓人人都知道皇帝曾經說過這樣的話,最後做成這一樁可笑的買賣,並且讓他成為鐵一樣的事實。」

太宰嘆息一聲道:「我久在深山,對這些已經非常陌生了。」

雲琅瞅瞅太宰已經大半花白的頭髮,心頭一軟低聲道:「我來辦,你不用擔心,我不在的日子裡,你可曾發病?」

太宰苦笑道:「都是賤毛病,你在的時候心神鬆懈,萬病齊發,你不在的時候,我就什麼事情都沒有。」

「鹿奶一定要每天都喝,一頓都不能少,我們還要一起努力,在始皇陵上修建一個大大的莊園,讓這裡成為人煙密集之地,只要經過幾年改造,我想,即便是當年修建皇陵的人復生,也認不出這裡的原貌。

將始皇陵從天外天搬進人間,才是對他最好的保護。」

太宰點點頭道:「你是對的,我們以前只是簡單的防護,只要有人進來,就會被斬殺,這些年死在這裡的人越來越多,終究有一天,會被人看出蹊蹺來的,殺人隱瞞,終究不是長久之計。」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meinvxuan1長按三秒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