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漢鄉>第五十三章鹹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三章鹹魚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

就在他咬牙切齒的放下長弓的時候,在他不遠處的一棵樹上,也有一個收起了長弓。

他領到的命令有兩個,一個是保護雲琅不要出意外,另一個就是看看雲琅在幹什麼。

昨晚突然出現的老虎嚇了他一跳,而一爪子撕開他坐騎的脖子之後不吃,卻立刻消失的老虎他還是第一次見到。

這讓他非常的擔心,雲琅會被老虎吃掉,不管從哪一個角度來看,那個長的如同兔兒爺一樣的少年,不可能打的過那頭錦毛斑斕猛虎。

所以,當雲琅清晨站在山包上鬼哭狼嚎的時候,沒人知道他的心裡有多麼的欣慰。

公主殿下是一個和善的人,這是大漢國上下公認的,長平侯爺也是一個待下寬鬆溫和的人,這也是大漢國上下公認的。

只有他們這些公主與侯爺身邊最親近的奴僕,才知道公主跟侯爺是多麼的和善……

來之前,郎福已經仔細閱讀過,其他人搜集到的關於雲琅的所有文書,包括雲琅身邊的武器模樣,跟衣食習慣,以及所有傳聞跟調查事實。

他如今要做的就是繼續不斷地豐滿這個文書。

已經有很久沒有被派遣過這樣的任務了,這讓郎福非常的重視。

卓氏有暗算雲琅之心!

郎福心中暗暗有了計較。

雲琅在測度土地,並且繪製了山川地形圖。

這是跟蹤了雲琅一整天之後得出的結論。

至於昨晚雲琅脫離視線一夜的事情,郎福也找到了結論,那就是雲琅在那片山林里有一個小小的破舊的臨時聚居地。

他甚至在那間小木屋的外面,找到了三具已經腐爛不堪的屍體。

其中一具屍體脫落的頭皮下,赫然有短短的半截鐵針,拔出來之後經過比較,發現與雲琅身上的鐵針如出一轍。

另外一具屍體腦袋上也插著一根鐵針,位置也沒有第一具屍體上的正,看樣子是慌忙插上去的。

至於第三具屍體胸口上巨大的創傷,他只是看了一眼跟屍體埋在一起的匕首就明白是怎麼回事。

看完屍體,郎福對雲琅的欣賞之意就更加的濃重。

他甚至只要稍微推敲一下就能復原出事情發生的經過。

此子,極善操弄人心!

這是郎福在鑒定雲琅報告上,下的最後一個定語。

雲琅帶著一匹馬,在荒原上停留了足足兩天,在這兩天里,他已經大致對皇陵以及這裡的山川地貌有了一定的了解。

當他來到一片荒草生長的格外不茂盛的地方,露出了奇怪的笑容。

如果兩千年來這裡的地貌沒有翻天覆地的變化的話,按照始皇陵巨大的封土堆計算,他腳下這片距離始皇陵五里遠的土地就該是兵馬俑的所在地。

夯土層不適合植物生長這是一個常識。

雲琅準備把這一片土地當做自家的陵園,只要是自己莊園里的人去世,都可以埋葬在這裡。

他相信,經過幾代人的努力死亡,這裡遲早會變成一片巨大的亂墳崗!

反正這裡的夯土層很厚,不擔心有人會向下挖幾十米。

至於埋在地底深處的兵馬俑,正好守衛這裡死去的靈魂。

不知不覺,一幅山莊圖,就在雲琅的筆下形成了,那裡是農田,那裡是穀場,那裡是墓園,那裡是莊園都有了非常明確的布置。

最後一筆落下的時候,正是太陽西下的時候,渾濁的渭河被殘陽照射的如同血一般殷紅。

有幾處波浪泛著金花,美的如同一張油畫。

「始皇帝真他娘的會選地方,把這地方選座自己的墓地。

在這裡修建莊園,這眼光,除了老子之外也沒誰了吧?」

再次欣賞了一下自己的傑作,雲琅滿意的收回了絹帛。

游春馬再次驚慌起來。

雲琅朝不遠處的那片松林,看了一眼,就跨上了游春馬,不用揚鞭,游春馬就瘋狂的沿著大路狂奔起來。

雲琅隱隱聽見一聲悲涼的虎嘯,長嘆一聲,把身體伏低,減少一點風阻,好讓游春馬能跑的再快一些,至少,能在天黑前,進入不遠處的羽林軍營。

事實證明,游春馬跑的還是不夠快,等雲琅來到羽林軍營的時候,軍營已經關閉,這個時候,就算是皇帝來了,大營的大門也不會打開。

原本不是這樣的,自從周亞夫不讓文皇帝半夜進細柳營之後,大漢軍隊就有了這樣的規矩。

同樣沒有能進入軍營的人很多,沒人鼓噪,紛紛找了一塊乾爽的土地,倒頭就睡,準備等明日再進軍營。

雲琅也是如此,只是剛剛躺下,就聽到躺在他身邊的羽林飢腸雷鳴。

剛剛就是這個羽林見他是郎官,把一小塊乾爽的細沙地讓給了他。

雲琅的乾糧還剩下很多,軍營外面禁止大聲喧嘩,他就取出一塊餅丟在了那個羽林的身上。

羽林驚呼一聲,馬上就把目光投向城寨頂上,果然,已經有一個傢伙舉著弩弓瞄準了這裡。

他趕緊低下頭,抱著餅子狼吞虎咽起來。

一塊餅吃完了,他如同蛆蟲一樣挪動到雲琅身邊低聲道:「多謝郎官,不知還有沒有這種麥食,我家小弟也沒吃。」

「你妹啊,剛剛吃的時候怎麼沒想到你弟弟?」

「標下沒有妹子,弟弟倒是有一個,剛才餓昏頭了,沒想起來。」

雲琅沒好氣的又丟給他一塊餅……

給出了一塊,然後就給出了兩塊,很快,他的乾糧包袱里就一塊餅都沒有了。

城寨上面的軍士非常的好奇,城門外邊原本亂七八糟橫躺著的晚歸軍卒,現在已經聚成了一疙瘩。

一枝火箭落在最中間,雲琅漂亮的郎官鎧甲就暴露在火光之下。

一個巡營的郎官怒罵道:「身為郎官,也沒有及時回營,這是羽林之恥!

今天帶隊出操的郎官是誰?」

「徐正1另一個身著郎官鎧甲的羽林惡聲惡氣的道。

「不對啊,老徐已經回營了,晚飯我們一起吃的,還喝了一角酒。」

「不管了,明日就知道是誰了,到時候挨鞭子的時候就知道郎官晚歸是個什麼滋味了。」

這些話雲琅聽得真真切切,低聲問旁邊的羽林:「你們今天出操了?」

羽林有氣無力的道:「全副武裝,狂奔五十里,日落前沒有歸營,沒有晚飯,明日也沒有早飯,還要繼續出操。

三次未能歸營者,革出羽林衛。

郎官,您很面生埃」

「我是前來報名入軍的。」

「啊,看在您的食物份上,標下勸您,如果明日不是最後報名而入的期限,您最好在日出前離開,養好精神再來。

這些天,公孫大魔頭不知道發什麼瘋,死命的操練,再來兩次,耶耶就要**死了。」

「怎麼會這麼慘?」

「慘?這算什麼,郎官,看您細皮嫩肉的,一看就是功勛之後,就您這樣的,要是不被公孫魔折騰死才是怪事情。」

「為何?」

「為何?

公孫魔總是說現在的羽林全是廢物,進羽林衛的人一代不如一代,還說你們這些功勛之後,依仗長輩恩澤,輕易就能進羽林,自己還不學無術,文恬武嬉最壞風氣。」

「郎官也不放過?」

「郎官?郎官算什麼,檢校校尉都跑的屎尿齊流啊,就是上個月岸頭侯張次公家的老二張自。

因為那一次的事情,大家都叫他屎尿校尉,受不得辱,拔刀砍掉了一根手指發誓,說什麼再也不會落後。

結果,十天前又沒能按時回營,覺得沒臉待了就直接回家。第二天下午就被他爹捆著送來,人都被抽爛了……慘啊1

「這他娘的還是親耶耶嗎?」

「這話問得好,是親耶耶,只是母親是侍婢,這麼說兄弟你是嫡子?」

「獨苗1

「啊哈,獨苗來什麼羽林啊,將軍不會讓獨子上軍陣的。」

「誰要上軍陣了,耶耶是來羽林混日子的,順便看看有沒有機會混點便宜軍功1

周圍的羽林軍校聽了雲琅的話,齊齊挑起大拇指誇讚道:「有志氣,來羽林不想出戰,又想混軍功的,您是頭一位1

雲琅低聲笑道:「萬一成功了呢?告訴你們,人,一定要有夢想,沒夢想他娘的跟鹹魚有什麼區別。」

「有道理啊,鹹魚兄,小弟在此祝你混軍功成功1

「哈哈,客氣,客氣……」

疲憊的軍校們嬉笑了一陣子就鼾聲如雷。

天亮的時候,卻再也找不見那位鹹魚兄,這讓很多軍校以為自己昨晚只是作了一個夢。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gegegengxin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