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漢鄉>第五十七章我不造孽,天造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七章我不造孽,天造孽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玄幻魔法

第五十七章我不造孽,天造孽

聽到要僕役的事情沒戲了,雲琅當然不會繼續停留,站起身就走,臉上諂媚的笑容也沒了。

卓姬嘆口氣道:「你就是這樣一個人,用到人家的時候,趴在地上都成,一看沒用處了,立刻就翻臉。

長氣的跟你才是這裡的主人一樣。

你就不能再有點耐性聽我把話說完?」

雲琅指指自己的臉皮道:「我是二皮臉我知道,問題是我沒有時間再跟你們客套,如果水車,水磨修不起來,別說臉皮,腦袋都保不祝」

卓姬憤怒的把面前的果盤推到地上,雙手拍打著錦榻道:「那就快點滾,快點被皇帝把腦袋砍掉,我也眼不見為凈1

雲琅笑嘻嘻的靠近錦榻,找了一個角落坐下來道:「計將安出?快點,保人頭的功夫沒時間瞎扯。」

卓姬的小腿很漂亮,光滑的如同白玉,就是纏繞在上面的襪子系帶很礙眼。

「看什麼呢?」卓姬閃電般的將小腿收回裙子底下,腰身一曲,豐隆的臀部卻變得更加圓潤。

雲琅吞咽了一口口水道:「你的腿生的好看。」

「登徒子!滾開1

平叟老神在在的繼續品茶,茶壺在他手裡很穩,不論是雲琅無賴的模樣,以及卓姬嬌媚的狀態都不能讓他放下心愛的茶壺。

只是見雲琅跟卓姬有繼續打情罵俏的趨勢,才抱著茶壺道:「想要不受人家鉗制,只有一個地方有可能弄到足夠的僕役。

那個地方,長平公主的手還伸不進去,可以說,在那裡,你的才智才能得到最大程度的發揮1

雲琅看著平叟非常的警惕。

陰陽家從來就不出什麼好主意。

「夫天地陰陽,陽極而陰生,陰極而陽生,兩者相輔相成,妙不可言。

長平公主威勢無雙,三輔之內莫敢不從,然此事終究上不得檯面,因此乃是陰勢。

陰極陽生乃是必然之事,極陰之地必有陽眼生,那塊地方就是你的陽眼。」

雲琅聽得一頭霧水,瞅瞅卓姬,她也好不到那裡去,看樣子今天做主的人該是平叟才對。

「什麼地方?」

「上林苑1

雲琅泄氣的推開卓姬的美腿,仰面朝天的躺在錦榻上,一邊忍受卓姬踹他,一邊道:「上林苑裡連野獸都快沒了,哪裡來的人?」

平叟笑著遞給雲琅幾片竹簡,雲琅看過之後,疑惑的道:「上林苑去年被獵夫捕獲的野人就有三百五十六人之多?」

平叟笑道:「還有被梟首的一百八十一人,還有被販賣的婦孺皆不算在內。」

雲琅皺眉道:「上林苑中居然隱藏了這麼多人?」

平叟嘆口氣道:「皇帝八年前划長安、咸陽、周至、戶縣、藍田五縣土地的半數為上林苑,縱橫三百里,有灞、滻、涇、渭、灃、鎬、澇、潏八水出入其中。

那裡土地肥美,物產豐富,原本就是人煙稠密之所在。

有人不願為宮奴,又不願意遷徙去偏遠之地,自然就會有無數的隱戶。」

「你的意思是要我收攏這些隱戶?

皇帝發怒怎麼辦?」雲琅不是沒考慮過這事,只是覺得不怎麼靠譜這才作罷。

「遵照國法而行,怎麼會觸怒陛下?」

「怎麼個遵照法?」

「你的莊園在上林苑,這是最大的便利,直接從獵夫手裡就地購買就是了。

如果能通過霍家小郎動用羽林去捉,效果更好,五十萬錢,就足以讓軍中那些窮漢們眼紅。」

雲琅沒了繼續聽下戎攏坐起身道:「那樣會死人的,死很多人。

不論是獵夫們還是羽林都沒有把那些所謂的野人當人看。

與其死很多人才能達成目的,我還不如直接跪在長平面前求饒。

我的膝蓋痛一些,好過別人被長槍穿胸,割頭取耳。」

說完話,認真的對卓姬道:「你的小腿真好看。」

然後就笑著離開了卓氏鐵器作坊。

卓姬抱著膝蓋看著平叟道:「一個賊偷,騙子,無賴,混賬,驕傲,聰慧的混蛋,偏偏有這樣的堅持,您說怪不怪?」

平叟笑道:「大人物都有一些莫名其妙的堅持,我更看好他了。」

「包括讓我故意露出小腿?」

「你該多露一些的……」

「司馬成了相府的謁者,秩四百石。」

平叟搖頭道:「你需要一個靠的住的男人,不需要一個玩物。」

「可惜了那些詩賦。」

「你不是也會作賦嗎?想看了自己作就是了,深淺不過是一些辭藻罷了。」

「我年紀大他太多,等他成年,我已美人遲暮。」

「相信老夫吧,少年人成長的速度遠比你想象的快,對於一個懵懂的少年來說,美艷的婦人才是他們的毒藥1

雲琅回到家裡的時候,他就吃到了可口的麵條,這對他來說已經是莫大的享受。

白色的麵條上面還放了一些青菜,中間還著一顆生熟相宜的太陽蛋。

雲琅吃的非常香甜,他似乎忘記了劉徹那道冰冷無情的旨意。

「家裡有石磨了,以後記得磨一點炒熟的芝麻,做一點芝麻鹽調味。」

丑庸乖巧的答應了一聲,就拉著東張西望的小蟲下了樓。

主人家心情不好,家裡的也就沒有什麼歡樂可言。

平叟的主意其實不錯,如果羽林跟獵夫捕獲野人的時候能夠不死人,雲琅會欣然笑納。

只可惜,這種事在大漢永遠都不可能發生。

雲琅可以對別人製造的殺戮袖手旁觀,因為這是別人製造的罪孽,他覺得自己一個外來人沒有資格說三道四。

至於自己製造殺戮,這不符合雲琅的是非觀。

高傲的木匠再也沒有來過,卑微的石匠滿口答應,卻也沒有來過。

就連霍去病也沒有來過,估計是被長平給禁足了,這讓雲家徹底變得安靜了下來。

雲琅再也沒有出門,而是在家裡繼續在絹帛上寫寫畫畫,丑庸她們經常能看到雲琅房間里的燈火在四更天的時候依舊亮著。

一記炸雷在天空響起。

一場暴雨不期而至,它來的是如此的迅猛,如此的讓人猝不及防。

豆大的雨點敲擊在雲琅的窗欞上,里啪啦的作響。

雨點碎裂之後化作雨霧,從蒙在窗戶上的青紗縫隙里鑽進來,讓整間屋子變得潮乎乎的。

院子里已經開始有積水了,梁翁披著蓑衣,清理院子里的排水溝。

丑庸跟小蟲兩個費力的推著接雨瓮讓它去該去的地方。

梁翁多病的老婆裹著皮襖坐在窗前,擔憂的瞅著在雨地里忙碌的丈夫跟女兒。

大槐里是陽陵邑里的高尚住宅區,一般情況下,高尚住宅區都被建造在地勢比較高的地方。

排水溝通暢之後,院子里的積水很快就排光了,沿著街邊的石渠去禍害住在低處的人。

「雨太大了,地里的莊稼要倒霉了。」

換過乾爽衣衫的梁翁抱著一碗茶湯,擔憂的道。

丑庸漂亮的頭髮被雨水澆得濕漉漉貼在腦門上,一邊用干麻布擦拭頭髮,一邊道:「咱們家有沒有糧食地,操這個心做什麼。」

梁翁苦笑道:「傻女子,地里的糧食糟了災,市面上的糧食就會漲價。」

丑庸抬頭瞅瞅二樓疑惑的道:「咱家都被糧食塞滿了,小郎的房間里都堆著半房間的麥子,夠我們吃一輩子的。」

說起這事,梁翁就得意,這事是他乾的,小郎之說多買糧食,他就一口氣買了一千石,如果不是家裡實在是沒地方堆糧食了,他還能買來更多。

家裡有糧,遇事不慌,這是老梁這種吃過大苦的人一輩子追求的夢想。

沒想到現在就實現了。

「趁著大雨,別人還沒反應過來,再買一些,越多越好。」

雲琅坐在二樓,聽見了老梁他們的閑談,心頭一動,就趴在窗戶上吩咐梁翁。

說到買糧,梁翁立刻就來了精神,二話不說,就披上蓑衣,出門買糧去了。

「小郎,買來的糧食往哪裡放啊?」

丑庸很擔心她漂亮的房間被糧食給佔了。

「放在你的床上1

雲琅說完話就重新關上了窗戶。

小蟲笑的嘎嘎的,丑庸拿雲琅沒辦法,卻一把拉住小蟲道:「你今晚就睡在糧食口袋上1

小蟲連連點頭道:「好啊,好啊,最好把我的屋子用糧食給塞滿。」

事實證明,有糧食憂患意識的人不僅僅只有梁翁跟雲琅。

梁翁跑第一趟的時候,雨停了,糧價還是往日的價格,等他跑第二趟的時候,又開始下雨了,糧價就漲了一成,當他跑第三遍的時候,黃豆大小的雨點又開始傾瀉,糧價已經上漲了三倍。

即便如此,拿著錢也買不到糧食了。

「已經下了三天,這一次真的是遭災了,小郎你沒看見,城外全是人,都在田地里冒雨收糧食……男女老幼算是全上陣了。

老天爺啊,這麼大的雨,穀子,糜子全部倒在爛泥里都散架了,這可怎麼收喲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