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漢鄉>第五十八章令人失望的大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八章令人失望的大漢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玄幻魔法

第五十八章令人失望的大漢

大雨下了整整七天,即便是這樣,天色依舊未曾放晴,天空中還是有濛濛雨落下來,讓人安寧不得。

受創最重的並不是京兆尹,而是河東郡跟弘農郡,其中弘農郡平地水深一丈,房屋倒塌無數,百姓只能困居高處,與逃避水災的蛇蟲一起嗷嗷待哺。

河東郡境內六條河流齊齊潰堤,大水漫延河東,一十六縣竟成澤國。

右扶風山林眾多,一場大雨引發山洪,從右扶風到京兆尹的道路全部被衝垮。

官府一氣徵發民夫八萬,日夜不停的搶修從右扶風到京兆尹的道路。

河東,弘農已經顧不上了,官府一心想要搶通右扶風,先把裡面的大軍接應出來,應付即將到來的民變。

大街之上風聲鶴唳,除非有辦法,否則沒人上街,現在,街道上全是軍兵,轉瞬間,一座繁華的陽陵邑就變成了一座死城。

雲家的大門關閉的死死的,不掛誰來都不開門,家裡老的老小的小,要是有強盜跑進來就麻煩了。

「只准吃個半飽,沒事就喊餓,不能讓人知道我們家有糧食,官府正發瘋般的籌糧呢。」

梁翁趴在門縫上朝外看看,然後就喝罵端著大碗吃飯的小蟲。

小蟲被耶耶鐵青的臉色嚇壞了,連忙把飯碗藏在背後。

雲琅站在二樓上,輕易就能看見外面。

大槐里還算是安靜的,越過前面一大片低矮的平房,西市,東市全都是人,哭鬧聲即便隔著老遠都清晰可聞。

雲家的東面是長平侯府,西邊是上林署監事家,一個鬍子老長的傢伙,跟雲琅一樣站在樓上眺望遠方。

見老傢伙看過來了,雲琅就遙遙躬身施禮,老傢伙也拱手還禮。

看了一陣子,兩人不約而同的轉身進了房間。

對雲琅來說,這場雨並不算大,他見過更大的,關中在他的時代里曾經暴雨半個月,滿世界的新聞都說關中遭災,可是,也僅僅是新聞上吼幾嗓子,在雲琅他們這些群眾一人捐出了一百元之後,災荒好像就過去了。

沒聽說把誰家的糧食拉走救濟災民,也沒聽說把誰家的壯勞力拉走去修路。

倒是那些商人們歡呼著要求去重建災區,最後一個個賺的肥頭大耳朵的。

一百元就過去的事情,至於嗎?

於是,在軍兵上門的時候,雲琅大方的給了一萬錢,那些軍兵就不再理睬雲家一屋子的老弱病殘。

「福兮禍所依,禍兮福所伏1這是雲琅這幾天經常說的一句話。

每日里都歡喜的看著別人家強壯的僕役被軍兵們用繩子串起來帶走。

官身是個好東西,至少在賄賂的時候人家知道這是自己人,不會出現告發這種事。

商人就倒霉了……只要遇到災年,他們就是這個世上最大的肥豬……

「我出了一百萬錢礙…一百萬錢礙…他們怎麼還是把我家的僕役全部帶走了……」

第一次看見卓姬靠在糧包上痛哭,雲琅心裡很舒服。

「趕緊住嘴,人家不僅僅要壯男,聽說連壯女都不放過1

雲琅的嚇唬性的言辭自然對卓姬沒有什麼威懾力。

「作坊里現在全是婦人,一個男人都沒有……我只好搬過來……平叟看家。」

好不容易聽卓姬顛三倒四的把話說清楚,雲朗無奈的道:「住過來沒問題,只能睡糧包上了。」

聽雲琅這麼說,卓姬才注意到雲琅這間被糧包塞得滿滿當當的房間。

「天殺的,你怎麼會有這麼多糧食?」

「在你們都以為新糧馬上收穫,清除舊糧空倉庫的時候買進的。

就一個字,便宜1

卓姬苦澀的道:「出舊糧進新糧這是每年都要做的事情,今年也不例外。

誰成想,再有十天新糧就要下來了,偏偏這個時候下雨。

老天爺這是不給人活路埃」

雲琅見卓姬雙目通紅,明顯好久沒有睡好了,就攤開自己的床鋪道:「睡一會吧,我去給你熬粥,白米粥1

說完就走了出去。

卓姬挪到床鋪邊上一屁股坐下去,這時候才發現身體沒有一處不是酸痛的。

屋子裡滿是糧食味道,說不上難聞,也說不上好聞,只是不難受罷了。

少年的床鋪很乾凈,也沒有怪味道,皂角的清香有些濃郁,毯子鬆鬆軟軟的像是才被炭火烤過,只有那隻塞滿了蕎麥皮的枕頭很奇怪,不過,枕上之後不像木枕,玉枕那樣硬,更不像錦枕那樣鬆軟,軟硬適中,很舒服,卓姬準備回去之後也弄一個這樣的枕頭。

細雨蒙蒙的天氣里本就適合睡覺,卓姬腦袋剛剛挨上枕頭不久,就沉睡了過去。

事實上,不管長安三輔發生了什麼事情,也不會缺少她一張安全的床榻。

來到雲家借宿是平叟的主意。

自從老天開始下大雨之後,平叟就要她無論如何也要住進雲家來。

這讓卓姬又是羞恥,又是難過。

可是平叟鬚髮虯張的指著天上的大雨怒吼「你看,你看,連老天都在幫他……」

這些話,讓她無所適從。

卓姬知道平叟不會害她的,尤其在平叟已經把家眷從蜀中搬來長安之後,就更加的確定這一點。

關中大災,讓長平鉗制雲琅的事情成了泡影,長平已經沒有心情和時間去鉗制雲琅了。

諾大的關中,如今已然全速運轉了起來,救災,防災,防止災民暴亂,才是重中之重。

現在,只要雲琅願意,他想要多少僕人官府都會賣給他,只要他能保證餵飽這些人的肚子,保證他們不造反就成。

或許是這兩天太操勞的緣故,卓姬一覺睡到了傍晚才悠悠醒來。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巨大的糧包,她才霍然驚醒,想起這裡是雲家,不是鐵器作坊。

在平叟的堅持下,卓姬這次過來,連丫鬟都沒有帶,平日里,只要她睡醒,立刻就會有人伺候她穿衣洗漱。於是,她就愣愣的坐在床上,有些不知所措。

門,吱呀一聲響了,丑庸帶著笑意走了進來,手裡還端著一盆水。

「大女,您起來了呀,小郎剛才還問起您。」

卓姬愣了一下道:「你叫什麼名字來著?」

丑庸笑道:「丑庸,還是您給起的名字。」

卓姬看著丑庸豐滿的臉蛋,發現這丫頭也不是很醜,至少笑起來兩隻眼睛彎彎的很是讓人舒服。

「這名字不好,改了吧1

穿好衣衫的卓姬看著自己在水盆里的倒影說道。

丑庸搖搖頭道:「小郎說這是一個好名字,只要沒人笑話的名字就一定是好名字,還說賤名好養活。

婢子現在過得很好,正好應驗了這個說法。」

「在這裡沒人笑話你?」

「只有小郎總是嫌棄我笨1

「那就不是笑話了,他幾乎嫌棄這個世上所有的人。」

丑庸立刻笑逐顏開,張著嘴笑道:「小郎是世上最聰明的人。」

對於丑庸這種明顯沒有立場的話,卓姬自然付之一笑。

睡了一天,中飯都錯過了,自然感到腹中飢餓。

雲家人吃飯的樣子很奇怪,東一個西一個的,從主人那裡就沒有什麼好習慣。

雲琅見卓姬一直在看他,就放下飯碗道:「沒規矩是吧?」

卓姬皺眉道:「吃個飯而已,你總是抖腿幹什麼?」

雲琅嘆口氣道:「我這是在安慰自己,努力的告訴身體,好好吃飯,這些飯菜很好吃1

卓姬看了一眼自己的餐盤道:「有稻米粥,有今日祭祀雨神的胙肉,有雞子,還有豆腐跟綠菜,這可是一等的餐飯。」

雲琅丟下筷子無力地道:「你沒吃過川菜,沒吃過湘菜,沒吃過孔府菜,沒吃過潮州菜,更沒有吃過真正的關中菜,當然覺得這些東西很好吃。」

「聽都沒聽過1

雲琅重新端起飯碗,狠狠地喝了一口粥道:「吃飯,吃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