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漢鄉>第六十二章鳥獸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二章鳥獸散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

第六十二章鳥獸散

大災之後必有大疫!

放在後世這句話就變成了大災之後防大疫。

一旦發生了巨大的災情,災區裡面就會充滿了把全身裹在白色防化服裡面的恐怖的人,背著一個噴霧器滿世界的噴洒藥水,不但殺毒,也殺蚊蟲。

雲琅相信這是一個必須的手段,以後世強大先進的衛生防疫能力,每次都如臨大敵,在這個生態脆弱,人人喜歡滿地便溺,吸收天地靈氣的時代里,如果可能,他想把家裡的這幾個人包括他自己全部泡進巴斯消毒液里煮一遍。

雲家最不缺的就是爐子,主要是主人很難伺候,總是需要熱水,自然就會多備幾個鐵爐子來燒水。

不一會,在濃煙滾滾中,又燒好了一大桶熱水,梁翁驅趕著三個婦人進了廚房洗澡,他自己等小郎泡過之後,也趕緊泡進了藥水里。

雲琅不準霍去病再用清水洗身體,換上雲琅的衣裳,兩人的身體上散發著同樣酸溜溜的味道,坐在屋檐下開始喝茶,吃點心。

棗糕這種東西,霍去病就吃不夠,一個人吃了一盆棗糕,這才意猶未盡的放下盆子,喝了一口茶水。

「我想回去,雲琅,你別怪我,我知道我舅母在難為你,可是我一點辦法都沒有,我說了,卻招來了禁足……可是……」

雲琅拍拍霍去病的肩膀道:「快回去,就按照我家的法子辦,主要是不能喝生水,吃生食,不得隨地便溺,發現有人發熱,鬧肚子就一定要隔離,家裡多備紗帳,不能有蚊蠅。」

霍去病感激的看看雲琅,咬咬牙,穿著雲琅的衣裳就翻牆進了長平侯府。

以德報怨自然不是雲琅的本意,只是疫病這東西太過惡毒,一旦真的爆發,後果太恐怖……

在大漢,一個村莊發生疫病,那就封鎖一個村莊,如果一個鎮子發生了疫病,就會封鎖一個鎮子,如果一座城發生疫病,他們就會封鎖一座城……只許進,不許出,直到疫病徹底結束……

「收拾東西,我們明日一大早就出城,去上林苑。」

雲琅對梁翁吩咐道。

「小郎,咱家在上林苑裡沒房子,去了住在那裡?」

「松林里有一間木屋,我們暫時住在那裡,就算是那裡有野獸,也沒有城裡的疫病可怕。」

梁翁點點頭道:「確實如此,這就去準備。」

很快,梁翁就找來了三輛馬車,四個人忙忙碌碌的往馬車上裝行李。

傍晚的時候,疲憊的卓姬回來了,她身上也是一股子酸溜溜的味道,看來也用醋洗了一個澡。

卓姬看著忙碌的丑庸,以及被堆得高高的馬車,不解的問道:「你們要去那裡?」

雲琅把一床厚厚的羊毛褥子丟上馬車道:「出城1

「出城?為何?」

「躲疫病1

「疫病是可以躲開的嗎?」

「廢話,人煙稀少的地方,疫病發作的可能就少,人煙稠密的地方,疫病發作的可能就高,這是常識。」

「等等,我也跟你們出城!對了,你要去哪裡?」

「上林苑1

「那裡是荒野,你不如跟我去終南山1

雲琅上前一把抱住卓姬,在她耳邊輕聲道:「謝謝你,你算是第二個真正關心我的人,這份情誼我記住了。」

卓姬這一次沒有發怒,她能感受的出來,雲琅這一次擁抱她沒有占她便宜的意思,只是一門心思的想要表達感激之心。

「終南山裡有糧食,如果你需要的話,隨時可以去拉。」

雲琅笑道:「你以後如果有什麼過不去的難題,記著來找我,一次一斤黃金,童叟無欺。」

卓姬笑了起來,她記得當初在渭水河畔,雲琅就說過這樣的話,那時候她覺得自己被人勒索了,現在,這句話重新出現,她卻覺得自己佔了很大的便宜。

「什麼時候幫我解決問題能不收錢?」

「這不可能,如果我免費幫你出主意,後世子孫一定會怪我奪了他們的衣食。」

「好,等你的莊園修建好了,我登門祝賀1

「快去準備吧,無論城裡會不會有疫病爆發,人煙稀少的地方總是安全一些。」

跟雲琅相比,大漢的人總是顯得遲鈍一些,天明的時候,在霍去病的護送下,雲琅帶著家裡的一千擔糧食出城,並沒有受到城衛的為難。

看樣子長平已經吩咐過了。

「你真的不要護衛守護嗎?」

「不用。」

「你保護不了你的四個僕役。」

「只要在山林里,我就能1

「為何?」

「因為我有糧食1

「這話說反了吧?就因為你有糧食,才是招賊的根源。」

「放心,我會用愛心來感化他們的。」

「我想罵人1

「這裡天高海闊,只要不罵我,你可以隨便罵,就算是罵你舅母,我也裝作聽不見。」

霍去病嘆口氣道:「昨日,我舅母對我說,她很擔心你活不到成年。

不是每一個人都像她一樣只會用懷柔手段,也不是所有人都會在你擺脫羈絆之後像她這樣的溫和的放棄。」

「劉穎是一個貪婪的人,而且還有些無恥,我知道他打的是什麼主意,且看吧1

霍去病擔憂的道:「旁光侯看似平和,其實心胸最是狹窄不過,陛下之所以棄用旁光侯,最大的原因就是此人野心太大。

拋棄了皇室的尊嚴,穿著草鞋充當墨家的矩子,以墨家之名,行他收攏人心之事,是一個心機深沉之輩,你要小心。」

雲琅整理一下游春馬的馬鬃無所謂的道:「看樣子皇家好人不多埃」

霍去病看看周圍無奈的道:「四十幾個藩王兩百多公主,一個個相互傾扎,好人活不長的。」

「看來以後要遠離諸侯王,更要遠離皇帝才能活得好埃」

霍去病笑道:「無所求自然要遠離,有所求自然要靠攏。」

「所以我選擇了把上林苑當家,這樣做不但能獲得皇家的庇護,也能最大限度的遠離皇家。

霍兄,在這個世界上生存我們需要足夠的智慧,皇帝如同一個能湮沒一切的黑洞,你要小心,別沒有拿到自己想要的,卻把生命搭在上面。」

「你今天說的話很怪,有點像是在交代後事,難道說你不去羽林了?

能拖到現在,將軍已經是看在我舅母的份上了,再不去,會有人來捉你。」

雲琅看著兩邊蕭瑟的山野,長吸了一口氣道:「我已經給公孫將軍去了一封信,說明了這裡的事情,短時間內,他應該不會來煩我,畢竟,水車,水磨關係到百姓生計,將軍會有計較的。」

霍去病搖頭道:「我總覺得你哪裡不對,你在刻意的疏遠所有人。」

雲琅笑道:「目的達到了,繼續在那個危險的漩渦里掙扎,你覺得是好事?

以後想要見我,就來上林苑吧1

「你不回陽陵邑,也不去長安了?」

「躲閃都來不及呢,如何會主動粘上去?」

「這麼說,你的目的就是這三千畝地?」

「對啊1

「我們這些人算什麼?」

「朋友1

霍去病淡然的點點頭算是默認了,雲琅表現出來的疏離感,依舊讓他很不舒服。

雲琅取出那柄紅玉匕首,遞給霍去病道:「你饞這柄匕首很久了,現在送給你。」

「算是我幫你運糧出陽陵邑的報酬嗎?」

「滾,這柄匕首比這些糧食加起來都值錢。」

霍去病臉上終於有了一絲笑意,拍拍雲琅的肩膀道:「讓你兄弟準備好,明年清明,我們好好地惡戰一常」

車隊很長,一千擔糧食就佔據了五十輛馬車,糧包摞得高高的,這讓雲琅非常擔心馬車脆弱的木頭輪子能否承受這樣的重壓。

走了三十里地之後,他終於放心了,那些車輪雖然給人的感覺很脆弱,卻吱吱呀呀的走了三十里路之後依舊在堅持。

城外一片破敗。田野里還有倒伏的莊稼,這些莊稼的禾穗被剪走了,地里依舊還有宮奴在不死心的翻檢地里的莊稼,看樣子是想撿拾一點漏掉的禾穗。

「大災已經釀成,今明兩年,他們的日子難過了……」雲琅指著那些赤身裸體的人,一臉的黯然。

「大災之後總有關於疫病的謠言,城裡的人也將離開,一來是為了躲避疫病,二來方便去鄉下就食,總之,就是一場鬧哄哄的鳥獸散。」

霍去病明顯更加關心城裡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