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漢鄉>第六十九章冰冷的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九章冰冷的心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都市言情

第六十九章冰冷的心

張湯一離開,荒原就變得春暖花開。

軍司馬,在大漢已經不是一個小官了,遑論是羽林的軍司馬,掌軍中賞善罰惡職能,羽林軍中位置僅僅在公孫敖之下。

建章宮騎也就是羽林雖然只有兩千人,卻是皇帝親軍,地位超然,即便是最底層的軍卒,也是謁見過天顏的。

只是,羽林軍隸屬南軍,負責皇城守衛,很少成建制的派出作戰,往往都是挑選軍中最勇悍者編入北軍屯衛上陣殺敵。

雲琅成了軍司馬,就已經確定,只要他自己不犯傻,就不可能帶兵出征。

對於這個結果,雲琅還是很滿意的,前些天見識了羽林訓練的殘酷,現在好了,直接成了長官,再也不擔心被公孫敖當狗一樣的虐待了。

張湯帶來的種子不多,只有一小袋,除過幾種瓜子云琅是認識的之外,其餘種子他也不認識,他吃過胡蘿蔔,還從來沒有見過胡蘿蔔種子。

不過啊,有西瓜種子,還是讓雲琅非常的開心,留著口水不斷地幻想明年夏日裡吃冰鎮西瓜的場面。

這完全是苦中作樂的想法,雲琅到現在後脊樑都有冷汗。

自從張湯把兩個宦官首級放在他面前的時候他就知道,如果自己的辦法不靈光,張湯下一個動作就是砍掉他的腦袋。

腦袋跟西瓜的區別很大……不過,終於了卻了一件心事。

只希望這馬鐵蹄能夠幫到大漢的百姓,因為軍隊的每一分損耗,最後的承受者就是百姓。

一場陰雨過後,大隊的羽林從雲家工地上走過,斗篷殷紅,腦袋上的野雞毛也如同樹林一般茂盛。

雲琅站在路邊,看見了霍去病,也看見了公孫敖。

霍去病的一張小臉的緊緊的,公孫敖似乎很興奮,用拳頭在胸甲上重重的敲一下,還指指他的馬蹄。

雲琅探手丟出一個銀壺,公孫敖伸手接住,搖晃一下,滿意的沖雲琅翹起大拇指,被戰馬馱載著從雲琅面前呼嘯而過。

羽林軍這是要去平叛了。

右扶風遭災之後,有很多百姓遁入了山林,然後就有一個叫做張奇的人在殺了一頭巨大的野豬之後,就自稱奔豕大王。

收攏了幾千流民,嘯聚山林,還趁著鄠縣縣令下鄉查看災情的時候,把縣令以及縣尉給一鍋端了,還把縣令攜帶的糧食分發給災民,號稱要平天下。

雲琅相信這個奔豕天王很快就要被人像抓豬一樣的抓回來,然後在長安選一個好日子被五馬分屍。

那些為了一口吃的跟著他一起造反的百姓,估計也只有死路一條,一千兩百羽林,足夠把整個右扶風翻個底朝天的。

送別了羽林,雲琅就打算忘記這回事,想多了,萬一想到自己也曾經想要反漢復秦,就覺得脖子痛。

家裡的伙食最近好了很多,只要是菜肴裡面忽然多了蘑菇這麼一個選項。

蘑菇中有毒的遠比沒毒的要多得多。

雲琅從來就不敢在這個時代采蘑菇,因為後世吃的好多蘑菇都是經過好幾千年脫毒之後才沒有毒性的,萬一吃到一個熟悉的覺得沒毒的蘑菇把命送掉,那就太不值得了。

「沒有毒1

丑庸往嘴裡塞了好大一筷子,還上下跳兩下,證明自己沒被毒死。

這種蘑菇雲琅認識,叫做雞樅,以前常吃,尤其是做成雞樅油之後,用來拌麵條簡直就是人間美味。

拿水煮著吃,實在是糟蹋了……

「小郎,真好吃1

丑庸跟小蟲兩個嘗到雞樅油拌飯之後,認為自己以前吃的根本就不是蘑菇,是雞肉。

雲琅自己也吃了很多,丟下飯碗道:「以後盡量不要吃蘑菇,這東西弄不好就會讓我們中毒。」

「沒事的,他們常吃1

小蟲剛剛說完話,一張小臉就變得煞白,同時,丑庸的一張臉也變白了。

雲琅怒道:「以後不要沒事幹就去跟那些勞役,工匠們混在一起,更不要把家裡的糧食偷偷給他們,這不是我們家應該管的事情,他們都是有主人的,我們管多了,人家會以為我們有什麼別的心思,想要拐帶他們的奴僕1

「婢子再也不敢了……」丑庸認錯的速度出奇的快。

同一時間,小蟲也跪在地上,痛快的認錯,沒有半分的猶豫。

雲琅怒道:「拿糧食就拿糧食,把糧食口袋戳的都是窟窿幹什麼,罰你們兩個把戳壞的糧食口袋都給縫補好,沒弄好就不要吃晚飯了。」

兩個小丫頭迅速的去了堆放糧食的地方,賣力的把空了半截的糧食袋子抽出來,一袋袋的背去她們的房間,把糧食倒在床上,然後開始縫口袋。

冷眼旁觀的梁翁等兩個丫頭進了屋子,才小聲的道:「小郎,這樣下去也不是個法子啊,這兩孩子最近連覺都睡不好,小蟲母親還說小蟲最近總是做噩夢。」

雲琅搖頭道:「再等等吧,張湯一天不發話我們一天就不能下手。

天子腳下,辦事要牢靠,不能有漏洞把柄被人家捉祝

那些孩子都是些機敏的孩子,你追了這麼些天,找到他們的巢穴了?」

梁翁搖搖頭道:「沒有,主要是不敢深入林子,擔心面有野獸,最近老虎叫喚的更加凶了。

小郎你也要小心,每次您出去散步的時候老虎就叫的越發凶。」

雲琅長嘆一聲道:「慢慢來,慢慢來,穩妥,穩妥第一啊1

一匹白色的駿馬從石板上飛馳而過,馬蹄鐵踩踏在石板上崩出一團團的火星,在黑夜中顯得極為明顯。

馬上騎士一直來到未央宮前,才翻身下馬,氣都沒有喘均勻,就單膝跪地,等著面前的皇帝檢閱。

劉徹等宮衛將那匹馬捆在架子上,翻出蹄子,這才走過去細細的看了戰馬的四個蹄子一遍。

「十一天,跑了多遠?」

騎士雙手舉著一個牛皮筒子大聲道:「回稟陛下,臣八月初九日離開長安,一路上曉行夜宿,雙馬輪換,八月十四日就到了并州晉陽,修整一日,八月十五日往回趕路,方才趕回長安,全途三千里有餘,有并州刺史印信為證。」

宦官接過牛皮筒子,烤開了火漆,抽出裡面的絹帛看了一眼拿給皇帝道:「起奏陛下,并州刺史印信查驗無誤。」

劉徹滿意的點點頭對騎士道:「不錯,賞賜絹帛十匹,下去吧1

騎士謝恩之後,被宦官攙扶著出宮去了。

劉徹再次掃視了一眼依舊翻著的馬蹄子嘆口氣道:「四條鐵片,幾枚鐵釘,讓朕付出的代價太大了。

雲琅身世探查的如何了?」

一身黑色官服白玉為佩的張湯從黑暗裡走出來躬身道:「終不可查1

「龍城之戰,牲畜戰馬損失幾何?」

「一萬萬四千萬錢」

劉徹再次喟嘆一聲道:「四枚鐵片啊!看在這麼多錢的份上,不可查,就不可查吧,告訴他,一旦水車,水磨成功,朕不吝關外侯1

張湯跪倒在地啟奏道:「太過1

劉徹大笑道:「上林苑內的關外侯,有什麼過不過的。」

張湯聞言笑道:「陛下聖明1

「他要收攏上林苑內的野人?」

「正是,為此,雲琅不惜將陛下賞賜的銀錢準備要微臣幫忙換成糧食。

還說,野人也是人,也是大漢的子民,陛下德被四海,如天上紅日,光芒當照耀我大漢國土上的每一個子民才是。」

劉徹點點頭道:「見識還是有一些的,不過,還是年幼,說話不知輕重,既然賞賜了田畝,那就連農戶一併賞賜,百戶為限。

既然他認為野人也是人,那就讓他自己收納野人吧1

張湯讚歎道:「陛下仁慈萬民稱頌1

  • (快捷鍵:←)
  • 漢鄉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