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漢鄉>第七十一章被遺忘的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一章被遺忘的人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玄幻魔法

忘記雲琅的不僅僅有皇帝以及長平,張湯這些人。

劉穎也離開了雲家莊園,只留下不足五百人的僕役繼續給雲家硬化地面。

雲家的主樓起來了,只起來了一座大致的框架跟頂棚,木製的閣樓裡面空蕩蕩的,除過地板之外什麼都沒有。

主樓邊上的雲樓,以及塔樓也起來了,同樣是一座毛坯樓,粗大的木頭裸露在外面,看起來非常的刺眼。

好在地基的用料非常的紮實,這些難看的樓閣還算是結實,雲琅最擔心的下水跟給水也已經解決完畢,路面硬化的也不錯,不論劉穎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工匠僕役們的活計乾的還是不錯的。

穀場平坦,農田整齊,只要將農田上的灌木雜草燒掉之後,被分割出來的大片農田在明年開春就能耕種了。

五百名工匠在用完最後的一車石板料之後,連招呼都沒有跟雲琅打,就離開了。

鼠目寸光是劉氏家族的通病,用你的時候千好萬好,用不到你的時候,就會不理不睬。

背信棄義,忘恩負義也是劉氏家族的通玻

相比韓信,英布,以及被剁成肉醬被眾人分食的彭越。

雲琅覺得自己被皇家遺忘已經是最好的一個結果了。

什麼侯不侯的,張良晚年想要隱居都戰戰兢兢的,自己能在達到目的的同時可以全身而退已經是上天保佑了。

出山是為了始皇陵。

出風頭弄錢還是為了始皇陵。

出仕當官還是為了始皇陵。

在外面裝孫子,當送財童子依舊是為了始皇陵。

如今,目的終於達到了……

時間雖然很短,雲琅卻覺得過了很久。

如今,站在沒有門窗的高樓上遠眺始皇陵,雲琅覺得鼻子酸酸的。

如果說他以前面對始皇陵,只是覺得這是一個巨大的寶庫,現在,再看始皇陵,他就覺得這座陵墓開始有了生命……

工匠們走了,僕役們走了,三千畝地的雲氏莊園,就只剩下雲家五口人。

人走,鳥獸前進,這是必然的。當梁翁看到一頭吊睛白額猛虎在院子外面徘徊的時候,就覺得自己的前路一片漆黑。

好在那頭猛虎僅僅是看了一眼大門,順手拍死一頭不知死活的野豬就離開了。

雲琅提著一個籃子,籃子裡面裝著換洗的衣衫,還有一些丑庸,小蟲撿回來的野栗子,每一顆都非常的飽滿,再加上一隻雞跟一些糕點,就非常的豐富了。

「小郎,您不能再去溫泉了,外面有老虎。」

梁翁見雲琅又要去泡溫泉,連忙出聲阻攔。

雲琅笑著搖搖頭道:「不妨,前幾天就見過那頭老虎,送了他一隻雞,我們現在交情不錯。你看看,人家不是送咱們一頭野豬嗎?快點收起來。」

梁翁很想告訴雲琅,家裡該進一些人了,比如一直被丑庸跟小蟲餵養的那些孩子。

見雲琅並不在意,就生生的把話咽下去了。

雲琅剛剛走進松林,老虎就從大樹後面跳躍出來,跟雲琅頭頂頭的玩耍一會,就咬著籃子跟雲琅一起去洗澡。

雲家的地盤被劃定了,野人們也就自動搬離了這一片山林,於是,獵夫們也就不願意進雲家莊園了。

太宰自然也從繁瑣的巡山任務中解脫出來,他每日最大的樂趣就是坐在斷崖上看雲家莊園一點點的從荒原變成莊園。

最愉快的就是老虎,他現在可以肆無忌憚的在雲家莊園範圍內稱王稱霸,而不擔心有獵人傷害他。

溫泉池子是雲琅最喜歡的地方,自然也是老虎最喜歡的地方。

清澈透明的泉水遠處岩石上流淌下來,在山坳里匯聚成一汪清水。

清澈見底,被陽光一照,如同一汪滾動的玉液。

老虎把籃子放在水池邊,然後就噗通一聲跳了進去,快活的遊動幾下,然後就仰面朝天的躺在一塊石板上,愜意的露出大腦袋,張著嘴問雲琅要吃的。

那隻雞就是給他準備的,雲琅把雞撕開,一塊一塊的喂老虎。

一隻雞對老虎來說不過是餐前甜點罷了,再說了,這傢伙總吃熟食對他並沒有好處。

光溜溜的躺在老虎身邊,瞅著老虎金黃色的皮毛隨著水波蕩漾,非常的羨慕。

他的頭髮也已經長得很長了,現在已經可以挽髮髻了。

以前總覺得男人挽髮髻跟女人似的,現在看習慣了男人挽髮髻,也就不覺得那麼難為情。

秋天的陽光有些毒辣,不過,躺在溫泉水池子里卻沒有那種坐在大太陽底下的感覺。

露在水面上的皮膚被風一吹,反而有些冷。

雲琅把腦袋潛進水裡,老虎也跟著把腦袋鑽進水裡,在水底跟雲琅比賽吹泡泡。

米酒一直泡在水裡,這東西就是要溫熱之後喝起來才好。

老虎的酒量不好,喝一口就瞌睡,不一會呼嚕聲就響了起來。

太宰走路從來都不出聲,卻瞞不過老虎,老虎的耳朵抖動了兩下就繼續酣睡。

取過雲琅手裡的酒壺,太宰喝了一大口笑道:「怎麼?想收那些孩子了?」

雲琅嘆息一聲道:「總要問過你才成1

太宰笑道:「你怎麼知道那些孩子是我豢養的?」

「在這片荒原上,成人都在苦苦求生,這些孩子怎麼可能活這麼久?

再者,他們居住的山洞居然就在始皇陵上,我就不信以你的細心,會發現不了?」

「這些孩子原本都是我準備好的太宰五代1

「你偷的?」

「不是,都是沒了爹娘的孤兒,被人家從村子里丟出來的,被我撿回來之後,安置在那個山洞裡的。」

「這麼說,他們都見過你?」

「沒有,我都是等他們快要餓死了才抱他們去山洞的。

以為我是山神。」

雲琅點點頭,打了一個哈欠道:「等我睡醒了,我們就去辦事。」

躺在溫熱的水裡睡覺是一件非常消耗體力的事情。

等雲琅睡醒之後,老虎早就上了岸,趴在一塊大石板上曬太陽。

太宰靠在一棵樹上假寐,他已經習慣這種休息方式了。

雲琅出門了,梁翁也不在家,丑庸,小蟲今天特意多備了一些食物,準備給褚狼他們送過去。

自從工匠們走了之後,丑庸跟小蟲就很難有借口再弄到多餘的糧食。

當兩個丫頭背著背簍來到泉水邊上,不論她們怎麼學布谷鳥叫,也沒有人走出來。

兩人一想到已經三天沒有給褚狼他們給糧食了,就相識一眼,丟下水瓶,撥開一叢灌木背著背簍就鑽了進入。

沿著一條被踩踏出來的小徑走了兩里地,就看到一個小小的洞口。

丑庸跟小蟲毫不猶豫的就鑽了進去,剛剛想要張嘴呼喚褚狼。

就聽見山洞裡響起一聲震耳欲聾的老虎咆哮。

「嗷--」

一個少年跌跌撞撞的從山洞深處跑出來,剛剛向丑庸伸出了小手,一頭毛色斑斕的猛虎就從踩著岩壁跳躍過來,一爪子將少年拍倒在地,並且用爪子按著少年的腦袋沖著目瞪口呆的丑庸,小蟲咆哮一聲。

「嗷--」

小蟲翻了一個大大的白眼就軟軟的倒在地上。

丑庸的頭髮被老虎的噴出來的強大氣流吹得向後飄飛,一股濃郁的烤雞味道讓她差點窒息,她瞪大了眼睛直勾勾的看著面前的老虎,既不躲閃,也不昏厥,就這麼直愣愣的站著。

「畜生,滾開啊--」褚狼從山洞裡衝出來揮舞著一個火把,想要把老虎趕走。

野獸都是怕火的,即便是老虎這樣的猛獸也不例外。

唯獨這頭老虎是意外,他探出爪子一爪子就拍飛了褚狼手裡的火把,見火把跌落到山洞根部才放心的將褚狼撲倒在地,伸出殷紅的舌頭去舔舐他的臉。

山洞頂部的透氣孔中有一道陽光落下來,灑在老虎猙獰的腦袋上,讓老虎如同神獸。

褚狼努力的抱住老虎粗壯的腿,慘笑著向丑庸大吼道:「快跑啊--」

剛剛摔倒的那個少年紅著眼睛向老虎撲了過去,卻被老虎鋼鞭一般的尾巴抽在肚子上,身體如同折斷一般向後倒飛,撞在山洞牆壁上,軟軟的滑下來,半坐在地上。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

  • (快捷鍵:←)
  • 漢鄉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