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漢鄉>第七十四章陰險的雲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四章陰險的雲琅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

以前在孤兒院的時候,雲琅就喜歡吃鯰鬍子魚。

雲婆婆烹調的鯰鬍子魚堪稱人間美味。

碩大的鯰鬍子魚狠狠地過兩次油之後,然後就斬成大塊,用糖熬成糖色,多繁香,紅燒肉一樣的做法,再把炸好的肉塊丟進去加上黃酒一燜。

只要魚肉出鍋,那香味能把人饞死,肥厚的肉段往糜子飯,米飯,高粱米上一擱,再澆一勺子魚湯……

天啊,人間從此別是洞天。

後來有點錢了,雲琅就學著跟人吃清蒸魚,據說這種吃法比較高級,能體現出食物的本味來……

只是,一條腥不拉幾的魚放進盤子里,加幾片蔥姜,倒點蒸魚油弄出淡不拉幾的魚,實在是難以入口,於是,雲琅每次都面含微笑優雅的吃著清蒸魚,速度很慢,很多時候,桌子上其餘的菜都吃完了,就剩下大半片清蒸魚依舊優雅的擺在盤子里,非常的好看。

且不論是兩個腮的鱸魚,還是八十個腮的鱸魚,下場都差不多,每個吃到清蒸魚的人都說鮮……卻不願意多吃。

西北人大魚大肉慣了,沒有一條精緻的南方人舌頭,就不要裝模作樣,喜歡吃鮮味,為何不直接去吃味精?

鯰鬍子魚最大的好處就是油多,肉厚,刺少,泛著黑光的魚肉丟進滾燙的熱油裡面,僅僅是魚皮爆裂的聲音就能足足繞樑三日。

雲琅給魚過油的時候,大鍋邊上就圍滿了饞涎欲滴——不,饞涎已經滴下來了的食客。

二十個腦袋加上一隻老虎腦袋把大鍋圍得嚴嚴實實。

「要大火,大火……」

褚狼見自家兄弟扇火扇的不給力,立刻把兄弟拉開,自己蹲在爐子邊上,用一把巨大的蒲扇,猛力的揮舞,火苗子一下就竄起一尺高。

蔥姜蒜,花椒在熱油里剛剛翻了一個滾,味道還沒來得及竄出來,一大盆子已經炸好的肉段就劈頭蓋臉的落了下來,所有的香味都被魚肉籠罩,只能一絲絲的進入魚肉。

幾勺子肉湯進了大鍋,雲琅把巨大的蒲草編織的鍋蓋扣在大鍋上,對身邊的食客嫣然一笑。

「小火收汁之後,就好1

食客們齊齊點頭,包括那顆老虎頭。

世上有一種客人非常的討厭……專門趕在人家吃飯的時候來拜訪。

平叟就是這樣的客人。

他帶來了雲琅想要的茶葉,跟一些趕製好的工具。

雲琅一點都不喜歡跟卓氏打交道,然而,茶葉只有平叟那裡才有,至於工具,現在已經是卓氏最大的錢財來源。

安排好隨行的車夫跟護衛之後,平叟隨著雲琅一起進了雲家主樓。

在雲琅的幫助下脫掉厚重的裘皮,他就迫不及待的問道。

「你莊子里的小僕役為何會惡狠狠地看著我?老夫似乎沒有傷害過他們吧?」

雲琅給平叟倒了一杯茶笑道:「他們確實很恨你埃」

平叟頓了一下道:「沒道理1

「怎麼就沒道理了?我剛剛做好了美食,你就帶著五六個人來了,你們多吃一口,他們就會少吃一口,人是你帶來的,他們不恨你恨誰?」

平叟用力的呼吸兩口,然後就哈哈大笑,拍著手道:「好運道啊,既然如此,即便是被他們恨,老夫也認了,這頓美食老夫是享用定了。」

話剛剛出口,平叟的臉色就變了。

一頭斑斕猛虎懶洋洋的上了樓,先是用綠油油的眼睛瞅了平叟一眼,然後湊到平叟身邊聞聞,最後就吧唧一聲趴在雲琅身邊,把腦袋擱在爪子上閉目養神。

平叟是一個見過大風浪的人,猛虎進來的時候雖然驚駭,見老虎對他沒有惡意,很快就恢復了往日的那種平和的模樣。

「這頭猛虎是你豢養的?多長時間了?」

雲琅笑道:「兩個月吧1

平叟滿含深意的瞅瞅雲琅身邊的老虎,就不再提了,話鋒一轉,把一封帛書放在雲琅面前道:「這是卓氏鐵器作坊的兩成份子,你看看是否滿意,滿意了,我們再說別的。」

雲琅將帛書推還給平叟道:「我以後打算埋頭種地,外面的事情再也不理會了。」

平叟似乎料到雲琅會這樣說,捋著鬍鬚呵呵笑道:「你這樣的大才,可不是這片荒僻的地方所能容納的。

大丈夫縱不能展翅高飛,也一定要高歌猛進,像你這樣一頭鑽進泥里算怎麼回事埃」

雲琅皺眉道:「我也想飛,也飛了,結果被你們一腳踹進了火坑裡,又高歌猛進了,結果……呵呵1

「百折不撓方為大丈夫1

「趕緊拉倒吧,我回來之後仔細思量了我這半年多的作為,結果驚出一身冷汗,如果不是運氣好,現在墳頭上的草都有兩尺高了。

還百折不撓呢,知不知道,很多人撓了一次就被五馬分屍了。

我決定了,以後就種地,給國家好好種糧食,熬到成年就娶一個丑老婆,別人看了會吐的那種,也不擔心被紈搶走,再生幾個丑娃娃,把這一輩子安穩的過完,我就算是賺了。」

平叟皺著眉頭道:「你用半年時間給自己弄了三千畝地,還弄了一個碩大的莊園,還是一千擔的官身,這些都不說。

僅僅是長平公主發話將你當子侄看這一點,就足以自傲了,你還有什麼不滿足的?

你看看司馬相如,三十幾歲的人了,為了一個比馬夫好不了多少的官,不但出賣了自己的紅顏知己,還委曲求全的不惜給薛澤家的子侄授課,他還不是在繼續為官身拚命?

知足吧,老夫覺得你十年內弄一個侯爵出來不是難事1

雲琅撇撇嘴道:「你能不能換一個好點的人跟我比啊?」

「那就衛青,夠資格了吧?」

「還是算了,把自己的命吊在老天爺的褲襠里弄來的功勛我不幹,平公,你不用勸我了,我就打算種地了。

這年頭其實安全第一才是正確的事情。」

平叟笑道:「長平公主果然沒有猜錯,你說我們在坑你,在利用你,事實上,這件事是不是應該反過來說?」

雲琅坐直了身子笑道:「佔便宜的說我這個吃虧的在利用人,這話倒是新鮮,說說。」

平叟欽佩的看著雲琅道:「好精妙的安排啊,老夫深陷彀中而不自知,還竊竊自喜的以為佔到了多大的便宜,卻不知老夫等人的每一個舉動都在你的算計之中。」

平叟見雲琅想要反駁,擺擺手道:「且聽老夫說完,你一個布衣少年,無緣無故的突然出現在荒野上,從籍籍無名到名滿長安只用了半年時間。

先是在路邊用一隻鹿引起眾人矚目,而後就故意激怒霍去病與你大戰一場,你用取巧的法子戰勝了霍去病,並且還弄下了一個清明之約。

讓老夫這等時時關注長平侯府的商賈,一個新的認知,因此,當你出現在荒野上的時候,與老夫對弈一局,讓老夫對你印象深刻。

並且立即慫恿大女將你收歸門下。

於是,你就有了一個可以讓別人看到你施展才華的地方,僅僅是冶鐵一項,就讓卓氏從《鹽鐵令》的對立者,變成了合作者,就讓老夫將你視作天人。

而你還心有不足,利用了霍去病的好勝心,在短短時間裡跟他結為摯友,然後再利用長平心懷天下的心思,弄出來了一個曲轅犁,通過長平直達天聽,並且給自己弄了一個皇帝親軍的身份。

即便到了此處,老夫已經對你的布局跟謀算佩服的五體投地,然而,你猶自不足。

知道皇帝對於曲轅犁非常的看重,利用我們也想探探你根底的心思,假裝委屈的拋出了耬車……

天啊,然後你就原形畢露的要求皇家給你一塊地,還必須是上林苑裡的地。

知不知道啊,當皇帝答應之後,老夫震驚的徹夜難眠啊!你是一個什麼樣的妖孽礙…大漢國什麼時候有布衣跟皇帝做交易這種事情了?

兩千萬錢……天啊,你會在乎兩千萬錢?

從知道皇帝給出兩千萬錢這個價錢的時候,老夫就知道這三千畝地已經是你的囊中之物。

果然,你又拋出了水車跟水磨……幾乎一個錢都不用就拿到了那塊地。

可笑,長平,卓姬還準備為你籌錢購買,你卻另闢蹊徑的搭上了旁光侯劉穎,利用墨家急需名聲的迫切心情,逼迫人家為你修建莊園。

知道陛下為何會忘記你的功勞嗎?

不是陛下捨不得一個名義上的關外侯,而是陛下已經對你生出了忌憚之心。

如果不是你把莊園一定要安在上林苑,陛下可能會更加的擔憂。

整個過程堪稱天衣無縫,水到渠成……

在這個過程中,所有人都在受益,所有人都有大好處,不論是卓姬,還是霍去病,亦或是長平,劉穎,乃至陛下。

每個人都有實實在在的好處,你用事實告訴所有人,你對這個世界,這個國家是有益的……

於是,長安三輔就有了一個叫做雲琅的羽林司馬,一個只會給所有人帶來好處的羽林司馬。

一個人人都想親近,人人都想見識一下的羽林司馬。」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gegegengxin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

  • (快捷鍵:←)
  • 漢鄉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