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漢鄉>第七十六章自作自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六章自作自受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七十六章自作自受

雲琅躺在床上,腦門上蓋著濕麻布,不斷地呻吟著,緊皺的眉頭即便是睡著了也擰成了一疙瘩。

「報應藹—」

雲琅從昏睡中醒來,瞅著趴在床沿上已經睡著的丑庸,感慨出聲。

如果他當初不是很陰暗的利用丑庸,小蟲的同情心去收攏褚狼他們的話,丑庸,小蟲,褚狼他們絕對不會有膽子往家裡塞這麼多人。

都是他縱容的結果,怨不得別人。

官府的賬冊上,已經登記了這些無家可歸的人去處,上面明明白白的寫著在雲家執役。

家主雲琅名下已經有四百三十八個僕役……年紀最大的五十七歲年紀最小的兩個月……

成年男丟—一人!

雲琅相信,自己現在一定是整個長安三輔奴隸主中最大的笑話。

他也相信,官府中的那些屁用不頂的蠹蟲現在恐怕已經笑的直不起腰了。

把這些人開革出家門,只是雲琅一句話的事情。

然而,當年雲婆婆寧可自己餓肚子也要收養孤兒的珠玉在前,雲琅無論如何都干不出把人攆走這樣的事情。

家裡一下子進來了四百多人,原本空曠的莊園頓時就有人滿為患的感覺。

不論是穀倉,還是塔樓,廂房,馬廄,藏書樓,亦或是太宰居住的松林居,處處人滿為患。

好在梁翁,丑庸他們知道主人對整潔有著近似變態的要求。

於是,家裡的人雖然穿的破破爛爛,卻還算乾淨,畢竟,雲家最不缺少的就是熱水。

家裡的人多了,雲琅他們開墾出來的六百畝土地就不夠用了。必須全部開墾完畢才能滿足這些人對食物的要求。

冬天,大地被凍得硬邦邦的,直接犁地,只會活活的累死耕牛,弄壞犁頭。

於是,在褚狼的帶領下,大大小小的人都參與了找柴火這個工作,當柴火鋪滿田地的時候,一把大火下去,田野重新變成了火海。

大漢最讓雲琅滿意的一點就是植被太茂盛,這些婦孺們努力找到的柴火足足讓田野燃燒了兩天。

當地皮還都燙手的時候,褚狼就帶著所有的大孩子們開始犁地,婦人們跟在後面撿拾地里的草根,樹根,好晒乾之後繼續燒火。

不用雲琅管,褚狼他們乾的很有章法,燒一片地,就犁一片地,等臘月到來的時候,剩餘的一千八百畝地竟然被他們齊齊的犁了一遍。

閑下來的婦人們,甚至開始在地埂子邊上編織籬笆,好預防將來可能出現的野豬,狐狸一類的害獸。

她們吃的是如此至少,乾的卻是如此之多……

以前的時候,大漢國沒有元旦這麼一個說法,一般都是根據皇帝的生辰來定年節的,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春種,夏長,秋收,冬藏變成人們參考時間的對照物之後,每年的最後一個月的結束,就變成了一個需要慶祝的節日。

雖然還沒有被皇家承認,百姓們已經自發地這樣做了。

雲琅最近總是感覺到餓,主要是稀粥這東西根本就吃不飽人,粥喝多了,每天肚子裡面的水當,當的,跟大牲口差不多。

既然年節就要到了,雲琅就想怎麼著,也要給家裡的僕役們每人一套衣裳,每人一雙鞋子,如果可能,再弄些羊毛毯子回來,雖然家裡有地熱,可是,在寒冬臘月天,如果不蓋東西還是冷得厲害。

總讓太宰去搬他同袍的遺物也不是個辦法,這樣做太危險了。

家裡的糧食,如果是二十幾個人吃,能吃好幾年的,可惜,現在有四百多張嘴,估計吃到四五月就會沒吃的了。

即便是全家喝稀粥,也只能堅持到六月,中間至少還缺一個多月的口糧。

雲琅決定先不管了,先過好一個年節再說。

長安三輔流傳著一句名言——買東西,找張湯!

雲琅進了陽陵邑之後,找的第一個人就是張湯,這人雖然耿直酷毒得讓人噁心,不過,相對來說,他也是最公平的一個人。

中衛大夫的衙門在長安城,張湯如今卻坐鎮在陽陵邑,這裡是長安三輔最大的一個縣城,同時也是長安最大的物資集散地。

張湯最拿手的事情就是把一個小小的罪名最後弄成一個滔天大罪,最後好抄別人家。

別奇怪,每當國朝出現大災難的時候,那些被國朝養肥了的肥豬們就會被皇帝拉出來宰殺幾頭拿來充饑。

張湯就是干這事的人。

這傢伙就是一個窮鬼,如果雲琅沒記錯的話,這傢伙最後被砍頭抄家的時候,家裡連成串的錢都找不出來。

「爾收容四百餘婦孺所為何來?」窮鬼張湯把玩著雲家漂亮的金子,隨口問道。

「我說是我管教不嚴造成的惡果,您信不信?」

張湯的三角眼神光很足,看了雲琅半天才點點頭道:「信1

雲琅奇怪的問道:「您這就信了。」

張湯指著他的眼睛笑道:「法眼無差,再者你說的是實話,本官為何不信?

一句話就能解脫的麻煩,你拿著最好的金子來買麻布,買糧食,買皮裘,本官為何不信?」

雲琅遺憾的看著自己的金子嘆口氣道:「那就幫我算便宜點,就當是賑濟災民了。」

張湯搖搖頭道:「國法無情,不可苟且,爾可以從這卷賬簿上尋找你需要的東西,價目就在上面1

說完就把手裡的金子丟給胥吏,轉身出去了。

雲琅仔細的看完了賬簿,倒吸了一口涼氣對胥吏道:「這上面的東西我全要了。」

胥吏笑眯眯的道:「雲司馬,人不可過貪,張大夫能夠給出剛才的那一番話,小人非常的吃驚,按照賬簿上的價錢賣貨,這還是下官僅見。」雲琅遺憾的放下賬簿道:「糧食麻布,農具,種子,能買多少買多少吧。」

胥吏笑道:「這就對了,這才是您莊子上必須的東西,一下子湧進來四百多婦孺,張大夫就算是幫襯一把,也無人能說什麼閑話。」

裝東西的地方不在官府的倉庫,而是在別人家!

男丁一個個被捆得結實,跪在冰冷的地面上,腦袋低垂著,脖子上架著鋼刀。

女眷們一個個靠著牆根站立,鬼哭狼嚎的,一幫紈子嘻嘻哈哈的站在前面,對那些女眷指指點點,挑肥揀瘦。

胥吏指著那些紈子笑道:「這些都是長安城裡的王侯子弟,平日里最喜去那些破家的大戶人家挑選女眷回去糟踐。

也不知道他們哪來的興緻,也不怕有朝一日這樣的慘劇落在他們家1

聽這個胥吏這樣說,雲琅覺得這傢伙很牛,連忙拱手問道:「還不知官人名姓1

胥吏笑吟吟的道:「下官王溫舒1

好吧,雲琅聽了這傢伙的名字就想趕緊拉了這家倒霉蛋的糧食跟麻布走人,中尉府就沒有好人,這個王溫舒,也是偽帝劉徹麾下赫赫有名的酷吏。

被抄家的這戶人家姓來,以前是梁王府上的國相,才回到長安不到兩年,主人就死了,主人剛死,官府就來抄家了。

冤枉不冤枉的誰知道?

反正雲琅很少對政治人物產生過同情心。

政治就是一門鬥爭的藝術,不是東風壓倒西風,就是西風壓倒東風,與對錯無關,也與人的品行無關,是政治鬥爭中必須的犧牲品。

就在雲琅帶著褚狼等人努力拉別人家產的時候,婦孺堆里忽然跑出來一個小男孩,一把抱住雲琅的腿哀求道:「小郎救救我1

雲琅瞅瞅那些對他橫眉豎眼的紈,再看看腳下的小男孩,正要推脫,卻看見一個婦人悲戚道:「求小郎給他一條生路1

話音剛落,那個婦人就掏出一把刀子照著自己的胸口狠狠地捅了下去……

  • (快捷鍵:←)
  • 漢鄉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