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漢鄉>第七十九章絕後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九章絕後患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

第七十九章絕後患

雲琅回到莊園躺在躺椅上看竹簡曬太陽的時候,小蟲帶著紅袖,牽著驢子回來了。

紅袖渾身濕淋淋的,凍得直打哆嗦,剛進門,就被兩個婦人牽著去了溫泉溝,這樣的天氣里掉水裡,沒凍死就不錯了。

「紅袖沒用,小水溝都跳不過來……」

「水溝就這麼寬一點……」

「一樣的水溝我能跳三個……」

小蟲不但誇張的用手指比劃水溝的寬度,一邊敏捷地在地上跳來跳去,表示自己能跳很寬的水溝。

雲琅捲起竹簡,輕輕地在腦門上敲兩下道:「你慫恿她跳水溝,就不怕淹死她?」

「婢子才沒有慫恿她,要她騎在驢子上過水溝,她不肯,見我跳過去了,她也要跳,然後就掉水裡了。」

雲琅擺擺手道:「紅袖還沒有適應咱家的生活,你讓她慢慢來,總會好的,現在去給她煮一碗薑湯,看著她喝下去,然後裹著毯子在暖和的地方睡一覺發發汗,別受涼了。」

小蟲撇撇嘴道:「有錢人家出來的就是不成1

發完牢騷,這才氣沖沖的去煮薑湯了。

平民小戶人家的閨女想裝大戶人家的小姐,固然不容易,大戶人家的小姐想要適應平民小戶的生活同樣不容易。

都需要一個過程,只要邁過這個坎,生活就會變得容易很多。

今天的天氣很好,陽光普照,荒原地面上的雪很快就消融了,只有山陰處依舊殘留著一些白雪。

雲家的每一個人都很忙碌,婦人們帶著笑容,在前面的院子里煮麻布,準備給麻布上色。

染料全部來自大自然,一部分是植物,一部分是礦物,雲琅不是分的很清楚。

這樣的衣料雲琅是不穿的,主要是染料跟工藝不過關,染好的衣衫只要穿一天,衣服是什麼顏色,身上就會是什麼顏色,尤其是內褲,只要穿一天,最重要的部位就跟得了不治之症一般,讓人恨不得一刀切掉。

因此,雲琅的衣衫永遠是麻布的原色,白色中泛著青色,黃色,如果他但凡有一點審美情趣,都不會穿這樣的衣衫。

原野里又燃起了大火,這是勤快的孩子們在給田地燒草木灰,自從聽雲琅說這樣能增加糧食產量,他們每天都在干這樣的事情。

水車源源不斷的撥開水面的浮冰,將水從低處送到高出,然後再沿著水渠流淌進高處的水塘。

一旦開春,水塘里的水就會順著水渠流淌進田地里。

水塘是如此的巨大,水車日夜不停地向裡面注水,現在連水塘的三CD沒有裝滿,

雲琅跟梁翁兩個人在鐵匠房子里忙碌了三天,才打造出雲琅想要的鐵臂弩。

這東西動力強勁,一旦扣動機括,三支鐵羽箭就會飛出去,百步之內,可以入木半尺。

只是鐵臂弩的外形太大,不好隨身攜帶,雲琅只能把這東西當做一個可以移動的炮台使用。

偏心輪製作失敗了,這樣的鐵臂弩,雲琅用盡吃奶的力氣,才能拉上弦,他試過了,最多拉動三次,就是他的極限了。

而牛筋製作的弓弦也非常的不保險,隨時都有斷裂的危險。如果不是雲琅把蠶絲揉進牛筋,這東西很可能會未傷敵,先傷己。

太宰回始皇陵去做最後的準備了,雲琅就帶著老虎,梅花鹿,讓他們幫著背著自己剛剛製作的所有武器,拖著一個小爬犁就向驪山的後山進發。

驪山是一座孤獨的山丘,即便秦嶺近在咫尺,他們也不相連,雲琅需要穿過整座驪山,一路向白雪皚皚的雪山進發,最後找到有雪見青的後世洪慶山就算是到地頭了。

真正說起來,雲琅可能比太宰這個在驪山生活了一輩子的人可能更加清楚驪山周邊的地勢。

驪山對他來說就是一個籠子,而驪山對雲琅來說,卻是一個立體的存在,他不僅僅見過航拍下的驪山,也見過被人製作成沙盤的驪山,不管這座山有多大的變化,山形地貌的改變終究有限。

事實上老虎是認識路的,看樣子太宰曾經不止一次的去過洪慶山一帶,有他帶路,雲琅跟梅花鹿跟著走的飛快。

這一次去殺人的決定,是雲琅反覆斟酌之後得出來的決定,雖然是冒險,卻是值得的。

他準備看情況再說,有機會幹掉這些人,他就幹掉,沒機會幹掉就跟他們匯合,看局勢發展再論。

總之,以幹掉這些人為自己的最終目的。

後世的人種廟不見蹤影,而這裡已經是驪山的最高處,那些古怪的石頭還在,只是沒有後世那麼惟妙惟肖,看來還需要風雨再雕琢上兩千年才能成型。

天上陰雲密布,冬日裡總不會再有旱雷下來了吧?

雲琅對自己上一次的遭遇記得很清楚,就是在人種廟,一團火球突然炸開,把自己炸上天的……

躲在石頭後面的雲琅眼睛咕嚕嚕的轉了好幾圈,也沒有看到有旱雷出現,終於鬆了一口氣從石頭後面鑽出來,老虎不明白雲琅為什麼會這麼小心,用頭拱著他繼續前行。

上了山,自然是要下山的,然後,雲琅就下了整整一天的山。

下山的過程中,收穫不錯,四隻野雞,兩隻斑鳩,老虎還捉到了一頭小野豬。

如果不是雲琅阻止,老虎甚至想把那頭最大的野豬也弄死,這些天委屈他吃糧食,他已經忍無可忍了。

天快黑的時候,雲琅在一條結冰的小溪邊上宿營,他堅持不準老虎把那頭小野豬囫圇吃掉,在他看來,那太髒了。

把野豬剝洗乾淨去皮之後,一頭小野豬就不怎麼夠老虎吃了,這傢伙直到吃了三隻野雞,這才罷休。

雲琅燉了一鍋野雞斑鳩湯,就著發酵面製作的鬆軟鍋盔吃了一些,然後就疲憊的靠在老虎身上,睡著了。

梅花鹿在雲琅的腳下,不斷地吃著夜食,兩隻耳朵警惕的聽著帳篷外面的動靜,它忘記了,這座山裡最恐怖的猛獸就睡在它的身邊。

從後半夜開始,天上就開始落雪渣子,山裡的氣溫太低,等不及空中的水汽凝結成雪花,就變成雪渣子掉了下來。

雲琅看著面前綿延無邊的竹林,覺得很泄氣,這東西長得密密匝匝的,連下腳的地都沒有,如何越過這片林子?

就在雲琅手足無措的時候,老虎卻有了新發現。

一串腳印出現在竹林的邊上,腳印很新,沒有被雪渣子掩埋掉,按照雪渣子落下的速度來看,這串腳印的主人最多是在半個時辰前走過這裡的。

雲琅嘆了口氣,瞅瞅自己腳上的靴子,這邀簡直太熟悉了,跟他腳上的一模一樣。

這種帶有高跟並且分左右的靴子,這個世界上只有兩雙,一雙穿在他腳上,另一雙穿在太宰的腳上……

腳印是從山的另一側延伸過來的,難怪老虎沒有嗅到他的氣味。

這就是說,如果雲琅早半個時辰出發,他會在這裡遇到太宰。

現在距離月圓之夜還有六天……

得出這個結論,就讓雲琅傷心了,太宰居然騙他,說什麼聚會是在月圓之夜,恐怕月圓之夜結束才是真的。

有了腳印,雲琅就決定跟著腳印去看看。

竹林很大,雲琅隨著腳印足足走了半天,才從一個小小的溪谷中穿過竹林,面前卻出現了一大片的松林。

出現松林就說明雲琅又在上山,竹子還沒辦法在半山腰上存活。

太宰的腳印執著的上了山,雲琅卻不想上去了,他想等等再說,目標地就在那片松林後面,沒必要那麼著急。

找了一個僻靜的地方,點了一小堆火,把昨天吃剩下的野雞烤烤隨便湊活了兩口,就把梅花鹿跟老虎安置在這裡,自己一個人拖著小爬犁上了山。

  • (快捷鍵:←)
  • 漢鄉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