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漢鄉>第八十四章太噁心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四章太噁心了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

雲家的婦人們很聰明,去城裡的時候,每人帶了一點家裡產的綠菜。

隆冬臘月里這就是最好的伴手禮,帶著一小捆子綠菜去拜訪親友一點都不失面子。

雲家溫泉水道上種的青菜,無非就是小白菜跟韭菜,除過留了一些供雲琅吃的青菜,其餘的都被婦人們割走了。

小白菜這東西長得快,種子撒下去,三五天就能發芽,十天半月又會長得綠油油的一片。

韭菜就更加的沒問題了,割掉一茬,馬上就會長出一茬。

雲琅不在乎,反正家裡的青菜吃不完,讓她們拿去走親戚也是不錯的,這些婦人干起活來可是賣了死力氣的。

丑庸就不這麼看了,她認為長在雲家土地上的東西都是小郎的,那裡容得下那些婦人如此糟踐。

錙銖必較才能家財萬貫,這就是大漢奴隸主以及地主商賈們奉行不渝的大道理。

因此,大漢國內的奴僕跟農夫,以及工匠們想不勤奮一些都不成,因為沒人願意白白的給他們半分好處。

一月很快就過去了,春天也真正的到來了,只是寒風依舊統御著這片大地,或許只有山間淙淙流淌的小溪,水邊漸漸漸漸變得濕潤的柳枝才知道春天春天真正到來的消息。

太宰從山裡回來了,要求雲琅跟他一起去始皇陵走一遭,被雲琅粗暴地拒絕了。

「放下斷龍石,一切都將煙消雲散……」

「如果始皇帝復活呢?」

太宰見雲琅在用看白痴一樣的目光看著他,連忙改口道:「我帶你去看看,總不能讓你一輩子守護始皇陵,卻連始皇陵是個什麼樣子都不知道吧?」

「你少試探我,說不去,就不去,你只要把斷龍石放下來,讓山崩掉,我就燒高香了。

說實話,我真的不想再殺你的兄弟了,再來一次,我們兩個連見面都沒有法子見了。

聽我的話,放下斷龍石,讓始皇帝好好的在裡面安息,我們在外面好好的過日子成不成啊,我的太宰耶耶。」

聽雲琅這麼說,太宰一跳八丈高破口大罵道:「混賬啊,老夫已經在努力忘掉這件事,你為什麼還要提起來?啊?

你就不能聽聽老夫的話,好好的走一遭皇陵,讓始皇帝見見我給他選的新太宰,然後我好安心去死?

你就當可憐可憐我這個苦命人成不成?」

雲琅聽太宰這樣哀求自己,依舊把腦袋搖的跟撥浪鼓一般:「那就更不去了,我要你好好的在太陽底下過幾年好日子,哪怕你看中了那個婦人想要成親我都幫你辦。

我也求求你,千萬別死,你可憐,老子比你還可憐,說起來,我在這裡就你一個不是親人的親人了,你總想著死,你也不想想我一個人可憐不可憐?」

太宰安靜了下來,紅著眼睛瞅著雲琅,猛地一把將雲琅攬在懷裡哽咽道:「我活著好難受礙…」

雲琅紅著眼睛道:「我把卓姬給睡了,以後還要睡別的女人,會有好多孩子,每生一個孩子,我們就有了一個親人。

你好好的活著,我努力的生孩子,用不了多少年,我們就會有很多親人,不再是兩個孤魂野鬼了。

你說好不好?」

太宰鬆開雲琅,扶著他的肩膀道:「那就要抓緊了,我這個身子骨已經垮掉了,我怕熬不了幾年。

斷龍石還是不要放下來,等我死了,你把我的屍骨以及那些兄弟們的屍骨都放進去,我這些天,把衛仲,黔夫,蓬度的屍體也挖出來了,做成了骨頭架子,你莫要恨他們,一起放進去吧1

雲琅黯然點頭道:「好吧……」

太宰一臉幸福的笑道:「我就知道你會答應的。」

雲琅長嘆一聲道:「你都開始安排後事了,我能不答應嗎?」

安排後事的絕對不止太宰一個人……

「我死了以後要穿這件大紅色的,一定要穿這件大紅色的1丑庸不知道腦子裡的哪根筋不對頭,一大早就抱著一襲大紅袍服沖著雲琅吼。

雲琅揉揉睡眼惺忪的眼睛,痛苦的捶著床鋪道:「好,好,莫說這件紅色的,你把那套綠色的穿上也沒問題1

「那套綠色的也給我?」丑庸眨巴著不算大的眼睛,不確認的問道。

「都給你……」雲琅痛不欲生。

說完話就重新倒在床上,用毯子蒙住了腦袋。

昨晚聽太宰說了一晚上忠貞不渝的古代故事,天快亮了才睡著,又被丑庸給叫醒了。

衣服是卓姬派人送來的喜服,她知道雲家就沒有拿得出的漂亮衣衫,不但給雲琅準備了兩套,還給陪雲琅去參加她喜宴的丫鬟也準備了兩套,一紅,一綠賽過狗屁!

小蟲太小了,穿上那套綠色的衣衫跟裝在麻袋裡一樣,那套紅色的小一點,丑庸卻死拽著不放。

雲琅不想去參加卓姬的婚禮,他是真的不想去,也不敢去。

十幾天前他還跟人家的新娘子在水溝里抵死纏綿呢,現在就要去參加人家的婚禮?

這也太不是人了吧?

送喜貼的平叟看得很開,笑吟吟的道:「成親?你怎麼會看成是成親?

這就是一樁買賣,你情我願的有什麼不好?

大女從此可以徹底的擺脫父兄的糾纏,司馬相如從此也有了走馬章台的本錢,對誰都有好處的事情,你不妨看開些。」

「我總覺得怪怪的……」

「有什麼好奇怪的,在大漢,這樣的事情多了,但凡是有能耐的婦人,哪一個不是這麼乾的?

不說別人,大名鼎鼎的館陶長公主嫁給堂邑侯陳午就是一樁買賣,長公主給堂邑侯生了三子一女,哪一個是堂邑侯的了?

很多時候啊,館陶長公主在館舍與情人幽會,堂邑侯一般都會躲在書房裡不出來,等事情完畢之後,還要問公主有沒有盡興……」

聽平叟說這些八卦,雲琅腦門上的汗水涔涔的往下淌,他以為唐朝的公主就已經夠彪悍的,沒想到大漢的公主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平叟瞅了雲琅一眼沒好氣的又道:「你以為堂邑侯吃虧了?老夫告訴你啊,人家可是佔大便宜了。

想當年,秦末大亂,陳午的祖父陳嬰被百姓推舉為大王,麾下足足兩萬餘人,雄心勃勃的陳嬰聽他母親說,他陳家祖上就沒有出過顯赫的人物,突然顯貴不只是福是禍。

不如投靠別人,一旦別人成功了,這樣還不失一個侯爵之位。

於是陳嬰就投靠了項梁項羽叔侄,讓人馬只有八千的項梁一時異軍突起,顯赫之極。

只可惜項梁戰敗,他又成了項羽的部屬,項羽戰敗,他又投降了我大漢。

嘿嘿嘿,這樣的三姓家奴自然不堪重用,在開國列侯中,他排名第八十六,倒數第二,封戶也只有六百,

其實到了這個時候陳嬰已經很滿足了,和他同樣是三姓家奴的人,墳頭上的草木種子都已經變成大樹了,唯有他平安無事。

按理說,陳嬰死後,堂邑侯也就該完蛋了。

可是,人家沒完蛋,就因為陳午把館陶長公主伺候的好,陳家的封戶從六百戶變成了一千八百戶,後來更是變成了八千戶!

什麼都沒做,人家就成了皇后的父親,即便是皇后被陛下冷落打入了長門冷宮,堂邑侯還是堂邑侯,什麼都沒改變……

你說說,一人榮辱在家族盛衰之間算得了什麼?」

聽了平叟講古,雲琅腦袋上的細汗很快就變成了瀑布汗,從下巴上滴答,滴答的往下掉。

這個確實不好評價,反正自從陳午兩年前死掉之後,館陶公主就與一個叫做董偃的美少年朝夕相處,據說連出恭都要手拉手才成,坊市間早就傳遍了,雲琅在陽陵邑居住的時候就聽說過。

平叟鄙夷的又瞅了雲琅一眼道:「莫說你與卓姬的事情外人根本就不知,即便司馬相如知道了又怎麼樣呢?

以你羽林司馬的身份,你去了他一樣以禮相待1

雲琅仰天大吼一聲道:「太噁心了,我不去1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奪冠軍在線觀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lu123長按三秒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