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漢鄉>第一零二章寂寞是一種大毛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零二章寂寞是一種大毛病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一零二章寂寞是一種大毛病

長門宮是一個很奇怪的存在。

這座宮殿原本屬於館陶公主,十四年前,館陶把這座宮殿送給了皇帝。

現在,皇帝用她送的這座宮殿來安置她失寵的女兒。

這世上的事情很多時候都帶著一股子可笑的宿命論。

雲琅有的時候其實很同情這個時代荒淫的勛貴們,在這個除了喝酒看歌舞之外再沒有多少娛樂的時代里,除了兩性的歡愉之外,想要更多的娛樂是找不到的。

唯一代表高尚情操的文學欣賞,音樂欣賞面對的人群卻過於小眾,不足以娛樂大眾。

雲琅知道,精神生活一旦匱乏,導致的結果就是肉慾的橫生,這是一個此消彼長的過程。

一旦娛樂活動集中在一兩個方面,那麼,造成的後果就是這種娛樂活動會畸形的發達。

陽陵邑中最漂亮的,最豪華的所在,一定是青樓,最喧囂,最混亂的場合一定是賭常

茫茫夜色中,只有這兩處所在依舊燈火輝煌。其它的地方早就漆黑一片了。

至於打麻將就輕鬆愉快了。

雲琅,霍去病,李敢加上一個最近沉迷於此的太宰,三更天了,四個人的精神依舊健旺。

「五餅1

「碰1

「什麼人啊,這牌也能打出來?」李敢恨恨的丟出一張六餅,他的夾張沒了。

「糊了1

太宰面無表情的推倒牌……

李敢瞅瞅雲琅面前好大一堆銅錢,商量道:「先借我一點1

雲琅搖頭道:「牌桌上借錢不吉利,你就不要想了。」

霍去病見李敢又在看他,指指他面前不多的幾個銅錢道:「我也沒幾個了。」

李敢跟太宰不熟悉,再加上太宰那張難看的臉,讓他長不開口,最後瞅著小蟲道:「小蟲,小郎白日里給了你不少賞賜,先拿來讓小郎用用,下回來了加倍還你。」

霍去病把面前的牌推倒沒好氣的道:「沒錢了就結束,跟丫鬟借錢,你丟不丟人?」

李敢抓耳撓腮的道:「我還想玩……」

太宰把面前的銅錢,銀錠,金葉子全部攏進一個木頭盒子,也不發話,起身抱著木盒子就走了。

「你家的教書先生遭過腐刑?」霍去病見太宰下樓走遠了,掌燈的僕役們也散了,這才小聲問道?

雲琅一邊吧竹制的麻將牌往盒子里歸攏,一邊小聲道:「不遭受過奇恥大辱,你覺得一個讀書人會隱姓埋名的來我家教僕役們識字?」

「到底什麼來頭啊?聽他授課,比教我讀書的先生還要好。」

雲琅把最後一枚麻將牌收進了箱子,嘆口氣道:「有一個厲害的人來家裡幫忙,還多問什麼啊,有的用就不錯了。」

雲琅一直在有計劃地讓太宰,老虎出現在人前,這是一種策略,如果把他們嚴嚴實實的包裹起來,才會招人懷疑,當太宰老虎已經習慣人群,並且融入人群,才是真正的保護。

大隱隱於市,這句話是有一定道理的。

天亮之後,霍去病跟李敢戀戀不捨的離開了雲家,今天再不去軍營值守,公孫敖會發瘋的。

回軍營,就會路過長門宮,長門宮的山門外邊的樹樁子上綁著一具屍體。

屍體的手腳都被擰斷了,怪異的向後垂著,被繩子固定在大樹樁子上,一根粗大的木棒插在屍體的胸口上,看起來非常的凄慘。

霍去病跟李敢的戰馬飛馳而過的時候,驚動了屍體上的蒼蠅,如同驚動了一股黑色的龍捲風。

李敢奇怪的瞅了一眼,並未放在心上,繼續打馬跟上霍去玻

取陽陵邑採買的梁翁在回程的時候也看到了那具屍體,告訴雲狼之後,雲琅沉默了一會,就搖搖頭,此事與雲家無關。

張湯來雲家的時候,也看見了那具已經腐爛的看不出模樣的屍體,派人去長門宮打聽之後,就來到了雲家。

他是來視察雲家莊稼的。

胡麻已經開出了淡藍色的小花,結蕾就在這幾天,油菜花也開得漫山遍野,諾大的山坡如同一張黃色的花毯。

甜瓜已經有核桃大小了,核桃樹已經有兩尺高了,至於胡蘿蔔,張湯已經吃了三根。

雲琅狠下心掰了一片捲心菜嫩葉遞給張湯道:「嘗嘗,這種新蔬菜,味道不錯。」

張湯坦然的將那片捲心菜塞嘴裡,慢慢的嚼碎吃了下去,點點頭道:「甜香,味道不錯,哪來的?」

雲琅笑道:「就是您送來的種子裡面夾雜的幾顆,只長出來十六棵,我決定全部留種。」

張湯笑道:「這算是上天的恩賜,看守好這些東西,就算是不做官,也足以留名青史。」

雲琅笑道:「我不在乎,九死一生之人,只要平安過完一生就是邀天之倖。

您送來的種子裡面,還有另外的寶貝,也長出來了。」

張湯的眉頭皺了起來,司農寺錯過一種可以原諒,錯過兩種,那就是瀆職了。

見雲琅指著一片蔥,張湯笑了:「蔥姜不算1

雲琅笑著點點頭,這句話說的真是太好了,蔥姜不算,那麼,洋蔥這種蔥也應該不算吧?

「你種了太多的油菜啊,也種了太多的麥子,為什麼不種小米跟糜子呢?」

「小米種了一些,至於糜子,我準備等麥子收割完畢之後再種1

張湯的眼睛一亮沉聲問道:「能做到兩熟?」

雲琅笑道:「總要試試的。」

「如果成功,你將名揚天下1

「還是繼續忘記我吧1

「雷霆雨露均是君恩,不可心存怨望。」

「真心話礙…」

張湯瞅著雲家左邊的長門宮嘆口氣道:「總有奸佞讓這個世界不得安寧1

雲琅拱手道:「中大夫法眼無差,想必小人在您眼中,應該無所遁形。」

「且容他囂張幾日1

張湯高聳的顴骨變得有些潮紅,這一幕雲琅見過,當初去紅袖家取糧食的時候,他就是這副模樣。

所謂皇帝鷹犬,自然要為皇帝分憂,做皇帝做不到的事情,替皇帝想皇帝想不到的事情,將所有威脅皇帝安全以及聲譽的事情消弭於無形,這才是一個合格的鷹犬。

一旦被鷹犬認為是奸佞的人,下場已經被註定了。

「聽說你家今年僅僅是養蠶繅絲,就獲得了七千餘束絲?」

「確有此事,安排專門的人去干專門的事情,總能事半功倍,秋蠶收穫在即,大夫想去看看嗎?」

張湯笑道:「自然,諾大的一個農莊,從無到有僅僅一年時間,本官自然你說的專門人士是如何幹活的。」

兩人說說笑笑的穿過一片甜菜田,這一次,雲琅沒有向張湯解說這種東西的根部,只說這東西的葉子也能當菜吃,只是味道不如捲心菜。

雲家的桑苗還小,不能頻繁的采葉,因此,婦人們只能拿著長長的鉤鐮去遠處採集荒野里的桑樹葉子。

牛車上裝滿了桑葉,雲琅跟張湯兩人讓開小路,讓牛車先走,五輛牛車上裝滿了新鮮的桑葉,張湯滿意的問道:「養了很多蠶?」

雲琅點頭道:「管事說能產一萬束絲。」

張湯笑著搖頭道:「該信的一定要信,該不信的一定要看個究竟,大漢國還沒有人這麼大規模的養蠶。」

雲家的蠶房很大,只是建造的很簡陋,一群孩子正在用石膏填蠶房磚石上的縫子。

青色的磚,白色的勾縫,遠遠看起來很是漂亮。

通風的大窗戶打開著,前後左右都有窗戶的房子讓張湯看的有些發愣,指著蠶房問道:「這房子是專門用來養蠶的?」

雲琅笑道:「是的,今年工匠好找,就先蓋了這些,等明年錢多了,就準備多蓋幾間,家裡全是婦孺,總要每個人都有事情做才好。」

,請訪問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