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漢鄉>第一零五章官員的行為習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零五章官員的行為習慣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

第一零五章官員的行為習慣

雲琅不明白張湯為何要這樣做,很明顯的一點就是,這個孟度與張湯應該是同一個利益共同體里的人。

張湯之所以關注云氏,一來是因為他習慣性的懷疑任何人,二來也是受皇帝之命監管給雲家的新式種子。

通過這一段時間的觀察,張湯得出了一個非常肯定的答案,那就是雲氏的出現對大漢只有好處沒有過壞處。

尤其是雲家層出不窮的新式農具,水利器具,以及馬蹄鐵,都從側面證明了雲氏不可能是什麼心懷叵測之徒。

如果有誰肯用這幾樣東西作為隱藏姦細的代價,即便他真的是姦細,皇帝也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甚至會希望這樣的姦細越多越好。

大漢朝的官員勛貴不可交,這一點張湯看的非常清楚,他們的榮辱盛衰都維繫在君恩上。

當今皇帝並非是一個寬宏大量的仁德之君,昨日還鐘鳴鼎食的大富之家,失去了君恩,轉瞬間就會灰飛煙滅。

這樣的人家,張湯看的多了,也親手幹掉的多了。

像雲氏這種專心桑麻的人家,才有可能永遠的鼎盛下去,因為這樣的人家對帝王沒有威脅,反過來說,這樣的人家是帝王真正的臂助,只要皇帝不是昏聵到了極點,這樣的人家永遠都是皇帝拉攏的對象。

皇帝此次大裁軍,張湯更是看得清楚明白,他們的陛下就是一個刻薄寡恩的君王。

軍中有用的軍卒,他給的待遇豐厚,有功之臣更是不吝厚賜,唯獨對那些已經沒有大用的老軍,一裁了之。

見雲琅與孟度交談的愉快,張湯不由自主的搖搖頭,有本事的人,不論在那裡,都能遇見對他和善的人。

「門口的那些老軍在下不敢要埃」

寒暄過後,雲琅終於說出了自己的要求。

孟度笑道:「外面的這些人都是該死的殺才,已經習慣在軍中混日子了,現在沒了錢糧,自然要鬧事,某家也是看在他們為國征戰多年,這才耐著性子任由他們胡來。

只要過了本官容忍的底線,他們只能去勞役營,雲司馬所想本官明白,這裡還有一份名單,小郎大可放心挑選,都是有跟腳的人家,只要不是太苛待,他們一定會忠心耿耿。」

張湯湊過來瞅了一眼書簡道:「嗯?全是關中良家子?」

孟度點點頭道:「有家有室,只是不耐農活,想用一身的本事換一種活法。

放心,都是從北軍大營里出來的捍卒,別看年紀大,一般的軍卒在他們手底下可走不了兩個回合。」

雲琅拱手道:「在下看著書簡名單也是兩眼一抹黑,還勞長者替雲氏挑選一十六名護衛。」

孟度點頭道:「這是自然,告訴你啊,挑選護衛首先要摒棄的就是軍官!

再者,同一縣的盡量要少取,同一鄉,同一亭更是在摒棄之列。

軍中最重同鄉,要是人家擰成一股繩的對抗主家,這樣的護衛不如不要。

再去掉立下軍功的殺才,剩下來就很好挑了,年紀輕一些的,家裡人口多的,都是首眩」

孟度說著話,就提起硃筆在名單上勾畫,不一會,就勾選出來一十六人,還特意在這些人的名字後面綴上了武械二字。

然後丟下毛筆笑道:「這是本官能做的極致了,至於戰馬,就需要小郎君自己配備了。」

張湯拿起名冊瞅了一眼笑道:「你還真是會拿國器做人情,算了,你就當我沒看見。」

孟度怒道:「你看見了又如何?他們的武械早就報損了,丟在倉庫里也沒人用,難道就讓他們白白的鏽蝕掉?

軍卒離開大營,帶走屬於自己的武械,乃是軍中慣例。」

張湯微微一笑也不爭辯,只是拿眼睛看著雲琅。

雲琅豈能不知這是張湯在給孟度做人情,連忙拱手道:「孟公厚愛,雲琅感激不盡,只是不知這十六名護衛的家眷是否會算進雲氏百戶僕役數目之中?」

張湯搖頭道:「良家子如何會自降身份操持賤役,自然是不同的,除過官家給的俸祿,你可以給他們分一些田地,建造幾座房屋,從此他們就是你的部曲。

他們的賦稅也是要你來出的。

等到老卒老死,或者不堪使用,你還能從他們的子侄中間挑選一個來繼承老卒的官俸,繼續為你所用。」

孟度笑道:「既然事情已經辦妥,那就同去我府上飲一杯酒。」

張湯哈哈一笑,拍拍雲琅的肩膀道:「要貔貅吐出請人飲酒二字,可是難上加難,千古良機,不可不去1

雲琅笑吟吟的應承了,跟張湯在一起就是這個樣子,這個人的控制欲太強烈,即便是在無意之中,也會把握住主動性,從頭到尾都沒有給雲琅任何選擇的餘地。

跟官員打交道就是這個模樣,前後兩千年,沒什麼變化。

雲琅喜歡別人拿他當小孩子看,人畜無害的小孩子跟誰打交道都能佔一些便宜。

即便是說錯話,做錯事,也很少有人會把這些事情歸類到人心險惡當中,只會認為是童言無忌,或者經驗不足。

回想起跟長平打交道的過程,如果自己是一個成人,根本就不會有現在的結果。

孟度有兩個傻兒子……

在得知孟度與老婆乃是表兄妹之後,雲琅就很理解他家的兩個兒子為什麼都十五六歲了,還流鼻涕。

見了鬼了,孟度的老婆很漂亮,是真的漂亮,柳葉眉,瓜子臉,長脖子,高胸脯,身段更是沒的挑,根本就看不出是三十二歲的人,孟度在他老婆面前似乎沒有什麼地位。

眼看著他老婆跟張湯**,他還一個勁的勸雲琅喝酒……

更可怕的是孟度的兩個兒子都他娘的成親了,娶的還是表妹,一氣娶兩個!

就這一點,雲琅就好像已經看到了孟度家族的未來……

「你家有鵝?」孟大含糊不清的問雲琅。

「有啊,三十幾隻,每天早上就跳進池塘里捉魚吃,每次捉到魚,那些大白鵝就仰著頭把魚丟到半空,然後再一嘴咬住吞下去,可好玩了,你去我家的時候就能看到。」

雲琅上輩子就是在智力有缺陷的孩子群中長大的,對這樣的孩子,他從沒有歧視過,相反,有著極大的耐心來跟他們交流。

「娘娘,咱家也養大白鵝好不好?」孟二拉著快要坐進張湯懷裡的母親連聲問道。

孟家的少君滿是風情的眼角流露出一絲苦澀的意味,敷衍道:「好啊,咱家也養大白鵝1

雲琅笑著對一臉幻想傻笑的孟大道:「我家養鵝,可不是為了好看,而是為了養大之後賣錢,你知道不,鵝蛋很腥不好吃,我家一般都是把鵝蛋用鹽水腌漬了,然後煮熟,那東西下飯最好。」

「想吃1

「現在不成,我家的鵝太小,還不到下蛋的時候,想吃鹽水鵝蛋,要等到明年才成。」

雲琅見孟大,孟二失望至極的模樣,噗嗤一聲笑道:「笨蛋啊,沒有鵝蛋,我家有雞蛋啊,說起來,咸雞蛋可比咸鵝蛋好吃,尤其是腌透了的咸雞蛋,裡面會有蛋黃油,我每次吃的時候都是先吃蛋黃,一口連油一起吞下去,蛋黃沙沙的,裡面的油香香的……」

孟大,孟二的表情單純的雲琅一眼就能看透,不知不覺的雲琅似乎又回到了在孤兒院的場景,傻傻的小朵又抱著他的腿要吃豆花……

孟度淡淡的道:「雲司馬與小兒倒是合得來。」

雲琅嘆口氣道:「一樣米養百樣人,徒呼奈何1

張湯疑惑的道:「孟大,孟二愚鈍,這在陽陵邑並非什麼秘聞,小郎看似與他們……」

「我小的時候,曾經與十餘名愚鈍的人一起相依為命,他們雖然愚鈍,心性卻是最好的,與他們在一起也是雲琅此生最快活的時光。」

雲琅的語氣逐漸有些不耐煩。

張湯追問道:「能否……」

雲琅決絕的搖頭道:「我會用我的命來維護他們的尊嚴1

,請訪問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

  • (快捷鍵:←)
  • 漢鄉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