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漢鄉>第一零八章大漢國無自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零八章大漢國無自由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一零八章大漢國無自由

——「零點上架,有四章」

揍死曹襄的話只能在曹襄面前說,在長平面前說會被長平搶先揍死,而曹襄這個可憐的孩子對於被別人揍死有著說不出的嚮往。

很久很久以來,他都像一個瓷器人一般的行走在世上,平生受到的最大傷害就是被霍去病追趕摔了一跤。

他經常命令僕役,家將們去揍人,卻從未品嘗過挨揍的滋味,他認為這是不正常的,他的人生不太圓滿。

馬鞭草蘇葉,青蒿熬成的汁液說實話,味道不太好,可是,曹襄就像喝水一樣的喝下去了一大碗,他似乎很適應湯藥里的各種奇奇怪怪的味道。

或者說,他對藥草的怪味已經不是很敏感了。

雲琅發現,他對雲家的控制其實是虛假的。

自從長平走進雲家的那一刻起,家主就變成了她……

「既然進了雲家,那就要一心一意,忠心耿耿,本宮不管你們中間有誰家的探子,在這一刻,給我忘掉你們以前的主人,如果因為你們讓雲家倒了霉,即便你是陛下派來的探子,我也能讓陛下下令夷滅你的三族,聽清楚了嗎?」

站在門外的雲琅還沒有進門,就感受到了長平散發出來的屬於皇家的霸氣,她的語聲清冷,帶著一股子淡淡的金屬之音,這一刻沒人懷疑長平能否做到她剛才說過的話。

十六個護衛跪在地上,腦袋抬都不敢抬,有兩個護衛身體局促的挪動了一下,長平就接著道:「感到為難的現在就可以滾了,被我日後發現,就不是死一個人能結束事情的。」

那兩個挪動身體的護衛如蒙大赦,重重的叩頭之後就趴著後退,挪到門口,就迅速的起身,一刻都不停留的向外走去。

長平見雲琅趴在門口,就朗聲道:「襄兒喝完葯了?」

雲琅走進來瞅著剩餘的十四個護衛對長平道:「喝完了,他的身體很弱,至少要在這裡待半年。」

長平點點頭,瞅著那些頭髮花白的老卒皺眉道:「你從哪裡找到了這些老卒?」

「中軍府,都是從北府退下來的好漢。」

長平撇撇嘴道:「北府的好漢哪裡輪得到你招攬,這些人大部分都是人家別有用心的安排在那裡的,就等著你這種新進的官員招攬,好慢慢找你的把柄,最後為他們所用。

全部開革了吧,本宮幫你重新找1

雲琅搖搖頭道:「家裡不安穩,又住在荒郊野外,需要人手看護,就他們吧,這裡沒有什麼秘密怕人知道,我也志不在朝堂,有個身份保護我,保護家裡的這些婦孺就足夠了。」

長平笑道:「你倒是坦蕩,也罷,這些老貨你還能用幾年,等家裡的少年成長起來之後就換掉他們,給他們一個養老吃飯的差事也就是了,私密的事情還是不能交給他們。」

雲琅連連點頭,長平能陪著他給這些護衛演一出親近的戲,已經是難能可貴了。

梁翁帶著剩餘的護衛出去給他們指定居住的地方,長平看著雲琅嘆息一聲道:「告訴我實話,曹襄真的能治好嗎?」

雲琅給長平的茶杯倒滿水之後道:「九成可能,即便是治不好,也能續命。」

「可有治好的成例?」

「有1

長平長出了一口氣道:「這就好,這就好,總算是對得起他死去的父親。」

直到此刻,雲琅才從長平的身上多少看出一點女人的樣子,不論怎麼說,一個母親對兒子總不會差到那裡去。

老虎大王伸著懶腰從院子外面走進來,滿院子的僕役丫鬟亂成了一團,看到這一幕,老虎就高興,張嘴嗷嗚叫喚了一聲,膽小的丫鬟嗓子眼裡呴嘍一聲就昏倒了,膽子大一點的僕役就開始高聲叫喊「打老虎1

長平倒是一點都不害怕,饒有興趣的瞅著老虎對雲琅道:「這就是你豢養的那頭老虎?」

雲琅連忙點點頭。

長平斥退了湧進來的護衛,跟雲琅一起走到老虎身邊,探手撫摸一下老虎毛茸茸的腦袋道:「還算乖巧,不過啊,你既然豢養了猛獸,就要管好,出了事,人家只問你這個主人。」

老虎用腦袋蹭著雲琅的腰,雲琅抓著老虎的耳饈俏倚值埽沒它我活不到現在。」

長平站在太陽地里,伸了一個懶腰,仰著頭讓陽光灑在臉上,看的出來她這一刻真的很放鬆。

「對誰都有戒心的小子啊,你的心就是一顆石頭,揣進懷裡也捂不熱,你想要的無拘無束的生活,在大漢是找不到的。

如果你對所有人都沒有用處,那麼你就會被所有人忽視,那樣的你,將會如同路邊的野草,不論是被馬踏了,車碾了,牛羊吃了,鐮刀割掉了,都沒有人為你惋惜,也不會有人為你出頭。

如果你對所有人太有用了,那麼,你就會被所有人爭奪,在人有我無的狀況下,你被人撕碎了都有可能。

這兩者之間有一個度,把握好這個度可不容易啊,小子,你有把握好這個度的能力嗎?」

雲琅咬著牙道:「我野慣了,受不得約束1

長平攏攏垂下來的頭髮,依舊眯縫著眼睛看太陽,懶洋洋的道:「自在?這可是大漢朝最昂貴的東西。

本宮就這樣看著你,看你如何能夠在大漢朝活得自在1

雲琅笑道:「如果真的不自在了,我就帶著老虎跟那頭梅花鹿周遊天下,用我一生的時間來踏遍這片土地,找一處真正的人間樂土,蹉跎一生也是人間樂事。」

「你就不覺得可惜了你一身的本領?」

「有什麼可惜的,我會的東西都已經一股腦的給了大漢,不能再把自己的一生搭上。

我終究是要為自己活一生的,不可能把全部都獻給這個國家跟這裡的人。」

長平見雲琅說的平淡無奇,卻知道越是說的平淡,最後這樣做的可能就越大。

「你家的莊子不錯,我還聽說你家用了大半年就出產了一萬七千束絲,不得不說,好本事。」

雲琅搖頭道:「我對桑蠶一竅不通,是家裡的一個僕婦帶著一群婦人弄出來的,我可不敢居功。」

「我還聽說,你家孵小雞不用老母雞?」

「胡亂試試,已經丟了五六百個臭蛋了……」

「那就是快成功了!你不準備帶我看看你家嗎?」

雲琅皺眉道:「難道您就不關心曹襄?他喝完葯不長時間就喊著肚子痛。」

長平的臉色黯淡了下來,瞅著蔓已經痛了六年,該習慣了。」

說完就朝雲琅擺擺手,被膽小的丫鬟攙扶著進了主樓下的一間屋子,丫鬟們把門關上,很快就無聲無息了。

雲琅的屋子裡惡臭熏天,一個男僕捂著鼻子提著一個凈桶從屏風後面走出來,就被醫者攔住,他也不嫌惡臭,仔細觀看凈桶,看樣子還有品嘗一下的慾望,好在他最終沒有這樣做,就讓僕役提走,僕役剛剛下樓,就將早就備好的生石灰投進凈桶,一股奇怪的臭味再次瀰漫開來。

曹襄汗津津的提著褲子從屏風後面走出來,趴在欄杆上朝樓下的雲琅喊道:「這葯不錯,至少我從來沒有這麼痛快過1

雲琅,霍去病,李敢一臉駭然的瞅著曹襄……

「看我幹什麼?快把你家的麻將拿出來,趁著日頭好,我們正好摸上八圈。」

雲狼捂著鼻子瓮聲瓮氣的道:「這座樓歸你們母子了,你趕緊給我蓋新樓。」

「急什麼啊,我母親昨晚就吩咐大匠作了,正在往你家運送材料,一座木樓而已,十天就給蓋好,就是諾大的圍牆需要時日。」

霍去病皺著眉頭道:「我從未見過能散發出如此惡臭之人,你還是先去洗澡吧,那邊就有溫泉水。」

雲琅搖頭道:「他不能下溫泉,只能在木桶里洗澡,而且,他的洗澡水需要重新燒開,倒進石灰才能丟棄。」

曹襄的臉色有些發青:「你的意思是蟲子會從我身體里跑出來,從那裡跑出來?」

李敢一臉的惡趣味,陰笑著道:「你說呢?」

曹襄驚恐地對僕役道:「給我準備熱水,越熱越好……」

霍去病見曹襄跑進了屋子,不滿的對雲琅道:「你嚇唬他做什麼?他已經在驚嚇中度過六個年頭。」

雲琅皺眉道:「誰嚇唬他了,他的肚子里真的全是蟲子,那些葯的作用就是殺死蟲子,他不但要用熱水洗澡,還要用醋水浸泡,他的衣服也要每天用水煮,一點馬虎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