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漢鄉>第一零九章阿嬌的家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零九章阿嬌的家底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一零九章阿嬌的家底

病從口入這句話可不是隨便說說的。

雲琅覺得自己之所以能從那麼惡劣的環境中平安長大,靠的就是乾淨這兩個字。

只要有條件,雲琅是從來不吃生冷食物的,只要有水,他必定是要洗漱的,以至於雲婆婆都叫他浣熊。

他執著的認為,人只要把自己清洗乾淨,就基本上不會得什麼大病,只要把食物弄熟了吃,就不會有什麼太大的擔憂,即便是食物里有蟲子,只要煮熟了,它就是一塊肉。

長平家的僕役衣著要比雲家的僕役衣著好得多,但是,論到乾淨,長平家的僕役先洗七八次澡之後再比。

傍晚的時候,忙碌一天的雲家人收工回來,十幾個廚娘正在做飯,在等待吃飯的功夫,雲家的女人們就會端著屬於自己的木盆去屬於她們的熱水溝里泡溫泉,木盆里的東西很豐富,不但有洗頭髮的皂角,還有一些花里胡哨的小食物,

小孩子跟著母親,再大一點的男孩子就去了專門給他們挖的一個大水坑,每個孩子都知道雲家的第一條家規,沒有洗澡,就沒有食物。

自從上回跟卓姬親熱之後,梁翁就專門找人在小樓的後面,修建了一個帶棚子的水池子,水依舊是活水,只是在這裡拐了一個彎。

雲琅的水池子自然被長平給佔用了,她專門去看了雲家婦人是如何享受溫泉之後,也帶著各色酒水糕點,去了水池子。

長平的隨從足足有一百五十人,加上雲家的人,把水池子塞的滿滿當當。

雲琅只好帶著老虎,霍去病,李敢,曹襄去半山腰處的天然水池。

溫泉水裡有硫磺,蚊子自然不敢過來,霍去病等人深一腳淺一腳的走了半個時辰才來到水池子邊上。

老虎噗通一聲就跳進了水裡,快活的划動著四條腿在水池子里轉來轉去。

曹襄很羨慕雲琅,霍去病跟李敢,他也想下來,被雲琅嚴辭拒絕,如果他真的要洗,也只能去下面的一個小沙坑。

一條生豬腿是老虎的食物,它總是吃熟食不好,因此,雲琅總是讓老虎吃生食吃飽,然後再給它喂一點熟食,就當是打牙祭。

「我準備在這裡修建一座莊園,你覺得如何?」曹襄給老虎餵了半隻雞之後,不知道觸動了那根神經,悠悠的對雲琅道。

「可以啊,反正你家要一塊地,陛下不會要價兩千萬的。」

曹襄笑道:「陛下總以為我快要死了,所以對我比較寬容一些,這種小小的要求不會拒絕我的。」

霍去病哼了一聲道:「別選雲家南邊的那塊地,那是我已經選好的地方。」

李敢也悠悠的道:「也別選去病家旁邊的那塊地,那是我選好的地方。」

曹襄笑道:「沒人願意跟阿嬌做鄰居?北邊的山景更好看埃」

雲琅楞了一下道:「怎麼說?」

曹襄笑道:「你如果不想讓陛下來驪山,就要想辦法讓阿嬌長命百歲,所以啊,我去長門宮的另一邊蓋莊子去。」

雲琅,霍去病,李敢,齊齊的一人抓了一塊點心把嘴堵住,然後就把身子沉在水裡,只露出一隻腦袋,用力的嚼著點心。

曹襄蹲在扳法子真的很好,陛下自覺對阿嬌有些虧欠,所以就不願意見到阿嬌,只要我們跟……」

霍去病還是忍不住張嘴道:「跟陛下比起來,阿嬌更恨我們,她之所以會倒霉,跟我們家脫離不了關係。

你就好好的治病,養病好不好?別添亂,我知道你這些年病的五勞七傷的,慣會胡思亂想。

既然你的病有望治好,就好好吃飯,好好吃藥,好好的活動一下身子骨,別的事就不勞你操心了。」

曹襄撇撇嘴並不在乎,他回首瞅著山下的長門宮,越想越覺得自己的法子很可行……

曹襄就任平陽侯的時候只有十一歲,現在也不過十五歲而已,父親曹時去世的早,曹家便一直在長平的照拂之下平安的過活,即便曹襄病重,他平陽侯的位子也穩如泰山。

如果是孟大跟孟二兩人純粹是智力上出了毛病,那麼,曹襄純粹是被病痛折磨的痛不欲生。

剛剛有了一點痊癒的希望,他就想著展示一下自己的能力。

在雲琅看來,這還是玻

長平來了,太宰就搬回山上去住了,他的模樣可以騙得過別人,很難騙得過長平這種跟宦官打了一輩子交道的人。

就在雲琅專心給曹襄看病的時候,雲家的第二季桑蠶終於要爬山了……

對雲琅來說收穫桑蠶帶來的喜悅超越了他來到這個世界后收穫的所有快樂。

也只有那些搖著8字頭吐絲的桑蠶,才證明這個世界是真實的,而不是一個虛幻的世界。

長平在親眼目睹了雲家如何收穫桑蠶之後,就帶著人離開了,畢竟,在長安城,在陽陵邑還有無數的事情等著她去處理。

「有什麼難題就告訴我1

這是長平臨走時說的一句話,也許是一句承諾。

霍去病,李敢跟著回了陽陵邑,羽林軍法森嚴,他們還不敢違背。

曹襄來了,雲家就有豆腐吃了,也擁有喝不完的豆漿。

清晨的時候吃上一碗甜甜的豆花,就成了全家人最大的享受。

雲琅喜歡吃咸豆花,更喜歡吃潑上紅油的豆花,只可惜沒有辣椒,還不如吃甜的。

蔗糖珍貴的簡直沒有道理,好在有曹襄在,這一切都不是什麼問題。

曹襄說他的精神好了許多,至少,走路的時候沒有那麼困難了,他腫脹的肚子正在以肉眼能看到的速度變平。

沒了肚子的曹襄,瘦的讓人擔憂。

他真的從雲家跑去了長門宮,在哪裡胡吃海塞了一頓又回來了,還是被那個人妖一樣的董君親自送回來的。

「我邀請阿嬌明日打麻將!你多裝一點錢,主要是金子,銅子什麼的就不要拿出來丟人了。」

一碗湯藥喝下去,曹襄額頭上的青筋就暴起,葯汁進入了腸胃,給他的傷害很大,畢竟,馬鞭草,紫蘇都有一些毒性。

「你帶著麻將去,哪怕把麻將送給阿嬌也無所謂,我不能去埃」雲琅嘆息了一聲,繼續看手裡的書簡。

馬鞭草,紫蘇為曹襄帶來的疼痛越來越輕,一柱香的功夫,他的身體就恢復了正常,看來,明日起,他的藥量要增加了。

「你也就這兩年能去長門宮,我也一樣,一旦你長到十五歲,而我的身體又恢復了,我們就不能去長門宮了。

所以啊,把你的小心思收起來,我們現在去無礙的。

雲琅,我在生病的時候琢磨出來了一個道理1

「什麼道理?」

曹襄看著雲琅一字一句的道:「耶耶發現,人生真他娘的短啊1

雲琅點點頭道:「我家婆婆去世的時候我也是這麼想的,她苦了一輩子,我想讓她過上好日子,結果……」

「你既然知道人生苦短,怎麼還敢浪費自己的日子?整日里與農婦為伍,接觸的不是桑蠶,就是莊稼,這樣的日子你打算過到什麼時候?

從哪天看到你真的不用老母雞就把小雞給孵出來了,我就知道你的本事很厲害!

怎麼樣?先跟著我去找阿嬌打麻將1

雲琅搖搖頭道:「不去!在你不說明目的之前,我一定不會去1

曹襄笑道:「現在的人一個個鬼精鬼精的,不太好騙了,好吧,我說,我想要長門宮衛1

「長門宮衛?什麼意思?長門宮就在我家邊上,他們家的護衛並不多,你要他們做什麼?」

曹襄瞅著雲琅嘆口氣道:「長門宮衛共有五百,阿嬌成為皇后的那一天,陛下親自賜予阿嬌的,這些人不論生死都是阿嬌的護衛,五百人全部都盟誓用生命護衛阿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