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漢鄉>第一一零章無所謂的世界(求訂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一零章無所謂的世界(求訂閱,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一零章無所謂的世界

「呃,你為什麼這麼看著我?」曹襄覺得雲琅的眼神不對。

「沒什麼,就是覺得你有些無恥1

「無恥?為什麼?」

「因為你打算拿走一個被丈夫拋棄的女人身上最後一件衣衫。」

「阿嬌可憐?你是這麼認為的?」

「被自己丈夫拋棄難道還不可憐嗎?」

「那要看拋棄她的男人是誰了。」

雲琅忽然明白,長平的兒子怎麼可能是一個白痴?他根本就是一個政治動物。

這種本事甚至是天生的。

「有資格可憐阿嬌的人不多,這中間絕對不會有你我。就像那頭被你家老虎拋棄的母老虎,她即便大著肚子依舊是老虎。

你覺得阿嬌可憐,難道就不覺得那些長門宮衛更加的可憐嗎?

本來可以在戰場上博取戰功的好漢,現在只能操持賤業,淪落到替賭場青樓看守門戶的地步。

阿嬌雖然失勢,錢財卻是不缺的,這麼些年,阿嬌可曾管過他們的死活?

說起來,他們才是可憐人,另外,你直到阿嬌被廢后的時候死了多少人嗎?

不用你猜,死了三百三十三人,這是當年阿嬌母親給她陪嫁的人手,一個都沒有活下來。

長門宮衛既然已經被陛下賜給了阿嬌,就再沒有收回來的道理,你說說,那些漢子虧不虧?」

雲琅站起身,拍拍手道:「你要接近阿嬌,那是你的事情,我不打算參與,能弄到長門宮衛是你的本事,弄不到是你能力不成,總之,不關我的事情。」

曹襄無奈的大叫道:「你還真是胸無大志埃」

雲琅只是笑笑,並不理睬,他今天要做的事情很多,其中並沒有幫曹襄謀人產業人手這一條。

他知道曹襄想要帶著他玩一些高端的東西,可是,他不喜歡!

見曹襄怏怏的走了,雲琅覺得自己的選擇沒有錯。

少年人的心就像天上的雲彩一樣陰晴不定,或許,好好的睡一覺,曹襄就會找到更加好玩的事情,忘記阿嬌手裡的長門宮衛。

如果雲琅沒有猜錯的話,那應該是一個陷阱。

雲家的十六個護衛,被長平嚇唬走了兩個,剩下的十四個也不能保證是忠心的。

在這之前,雲琅甚至不認識他們,對他們沒有任何的恩義,奢求人家一見面就納頭下拜,這非常的不現實。

長平走後,雲琅就再一次見了自家的護衛。

十四個高矮不一的老頭,有的強壯,有的瘦弱,有的還強忍著不咳嗽。

最強壯的一個老漢上前一步拱手道:「啟稟司馬,老漢等人雖然老弱,依舊有擒虎射熊之力,只要是司馬交代下來的事情,卑職一定竭力做到。」

雲琅心中暗暗嘆息,這些人看了雲家的模樣,應該沒有什麼長留的決心。

如果真有這樣的心思,這一會,雲琅見到的應該是十四個年輕壯漢,而不是十四個糟老頭子,他們家裡都有年輕的晚輩可以接替他們的差事,現在一個都沒有,已經很說明問題了。

雲琅是一個很會取捨的人,既然得不到更好的,眼前的這些人的能力也需要發揮到最大。

既然他們抱著混日子的態度來到了雲家,而薪俸又不用雲家出,雲琅自然也只能給他們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

跟他們擺家主的架子是可笑的,打成一團才是正確的態度。

嘻嘻哈哈的告訴了那個領頭老漢雲家的要求,然後就由老漢安排其他人的工作,雲琅就在一邊笑眯眯的聽著。

最後,見老漢有些諂媚的瞅著他,雲琅就笑著把管理這些老漢的任務交給了他,每個月有一千個錢的額外收入。

過程非常的完美……雲家多了十四個在莊子外面巡邏的人,十四個老漢有了在雲家居住的權力,這是一個互惠的過程。

至於名冊,雲琅記錄的很詳細,明明寫了一式兩份,他卻沒有記住十四個人中的任何一人的名字。

他相信,過了今年冬天,這些人就會找無數的理由離開雲家……最後,雲家依舊沒有護衛!

曹襄聽說雲琅這樣處置護衛的事情之後,再一次開始勸解雲琅,這不是一個做好家主的方式。

其實,他不知道的是,除過太宰與老虎,跟眼前高大的始皇陵,他不在乎任何人跟任何東西。

莊園里婦孺,莊園里出產的絲,跑的雞,鵝,豬圈裡圈養的豬,以及草地上的牛羊,都不過是始皇陵的遮蔽物。

他想讓世人熟悉他的存在,順便也讓世人明白,雲家莊園後面的那座土山,不過是一座土山而已。

曹襄的醫者早就接替了雲琅給曹襄治病的工作,不論從採藥,煎藥,都是一手包辦的。

曹襄拿著麻將跟阿嬌大戰了一場之後,他就告辭回家了,醫者告訴曹襄,他家裡的環境更適合養玻

曹襄走了,喜歡雞鵝的孟大,孟二卻留下來了,他們的存在跟沒有沒什麼區別,這兩個傻孩子每天的活動半徑就是雞鵝的活動半徑,跟那些四五歲的孩子在一起,他們很開心。

六月十五日,丙午月,癸酉日,宜祭祀,沐浴,整理手足,修理圍牆……是一個很好的日子。

雲家的圍牆正在修築,雲家的高樓正在拔地而起,雲琅很認真的洗了澡,剪掉了手腳上長長的指甲,穿上最乾淨的一套麻衣,就牽著一頭長了一年的牛犢上了驪山。

石頭屋子依舊在,太宰就站在門前等待雲琅,老虎也似乎非常的開心,在兩個大石頭上來回的縱越。

牛犢子見到老虎哞哞的叫著不斷後退,太宰的眉頭稍微皺一下,抬手一刀就深深的刺進了這頭小牛的胸膛,刀子抽出來的時候,一股血飆飛出來染紅了地面。

太宰閃身躲過,接著一刀就砍在了牛脖子上,他手裡的戰刀很沉重,一刀就砍下了牛頭。

凌空接住牛頭,就看著雲琅道:「白玉呢?」

雲琅從包袱里取出六面白玉牌那給了太宰。

太宰從死去的牛脖子上接了一點牛血,就用毛筆在白玉牌上塗抹。

白玉牌的質量很好,牛血剛剛落在玉牌上就凝結成血滴滾落下來。

太宰並不理會,毛筆依舊在玉牌上飛舞,看的出來,他寫的就是金文。

雲琅提著牛頭進了石屋,屋子裡纖塵不染,一張黑色的供桌擺在屋子最中央的位置上,兩座沉重的仙鶴模樣的青銅燈閃爍著兩朵黃色的焰火。

一個碩大的豬頭擺在左邊,一隻羊頭擺在右邊,中間的一個青銅盤子空著,雲琅就把牛頭端端正正的擺在中間。

三牲的下面,就是雲家出產的八種糕點,油餅也算一種,摞的高高的非常豐盛。

太宰用盤子將六個白玉牌端了上來,恭敬地放在三牲的上面。

三支艾草鞣製的香插在一個三足鼎里,太宰點燃三柱香之後,念叨了冗長的一段廢話之後就笑著對雲琅道:「現在後悔還來得及1

雲琅點點頭道:「反悔了1

太宰笑眯眯的指著香火道:「晚了,香火有靈,送我吉言上九霄,始皇帝已經認同了。」

雲琅順著太宰的手指看過去,只見三支艾草鞣製的粗香冒出來的裊裊青煙,居然呈線狀沒入了石壁。

「這上面有一間屋子?」

雲琅當然不會認為這是神跡,青煙之所以會鑽進石壁,只能說明石壁後面有空間,而且還是直接通到房頂上,形成了一個煙囪樣的東西,才能讓煙柱這樣詭異。

太宰笑呵呵的跳起來,抓住一塊石頭,用身體下落的力量拉了一下,一塊石板就轟隆一聲掉了下來。

準確的說石板只掉下來一半,另外一半掛在房頂並沒有下來。

太宰糅身進了房頂,雲琅翻著白眼在底下等。

在這間屋子裡居住了這麼長時間,自己居然不知道屋子裡還有一個暗室。

不過,以石屋裡外的體積來看,那間暗室應該沒有多大。兩個人擠進去恐怕連站立的地方都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