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漢鄉>第一一一章秦始皇的放射源(求首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一一章秦始皇的放射源(求首訂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一一一章秦始皇的放射源

始皇帝是一個小心眼的皇帝,太宰其實也是一個小心眼的太宰,他就像是一個快要病死的老爺爺。

在臨死的時候得意的把自己僅存的一點珍藏一一展現給後輩看,帶著些許的狡黠,也帶一絲絲的遺憾。

夜明珠這種東西雲琅確定是第一次見到……

這東西居然能散發出白蒙蒙的豪光,只需要一顆,就能照亮一丈方圓……

這東西被裝在一個沉重的青銅盒子里,太宰僅僅打開一條縫隙,白色的光芒就照的雲琅差點睜不開眼睛。

「燭龍之眼,舉世獨此一顆1

「廢話啊,傳說中燭龍就一隻眼睛好不好?他睜開眼睛的時候是白天,閉上眼睛的時候是黑夜。

問題是,燭龍之眼在這裡,天上那顆明晃晃的東西算什麼?」

雲琅有些傻,總覺得哪裡不對勁。

「無禮1太宰羞怒的合上蓋子,手放在蓋子上頗有一些睥睨四方的樣子。

也是,不論是誰手握一件稀世珍寶都會有這種神情的。

雲琅以前見過一些夜明珠,大多是一些含有稀土元素的礦石,其中以螢石原礦最多。

一般來說,自己會發光的石頭多多少少都有些放射性元素,別的夜明珠最多在黑夜裡發出一些微弱的熒光,這一顆比較特別……在黑夜裡能當燈泡使喚……

她娘的,這塊石頭的輻射度該有多高才能發出這麼亮的光芒……這顆礦石的分子活躍到了什麼程度才會歷經上百年依舊分裂不衰?

雲琅以前聽說過有一個科學家用手把兩塊足以製造微型核爆的礦石生生的分開了,然後嗎,就沒有聽說那個科學家的消息,估計,已經死了很多年。

現在,他終於見到了一位活著的……

雲琅剛才看的很清楚,青銅盒子里覆蓋著一層厚厚的鉛……這說明給太宰這顆夜明珠的人很清楚這東西不是什麼良善之物。

一剎那間,雲琅就想通了幾乎的事情,他的膝蓋立刻在發軟,用最後一絲理智控制著雙腿向外走去,這一刻,他只想離這間石頭屋子越遠越好,如果可能,他覺得一輩子都不用來這地方了……

「只有每代的太宰才能持有這顆夜明珠,一旦始皇帝復活,這顆夜明珠將會成為太宰一族的酬勞!

你不用避嫌,現在,這顆夜明珠該給你了。」太宰慈眉善目的捧著青銅盒子對跑出石屋子的雲琅道。

雲琅很想告訴太宰,這東西是別人用來害死太宰一族的重要媒介,可能這就是始皇帝對付太宰一族的殺手。

「這是大秦皇宮浩如煙海的珍寶中最珍貴的寶貝……當年,始皇帝親手將這顆寶石給了我家第二代太宰,嘗言:此為朕之心肝,今託付卿家,朕若有命復生,此物當為卿家之酬勞,並裂土封侯,如若朕無復生之望……卿家自去吧!

雲琅,我太宰一族之所以能在始皇陵枯守九十載,就是因為有這顆神物不斷地給我們信心。

最珍貴的寶物就在我們的手裡,始皇陵裡面的其餘珍寶加起來也未必有這顆燭龍之眼珍貴。

現在,你看到了這顆神物,還懷疑始皇帝會傷害我們嗎?

雲琅,始皇帝的大氣魄如何?

最後關頭能下重注,敢把最珍貴的東西託付於人,敢相信我太宰一族的忠貞。

始皇帝以國士待我,太宰一族必以性命報答,千古之下必成美談!

現在,我以第四代太宰之名,將這枚夜明珠託付於你,我的第五代太宰。

太宰一族篳路藍縷,玉汝於成,薪火相傳至今,終於傳承到了第五代,你可知我此時心中是如何的歡喜嗎?

你是我太宰一族中最具有大智慧的太宰,更是我太宰一族中最具機變之能的太宰,昔日的太宰人曰:忠厚,今日之太宰人曰:智慧!

從今往後,人言太宰曰:忠厚,智慧!

我望你繼承我太宰之忠厚門風,弘揚我太宰智慧之名,無論如何將這座始皇陵繼續保護下去。

這座陵墓里掩埋的不僅僅是始皇帝的遺蛻,更有我太宰一族的先人,更是我們太宰一族忠貞不二的見證!

雲琅,接過這顆珍寶,從此,你就是這座陵墓的守護人,也是太宰一族的首領1

雲琅覺得自己的皮膚正在潰爛,覺得自己的眼睛正在發炎,他甚至覺得自己的頭髮指甲正在不斷地掉落……

他覺得自己快要死了……

尤其是太宰以極度莊嚴的態度將青銅盒子放進他懷裡的時候,雲琅覺得自己正處在核爆的正中心,身體如同消融的雪人……

「呵呵,拿好了,我第一次見到這東西的時候,比你還要狼狽,兩天之後才恢復了說話的能力。

呵呵,現在他屬於你了,好好的藏起來,甚至別讓我知道,也別讓任何人知道,想要欣賞這絕世珍寶的時候,一定要記得獨自一人觀看,即便是父母妻兒也不可共享,除非是你選定的下一代繼承人才能與你一起欣賞這人間瑰寶。」

好好的休息,好好的欣賞,明日,我們一起進入始皇陵,拜謁陛下,希望陛下會喜歡你這個新的太宰1

太宰說完話,就把他腦袋上的那頂破舊的紗帽戴在雲琅的頭上,還細心的幫他拴好帶子。

搬正了雲琅軟塌塌的脖子,好好的欣賞了一下雲琅戴烏紗冠的樣子,親昵的在雲琅的鼻子上點一下笑道:「烏紗冠戴在你頭上才好看,戴在我頭上糟蹋了。」

雲琅軟軟的靠在石屋子的門檻上,絕望的看著太宰跟老虎一前一後的離開了石屋子,想要大聲地呼喚,嗓子眼裡卻像是堵了一團棉花一般,一個字都吐不出來。

一陣山風吹來,雲琅不由得打了一個寒顫,因為突如其來的驚駭導致失去控制的身體,再一次回歸了。

他小心地將青銅盒子放在地上,然後就找來了一把鋤頭,用盡平生之力掀開了一塊石板,然後就在石板的下面,瘋狂的挖掘。

雲琅幹了整整一天,一個近兩米深的小坑出現了,雲琅毫不猶豫的將那個青銅盒子丟進坑底,然後點燃了小小的鐵匠爐子,把屋子裡的兩座錫器燭台丟進坩堝里,直到將錫器完全融化,才端起坩堝,把融化的鉛錫一股腦的澆在青銅盒子上……

這個工作他進行了三次,直到青銅盒子徹底的被鉛錫包裹成一個鉛錫疙瘩這才罷休,最後將這座坑重新填好,鋪上石板。

就在剛才,他重新溫習了一遍今日發生的事情。

首先,始皇帝為了誘惑太宰一族,拿出來了一個天然放射源,這東西不但美麗,而且,獨一無二,並且可以殺人於無形。

始皇帝知道這東西的危險性,知道這東西雖然美麗,卻是世上最惡毒的東西,可以在不是很長的時間裡就能讓一個人慢慢的衰老然後死去,太宰三十七歲的練武不輟的身體如同七十三歲的模樣就很說明問題。

說什麼接觸死人多了被屍毒感染才變成了虎外婆的模樣,這根本就是常年被輻射照射才造成的後果。

同理,也能推斷出一個事實,那就是這种放射源的威力並沒有雲琅想的那麼大。

他對人的傷害是一個緩慢地,疊加的過程,畢竟,在這個時代里想要合成人工恆定的放射源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太宰每一次獨享寶物的過程,其實就是一個被輻射傷害的一個過程,他接手這顆輻射源已經十五個年頭了……

雲琅將一隻手塞嘴裡用力的咬著,他覺得自己很幸運,在一顆強烈的輻射源底下睡了那麼多天,居然還活著……這實在是太不容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