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漢鄉>第一一三章 王翦!(求首訂,求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一三章 王翦!(求首訂,求月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

第一一三章王翦!

在太宰無比歡喜的目光中,雲琅登上了階梯最終來到了那面石壁前面。

他抬起手,曲起指節,就像去別人家拜訪一般,輕輕地在石壁上叩了幾下。

太宰在下面笑道:「石壁很厚,裡面的人聽不見,這裡是你的家,進去吧,主人家不用別人允許。」

雲琅瞅著太宰道:「你不上來一起進去嗎?」

太宰笑道:「這是你的大日子,我等一會。」

雲琅笑道:「上來吧,你不指路我沒法走。」

太宰輕聲道:「進去吧,只有一條路,每走一步都會有燈火為你引路。」

雲琅站在那裡不動身,太宰嘆息一聲走上了階梯來到雲琅面前道:「始皇帝的大臣上殿,從無陪侍,你呀……」

「我來這裡只是為了你,不是為了裡面的始皇帝,這一點你該知道,你永遠都是始皇帝的太宰,而我?最終的目的是要放下斷龍石,始皇帝可能不願意見我。」

太宰按著雲琅的手將印信塞進了凹槽,用力的扭動之後,就對雲琅道:「開了門,就要把牛頭,豬頭,羊頭丟給神龍,不要猶豫。」

「神龍?」雲琅的眼睛瞪得有鴨蛋大。「你可沒說裡面有這種東西啊,要不,我們不進去了,一聽這兩個字我就知道不是什麼善類。」

太宰拍了雲琅的後腦勺一下怒道:「就是一條大蛇,蟒蛇1

「蟒蛇我也怕,能吞下牛頭,豬頭的蟒蛇弄死我沒有什麼問題1

「滾,蟒蛇是皇陵裡面必須有的東西,要不然裡面海量的老鼠怎麼處理?」

「老鼠?海量?」雲琅的聲音有些尖利。

「是啊,陵墓裡面怎麼可能會沒有老鼠?小心腳下,門馬上就開了,老鼠會跑出來的……」

雲琅聞言,第一時間把太宰推在最前面,咬著牙道:「我有多怕老鼠你難道不知么?」

太宰無奈的立在最見面,耳聽得山壁嚓一聲響了一下,山壁就緩緩地向一邊滑開了。

雲琅皺著眉頭,他好像聽見裡面好像有什麼東西斷裂了,太宰卻神色如常,繼續對雲琅道:「只要聽見這種聲音,就說明機括的效用猶在,你進去之後,還要給滑道上加油。」

嘴上說著話,腳下卻絲毫不亂,左右掃蕩兩下,就有十幾隻老鼠被他從台階上掃蕩下去了,耳聽得那些老鼠吱吱叫著跌進了深淵。

雲琅吞咽了一口口水,然後就小心的從太宰肩膀後面瞅那道已經打開的兩尺寬的裂隙。

一股風從裡面吹出來,非常的陰冷,太宰拖著雲琅向裡面跨了一步,一溜火光頓時從眼前一直延伸到了最深處。

火光的下面是一道天生橋。雲琅仔細看了之後才發現,這根本就不是什麼天生橋,而是一條倚靠懸崖修建的棧道,整個棧道是黑色的,中間豎著一道牆,牆上滿是彩繪圖案,在半明半暗的火光下,看不見另外半邊,給人一種橋樑凌空生成的奇異感覺。

太宰眼看著雲琅吃力的從橋樑上卸下來兩座青銅燈座,放在大門處,防止大門突然合上。不由得搖頭道:「你不走,大門不會關上。」

雲琅喘著粗氣道:「預防萬一1

太宰眼看雲琅又從背包里拿出一盤白色的繩子正在往燈柱上捆綁,拍著前額道:「你又在幹什麼?」

雲琅快速的綁好繩子,對太宰道:「全蠶絲的,為了這盤繩子我用了十一束絲,萬一這座棧道斷了怎麼辦?我至少還有一根繩子。」

「你信不過我?」

「信得過,我不信始皇帝1

太宰一把捂住雲琅的嘴巴輕聲道:「慎言1

雲琅的眼睛瞪得很大,比見到老鼠的時候瞪得更大,無他,一條足足有他家飯碗粗的蟒蛇正從棧道的另一頭,快速的滑過來。

太宰見雲琅安靜了,這才鬆開手,剛剛鬆開,就聽雲琅用顫抖的聲音道:「蛇,好大的蛇1

太宰哼了一聲,取過雲琅肩頭的牛頭就甩了出去,原本沖著太宰,雲琅游過來的那條蛇,立刻就沖著滾動的牛頭滑過去了。

「神龍吞掉牛頭需要半個時辰的時間,然後就會躲起來睡眠,這段時間它不會來騷擾我們。」

雲琅晃動一下背後的豬頭,羊頭,顫聲問道:「神龍不止一條是不是?」

太宰點頭道:「這是自然,當初選擇神龍的時候,就是一條大的,一條中等的,一條小的,大的死掉了,中等的就會代替它繼續清除老鼠,中等的死掉了小的就會代替。」

黑暗中傳來蟒蛇悉悉索索吞咽牛頭的動靜,雲琅不由自主的朝那邊看了一眼小心的問道:「這東西會死?」

太宰一步踏上棧道鬱悶的道:「最多活八十年,這還是沒有天敵的情況下,這裡陰冷,不適合神龍活動,南邊有一道溫泉,老鼠多,神龍一般在那裡活動,只有大門被打開的時候,老鼠才會向這裡逃跑,神龍也會追過來,除此之外,它們一般不會亂跑的。

你記住了埃剛才那條蛇已經活了快五十年,看樣子離死不遠了,等它死後,你要是沒有放下斷龍石,就一定要記得再捉一條小蟒蛇放進來替換它。

不要母蛇,只能是公蛇,要不然啊,用不了幾年,這裡就會變成蛇窩。」

雲琅一邊跟著太宰向裡面走,一邊道:「我放斷龍石之前一定會給裡面丟三條母蛇,讓這裡變成蛇窩最好。

死去的就該死去,活著的就該奮鬥,總是挖祖墳撈好處算什麼好漢1

說著話,兩人已經通過了棧道,太宰對雲琅繼續綁縛絲線繩子的行為已經很無奈了。

指著前面黑漆漆的甬道說:「這裡是陵道,兩邊都是各色塑像,石雕,陵道兩邊的石壁上雕鑿的是始皇帝生平工業,你可以仔細看看。」

雲琅感受著甬道里吹來的風,發現自己的衣袂被風吹得獵獵作響,瞅著太宰道:「哪來的風?難道說對面還有一個進風口?」

太宰搖頭道:「這扇山門打開之後,這座陵墓里的其餘六條甬道就會同時打開一條縫隙,一柱香的功夫,就會把這裡面的濁氣全部換掉,等你關上那扇門的時候,其餘的甬道也會同時關閉。」

「外人從那些門裡進來怎麼辦?」雲琅又看見了一條蟒蛇,果然如同太宰所言,這條蟒蛇小一些,也不用太宰發話,他就把豬頭丟了過去。

「太宰見蟒蛇開始豬頭就笑道:「進不來的1

甬道裡面的風很大,不過,這裡面的大型牛皮燈籠卻把甬道招搖的明晃晃的。

石壁上的壁畫被燈火照耀的纖毫畢露,一幕幕熟悉的歷史畫卷被工匠生動的表現在了石壁上。

從始皇帝出生,再到登基,與呂不韋的鬥爭,再到滅掉六國,一統天下,每一幅圖案上都有一個不同時期的始皇帝。

如果雲琅不知道始皇帝的生平,僅僅看這些浮雕,始皇帝的偉大一定會讓他臣服膜拜。

會讓他明白一個道理,這個世界是屬於始皇帝的,只那幅圖案上的嬰兒時期的始皇帝那雙炯炯有神的雙眼,就知道他的出生就是對這個世界最好的憐憫。

現在,不過是一幅幅的精美浮雕而已。

太宰自然是讚歎不絕的……包括,始皇帝跨坐在一隻老鷹的背上從趙地回到咸陽的樣子。

浮雕的盡頭,有一個金甲武士手杵長劍端正的站在那裡,時光剝奪了金甲的光彩,顏色非常的黯淡,唯有他臉面上還留存了一些顏色鮮亮的金漆。

「這是王翦1太宰見雲琅長時間的觀看那個金甲武士就低聲介紹。

,請訪問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