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漢鄉>第一一四章咸陽(繼續戰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一四章咸陽(繼續戰鬥!!)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

第一一四章咸陽

雲琅敲敲鎧甲,發出梆梆的聲響。

太宰瞅瞅雲琅道:「你不會以為這是王翦上將軍的屍骨吧?」

雲琅搖搖頭道:「我只是想確定一下。」

「有陪葬的人俑,不過啊,不會是王翦上將軍,也不會是楊端和,蒙驁,王賁他們。」

雲琅笑道:「李斯趙高不可能,會是誰呢?」

太宰瞅著雲琅道:「六國美女兩百四十名,再加上我大秦美女三十六人,以及六十一名樂工1

「沒有宦官?」雲琅帶著譏誚之意問道。

太宰用手指著不遠處提著燈籠的人俑道:「章台宮裡的兩百一十一名宦官盡在此地……」

雲琅默然。

越過王翦的鎧甲人俑,雲琅眼前豁然開朗。

一條洶湧的河水阻擋住了去路。

太宰邁過黃河,小心地避開函谷關,回頭對雲琅道:「下腳小心些,莫要碰壞了箭樓。」

雲琅掃視了一眼腳下的山川地理模型道:「比例不對,黃河,渭水之間的間距不對,華山上的蓮花峰被弄成了一個蘑菇,始皇帝難道就不能找幾個好點的工匠來做這東西嗎?

另外,我還以為河流湖泊里流淌的都該是水銀才對,怎麼會是水?這會導致陵墓潮濕,不利於屍體的養護。

另外,陵墓的頂上也該有寶石鑲嵌成的日月星辰,不該用一些破爛燈籠來代替吧?」

太宰苦笑一聲道:「二世皇帝能做到這一點已經算是不容易了,他如何會傾盡國帑來為始皇帝修建山陵?」

雲琅踮著腳尖踩在那片應該是龍首原的位置上,俯首瞅著上林苑的位置道:「阿房宮呢?」

太宰指指插滿了染綠的枯樹枝道:「那裡就是?看到那兩條小小的水渠了沒有?那裡就是流經阿房宮的潏河,跟渭水。」

雲琅小心地提起腿,踩在渭水邊上指著一座一尺高的閣樓道:「二世皇帝這也太敷衍始皇帝了吧?

我嘗聞,阿房宮前殿就能供一萬人就坐,這裡就一座木閣樓。」

太宰冷笑道:「始皇帝已死,還能怎樣?」

雲琅漫聲道:「驪山北構而西折,直走咸陽。二川溶溶,流入宮牆。五步一樓,十步一閣;廊腰縵回,檐牙高啄。

各抱地勢,鉤心鬥角。盤盤焉,囷囷焉,蜂房水渦,矗不知其幾千萬落。

長橋波,未云何龍?

復道行空,不霽何虹?

高低冥迷,不知西東。

歌台暖響,春光融融。

舞殿冷袖,風雨凄凄。

一日之內,一宮之間,而氣候不齊。

阿房宮被楚人付之一炬,我還以為這裡至少能看到微縮景觀,卻沒有料到又被二世皇帝給糊弄了。」

太宰冷笑道:「人在,威嚴在,人死,不如狗!快走,這裡沒什麼好看的,前面,才是始皇帝親自督造的地方。」

雲琅不由得笑了,太宰吹噓的人間少有的是始皇陵是這般模樣,確實讓他非常的丟臉。

整座陵墓的大結構確實恢弘大氣,只可惜在一些小的細節上,處處都表露出二世皇帝的不耐煩與敷衍。

孩子玩具一般的山川地理圖也就罷了,就連陵道上的青石板也變成了隨處可見的麻條石。

雲琅忽然想道,如果整座陵墓最後的完成工作是由胡亥完成的,那就太有趣了。

不論始皇帝的預測有多麼的精妙,碰到一個恨不得他早死的兒子,再精妙的設計也會變得漏洞百出。

「這裡原本是一條山澗,始皇帝命人將兩座山頭削平,然後在山澗上修建了頂棚,中間就自然產生了一個諾大的空洞。

整座陵墓就修建在這座山澗之內,形成了另外一個世界。」

太宰悠悠的聲音從前面傳來,雲琅的面前出現了一座繁華的街市,路上不會很多。

有的在叫賣,有的在沉默,有的在織布,有的在微笑,還有不少兒童夾雜在人群里,在大人的腿邊玩耍嬉戲。

雲琅打開一個酒缸,裡面的酒早就酸臭不堪,酒精飛逸完畢,剩下的是黑乎乎的酒糟跟腐臭難聞的氣息,即便是隔了這麼多年,難聞的氣味依舊讓雲琅煩悶欲嘔。

飯碗里的小米飯早就變成了黑色,看起來沒有任何食慾,木匠手裡的斧頭,也已經快要腐爛乾淨了,手裡只有半截朽木,斧頭掉在腳下,如果不仔細辨認,幾乎分辨不出這是一柄斧頭。

一條黑色的蜈蚣從織娘的髮髻里鑽出來,對著雲琅扭動兩下身體,就立刻鑽進織娘破舊的衣衫里。

鐵匠還在,卻沒了所有的傢伙事,諾大的鐵匠鋪子里空蕩蕩的。

太宰見雲琅在看他,就沒好氣的道:「你用的就是人家的東西,將來記得還給人家。」

「那些麻布跟綢緞也是?」

太宰嘆口氣道:「不從這裡拿,你以為我能去哪裡拿?很多東西都腐朽了,能用的不多,與其白白腐朽,不如拿出來用一下。」

雲琅環顧四周,在搖曳的火光下,映照在他們臉龐上的光線明滅不定,每一個雕塑似乎都有了活的表情,或者歡喜,或者悲苦,或者興奮,或者沮喪……

一具乞丐的雕塑因為躺在地上,被地下水浸泡了的時間太久,半個身體已經風化了,支撐他身體的並非是白骨,而是一些竹篾……

不論地面上的世界變成了什麼樣子,是否已經改朝換代,這並不重要,至少,這裡依舊是大秦世界。

一個酒肆裡面有一些長條凳,其中一張長條凳子上的灰塵格外的少,上面有一個明顯的屁股印子。

雲琅來到那張凳子上,坐在上面,將雙手放在桌子上,笑眯眯的看著太宰道:「你很喜歡坐在這裡?」

太宰點點頭,熟練的從櫥櫃裡面掏出一壺酒,一個黑陶酒碗,給雲琅倒了一碗酒,自己就著罐子喝了一大口酒道:「在這裡時間長了,就覺得自己該是他們其中的一員。」

太宰的酒一般都不是什麼好酒,這東西對他來說,不過是一個發泄情緒的媒介。

雲琅完全能想象的出來,太宰一個人坐在這裡的時候有多麼的寂寞。喝完酒,雲琅就穿過集市,在距離集市一箭之遙的地方有一座城池名曰——咸陽!

這座城可不是秦胡亥胡亂湊合出來的假貨,而是一座真正的城池。

高大的城牆將諾大的峽谷從中截斷,麻條石砌造出來的城牆一直延伸到峽谷上方,與黑漆漆的頂棚混為一體。

城牆的正中間有一座高大的城門,兩個堪比城牆一般高的持戈武士守在城門邊上,雲琅看不清他們的眉目,只能感受他們帶來的強烈的壓抑感。

「始皇帝一統六國之後,征天下富戶十二萬徙居咸陽,收天下金鐵鑄造十二金人,自以為天下從此平安無事,誰能想到,陳勝吳廣之輩,僅靠竹竿,木矛就能讓鋼鐵大秦轟然倒地。

如今,十二萬戶富戶早就灰飛煙滅,唯有十二金人依舊守在這裡,然而,大秦何在?」

雲琅仰著頭看這兩個金人,很快他就得出了一個結論,一具金人最多只有一百噸左右的重,十二金人合起來也不過一千兩百噸重,他不稀奇在大秦時代,他們就有幾千噸的金鐵,他只是懷疑這十二座一百噸重的金人是如何被他們安置在這裡的。

或者說,他們是憑藉什麼工具,讓一百噸重的金人移動!

走近城牆,雲琅才發現這十二個金人鑄造的非常差勁,而且,也僅僅是有一個人形罷了,或者說,他們就是一塊金鐵,被工匠用一鍋鍋的銅水,鐵水一層層混合澆築起來的。

假如雲琅能弄倒這具金人,想必,金人一定會被摔的四分五裂。

雲琅敲敲鎧甲,發出梆梆的聲響。

太宰瞅瞅雲琅道:「你不會以為這是王翦上將軍的屍骨吧?」

雲琅搖搖頭道:「我只是想確定一下。」

「有陪葬的人俑,不過啊,不會是王翦上將軍,也不會是楊端和,蒙驁,王賁他們。」

雲琅笑道:「李斯趙高不可能,會是誰呢?」

太宰瞅著雲琅道:「六國美女兩百四十名,再加上我大秦美女三十六人,以及六十一名樂工1

「沒有宦官?」雲琅帶著譏誚之意問道。

太宰用手指著不遠處提著燈籠的人俑道:「章台宮裡的兩百一十一名宦官盡在此地……」

雲琅默然。

越過王翦的鎧甲人俑,雲琅眼前豁然開朗。

一條洶湧的河水阻擋住了去路。

太宰邁過黃河,小心地避開函谷關,回頭對雲琅道:「下腳小心些,莫要碰壞了箭樓。」

雲琅掃視了一眼腳下的山川地理模型道:「比例不對,黃河,渭水之間的間距不對,華山上的蓮花峰被弄成了一個蘑菇,始皇帝難道就不能找幾個好點的工匠來做這東西嗎?

另外,我還以為河流湖泊里流淌的都該是水銀才對,怎麼會是水?這會導致陵墓潮濕,不利於屍體的養護。

另外,陵墓的頂上也該有寶石鑲嵌成的日月星辰,不該用一些破爛燈籠來代替吧?」

太宰苦笑一聲道:「二世皇帝能做到這一點已經算是不容易了,他如何會傾盡國帑來為始皇帝修建山陵?」

雲琅踮著腳尖踩在那片應該是龍首原的位置上,俯首瞅著上林苑的位置道:「阿房宮呢?」

太宰指指插滿了染綠的枯樹枝道:「那裡就是?看到那兩條小小的水渠了沒有?那裡就是流經阿房宮的潏河,跟渭水。」

雲琅小心地提起腿,踩在渭水邊上指著一座一尺高的閣樓道:「二世皇帝這也太敷衍始皇帝了吧?

我嘗聞,阿房宮前殿就能供一萬人就坐,這裡就一座木閣樓。」

太宰冷笑道:「始皇帝已死,還能怎樣?」

雲琅漫聲道:「驪山北構而西折,直走咸陽。二川溶溶,流入宮牆。五步一樓,十步一閣;廊腰縵回,檐牙高啄。

各抱地勢,鉤心鬥角。盤盤焉,囷囷焉,蜂房水渦,矗不知其幾千萬落。

長橋波,未云何龍?

復道行空,不霽何虹?

高低冥迷,不知西東。

歌台暖響,春光融融。

舞殿冷袖,風雨凄凄。

一日之內,一宮之間,而氣候不齊。

阿房宮被楚人付之一炬,我還以為這裡至少能看到微縮景觀,卻沒有料到又被二世皇帝給糊弄了。」

太宰冷笑道:「人在,威嚴在,人死,不如狗!快走,這裡沒什麼好看的,前面,才是始皇帝親自督造的地方。」

雲琅不由得笑了,太宰吹噓的人間少有的是始皇陵是這般模樣,確實讓他非常的丟臉。

整座陵墓的大結構確實恢弘大氣,只可惜在一些小的細節上,處處都表露出二世皇帝的不耐煩與敷衍。

孩子玩具一般的山川地理圖也就罷了,就連陵道上的青石板也變成了隨處可見的麻條石。

雲琅忽然想道,如果整座陵墓最後的完成工作是由胡亥完成的,那就太有趣了。

不論始皇帝的預測有多麼的精妙,碰到一個恨不得他早死的兒子,再精妙的設計也會變得漏洞百出。

「這裡原本是一條山澗,始皇帝命人將兩座山頭削平,然後在山澗上修建了頂棚,中間就自然產生了一個諾大的空洞。

整座陵墓就修建在這座山澗之內,形成了另外一個世界。」

太宰悠悠的聲音從前面傳來,雲琅的面前出現了一座繁華的街市,路上不會很多。

有的在叫賣,有的在沉默,有的在織布,有的在微笑,還有不少兒童夾雜在人群里,在大人的腿邊玩耍嬉戲。

雲琅打開一個酒缸,裡面的酒早就酸臭不堪,酒精飛逸完畢,剩下的是黑乎乎的酒糟跟腐臭難聞的氣息,即便是隔了這麼多年,難聞的氣味依舊讓雲琅煩悶欲嘔。

飯碗里的小米飯早就變成了黑色,看起來沒有任何食慾,木匠手裡的斧頭,也已經快要腐爛乾淨了,手裡只有半截朽木,斧頭掉在腳下,如果不仔細辨認,幾乎分辨不出這是一柄斧頭。

一條黑色的蜈蚣從織娘的髮髻里鑽出來,對著雲琅扭動兩下身體,就立刻鑽進織娘破舊的衣衫里。

鐵匠還在,卻沒了所有的傢伙事,諾大的鐵匠鋪子里空蕩蕩的。

太宰見雲琅在看他,就沒好氣的道:「你用的就是人家的東西,將來記得還給人家。」

「那些麻布跟綢緞也是?」

太宰嘆口氣道:「不從這裡拿,你以為我能去哪裡拿?很多東西都腐朽了,能用的不多,與其白白腐朽,不如拿出來用一下。」

雲琅環顧四周,在搖曳的火光下,映照在他們臉龐上的光線明滅不定,每一個雕塑似乎都有了活的表情,或者歡喜,或者悲苦,或者興奮,或者沮喪……

一具乞丐的雕塑因為躺在地上,被地下水浸泡了的時間太久,半個身體已經風化了,支撐他身體的並非是白骨,而是一些竹篾……

不論地面上的世界變成了什麼樣子,是否已經改朝換代,這並不重要,至少,這裡依舊是大秦世界。

一個酒肆裡面有一些長條凳,其中一張長條凳子上的灰塵格外的少,上面有一個明顯的屁股印子。

雲琅來到那張凳子上,坐在上面,將雙手放在桌子上,笑眯眯的看著太宰道:「你很喜歡坐在這裡?」

太宰點點頭,熟練的從櫥櫃裡面掏出一壺酒,一個黑陶酒碗,給雲琅倒了一碗酒,自己就著罐子喝了一大口酒道:「在這裡時間長了,就覺得自己該是他們其中的一員。」

太宰的酒一般都不是什麼好酒,這東西對他來說,不過是一個發泄情緒的媒介。

雲琅完全能想象的出來,太宰一個人坐在這裡的時候有多麼的寂寞。喝完酒,雲琅就穿過集市,在距離集市一箭之遙的地方有一座城池名曰——咸陽!

這座城可不是秦胡亥胡亂湊合出來的假貨,而是一座真正的城池。

高大的城牆將諾大的峽谷從中截斷,麻條石砌造出來的城牆一直延伸到峽谷上方,與黑漆漆的頂棚混為一體。

城牆的正中間有一座高大的城門,兩個堪比城牆一般高的持戈武士守在城門邊上,雲琅看不清他們的眉目,只能感受他們帶來的強烈的壓抑感。

「始皇帝一統六國之後,征天下富戶十二萬徙居咸陽,收天下金鐵鑄造十二金人,自以為天下從此平安無事,誰能想到,陳勝吳廣之輩,僅靠竹竿,木矛就能讓鋼鐵大秦轟然倒地。

如今,十二萬戶富戶早就灰飛煙滅,唯有十二金人依舊守在這裡,然而,大秦何在?」

雲琅仰著頭看這兩個金人,很快他就得出了一個結論,一具金人最多只有一百噸左右的重,十二金人合起來也不過一千兩百噸重,他不稀奇在大秦時代,他們就有幾千噸的金鐵,他只是懷疑這十二座一百噸重的金人是如何被他們安置在這裡的。

或者說,他們是憑藉什麼工具,讓一百噸重的金人移動!

走近城牆,雲琅才發現這十二個金人鑄造的非常差勁,而且,也僅僅是有一個人形罷了,或者說,他們就是一塊金鐵,被工匠用一鍋鍋的銅水,鐵水一層層混合澆築起來的。

假如雲琅能弄倒這具金人,想必,金人一定會被摔的四分五裂。

,請訪問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