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漢鄉>第一二二章 曹襄的兄弟們(繼續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二二章 曹襄的兄弟們(繼續四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

第一二二章曹襄的兄弟們

煮熟的小米被孟大孟二放在手心,那些小鴨子就在他們的手上啄食,小小的嘴巴扁扁的,一刻都不願停歇。

麻將牌打輸了的雲琅跟曹襄兩個沒心情好好吃飯,一人一張夾著滷肉的大餅有氣無力的咬著。」今天輸了七十萬錢0

「對你家來說是小事,問你母親討要1

曹襄搖頭道:「母親如今是長平侯府的女主人,與平陽侯府一點關係都沒有,我怎麼厚顏無恥的去跟母親要錢,沒的讓人笑話1

雲琅點點頭道:「確實很丟人,不如我們做買賣吧?」

「那更丟人1曹襄一口回絕:「平陽侯府還沒有淪落到那個地步,更沒有與罪囚,贅婿成為同一種人的打算。」

雲琅知道曹襄不可能同意,就指指蹲在院子里餵養鴨子的孟大,孟二道:「養鴨子賣鴨子算不算是商賈?」

曹襄搖頭道:「這如何算得?農家自己養的雞鴨,拿去集市換錢,怎麼能算是商賈?」

雲琅笑道:「這就好,這就好,我們不做買賣,我們只養雞鴨鵝,養豬,養牛,養羊,養鹿,養魚就算了,那東西太費油,只要是能養的,我們統統養上,就驪山附近的草場,足夠我們養幾十萬頭只的,如果能讓長安三輔的人都吃我們養的家畜,這也是一筆大收入,比你家土地的上的產出大的太多了。」

曹襄搖搖頭道:「你自己玩吧,平陽侯府就不參與了,耶耶只要獲取一次軍功,收益比你養牲畜大的太多了。」

雲琅笑道:「不見得吧1

曹襄皺眉道:「怎麼不見的了?你有多少糧食餵養牲畜?你不會以為牲畜都不用吃糧食的吧?」

雲琅笑道:「可能會吃一點雜糧,不過啊,更多的是吃草,你知道我開春的時候從張湯拿來的種子里發現了什麼東西嗎?」

「什麼東西?」

雲琅笑眯眯的瞅著山腳下一大片正盛開著紫色花朵的綠草不言語。

曹襄隨著雲琅的視線看過去皺眉道:「還是草而已。」

「這東西叫做紫花苜蓿,匈奴的戰馬之所以肥壯全靠此物支撐,有了這東西,飼養牲畜就用不了多少糧食。」

曹襄嘆息一聲道:「即便是匈奴,也沒有辦法時時刻刻進犯我大漢,他們只會在秋日戰馬積蓄了足夠的秋膘之後才會發動進攻。

即便是如此,匈奴每進攻一次,就會休養生息一年,才有力氣再次進犯。

大漢就不同了,我們的戰馬因為是用豆料餵養出來的,一年中的任何時間都可以作戰,這是我們的優勢,也是我們的負擔。

可惜,耗費實在是太大了,你知道不,一匹戰馬飼養一年的費用頂得上中戶人家一年所食。」

雲琅笑而不語,催肥戰馬的方式太多了,如果有足夠的油料作物,有足夠多的麩皮,再添加一點豆餅,剩餘的再用青儲飼料來飼養,耗費就沒有那麼多了。

總的說起來,還是糧食作物的畝產量太低,品種太單一,從客觀上抬高了牲畜飼養的費用。

後世十幾億人努力的吃牛肉,吃毛肚火鍋,從未聽說過牛不夠吃的事情,倒是養牛的農家總是發愁牛的銷售。

大漢國現在就是這個樣子,沒有什麼驚喜,也沒有什麼好埋怨的,現在的日子已經比以前好過的太多了。

不論是什麼地方造反還是什麼地方發生了慘案,因為消息閉塞的緣故,他們傳播的很慢,只要劉徹不弄得全天下百姓都沒飯吃,他的江山就是非常穩當的。

說起來,百姓對大漢國目前的狀況一般都持讚許態度,不論是文帝,還是景帝都是百姓們頂禮膜拜的對象,就是在他們的統治階段,全天下的百姓總算是品嘗到了太平盛世的滋味。

對大漢國有意見的人不太多,矛盾最尖銳的其實就是雲琅自己。

他鄙視這個時代的所有規章制度,鄙視這個時代里的所有改革建議,更鄙視這個時代里的法律,以及這個時代的所有人物!!

雲琅很想站在最高處指著這個世界所有人鼻子說一句你們其實就是垃圾,我不是說你們中的某些人,而是在說你們所有人都是垃圾!

當然,他不敢真的這麼做,當全世界的人都是垃圾,就你一個人是精英的時候,人們一般會選擇幹掉精英。

好讓全世界變得大同,大家都是傻瓜,納活,傻乎乎的治理國家,傻乎乎的作戰,這才是最正確的方式!

傻子裝成精英很難,問題是精英主動降低智商變成傻子也很難,才能這東西就是一根錐子,哪怕它在你的肚皮裡面,時間長了,也會刺破肚皮自己露出來……

這讓雲琅非常的痛苦,很多時候他認為很容易就解決的問題,非要看著別人拐了十八個彎子之後才艱難的解決,或者失敗,這讓他的肚皮裡面總是裝著一肚子最惡毒的罵人的話。

歷史上不是沒有出現過卓爾不群的人,楊修是,禰衡是,李白是,還有很多,這些人無一例外的沒有太好的結局。

聰明人永遠是痛苦的,受命運擺布的聰明人更是痛苦的無以復加。

所以啊,當雲琅舉著酒壺看一群紈在草地上撒歡的時候,眼睛里不由自主的就會流露出一絲絲的不屑之意。

一群傻逼抓了一個不知道是誰家的美麗姬妾在她腦袋上頂了一顆削平底子的香瓜,然後大家舉著弓箭輪流射……完全無視那個女子已經被嚇得尿褲子。

結果不太好,不等雲琅去阻止,那個美女的脖子就被一個箭法不好的傻逼射穿了,血流淌了一地……

雲琅用腿托著女子的腦袋,觀察女子傷勢的時候,引來眾紈狼嚎一般的大笑,認為雲琅在憐惜美人,馬上他們又抓了一個已經快要被嚇死的女子出來……

雲琅一邊幫女子拔掉沒有箭頭的羽箭,按著她的勁動脈減緩血流的速度,一邊還要大叫道:「有更好玩的遊戲,這種遊戲太他媽的沒意思了。」

曹襄看的出來,雲琅已經到了爆發的邊緣,就湊趣道:「你要是能弄出更加有意思的遊戲,這兩個美女都歸你。」

中箭的女子很幸運,大血管沒有破,只是脖子上多了一個洞,雲琅招手讓丑庸過來,幫他把女子送回家,丑庸卻臉色煞白的搖著頭,然後一溜煙的就跑了,她實在太害怕了,害怕那些人把她捉去頂香瓜。

倒是紅袖的膽子很大,一個人拖著雲家運送桑遙戰戰兢兢的來到雲琅身邊,在雲琅的幫助下一個人把女子拖回去了。

雲琅擦拭掉手上的血跡,笑眯眯的瞅著眼前的這一群精力充沛到無處宣洩的紈,覺得不穿防護的美式橄欖球很適合這些人。

這是他早就為這些紈準備好的遊戲,不過,之前是有護臂,護腿,護襠,以及竹子編製的頭盔,現在看起來,這些東西都用不著了。

大漢國的侯爺多如牛毛,當然,這些侯爺大多數是關外侯,家主不在長安,一個個為了表忠心,將家中的長子放在長安當質子。

他們與長安本土的關內侯紈有很大的不同,凡是關內侯的子侄一般都會在軍中,朝堂上擔任官職,不會這麼閑散。

能被曹襄打一聲招呼就來雲家的,基本上都是沒用的人。

既然是人質,也就是說這些人是被家裡拋棄的人,一個個膽戰心驚的在長安苟延殘喘,天知道家裡會幹出什麼惹皇帝生氣的事情,害自己被砍頭。

時間長了,也就變成了一個個的變態。

美式橄欖球的規則很簡單,尤其是被雲琅簡化之後就變得更加簡單,一塊草地上劃出了區域,眾人在簡單的熟悉了一下規則之後,就開始玩球。

玩美式橄欖球沒有身體衝撞是不可能的,再加上這群人也不喜歡什麼章法,很快就演變成兩群牛在鬥毆。

雲琅提著一壺酒看這些人玩,見曹襄似乎很開心的樣子,就問道:「你從你這些兄弟身上弄到了多少錢?」

曹襄笑道:「一百四十萬錢,夠我們再輸兩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