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漢鄉>第一二七章司馬遷的漏洞(繼續戰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二七章司馬遷的漏洞(繼續戰鬥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玄幻魔法

即便是一座地下城,城牆的結構依舊與咸陽城一般無二,寬大的城頭足以跑馬,各色裝備一樣不缺,即便是滾木擂石,漁網,金汁,灰瓶,床弩,也樣樣不缺。

只是,看守這些城池的軍卒都是陶俑罷了。

每一具陶俑都有真人大小,至少,身高比雲琅還要高一些,只是臉上的笑容變得神秘而陰森。

雲琅一手舉著火把,一手不斷地單手作揖,嘴裡更是念念有詞:「諸兄莫怪,小弟叨擾了,放下千斤閘之後就離開……」

一個陶俑的腦袋忽然掉了下來,居然沒有摔碎,就在雲琅的腳下骨碌碌的亂轉,借著火把的光芒不斷地變換著笑臉,就差發出笑聲來了。

雲琅渾身的汗毛直豎,僵立了很久,太宰焦急地在外面喊道:「你有沒有事啊?如果沒有就跟我說話,或者發出聲音,讓我知道你沒事。」

「我沒事——」雲琅鼓足了勇氣大聲喊了出來。

說起來,他對始皇陵的記憶來自於《史記》,以前的時候,雲琅對於《史記》上的記載是篤信不移的。

自從來到驪山之後,他對《史記》上的記載就多了很多的疑問。

《史記》原記關於秦始皇陵:「行從直道至咸陽,發喪。

太子胡亥襲位,為二世皇帝。九月,葬始皇酈山。

始皇初即位,穿治酈山,及並天下,天下徒送詣七十餘萬人,穿三泉,下銅而致槨,宮觀百官奇器珍怪徙臧滿之。

令匠作機弩矢,有所穿近者輒射之。

以水銀為百川江河大海,機相灌輸,上具天文,下具地理。

以人魚膏為燭,度不滅者久之。二世曰:「先帝後宮非有子者,出焉不宜。」

皆令從死,死者甚眾。葬既已下,或言工匠為機,臧皆知之,臧重即泄。

大事畢,已臧,閉中羨,下外羨門,盡閉工匠臧者,無復出者。樹草木以象山。」

這一段的解說問題很大,疑問很多。

司馬遷現在不過是一個二十四歲的小夥子,是史官司馬談之子,如今正在協助父親整理史料。

這事雲琅早就問過霍去病跟曹襄了,他們兩人都只說司馬遷此人好讀書,除此之外再無名聲。

雲琅很想知道,我想知道司馬遷是如何知道皇陵內部的情況的?

難道他進過皇陵?

這完全沒有可能,太宰一族已經守護這裡快百年了,沒發現司馬遷進去過。

既然如此,他是如何知道始皇陵裡面的狀況的?

如果他都能知道始皇陵在什麼地方,以項羽,劉邦的能力,不可能放過裝滿財貨的始皇陵的。

如果說司馬遷是根據史書記載來描述的,雲琅想問下他根據的是那本史書?

哪本史書可能會記載這麼敏感的事情?

他是根據什麼來寫大秦歷史的?難道全是道聽途說?

《史記·項羽本紀》記載是:「項羽引兵西屠咸陽,殺秦降王子嬰;燒秦宮室,火三月不滅;收其貨寶婦女,而東。」

難道大火燒了三個月,還能給你留下點什麼東西?

雲琅很想問問是什麼樣的大火能燒三月不滅?

據記載火燒咸陽是在秋季,難道三個月就不曾下過一點雨?

任其燒三個月?

除非項羽隔上幾天就會放一次火!

項羽對始皇帝的仇恨很深,滅國之仇用什麼樣的手段報復都不為過,按理說項羽肯定會挖掘皇陵,可也沒見司馬遷記載項羽是否挖過始皇陵,可是他對始皇陵內部的描述卻如此詳細,雲琅非常的驚訝。

他記錄的非常詳細,卻忘記記載兵馬俑如此宏大的場面,這是何道理?

雲琅的腦子轉動個不停,看事物的眼光趨於理性,眼前這一幕幕恐怖的畫面對他就造不成多大的困擾了。

從那些人俑的背後走過,有時候會不小心碰到人俑身上佩戴的武器,有些佩劍的帶子已經腐朽了,稍微碰撞一下武器就會噹啷一聲掉下來,總之,等雲琅穿越過那一隊人俑軍隊,噹啷聲就不絕於耳。

司馬遷的有些記錄看樣子也是有問題的,很多事情經不起考究,而他用寫故事的方式寫出來的《史記》被稱之為無韻之離騷,雖然很美,到底還是多了一些演繹的成分,少了一份學問研究上的嚴謹。

雲琅穿過那一隊軍卒之後,眼前就空蕩蕩的,只有一些人腦袋大小的石塊散亂的堆放的垛堞口子上,牆頭還用木架子堆積著一些快要腐朽的木料,雲琅如果用刀子砍斷上面的繩索,這些滾木擂石就會從城頭傾瀉而下。

雲琅行走的更加小心,他很怕一不小心觸碰了這些快要散架的防守工事,會把守在城牆下邊的太宰弄死。

「你躲遠一點,城頭上很危險,上面有滾木擂石,架子已經腐朽了,稍微碰一下就會掉下去。」

雲琅大聲地對城頭下的太宰大喊。

「好,我離開了,你自己小心,別掉下來1

雲琅腳下一滑,摔了一個大跟頭,火把也脫手了,兩隻手掌摩擦在石板上火辣辣的疼。

他連忙爬起來,撿回火把,瞅著不遠處的絞盤繼續想:漢高祖劉邦斬白蛇這樣的神跡,明明是不符合事實的,最多,劉邦就殺掉了一條蛇,為什麼司馬遷還會把種種神跡添加在劉邦的身上?

很明顯,司馬遷在記錄這些事情的時候依靠的是傳說與口述……

「所聽者信也,而聽尤不可信,所信者目也,而目猶不可信;所恃者心也,而心猶不足恃。」

雲琅嘴裡絮絮叨叨的背誦著孔子跟顏回說的話,煩躁的把撲倒在絞盤上的一具人俑推倒……

剛剛推倒了人俑,絞盤就嘎吱嘎吱的響動起來,支撐絞盤的圓木忽然碎裂開來,巨大的絞盤向外傾倒,一根暗紅色的木頭楔子猛地從中斷開,纏繞在絞盤上的鐵鏈子,明明都鏽蝕在一起了,卻忽然滑動了起來,帶著一個巨大的絞盤飛舞起來。

城牆隱隱有些搖晃,不大工夫,就聽見轟隆一聲巨響,城下塵土飛揚,太宰嗆咳著道:「好了,你慢慢下來,千斤閘放下來了。」

雲琅趴在地上,耳朵里全是絞盤在半空里飛舞的巨響,才聽見絞盤落地的聲響,就看見城頭上堆積的滾木擂石雨點似的從城頭傾斜了下去。那些原本擺列成隊伍的人俑也紛紛摔倒,磕在堅硬的條石上,摔的四分五裂。

雲琅小心地舉著火把從垛堞處探出頭去,只見太宰就站在距離城牆不遠的地方,努力的舉高火把,希望能看見雲琅。

雲琅從竹梯子上爬下來,跟太宰一起坐在城門口發獃,他們兩個只想把千斤閘放下來,沒想要毀掉咸陽城的防禦工事。

太宰支起身子嘆口氣道:「走吧,今天在這裡耽擱的足夠久了。」

他沒有責備雲琅,很認命的以為這就是上蒼的安排。

兩人又多了一項工作,那就是清理城門口的滾木擂石與那個碎裂的金人……

再一次見到老虎的時候,老虎卻不願意湊到雲琅的身邊,雖然它很想跟雲琅親熱,可是,雲琅身體上散發出來的一股子古怪的酸味,讓它靈敏的鼻子非常的難受。

太宰見雲琅自己也在抽鼻子,就笑道:「用醋浸泡衣衫可以預防屍毒?你從哪學來的?」

雲琅笑道:「自己創造的,覺得醋是一個好東西就一時衝動,就倒在身上了,看樣子不怎麼招老虎待見,下回用烈酒試試。」

太宰疲憊的朝雲琅揮揮手,也不言語,就孤身下了山。他知道,雲琅必定是要去洗澡的。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meinvxuan1長按三秒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