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漢鄉>第一三一章論阿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三一章論阿嬌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

第一三一章論阿嬌

「長平攜衛青在雁門關外的大勝之威,帶著四個英氣勃勃的少年英傑,以水銀瀉地般進攻,讓阿嬌這個失去皇帝庇佑的廢后不得不低下她高貴的頭顱,乖乖的將贏走的錢財全部歸還,而且在自己家的大堂上,還屈辱的簽下了一系列恥辱的不平等條約——史曰:長門條約。

此條約內容紛呈,其中有一十八條內容最是讓人無法接受,然,長平兵臨城下,阿嬌不得不乖乖低頭,任人魚肉!

現在就讓我們以熱烈的掌聲歡迎當事人,平陽侯曹襄為我們仔細解說條約內容,以及簽訂這些條約對他以後的仕途有何幫助1

雲琅端著酒杯站在二樓上,向其餘三個東倒西歪的少年人侃侃而談。

果然是知母莫若子,在曹襄極度失望的目光中,長平毫無道理的將那些原本屬於平陽侯府的財貨統統帶回了家,如同當初拿走雲琅可憐的一百萬錢一樣,美其名曰——保管!

在霍去病,李敢熱烈的腳聲中,曹襄滿意的喝了一口羊奶笑道:「此次之所以能夠大勝,與諸位兄弟的傾力幫助是有很大關聯的,其中以羽林軍司馬雲琅,羽林郎李敢偷竊事實最為點睛之筆。

兩個傻X順手牽羊的弄走了我不少錢!

去病,你給評評理,我母親把我的錢拿走也就是了,為什麼他們兩個也要拿?」

霍去病端著酒杯靠在老虎的肚皮上,舒坦的打了一個哈欠道:「據我所知,他們下手偷竊的時候,那些錢還屬於長門宮。

也就是說,他們偷的是長門宮的錢,只要長門宮的人不追究,你有什麼鳥資格去問人家?」

李敢嘿嘿笑道:「亂世好發財啊,今日的場面耶耶一輩子也遇不到幾次,如果再不知道下黑手,耶耶還算是一個合格的勛貴嗎?

說起來,我們幾個人裡面,以阿琅的心思轉的最快,耶耶還沒弄明白事情是怎麼回事的時候,他已經通過試探大長秋弄到了一顆珠子,從而為我們兄弟發財鋪平了一條大路。

佩服,佩服。」

霍去病又笑道:「說起來,阿嬌這個人還是很不錯的,只是被嬌慣壞了。

自她出生,就被天下最尊貴的人奉為掌上明珠,不論是竇太后,還是先帝,哪一個不是掏心掏肺的對她好?

我要是出生在她的環境,可能比她還要驕縱一些。

人人都說阿嬌跋扈,很多的人卻忘記了,就是因為有阿嬌,他們在陷入死地的時候才有一線活命的希望。

那些年,被阿嬌拯救的勛貴還少了?有些固然是出了錢的,有些卻是阿嬌仗義執言幫忙的。

據我所知,只要阿嬌願意組建自己的班底,那些受過阿嬌恩惠的人定會死心塌地的追隨。

可是,阿嬌幫完人之後就忘記了那些人的存在,她覺得自己是天空中的金鳳凰,沒必要記得自己隨手救了誰。

即便是如此,在阿嬌被廢后的那一天,依舊有兩位老臣碰死在宮門前,那可是兩位自命清高的老臣,不是一點金銀權勢就能收買的人。

阿襄,你在從阿嬌這裡得好處的時候一定要注意一個度,千萬不敢過分,我很擔心你真正惹怒了阿嬌,後果會非常的嚴重。」

曹襄苦笑道:「我母親的性格你不是不知道,她如今嫁入了長平侯府,你舅舅,姨母跟阿嬌就是死對頭,畢竟,阿嬌之所以能淪落到今日,跟你們家是有很大關聯的。

我母親一向是吃誰家飯幫誰家說話的,所以啊,你就不要想著我母親能跟阿嬌好到那裡去,能維繫目前的局面已經很不容易了。」

霍去病嗤的笑了一聲道:「誰告訴你,是我的姨母皇后害的阿嬌走到這一步的?

阿嬌自己都不願意承認。

當初阿嬌走出皇后寢宮的時候,可是將鳳冠當做廢物一樣丟給我姨母的,還說什麼,身為女人,誰能比她好。

站在空庭裡面指著皇帝所在的方向大罵了足足半個時辰,說陛下有眼無珠,自甘下賤,居然寵愛一個女奴!

人家自始自終,就沒看得起過我姨母,還談什麼仇恨。

依我看來,哪怕是陛下的廢后詔書已經下了,只要阿嬌肯在皇帝面前低頭認錯,這事八成就過去了,她依舊是當她的皇后,那來後來的那麼多的事情。」

霍去病就是這個樣子,他一向把自己從事件裡面剝出來,站在一個旁觀者的角度看問題。

雲琅對他的分析歷來信服,只是,這傢伙少年心性,一旦跟某人交好,就掏心掏肺說話的習慣雲琅覺得應該好好改改。

人生是一個漫長的過程,朋友想要一路相互扶持著走下去很難,尤其是有地位的人更是如此,有些時候,事情的發展並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

曹襄尷尬的彈彈腦門道:「這麼說,這一次我做的有些過分了?」

雲琅搖頭道:「阿嬌依然是一個率性的性子,那麼,如果她覺得你的行為是她不能接受的,她會很自然地拒絕,她既然已經答應了,這說明她並不在意。

好好的對待那些長門宮衛吧,我想,阿嬌不會再把那些人收回來了,她現在有點心如死灰的意思。」

李敢點點頭道:「聽說阿嬌千金買賦,從司馬相如那裡弄來了一篇《長門賦》皇帝聽了之後潸然淚下。

匆匆來到長門宮與阿嬌見面,兩人相會一晚之後,皇帝就離開了,再無下文,聽說,他們兩人相處的並不愉快。」

雲琅嘆息一聲道:「兩個性格剛硬的人在一起,誰都不願意低頭做小,這就很難相處的融洽了。」

曹襄皺眉道:「《長門賦》很幽怨啊,還有無窮的悔意1

雲琅笑道:「言為心聲,如果那一篇《長門賦》出自阿嬌之手,自然可以作為衡量阿嬌心性的一個根據。

只可惜,那片文章是司馬相如寫的,那是一個很會寫文章的人,能敏銳的把握住皇帝心思的人,他按照阿嬌的處境,皇帝的心境寫的文章,如何能不打動皇帝?」

霍去病皺眉道:「女人真是麻煩,過幾年,如果岸頭侯家的女兒也是這般模樣,我會被煩死。」

李敢躺在光可鑒人的地板上手裡把玩著老虎粗大的尾巴道:「娶老婆就該娶貧民小戶人家的閨女,這樣的閨女一旦娶回家,家裡還不是耶耶說了算?

我算是看來了,這輩子不打算在這種事情上慪氣。」

說著話轉過頭瞅著雲琅道:「喂,阿琅,你打算睡一個女人就起一座樓嗎?如果是這個樣子,我覺得你家的地不夠埃

我要是學你,將來可能會把阿房宮蓋起來的,去病跟阿襄也是這樣,你算算,上林苑都有多少地供我們蓋四座阿房宮的?」

曹襄沒好氣的道:「不學無術之輩,阿房宮是一片宮殿群,可不是一座。

不過啊,話說到這裡,今年的秋收節我們怎麼過?」

聽曹襄說起秋收節,李敢一骨碌坐起來,兩眼冒著精光,拍著地板大叫道:「今年有吳越之地的歌姬獻舞,聽說吳越自古出美女,我們不可不去1

少年人的聚會就是這個樣子,前一秒鐘還在為阿嬌鳴不平,下一秒鐘腦袋裡就裝滿了對吳越之地美女的各種幻想。

老虎是不會在乎美女美不美的,天氣太熱,這座樓房裡有穿堂風吹過,最是涼爽不過。

抬頭看看四個亂喊亂叫的少年人,就重新把腦袋搭在爪子上睡覺,這個季節去找母老虎,那是傻子才幹的事情。

阿嬌覺得渾身燥熱,坐在窗前瞅著遠山,不住的揮舞著手帕扇風,侍女在的時候她覺得煩悶,侍女不在的時候她又覺得燥熱。

無意中看到一群雲家的小僕役,脫得赤條條的往溪水裡亂跳,就忍不住揚聲道:「長秋,我要在家裡挖水池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