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漢鄉>第一三二章阿嬌的大水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三二章阿嬌的大水池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三二章阿嬌的大水池

挖水池可是一項大工程!

尤其是阿嬌要的水池非常的大,她隨手比劃一下,大長秋的一張老臉就扭曲了起來。

因為阿嬌比劃的方式很誇張,從這座三層樓到遠處的柳樹,足足有三十丈,按照阿嬌比劃的寬度,大長秋覺得如果沒有十五丈寬,無論如何也配不上阿嬌拖出的長音……

阿嬌要的水池自然不會是一般的泥水坑……地下不能滲水,不能硌腳,邊上不能有泥土弄髒身子……最重要的是還必須漂亮!

然後,大長秋就頭大如斗!

秋收的時候,誰有時間出來當工匠?工匠現在也在自家的田地里忙碌著呢。

至於官府的匠奴,現在正在給皇帝修建陵寢,這東西從皇帝登基的那一天就開工了……

阿嬌在最不合適的時間裡,提出了一個最不合適的要求。

大長秋沒有告訴阿嬌這麼做不合適,這位祖奶奶做錯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了,忙秋的時候挖水池?這只是一個小的不能再小的錯誤。

雲家依舊在大興土木,長平侯府家的匠奴們很賣力,雲家的小樓已經初具雛形,長長的圍牆現在也已經完成了將近一半。

大長秋準備跟雲琅商量一下,能不能讓那些給雲家幹活的匠奴給阿嬌先把池子給挖了。

阿嬌從來就沒有什麼耐性,一旦施工晚了,她可能會發脾氣。

雲琅仔細聽了大長秋的解說,笑道:「我這裡沒有問題,可是,匠奴是長平侯府跟平陽侯家的人,小子無權動用,曹襄就在對面的小樓上,要不您去問問他?」

大長秋笑著搖搖手道:「曹襄是一個聰明的孩子,當然會做出最聰明的選擇,只是老夫害你家裡的工地停工,多少有些過意不去。」

老太監的品性很好,說話不疾不徐的,也很有道理,尤其是老傢伙笑眯眯的瞅著樓下僕役們用飯的場景就滿是緬懷之色,看來,這頓飯不請不行了。

涼麵很好吃,賣相也好,小蔥,跟綠菜覆蓋在淡黃色的麵條上面,很好看,如果有油潑辣子,顏色會更好的。

一小盤豬耳朵,幾片滷肉,幾片生捲心菜上塗抹了黃豆醬,再加上一壺冰涼的米酒,就是雲琅宴請大長秋的所有菜式。

很明顯,大長秋這種老人很喜歡麵食這種容易克化的食物,哪怕是捲心菜他也吃的香甜。

食不言寢不語,這是老宦官堅守了一輩子的規矩,一頓飯吃了半柱香的時間,一點食物都沒有剩下。

紅袖給老宦官送溫水漱口的時候,老宦官卻看了一眼紅袖的面容,點點頭道:「來家的孩子啊,規矩很好的。」

說完又看了雲琅一眼。

雲琅嘆口氣,指指天空,然後就不再多說話。

大長秋慢悠悠的道:「雷霆雨露均是君恩,吾輩凡人受著就是了。」說完就開始慢慢的品鑒雲家的米酒。

曹襄睡醒的時候才知道大長秋來了,趕緊來到雲琅的客廳,聽雲琅說了事情的經過之後連忙笑道:「不妨事,長門宮衛們現在正好被我糾集起來了。

先不忙著練兵,先開挖水池就好1

雲琅吃了一驚道:「你不怕引起兵變?」

曹襄咬牙道:「他們還沒有這個膽子,這幾年下來,長門宮衛們少了調教,沾染了很多的壞毛病,正好利用他們服苦役的機會打磨一下,堪用的留著,不堪用的除籍!

等他們坑挖好了,秋忙也就過去了,你家的小樓跟圍牆也就修建的差不多了,正好備下石料,讓工匠們做最後的修繕。」

兩人說話的功夫,大長秋就出去了,走進來的時候,紅袖手上提著一個竹子編製的食盒。

大長秋先是朝雲琅笑了一下,然後對曹襄道:「安排好了沒有?明日能開工嗎?」

曹襄訕笑道:「在給晚輩兩天準備,總要把人從陽陵邑弄過來才好。」

大長秋面無表情的道:「那就三天,三天後如果不動工,老朽就去找陛下要工匠。」

雲琅笑道:「其實啊,在水池邊上應該栽種一些垂柳,另外,在水池的另一邊可以挖兩個小一些的池子,種些芙蓉還是很好的,如果再從雲家弄一些肥鵝,鴨子養在裡面,可以肥水也能養些魚,閑來垂釣很不錯。」

大長秋點點頭,覺得雲琅說的很有道理,阿嬌就是因為太寂寞了,才會脾氣暴躁的,環境好一些,對她修心養性極好。

「既然如此,雲司馬不妨再看看,這座池子還需要如何裝扮一下才好?」

在曹襄幽怨的目光中,雲琅大包大攬了設計的工作,約定明日勘察過長門宮地形之後再做確實的設計。

大長秋跟雲琅商量好時間,就由紅袖提著食盒隨他一起去了長門宮。

目送兩人遠走,曹襄用肩膀碰碰雲琅道:「他把你家的漂亮侍女給拐走了。」

雲琅笑道:「他們似乎認識,估計有什麼話說,去就去吧1

「上回我們耍那個扁球的時候,我問你要這個侍女伺候起居,你幹嘛拒絕的那麼乾脆?」

雲琅惱怒的看著曹襄道:「大長秋是宦官,你是色鬼,難道你心裡就沒點數嗎?」

曹襄笑道:「你家的胖丫頭丑庸哪裡去了?好些天沒見到她了。」

雲琅嘆口氣道:「她跟褚狼去了陽陵邑,幫我看守城裡面的宅子,明年開春,他們就要成親。」

「我以為你把她給埋了呢,主家召喚竟然敢不上前,這樣的家僕要她幹什麼?」

雲琅認真的看著曹襄道:「你家是侯府,是平陽侯府,那座府邸里滿是你祖先的榮光與記憶。

你要做的就是不讓祖先蒙羞,並且將祖先的榮光發揚光大。

有所求就必須有一個齊心協力的隊伍,你用軍法治家當然沒錯。

雲家不一樣,雲家現在就是一個大雜院,這裡住滿了很多需要一個遮風避雨的人。

等到他們覺得沒有必要再居住在雲家了,他們就會離開,在這個過程中,志同道合的人會留下,我會慢慢的沉澱人才,用幾十年的時間去營造一個真正的雲家。

丑庸不過是在雲家屋檐下住過的一隻燕子,有了新家,離去是很正常的事情,用不著殺人。」

曹襄笑道:「霍去病也是這麼想的,這傢伙很早以前就告訴我,他想有一個大院子,裡面住滿了奇人異士,有很多旅人會從遠方帶來無數的新的消息,讓他得以拓展一下眼界。

朋友來了,就喝酒,敵人來了,就比劍,敵友未明的人來了,就縱論四海風物。

現在啊,你跟霍去病都在努力的向自己的目標前進,我無論如何也不能落後,朋友這東西,如果差距太大,也就做不成了。」

雲琅笑而不語。

霍去病跟李敢是兩個非常有實踐精神的人,他們對如何打理好一個農莊非常的感興趣。

為此,他們不惜從最基礎的農耕開始。

雲家的麥子長勢很好,主要是冬日裡的時候,施加在田地里的草木灰起了很大的作用。

一畝地的產量達到了三擔,這在=樣的收穫即便是熟田也很難達到,沒想到雲家的生田卻已經達到了。

新式農具的大量運用,對作物的生長非常的有好處,其中,僅僅是深耕這一條,就能把土地里的腐殖土從深處翻出來,最後達到滋養土地的目的。

雲家種植的小米,糜子很少,基本上全是麥子,當初張湯對於雲家只種麥子的事情很不滿,所以,麥子收穫的時候,他再一次來到了雲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