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漢鄉>第一三五章不按常理出牌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三五章不按常理出牌啊!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

第一三五章不按常理出牌啊!

雲琅苦笑一聲道:「情義無價,何來計謀可用?

唯求以最大的努力換取最好的結果罷了。」

大長秋笑的更加開心,用他的三角眼看著雲琅道:「辦事老道的如同朝中那些千年老賊,你真的只有十五歲?」

雲琅乾笑一聲道:「我說我三十歲了,您也不信埃」

大長秋沒有過多的關注模型,卻圍繞著雲琅轉了兩圈,嘖嘖讚歎道:「也不知道你的先生是如何調教出你這樣的人才的。

別看長門宮安靜,對於自家的鄰居還是了解一些的,一個小小少年,就知道吃虧是福的道理,這非常的不簡單。

而且看事情看的如此遼遠,更是難能可貴,董君的事情是你做的吧?」

雲琅笑著搖頭道:「不關我事1

大長秋看著雲琅笑道:「就是你做的,只是借用了張湯手裡的刀子而已,在老夫面前你還不用隱藏心思。

你知道的,一旦阿嬌與董君出現了醜事是一個什麼後果,以陛下高傲的性子,遭受了如此奇恥大辱之後,上林苑裡的活人可能就剩不下幾個了。

這件事做的非常符合老夫的心思,即便你不動手,老夫也會動手,老夫動手,就不是僅僅將董君去勢了……」

雲琅額頭冒出一層細汗,他總以為自己做的很謹慎,不論是霍去病,還是李敢,亦或是張湯,都沒有看出什麼蹊蹺來,沒想到被這個老宦官一眼就看了個通透。

老宦官笑眯眯的看著雲琅又道:「董君傷勢複發,已經死了。」

雲琅的心咯一下,輕聲道:「前些日子小子還聽人說,董君傷勢已經痊癒,正滿世界揚言要與張湯理論嗎?」

老宦官嘿嘿的笑道:「誰知道呢,有些人活的好好的卻一睡不起,有些人病入膏肓了,卻不藥而癒,這世上的事情就是這麼神奇。」

雲琅連連點頭,人家都說神奇了,自己還糾結個屁埃

他不由自主的懷念起自己極度無聊的後世生活,那裡雖然算不得好,殺一個人卻必須找到一個合適的理由,不像現在,一個老宦官張張牙齒不多的嘴巴,那個人就死掉了。

「雲家的飯食不錯,老夫昨日拿回來的飯食,阿嬌吃的很是香甜,作為鄰居,日後但凡有什麼好味道的吃食就送過來,對了,就讓那個叫做紅袖的小姑娘送過來。」

大長秋對那個池塘不感興趣,雲琅既然要利用那個池塘,就一定會傾盡全力的,既然自己在修造池塘上不如雲琅,還不如撒手不管呢。

這一看就是一個上位者的習慣,統御人手的本事非常的強大。

「雲家的甜瓜都比別人家的好吃一些1

阿嬌毫無形象的拿著半個甜瓜用勺子挖著吃,長長的烏髮隨意地垂在腦後,腳上套著一雙木屐,邊吃邊走動,木屐把樓板敲的嗒嗒作響,她似乎很喜歡這種動靜。

模型就放在一張桌案上,阿嬌瞅了一眼就笑道:「這個池子能裝得下陛下的那些寵妃們吧?」

大長秋連忙道:「陛下來長門宮從不帶其餘妃子過來。」

阿嬌冷笑一聲道:「晾他也不敢1

大長秋拍拍腦門道:「娘娘以後萬萬不能說出這樣的話來,會惹得陛下不喜。」

阿嬌狠狠地吃了一口甜瓜道:「他可曾關顧過我的喜怒?騙子,從小就騙我1

說完話,就坐在桌子前面一面看模型,一邊吃著手裡的半個甜瓜,似乎忘記了自己剛剛說的話。

這讓大長秋很是驚奇,平日里,阿嬌只要開始發怒,不怒夠半個時辰無論如何都不會停止的,今天怎麼了?

「這裡應該安置一個鞦韆架,這裡應該安置一部榻,榻一定要高,能看得清左右兩邊的荷塘才好,另外啊,荷塘邊上應該設置一個釣魚台,要距離荷塘近,讓我躺在榻上就能釣魚。

至於荷塘里蚊子多這種事情,一定要想辦法解決,要是我被一隻蚊子咬了,你就去揍雲琅1

阿嬌說一句,大長秋就點頭一次,到了後來,他也記不清阿嬌到底提出了多少條件,只能期望阿嬌的貼身婢女能夠多記憶一些。

「讓雲琅把他家的捲心菜全部拿來,我喜歡吃,比菘菜好吃的多,還甜。

再把廚娘派去他們家好好學學,自從出宮之後,我就沒吃過幾頓可口的飯食,昨日那個涼麵味道就很好,只不該放那麼多的芥末。

最後告訴雲琅,讓他轉告曹襄,拿走了我的長門宮衛,就再不露面,這可不是君子所為。」

大長秋見阿嬌一隻白皙的腳丫子挑著木屐不斷地晃悠,知道這是這位主子心情極為愉快的表現,就告一聲罪,轉身下樓。

沒有事情的時候,雲琅連進人家樓閣的機會都沒有,事實上雲琅也不想進去,自己跟卓姬的事情已經在勛貴圈子裡傳開了,很多人都說自己喜歡年紀大一些的婦人,比這更難聽的話還有好多。

要是讓別人嚼舌頭說自己跟阿嬌有什麼……問題就大了,董君的殷鑒不遠,雲琅可不想步那個倒霉蛋的後塵。

水塘其實就是一個陷阱,或者說是一棵招引劉徹這隻鳳凰棲息的梧桐樹,帝王的戒心很重,劉徹更是從來未曾相信過任何人,要他來親眼看一眼雲家莊子,對雲家有一個切實的印象,這對雲家未來的發展有著非常好的影響,至少,沒人再會懷疑皇帝都不懷疑的人。

這是最直接的辦法,也是雲琅能做到的極限,為了取信這些大漢人,雲琅堪稱殫精竭慮,無所不用其極。

雲家莊子是要久遠存在的,驪山始皇陵的秘密是要久遠保密的,只要論到久遠,一個穩固的根基是萬萬不能少的。

只有找到這個世界上唯一的那個說算的人背書才有可能獲得這個久遠的使命。

這個世界誰說了算?

毫無疑問就是劉徹,哪怕雲琅對這個世界的人一直存有一種俯視的心態,也不得不承認劉徹才是這個世界的主人這一前提。

皇權是一座根本就無法繞開的大山,愚公移山雖然講述的是一個挖牆根造反的故事,雲琅卻不願意學愚公。

把有限的生命投入到無限的追求權勢的道路上去,他覺得非常的不划算。

這個原始的世界他還沒有看夠,他想去看看原始狀態的海岸,想去看看原始狀態的群山,想去人跡罕至的地方去狩獵,更想去浩瀚的大漠去看霍去病他們是如何馬踏燕然的。

如此,才不負自己來大漢一遭!

站在樓外等候大長秋的時候,雲琅漫無目的的在樓前面的草地上踱步,很快,他就發現,這裡的土地竟然是熟地,而且是非常肥沃的那種,隨意地踢踢草根,草根下的黑色腐殖土就暴露了出來。

「以前種了一些隴西牡丹,不知為何沒有成活,阿嬌也沒有心思看花,就弄成草地了。」

大長秋剛剛出了樓閣,就看到雲琅蹲在地上,捏著一團黑土在研究,就揚聲道。

「那種花是吃肉的花……」

大長秋笑道:「難怪長壽宮裡的牡丹開的最艷1

這種話大長秋不知道為什麼敢這樣說出來,雲琅卻是不敢的,因為長壽宮就是大名鼎鼎的皇后呂雉的住所。

這個女人居住過的房子周圍死屍多一些完全是可以理解的,畢竟,被她弄成花肥的男人,女人不是一般的多。

大長秋見雲琅不接話,就把阿嬌的要求一一說了出來,雲琅特意把這些要求記錄在絹帛上,準備回去之後就動手修改圖紙。

「陛下調撥了一千五百工匠進駐長門宮,平陽侯府也把八百名長門宮衛派來協助施工,這樣一來,長門宮就住不成了。

因此,阿嬌準備徵召你家一半的樓閣當做暫時的落腳地,回去準備把,必須儘快把樓閣騰出來,閑雜人等不得靠近,否則,殺無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