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漢鄉>第一三六章 鵲巢鳩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三六章 鵲巢鳩占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一三六章鵲巢鳩占

雲琅的臉有些抽搐……

「阿嬌可以離開長門宮?」

「陛下什麼時候說過阿嬌不許離開長門宮了?她之所以不離開,是因為這句話是她丈夫說的,她可以不理睬皇帝,卻不能違背自己丈夫的要求。

現在,長門宮要動土,阿嬌按理說可以搬去館陶公主那裡去居住,可是啊,她們母女剛剛因為董君的事情鬧翻了,而阿嬌也不願意去莫名其妙多了兩個弟弟的家裡去居祝

徵召你家的房子最好,一來呢,你家就在長門宮附近,阿嬌可以向陛下繼續表示她遵守夫命的決心,二來,阿嬌久不與人接觸,脾氣漸漸變得乖戾,你家中,大多為婦孺,居住在你家也少了幾分猜忌,還能與人親近一些,多少沾染一些人氣。

對誰都好埃」

大長秋的話很有道理,這樣安排確實對阿嬌是最好的一種安排,也確實對所有人都好。,這個所有人包括,阿嬌,皇帝,也包括雲家婦孺,只是沒有把雲琅這個人算在裡面。

唯獨對雲琅來說,是一個糟糕的不能再糟糕的選擇。

阿嬌來到雲家借住的後果是什麼?

稍微想想,雲琅就頭大如斗……

大長秋呵呵笑道:「也不為難你,留你一個人你就是箭垛,所以,老夫向陛下請求,讓曹襄,霍去病,李敢三個人幫你守衛阿嬌,如此一來,你就沒有那麼耀眼了吧?」

雲琅艱難的吞咽了一口唾沫道:「上林苑中,陛下的行宮多如牛毛……」

大長秋斜著眼睛瞅瞅雲琅道:「奈何阿嬌不去啊1

這個理由很強大……雲琅無力推翻。

回到家裡的時候,曹襄,霍去病,李敢三人的臉色很難看,見雲琅一臉愁容的回來了,曹襄就笑道:「我就說這不是阿琅的主意,不用想就知道是哪個死太監的主意。」

霍去病抽抽鼻子對曹襄道:「你手下的人手腳快一點,早點把水池子修建完畢,我們也好早點回軍伍上去。」

李敢無所謂的大笑道:「有上命,我們遵令就是了,想那麼多做什麼,左右不過一兩個月的時間。」

雲琅搖頭道:「用不了那麼長的時間,陛下從皇陵工地上抽調了一千五百高明的工匠專門來給阿嬌修造水池子。

如果把這些人交給我安排,分成三班作業的話,半個月就能把水池挖出來,如果再把引水渠,排水渠另外派人挖掘,速度還能更快一些,現在讓人發愁的其實就是石料1

霍去病漠然的瞅瞅荒原,淡淡的道:「這裡最不缺少的就是石料,你說要哪一種石料我去阿房宮舊址上給你找,保管要什麼石料有什麼石料。」

曹襄拍拍腦門道:「這確實是一個好法子,我幫著去伐木!鋸木板。」

李敢鼓掌笑道:「看來耶耶隱藏多年的手藝終於派上了用場,不是要給池子邊上栽樹嗎?我這就出發,滿上林苑沒人比我更加清楚好看的柳樹在那裡了。」

雲琅幽怨的瞅著這三個大難來臨各自飛的傻X,無奈的道:「總要有人來保護阿嬌才好埃」

霍去病冷笑一聲道:「你以為這些年阿嬌獨自一人住在荒野里是怎麼過來的?她連長門宮衛都不要啊!

你看看,她在這裡居住了四年可有半點的危險?

人家也不傻,就留了三十幾個護衛,把長門宮的安危全部交給了皇帝,這時候,害怕阿嬌出事的人是皇帝,可不是阿嬌。」

雲琅擔心的瞅瞅四周小聲道:「這麼說,長門宮周邊全是護衛?」

李敢笑道:「反正我曾經在長門宮左近訓練了一年多的時間,去病估計也在長門宮周邊訓練過吧?

你想想將軍是怎麼安排的?所有的哨探面向的是不是都是長門宮?這樣的訓練是不是總是在進行?」

曹襄笑道:「羽林衛每次參與訓練的人有多少?」

霍去病笑道:「五百,即便是我們去右扶風剿匪的時候,那裡依舊有五百兄弟在訓練。

當然,現在也不例外1

曹襄對雲琅展顏一笑道:「人家根本就沒指望我們四個人去守衛阿嬌,那個死太監之所以這麼說,是為了阿嬌的名譽考慮,不管怎麼說,阿嬌都是昔日威風八面的皇后,該有的尊榮不能失。

所以啊,我們兄弟就乖乖的去干自己想乾的事情,全部離開雲家,把這裡教給阿嬌算了,隨她怎麼玩。

反正不過一個月的時間。」

雲琅覺得曹襄說的很有道理,正要出言讚歎一下,滿足一下這傢伙的虛榮心,轉眼就看見一身黑甲的公孫敖進了雲家的院子。

曹襄哈哈一笑道:「守衛阿嬌的人來了。」

雲琅迎了出去,霍去病,李敢也匆匆的跟上,這一位堪稱三人的頂頭上司,誰都不敢怠慢,倒是曹襄很不在乎,他的爵位猶在公孫敖之上,自然不可能出迎。

公孫敖很不客氣,進了雲家跟在自己家一般自在,從爐子上取了水壺倒了一杯茶,趁熱喝了下去,就對雲琅三人道:「阿嬌在雲家期間,你們三人不得踏進家門一步,否則軍法處置1

曹襄岳:「我們住哪?」

公孫敖哼了一聲道:「草稞子,麥草堆,露天,隨你們的便1

曹襄尷尬的笑道:「那就帳篷了1

說話的功夫,梁翁就已經給公孫敖準備了一個食盒,公孫敖嗅嗅食盒滿意的對梁翁笑道:「好奴才,知道耶耶稀罕你家的蔥油雞跟滷肉,不錯,不錯1

笑著對梁翁說完話又轉過臉冷冰冰的對雲琅,霍去病,李敢道:「明日辰時離開雲家1

說完話,就提著食盒大踏步的離開了雲家,跨上戰馬一溜煙的跑的不知所蹤。

雲琅瞅了半天,也沒發現羽林衛們都藏在哪裡,就聽見曹襄在抱怨:「那隻蔥油雞是我的晚飯啊,老梁,你這個狗才,為何將我的蔥油雞給了公孫敖?」

梁翁滿臉堆笑道:「老奴吩咐廚房做了四隻,您的蔥油雞還好端端的在廚房裡,倒是我家少爺的蔥油雞給了客人。」

霍去病,李敢,雲琅一起哈哈大笑,早上才說完梁翁不是一個合格的管家,現在人家做事的方式就很穩妥,這讓曹襄很沒臉面。

帳篷雲家有,而且還有很多,上一回,那些紈子來雲家的時候帶來了很多帳篷,全部被曹襄強留了下來,現在又有了大用處,這讓曹襄很快就得意了起來。

麥場上的麥子已經曬好進了糧倉,麥場上只有不多的一些麥秸留了下來,雲家人喜歡燒煤石,不怎麼喜歡用麥秸燒火做飯,冬日取暖更是有溫泉,用不著麥草,因此,雲家的麥秸大部分都燒成灰堆在田地里肥田了。

留下的一點麥秸純粹是為了給秋蠶搭建蠶山用的。

帳篷搭建在麥場上最好,這些天雲家的僕役們正在搶種糜子跟穀子,這些能幹的婦人們搶種完畢糜子跟穀子之後,馬上就要為秋蠶忙碌了,一年到頭沒有一天的清閑。

雲琅,曹襄,霍去病,李敢四人帶著各自的僕役,晚上就住進帳篷里去了,那兩個善於烹茶,調琴,伺候人打麻將的美婦也跟著住進了帳篷,聽說,阿嬌不喜歡自己身邊有漂亮的女人。

至於紅袖,她年紀還小,沒有魅惑男人的本錢,所以,內宅里的事情全部交給她跟小蟲打理。

至於梁翁留在家裡沒有任何問題,一個聽用的老僕而已,沒人會在乎他的存在。

雲琅他們剛剛離開雲家去了麥場,大長秋派來的兩個宦官就帶著大批的侍女進了雲家,如果他們剛才離開的晚一些,說不定會被趕走。

眼看著天黑的時候,有侍女關上了大門,雲琅回頭對其餘三人道:「這算怎麼回事啊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