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漢鄉>第一三七章誰是誰的家產?(四更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三七章誰是誰的家產?(四更求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一三七章誰是誰的家產?

劉邦當年是一個無賴子,他的父親經常說他不如他的二哥會置辦產業,為此劉邦經常以為羞。

等到劉邦底定天下之後,在一場酒宴上,拉著父親的手指著窗外的大好江山道:「耶耶當年說我不如二哥會置辦家業,不知孩兒現在置辦的這番家業如何?」

劉邦的父親連連道:「不可比,不可比1

就在劉邦說這些話的時候,他的臣子如蕭何,張良之輩一起恭賀劉邦,絲毫不覺得皇帝說天下是他家的家產有什麼不妥。

廣義的家天下的傳說也就從此開始……

也就是說,阿嬌要用雲家的房子,雲琅必須無條件的給人家騰出來,然後按照公孫敖說的那樣,在草稞子,麥草堆里湊合,或者露宿荒野,且不得有怨言。

因為這天下是皇帝的!

雲琅覺得有些屈辱,曹襄,霍去病,李敢卻不這樣認為,他們認為是一件再平常不過的事情了。

莫說雲家,皇帝要平陽侯府,或者長平侯府的人立刻把宅子給他騰出來,這兩家一樣沒有別的選擇,只能乖乖的照辦。

劉徹不單是大漢國的皇帝,同時,他也是大漢國的族長,這一點在每年上辛日祭天的時候,表文裡面說的非常清楚。

即便在太宰向始皇帝祝禱的時候,開篇也是——吾族之長……

帳篷裡面非常的熱,兩大堆蓍草正在冒著濃煙,即便是如此,也驅趕不走如同轟炸機一般侵擾眾人的蚊子。

雲琅當然是有蚊帳的……

然後他的蚊帳里就鑽進來了三個幾乎赤條條的大漢。

「蓍草是用來卜卦用的,你拿來熏蚊子是不是有些過分?」曹襄到了任何時候都不忘彰顯一下他的臭嘴。

李敢舒坦的躺在蚊帳里,瞅著蚊帳外面的蚊子舒坦的喘口氣道:「能擺脫這些害人精,用一點蓍草算什麼!

阿琅,明日里讓你家的僕婦多做一些蚊帳,我阿爺,阿娘,還在家裡受苦呢。」

雲琅迷迷糊糊的道:「好吧,這東西其實很簡單,只要把麻布織造的稀疏一些就成,如果想要高級一些的,就用紗,算不得什麼秘技,告訴你家的僕婦,她們就能做,我家的僕婦我現在沒法子調動。」

霍去病翻了一個身道:「我突然發現我們好像很蠢,既然害怕蚊子,就找個罩子把蚊蟲隔絕在外面就是了,這能有多難?為何我們就想不到呢?」

曹襄一骨碌爬起來,站在蚊帳里大聲道:「是因為我們從來都沒有去想,我們一門心思的是在考慮如何能獲得軍功,獲得功勞,如何能把門楣發揚光大,自然就不會考慮這些雞毛蒜皮的小事。」

李敢皺眉道:「你看看阿琅,他弄出來的元朔犁,水車,水磨這些東西都很重要啊,不見得比軍功差多少。」

霍去病不耐煩的道:「什麼人什麼命,我們的命就是拿來上戰場爭雄的,阿琅的命就是拿來做這些事情的,不能比,也沒法子比,我們要是拋棄了自己唯一的長出跟阿琅干一樣的事情,來我保證我們一定會一事無成的。」

雲琅不想說話,因為老虎也鑽進來了,肥碩的身體有一大半倒在雲琅的身上……

成功的人之所以成功,就是他們明白的知道自己要什麼,並且知道自己怎麼能才獲得自己想要的,就這一條,霍去病就要比曹襄跟李敢高明一些。

雲家的清晨總是忙碌的,每一個清晨也是在雞飛狗跳中開始的。

廚娘永遠都是早晨的主宰者,尤其是當她拎著大馬勺站在粥鍋邊上的時候更是威風凜凜。

頭髮梳得整齊,衣衫整潔的婦人就能多一勺子米湯,邋遢一些的婦人就只能喝上面的稀湯。

雲家從來就不缺好婦人孩子們的那口食物,廚娘之所以會這樣,完全是劉婆要求的。

「黃趙氏,頭髮都不梳你就這樣瘋頭瘋臉的出來了?婦人家的顏面看樣子你是不要了是不是?」

頭髮梳的一絲不苟,衣衫整潔的沒有褶子的劉婆看了一眼走過來的婦人張嘴就罵。

婦人猶豫了一下,見所有人都盯著她看,連忙紅著臉回自己的屋子梳洗去了。

劉婆在粥鍋邊上走了兩步,面對所有僕婦道:「雲家是一個體面人家,處處都要講規矩的,不是你們的死鬼男人家,可以不穿衣衫就跑進田地里幹活。

你們給我記住了,以後要記得要這張老臉皮,要是被你們的娃子們學到了你們的邋遢樣子,看老身會不會剝了你們的皮。

這些好孩子,少爺都有大用場,萬萬沾不得你們身上的窮酸氣,聽見了沒有?」

婦人們稀稀疏疏的回答了幾聲,見劉婆離開了粥鍋,就繼續端著飯碗領飯吃。

阿嬌正好從角門走進來,一進到雲家,就看到了這一幕,她不由得笑著對大長秋道:「好威風的婦人1

大長秋笑道:「這個婦人可不簡單,人家可是統御這四百多僕婦的領頭人物。

僅僅是一季春蠶,就給雲家生產了七千束絲,今年的秋蠶聽說長勢更好,據說生產一萬束絲毫無問題。

雲家的農莊也大多靠這些婦人操持,您看看,這麼大的一片莊稼都收割的乾乾淨淨,半點都沒有耽誤農時,很了不起。」

大長秋的一番話說的阿嬌好奇心大作,她從來沒有見識過這麼一大群人一起吃飯的樣子,就挪步來到粥鍋邊上,準備看個仔細。

鍋里是濃稠的小米粥,咕嘟咕嘟的冒著泡,糧食的清香很濃郁,一副很好喝的樣子。

廚娘從來沒見過貴人,尤其是阿嬌這種天生就有生人勿進氣息的貴人,見阿嬌來到了粥鍋邊上,一時間不知道自己該幹什麼了。

阿嬌皺眉道:「繼續干你的活1

廚娘連忙給正在等候的一個婦人裝了一碗米粥。又給她的另一個碗里放了一大塊餅子,跟一勺子腌菜。

阿嬌朝後面看了看,沒發現大長秋說的小孩子,就問道:「怎麼,雲家不給當不成勞力的娃子們吃飯?」

早就得到雲琅吩咐的劉婆連忙走過來笑道:「好叫貴人得知,娃子們精貴,不像我們這些沒用的婦人,他們吃的飯食要好得多,不跟我們一起吃。」

阿嬌撇撇嘴道:「帶路1

劉婆連忙閃身在一邊,走在路邊為阿嬌帶路。

小蟲跟紅袖今天很忙,從今天起,她們兩個就要負責家裡少年人的飯食。

昨天跟小蟲琢磨了一下午才決定包包子,老虎從山林裡帶回來一頭野豬,除了留足老虎的晚飯之後,大部分都拿來包肉包子。

毛孩,危篤,宣真是孩子中除過褚狼之外最大的三個,很自然地承擔起幫助小蟲跟紅袖分發食物的工作。

大蔥肉餡的包子聞起來香噴噴的,每一個都有成人拳頭大,平日里,雲琅,曹襄,霍去病,李敢他們吃的也是這東西。

小米粥跟僕婦那邊的是一樣的,只是沒有腌菜,雲琅從來就不喜歡吃腌菜,僕婦們卻很喜歡,她們一天要進行艱苦的勞作,必須要攝入大量的鹽分。

「這是什麼?」阿嬌穿過一道月亮門,就看見摞的高高的蒸籠,紅袖正站在一個梯子上,從最上面給籃子里撿拾熱包子。

紅袖見阿嬌過來了,嚇得腿上發軟,身子不由得一歪,就從三角梯子上掉下來了,裝包子的籃子也傾倒了。

阿嬌依舊笑吟吟的瞅著馬上就要摔倒在地上的紅袖。

大長秋不知什麼時候已經站在梯子邊上,揮手就把傾倒的梯子拍到一邊,探手攬住了掉下來的紅袖,另一隻拍走梯子的手穩穩地接住了籃子,他甚至有功夫晃動籃子,把散落在空中的包子一一接住,這才鬆手放開了紅袖,拍拍她的小臉道:「幹活的時候仔細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