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漢鄉>第一四七章項羽的陰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四七章項羽的陰魂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都市言情

奮六世之餘烈,振長策而御宇內,吞二周而亡諸侯,履至尊而制六合,執敲扑而鞭笞天下,威振四海。

南取百越之地,以為桂林、象郡;百越之君,俯首系頸,委命下吏。

乃使蒙恬北築長城而守藩籬,卻匈奴七百餘里;胡人不敢南下而牧馬,士不敢彎弓而報怨。

廢先王之道,焚百家之言,以愚黔首;隳名城,殺豪傑;收天下之兵,聚之成陽,銷鋒鏑,鑄以為金人十二,以弱天下之民。

然後踐華為城,因河為池,據億文之城,臨不測之淵,以為固。

良將勁弩守要害之處,信臣精卒陳利兵而誰何。

這就是始皇帝的功業……然而,他如今安靜的躺在棺槨里聽雲琅絮絮叨叨的說著陵衛,太宰們遇到的無法逾越的困境。

他聽得很明白,雲琅這是要放下斷龍石,封閉這座宮城,霸烈天下的始皇帝卻說不出一句話……

他的身體即便有丹砂保護,也經不住時間的侵蝕慢慢的腐朽了。

雲琅將《封閉陵寢事陳情表》點燃焚化了,站起身望著二十步外的棺槨道:「這樣對大家都好。

失去的就不要再想著奪回來,已經成為事實的現實就不要想著再扭轉,您失去的是至高無上的皇權,留下的卻是一個統一的中華,皇權與您創造的功績根本就不能相提並論。

兩千多年以後,我們依舊記得那個雄風赫赫的始皇帝,記得那個將我中華寰宇一統的帝王。

請我皇安息1

雲琅鄭重的拜了三拜,然後就捏熄了手裡的宮燈,將黑暗留給了始皇帝,而後轉身向門外的光明地走了過去。

那個宦官的肚皮裂開著,手依舊攤開著,臉上的笑容依舊諂媚。

雲琅探手合上宦官裂開的肚皮盒子,幫他整理好衣衫,掏出太宰官印看了看又收回去了,重新拿出一枚金餅子放在宦官陶俑的手裡,拍拍他的肩膀就一跳一跳的下了台階。

雲琅不敢找台階兩邊武士摸樣的金人的麻煩,在金人身上他吃足了苦頭,沒事絕對不敢去觸碰的。

不過,當他走到卸甲台附近的時候,卻停下了腳步,這個時代磁石不太好找,他想弄塊磁石做一些指南針送人。

從道路旁邊的武士人俑手裡取過一根銅錘,先是小心的在那柄巨劍上敲了一下,然後就迅速地跳開,沒發現金人有什麼反應,就卯足了力氣,重重的一鎚子敲擊在巨劍的劍尖上,然後立刻趴在台階下面等待可能發生的後續反應。

等了好一陣子也沒有什麼動靜,他就仔細的查看了一下巨劍,果然,巨劍的劍尖已經斷掉了,只是翻滾了一下調換了一下南北極就重新吸附在巨劍上。

雲琅拼盡全力才把這塊兩斤重的劍尖從巨劍上摳下來,抵抗著強大的吸力,跳下來台階……

噴火的貔貅依舊在噴火,過去了這麼長的時間,火焰絲毫沒有變小的意思,從台階底下向上望去,這樣的火柱足足有上百道。

太宰睡著了,他的帽子掉在了地上,被流動的空氣吹得滾來滾去,滿頭的白髮也肆意的舞動著,只是臉上帶著溫暖的笑意。

雲琅解下自己的帽子收攏了散亂的的白髮然後給太宰戴上,想把鉛殼子從他手裡抽出來純屬做夢。

雲琅抽動了兩次都沒有拿下來,太宰臉上帶著笑意,像是在說:「既然已經給我了,就休想拿走1

「我沒想拿走,只想給你換一個地方放,你抱在身上難道就感覺不到重嗎?」

太宰不鬆手,雲琅也沒有辦法,咳嗽了一聲,才驚覺自己居然沒有戴豬嘴,連忙戴上豬嘴,這才重新幫太宰整理好亂糟糟的毯子。

俯下身,戴著豬嘴親吻了一下那個蒼老的額頭,揚起頭看了一會始皇陵黑漆漆的假的天空,就重新背好自己的背簍,向來時路走去。

始皇陵里的甬道也不知道有多少,這座迷宮也不知道有多大,沒有置身其中,根本就無法理解過這座迷宮的恐懼心理。

尤其是一團團青灰色的水銀蒸汽從甬道里瀰漫的時候,雲琅即便是戴著豬嘴,頭上的汗水依舊涔涔而下。

好不容易出了迷宮,看到了那座白色的白玉丹樨,雲琅的心才算是平靜了下來。

來到丹樨上,雲琅蹲下來仔細的尋找太宰說的那個白玉盤,在丹樨角落的位置上他終於找到了,那東西真的好小,如果不是近距離觀察根本就覺察不出來。

雲琅從背簍里取出那根銅錘,重重的砸在白玉盤上,直到那塊白玉石被完全砸爛,什麼都看不出來之後,他才小心地收拾了掉在地上的碎石塊,遠遠的拋進不遠處的迷宮裡。

此後,這座皇陵不進也罷!

還沒有經過江山社稷圖,雲琅的一張臉就變得非常陰沉,因為他隱隱聽到了老虎的咆哮聲。

他對老虎太熟悉了,很輕易地就從老虎的咆哮聲中聽到了太多的憤怒跟委屈。

雲琅提起短弩,看看黑漆漆的甬道,猶豫再三,也沒有膽子走進那些被太宰稱為死亡地的甬道。

想了片刻,雲琅收起了豬嘴,重新把濕布綁在口鼻上,將豬嘴掛在人俑的腰上,咬著牙快速的通過了噴吐著水銀蒸汽的江山社稷圖。

一個紅衣大漢站在沙海的邊上朝雲琅拱手道:「項城見過大秦太宰!

不知太宰此次履新可還順利?」

雲琅走出水銀迷霧,卸掉臉上的濕布笑道:「陛下對本太宰還是滿意的。」

項城大笑道:「可喜可賀,不知太宰能否引薦我等一起一睹天顏?」

雲琅笑道:「看樣子不引薦也不成了,卻不知在下的老虎哪裡去了?」

項城對雲琅的回答非常的滿意,拍拍手,就有六條大漢抬著一張巨大的木板走過來,老虎的四肢攤開,四隻爪子被人家塞進四個洞里,在木板的另一邊綁的結結實實,臉上的蒙布也不見了,看到了雲琅只知道大聲地叫喚。

雲琅惋惜的看著那六個傷痕纍纍老少不一的大漢,嘆息一聲道:「項氏也零落了。」

項城似乎很是感慨,跟著嘆口氣道:「顧允沒有出來,看樣子是死在裡面了,你太宰一族,如今就剩下你一個人了是不是?」

雲琅沉痛的點點頭道:「裡面太危險了,你確定要把最後的族人也斷送在這裡?」

項城笑道:「快一百年了,總該有個了結,我們兩族雖說廝殺了上百年,卻是誰都沒有佔到便宜,你們枯守始皇陵百年,我們想要發掘始皇陵百年,哈哈哈,都已經說不清楚這是什麼一回事了。

如果說我們是為了裡面的寶藏,哈哈哈,如果我們項氏一族用那些死掉的猛士去搶劫,一百年下來的積蓄未必會比始皇陵裡面的寶藏差。

大家都靠一口氣撐著,撐到現在總算是該有一個結果了。」

雲琅皺眉道:「我覺得你們的目的無非是為了十二金人,可是,始皇陵的外城裡面,就有三個金人,你們既然能夠突破到這裡,沒道理找不到那三個金人埃」

項城忽然爆發出一陣歇斯底里的大笑,指著雲琅道:「你看看,我們如今就剩下七個人了,你說說,依靠七個人如何能把百萬斤重的金人拿走?

又有什麼辦法將百萬斤重的金人融化成金鐵?

即便是融化了,我們又哪來的人手風雲再起?」

雲琅搖頭道:「你這話就不對了,當年兒歌曰:楚雖三戶,亡秦必楚,項王就是依靠八千江東子弟席捲大地,是何等的威風,怎麼,你們現在就沒有膽子再來一次了?」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

  • (快捷鍵:←)
  • 漢鄉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