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漢鄉>第一四八章自尋死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四八章自尋死路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

項城楞了一下,指指身邊的六個人道:「就憑我們七個?」

雲琅笑道:「其實是八個1

項城搖頭道:「項平已經死了,我幫他拔出鐵槍之後他就血崩而亡。」

雲琅指指自己道:「我說的是我,我是第八個。」

項城大笑起來,跟隨項城一起進來的六個漢子也大笑起來,似乎聽說了最可笑的笑話。

雲琅來到老虎身邊,探手撫慰一下老虎,對項城道:「真的那麼可笑嗎?」

項城的笑容僵住了,看著雲琅道:「為什麼?」

雲琅苦笑一聲道:「這都想不通嗎?你我看似勢不兩立,可是,對於大漢國來說,我們都是前朝該死的餘孽。

太宰一族就剩下我一個人了,你項氏一族也就剩七八個人了,如果我趁著帶你們進入皇陵的機會,來一個同歸於盡,我們兩族就全部完蛋了。

與其如此,不如我們擰成一股繩,看看能不能利用這座陵墓裡面的兵甲闖出一條新的活路來。」

這一次,項城沒有發笑,眼看著雲琅把老虎解開,也沒有阻攔,而是半信半疑的道:「怎麼信你?」

雲琅掏出太宰印信丟給項城道:「這東西你們應該很想要吧?」

項城接過太宰印信,仔細的看了一下道:「因為沒有進門的印信,我們走一次陰風峽,就要折損一個人手。」

雲琅徹底的將老虎放開,控制著老虎不要向那些人發起攻擊,現在根本就不是時候,只要看項城平淡的樣子就知道,他根本就不怕老虎。

雲琅撫摸著老虎的腦袋又問項城:「你們以前沒有走過這裡嗎?怎麼會在這裡折損三個人手?」

項城咬牙道:「項平堅持不下去了,他準備在始皇陵中弄一些沒有印記的金銀,打算離開驪山。」

雲琅皺眉道:「這裡的金銀都塗抹了秘葯,他們怎麼會這麼不小心,跟始皇陵打交道這麼久了,怎麼還是這麼大意?」

項城抬頭看看高高的穹頂無奈的道:「利令智昏1

雲琅點點頭道:「現在太宰印信在你手裡,你準備怎麼做?如果要硬闖前面的江山社稷圖跟迷宮,你要做好折損人手的準備。」

「就沒有萬全之策嗎?」

雲琅傷感的指指後面濃霧翻滾的江山社稷圖道:「顧允死在了裡面,你總不會認為是我把他害死在裡面的吧?」

項城笑道:「通過這麼多天的查探,你跟太宰的情分深厚,就算是父子也不過如此,顧允不會害你,同樣的,你也不會害顧允。」

雲琅重新把厚厚的濕布綁在口鼻上,瓮聲瓮氣的對項城道:「現在就去嗎?」

項城看看身後的六個族人,對年紀最長的一個族人道:「項伯,你跟在太宰的身後。」

老者咬咬牙道:「我可以進去,項傑就留在這裡接應我們。」

項城怒道:「我留下。」

雲琅看著項城道:「你拿著太宰印信,怎麼可能不進去?你放心把印信交給別人?

年紀最小的那個留下吧,就算我們全部死了,也有一個人知曉始皇陵的秘密,不至於讓我們白死。」

其餘六個項氏族人一起看著項城,眼中多少有些鄙夷之色,年紀最小的那個大聲道:「我要跟著項伯,你把印信給我,我拿著,等我們取到了足夠的寶物,你只能分一成。」

少年項傑的話更是擠兌的項城汗顏無地,咬咬牙一跺腳怒道:「全部進去,老子也進去1

雲琅瞅了一眼老虎,老虎就慢慢的退進暗影之中,靜靜地在那裡,一聲不吭。

雲琅轉身就走,很快就鑽進了濃霧之中,項城緊緊地跟上,其餘六人也咬咬牙不肯示弱。

路過那個人俑的時候,雲琅摘下那個豬嘴,一口氣將肺里的濁氣噴了出去,然後乘機將豬嘴扣在濕布上,這讓他的呼吸變得更加艱難。

江山社稷圖的奇景讓項城幾人看的愣住了,不論是流淌的江河,還是靜謐的湖泊,在薄霧的籠罩中顯得極美。

雲琅用太宰袍服上寬大的袖子掩住了口鼻,辛苦的呼吸著,見項氏族人停下了腳步,他也不上前催促,他相信,如果要汞中毒的話,這七個人要比他深。

這七個人明顯已經不是一條心了,不論是先前進入始皇陵的那個項平,還是用強力威懾著生育項氏族人的項城,現在都已經處在了崩潰的邊緣。

太宰一族已經內訌過了,現在似乎輪到項氏一族了。

太宰從來就沒有把項氏一族看成過危險,即便在太宰與雲琅最後進入始皇陵的時候,也沒有太在乎這些人。

項平能進來,其餘的項氏族人也能進來,這是一個淺顯的道理,不論是雲琅,還是太宰都似乎忘記了這些人的存在。

一隻一心想要吃食的鳥兒,對付起來不難。

雲琅第一個穿過了江山社稷圖,這裡的水銀霧氣就不是很濃烈了,雲琅眼睛一閉,還是將豬嘴拿了下來,揣進懷裡,他發誓,只要離開始皇陵,他就第一時間排汞。

項城第一個鑽了出來,見雲琅還在,就長出了一口氣,只是這傢伙的眉毛鬍鬚上儘是星星點點的水銀珠子,那些水銀珠子正迅速地滑落,跌在地上,迅速就不見了。

「接下來該怎麼做?雲琅指指虹橋盡頭的那座囚牛雕像道:「把太宰印信塞進囚牛的嘴裡,然後敲擊那座銅鐘,而後在丹樨跪拜,靜候始皇帝召喚。」

項城快步走到囚牛邊上,猶豫一下就把印信塞進了囚牛嘴裡,用力的按了按。

雲琅見其餘六個項氏族人全部出來了,那個少年還興奮的跟項伯訴說著剛才在虹橋上看到的奇景,一刻都不停歇……

雲琅指著近在咫尺的迷宮道:「記著,不要踩錯地磚,一定要記清楚順序,孔雀,貔貅,大象朱鳥這個順序不能錯,一旦踩錯,機關就會被發動,萬萬小心。」

項城的眼珠子紅彤彤的,瞅著雲琅道:「你先來1

雲琅無所謂的一馬當先,率先踏上了孔雀花紋的磚石,項城的眼睛一霎不霎的盯著雲琅的腳。

一行八人,提著八盞美麗的宮燈,一個盯一個的快速在甬道里穿行,當雲琅再一次看到那些噴火的雕塑的時候,小心地把自己隱藏在黑暗裡,看項城的反應。

明晃晃的火焰下,所有的塑像都顯得金燦燦的,高大的章台上,六具金人巍然聳立,將高高在上的章台襯托的更加雄偉。

雲琅發現自己過於小心了,那些項氏族人才出了甬道就瘋狂的大喊大叫,就像是一個乞丐在荒漠中見到了一座金山。

雲琅搖搖頭,重新點亮了宮燈,轉身重新走進了甬道……

戴著豬嘴的雲琅出了甬道,就從囚牛的嘴裡拔出太宰印信,用最快的速度越過虹橋,來到沙海邊上,他快速的脫掉了全身的衣衫,一根絲線都不留,找到老虎拖來的袋子,將滿滿一壺水當頭澆了下去,又痛快的抱著另外一個葫蘆喝水,直到一滴都喝不下去為止。

趴在沙海邊上,只覺得胃裡面翻江倒海的,他用力錘擊一下胃部,一股水箭就噴涌而出……

皂角水洗胃這是雲琅事先就準備好的,身為一個機械工程師,如何預防汞中毒,對他來說並不陌生。

洗胃是一個極度痛苦的過程……雲琅整整進行了六遍。

鐵鏈子上的火焰已經顯得有些黯淡,時間應該過去了很久,而江山社稷圖那邊的濃霧似乎更加濃重了。

雲琅把自己的東西丟上沙舟,等老虎跳上那艘沙舟,他也跳了上去,就艱難的拖拽著青銅鏈子向沙海駛去,這一次沙海裡面沒有了嚇人的屍骨,只有不斷顫動的黃沙輕輕地摩擦著沙舟的底部,發出枯燥的沙沙聲……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gegegengxin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

  • (快捷鍵:←)
  • 漢鄉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